诛邪诡事 - 第七章 被一顿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你不能动!”,这一语轻声后,呼的一声,一股气流夹杂树叶,发出呲啦呲啦声便冲了过去,随后便听见那女妖凄厉的嘶叫声,噗通一声,八成是那蛇妖女被打倒在地上。

    接着我眼前这个女子恶狠狠的说道:“我不好杀生,这一掌给你个教训,今日放过你,给我滚”!

    这个“滚”字发出的声音可真是天震地骇,连半昏迷的我都是听的清楚。

    “今天算他命好,既然你在我离开便是........”

    再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

    七哥,七哥,你别做春梦了,你快点醒醒,隐隐约约听到胖子在那喊我,但是我仍然恍恍惚惚,眼皮不听使唤,尽管我脑子里有那么点思维。

    “七哥,七哥,班里的班花苏希来了”。

    “哪呢?在哪!”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话说苏希是我班级里的班花,好看得很,我们班级里的男生一直垂暮,话说回来,此时此刻我却发现四周除了胖子其他什么都没有,自然甚是心灰意冷........

    胖子看我醒了,激动的拉着我的胳膊,本来四肢酸痛,被他这么一拽,更是一顿麻木。

    我哎呦了一声,赶紧伸回胳膊,胖子摸着脑袋笑着说道:“以为...以为你做春梦了....怎么叫都不醒。”

    “你一天天都想些什么,满脑子没个正经,就不能学我正人君子!咳,你啊怎么感化你你也不听......”

    “拉倒吧,这都是你教我的,对了七哥,这之前到底怎么了,我什么都不记的了,我醒来的时候自己趴在地上”胖子突然想起正八经事情,向我问道。

    “妈的,我还忘了这件事,咋俩现在在哪,安不安全,我脸上破相没?”我大惊道。

    “没呀,你这浑身都好好的,只不过刚才你也是趴在地上,还以为你怎么了?”

    听此我这悬着的心总算降了不少。

    “七哥咱俩怎么都在这睡着了”?被胖子这么一问,我还真有一些懵,还问我怎么睡着了,那还不是被那蛇妖女一顿胖揍,赤裸裸的被揍昏,说出去真丢人。

    这胖子这么一说,是真记不住了还是自尊感强,不好意思提及?

    “你真不知道啊?”我试探性问道,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胖子竟然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印象。

    不记得就不记得吧,世上有些事不记得最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不想把胖子牵扯进来,让他趟这趟浑水,我于是找个理由把这件事给搪塞过去。

    不过这其中有太多的不解,我究竟被谁救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更何况那个女蛇妖为什么那么怕她,她的一个“滚”字确是那么令人生畏。

    还有之前我明明被打的吐了血,为何周围连一点血迹都没有,除了断的几棵树,其他一切正常,我身上明明伤痕累累,血迹错杂,如今除了胳膊和腿有些酸痛以外,我没感觉其他有什么不适,更令我想不到的是胖子为何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全然不记。

    此时此刻我就好似做了一个梦一样,如今大梦醒来,不知为何心里确是那么空荡,说不上来的难受,可能果真浮世若梦吧,太多事情不是自己想要明白就能明白的。

    人啊,终究恍恍惚惚,终究一生如此。

    至于胖子,他对我这东拼西凑的理由自然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半信半疑的跟我下了山。

    林子里暗的久了,一出来被阳光打的眼睛睁不开,等出了林子我俩才发现这天都快黑了,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傍晚,我俩竟然在林子里待了那么久,却丝毫不曾察觉。

    这一路我也想了好多事,我不知道以后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尽管这一次侥幸逃脱,那下一次呢?

    为什么它们都视我为水火,难道就因为我身上的火血?因此就要我的命?

    世人无不爱命,我林七也是凡人,并无所谓大雅胜贤,我只想安稳的活,我求的不多,只是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也许这个世界没有对与错,只有因和果,当年是我为了活命,喝下了那至阴蛇血,是我种下了因,如今这“果”自然落在我的身上。

    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所有人的宿命轮回,那尘埃过往就如废墟中一片片刻有鲜活记忆的瓦砾,安稳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即使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终究还是逃脱不了破碎的宿命,人也不过如此。

    我承认我胆小,我一事无成,除了我命不好以外,再就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我唯一的优点就是全身上下没有优点。

    正当我多愁善感之时,胖子喊道:“七哥,七哥,你发什么呆呢,这一路你都不正常,这都到岔路口了!”

