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邪诡事 - 第三章 鬼魅勾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我第一次遇到鬼的时候也就刚满十岁,这事还要提起我们村子里的一场冥婚。

    当年林二伯不知道犯什么风,非要给他去世两年的儿子办冥婚,冥婚是为死了的人找配偶。

    我奶奶说他家儿子是多年前走的,从山上失足掉下来,等找到的时候,头上的大窟窿还在渗着血水,他母亲从那时就落下病根,身子骨一直弱的很。

    去年我林二婶子因病就走了,如此想来也还真是凄惨许多。

    话说村子里的人都传他家晚上天天到了十二点就亮灯,不是有哭声就是有笑声,给林二伯家吓的天天不敢睡觉。

    后来经人一看是去世的儿子没有媳妇,在地下成不了家,踩不上因缘路,就不能走轮回。

    我也不知道真假,这人都死了还能寂寞成那个样子也真是没谁了....

    我林二伯也是体恤死去的儿子,自己去年找了新老伴,今年给死去的儿子也配一个。。。

    没办法谁叫我二伯在村子上是管钱的,老谋深算,奸的很,趁此也是捞了些油水,大张旗鼓的找阴亲,最后托人引媒在邻村找个年纪相仿的女子。

    那找的女子叫莲平,是早些年的时候溺水死的,话说那日傍晚,是被一个赶牛的老伙计发现。

    等捞上来的时候全身被水泡的胖了一圈,最渗人的是这脸,就像大白墙一般。

    村子的媒人接了钱,死的活的都能给引上线。

    这双方过门户帖,到命棺合婚,取龙凤帖,接着两家也就成了亲家,因为都姓林,所以是一家子的,下葬前一天我爷爷奶奶领着我去吃席子。

    席子是在晚上,夏天的天黑的晚,傍晚赶到了林二伯家。

    在农村冥婚是喜葬,只见林二伯家高搭大棚,宴请亲友,门前亮轿。

    喜房里供奉“百份”全神,对面炕上设矮桌,供“新郎”照片,前设苹果、龙凤喜饼若干盘。

    屋子里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郎”字样。

    女方“闺房”中供“新娘”照片,亦如前所供,并有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娘”。

    院子里停放两口棺材,上面红布搭边,棺材前的供桌上放了两张照片,水果,糖豆,三香两蜡等。

    那糖豆倒是让我红了眼,平常家里人不让吃糖,说怕坏牙,那只不过是些骗人的话罢了。

    吃饭席子摆在邻居家,吃了一半我就饱了,其实心里就惦记这糖,哪有什么心思吃饭。

    来到了那摆棺材的院子里,独自一人看着这桌子上的糖果,直咽口水。

    突然传来一句,“你看这是什么"。

    我吓的赶忙回头,只见一个二十多岁,身穿白色的一名妖艳女子,手里握着几块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糖果。

    她脸白的很,偏偏这嘴唇还添了红妆,红白对比起来,让人看着怪怪的。

    此时她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整得我十分不自在。

    她缓缓细声说道:“这糖果给你”。

    我也不必装什么儒雅人了,猴急的接过,小心翼翼的揣在兜子里,生怕掉了一块。

    那女子见此吱吱的笑了起来,可能见我太呆了吧......随后白的像白墙的般食指划了下我的脸颊。

    我心里着实发慌,因为那女子我毕竟不认识,而且看着她怪怪的。

    接着她说她知道有一个地方有许多糖果,我听此便瞪大了眼睛,正当我犹豫去不去的时候,她说就在后街的一个胡同里,很近!

    我林七于是被这几块糖果折服了,便一路跟着她走去,刚转角,一个老汉搭话跟我说道:“娃子啊,天都黑了别乱跑”。

    我呆呆的朝那人点了点头。

    “关你屁事”!那女子恶狠狠的骂道,不过那个老汉好像没有听见,朝我憨憨乐了几下便走了。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到了后街的一个胡同里,那位女子突然停下脚步,硬生生的背对着我,一句也不言。

    四周仅靠月光维持带点光亮,风吹树叶唰唰作响,我顿时感觉有些害怕,想要离开,但是转身竟发现身后早已无路,唯有的只是石头砌成的两米墙,居然此地成了死胡同!

    我明显的感觉到心跳加速,心脏随时都有可能跳蹿出来,此时就连我握拳都握不紧,双腿打颤的我还是鼓着胆子回身。

    突然看见一张苍白的脸紧靠着我,我“嗷”的一声,本能的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双脚根本动弹不得。

    她闭着眼用鼻子在我身边深深的嗅了一下,惬意说道:“真香~~”

    我心里慌成一匹,暗想什么真香?

    接着她将鼻子贴近我的右脸,顺着向我脖子移去。

    “你看姐姐美吗”

    “没有小彤美”,我也不知怎的嘴里冒出这几个字,小彤年纪跟我仿佛,是我儿时玩伴。

    “她能有多美?”说着说着她的上衣缓缓向后拉开,漏出了雪白肌肤的沟,那沟越来越深,越来越明显,吓的我一时闭上了眼睛。

    “还知道羞涩,难道姐姐这酥胸不美吗?嗯?”

    这艳遇来的太突然,要是来的再晚上几年,我就委屈的从了她,可是那个时候我才十岁,一个农村娃子,啥也不懂,不像现在看个小毛.片,都能情到深处,无法自拔,面对这么一个美女,自然不懂得怜香惜玉四字。

    “来吧,只要你点头应允了我,我就把我这副身躯给你,让你彻夜纵欲。”她娇声说道。

    “你个丑婆娘!!!”我恶狠狠的大声骂去,话音刚落,我也不知道我是哪来的勇气。

    这个时候,她红着眼,一声怒吼,她雪白的脸开始大把大把的往下掉黑色的残渣,一股发着恶臭的血慢慢的渗了出来,顺着尖下巴,滴滴的淌........

    她的半面脸已经全是腐烂的肉,乌黑色中夹杂着暗红的血色使我恶心万极,而且最他妈瘆的慌是她这张脸就在我的面前。

    她伸出右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牙齿发出吱吱的摩擦声,舔着舌头看着我。

    她那黑色的指甲慢慢的嵌进我的肉里,疼的我上气不接下气。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看来果真如此,就在我的脖子一点点被掐住的时候,“呼呼”的传来一阵风声。

    空中传来“不可糊涂!”

    话音刚落,只见一男一女,身着红色喜衣长袍,至于他俩是从哪来的,我还真不知道,四周根本无路,他俩就好似凭空出现一般。

    那身红色长袍,就像喷血的瀑布。

    这个时候我发现那个男的头后好像有一个窟窿,透着黑,若隐若现,但瞧不仔细。

    那个女的脸白异常,似乎一点血色没有,就像在水里泡了好久一样,惨白的脸十分瘆人,等我在眨了几下眼这景象再也没有了。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浑身打着颤。

    “原来是莲平妹妹,今日你俩大喜,不在屋子里行房事,还有闲心出来?”

    听到成亲,我才猛然知道他俩......他俩竟然就是今天结阴亲.......这.....

    吓的我大气不敢喘,两条腿直打