    我抬头这么一看,果真到了村子的岔路口,夜已经泛了黑,家家户户的烟囱上早都冒起了烟,于是我和胖子就此别过,各自回了家。

    回到家,我爷爷正坐在院子里歇息,我奶奶在家做饭,我爷爷一看见我便训斥道:“玩的中午饭都不吃了,我都告诉你多少遍了,别到处瞎跑,你要是这样早晚出事!你..你衣服怎么了”?

    被这么一问,我还把这衣服事给忘了,虽然我的伤好了七八成,但是我衣服破碎的痕迹十分明显,要不是这院子里灯光照的,我还不曾发觉,林子里本来就暗,看样子胖子也没有发现我的衣服破了。

    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说实话好,还是说假话好,如果说实话,我爷爷会不会生气,假话我又该如何编呢?

    “小七,这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快点说”,我爷爷硬生生的问道。

    “我...我遇到了一个女的,它要杀我”,我慌慌张张的回道。

    我爷爷听此火冒三丈,我奶奶闻声赶紧往锅底添了把火就出来了,训了我爷爷几句,让他改改脾气,好好说话。

    我爷爷哪肯就此作罢,定要问个水落石出,我只好把山里的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我奶奶一个妇人家,听了这灵异怪事,脸当时就木了起来。

    至于我爷爷那老脸当时也被凝住了,一点血色没有,我心想这回完了,爷爷肯定以为我在胡说八道.....

    白天被人家好顿揍,回了家我爷爷定会因我瞎跑,给我上思想教育以及身体健康学的课。

    “你给我进屋子!”爷爷严肃的说道。

    我这小心脏怦怦直跳,不过还好没有打我屁股,而是问我受伤了没,见我身子骨好着很,他倒也是放下心。

    话说也怪,这些年来,不论我受到了什么小跌小伤,一会功夫就能好个七八成.......

    但是这次可不是什么小伤,那可是命悬一线的大伤,不知为何,痊愈如此之快。

    饭席间,我爷爷满脸愁容,若有所语,若有所思,看看我又看看我奶奶,我也不知道这是闹哪出。

    饭后,我爷爷说道:“小七,明日带你去见个高人,给你看看相,解解灾,要不如此一来,你定会有危险。”

    “不去,听那些打板(村子里叫算命先生为打板先生)胡说八道,要是能算,他们早给自己算了”,我不以为然的回道。

    “你小子懂什么,咳,罢了,说了你也不懂,就怪爷爷没用,与白事打了一辈子交道,如今却不保护不了自己的孙子,咳......这人老了,没用了,没用了”。

    听他一叹三哀的,我这心里也不是味,只好答应他明天跟他一同去了便是。

    晚上我跟我爷爷奶奶一个炕上睡,我奶奶给我收拾衣服,突然从衣服兜子里滑落出来一个玉佩,只见这玉质洁白温润,微有沁。

    镂雕相对起舞双鹤,鹤嘴相连,亲密无间,这双鹤足踏云朵,双翅舒展,翩翩起舞,栩栩如生。

    我奶奶惊讶的问道:“这...这玉佩你在哪得到的?”

    问的我一头雾水,这玉佩我都没有见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我兜子里,不过当我见到这个玉佩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也是说不上来,好似就是自己的一般,但是我林七野小子一个,哪来什么玉佩。

    爷爷接过去瞧了好大一会,也是说不上个所以然来,问我之前是否见到过什么人。

    我回答道:“今天除了跟胖子在一块在就没跟谁一块玩,对了在山上的时候隐隐约约的有一个女子,就是救我的那个女子,能不能是她给我的?”

    奶奶在一旁说道:“非亲非故的人怎么可能送这么珍贵的东西,一看这玉佩就是个好东西!”

    话说回来这个玉佩还真心漂亮.....

    家里早早的关了灯,我奶奶催我早点睡觉,明天还得跟我爷爷去见他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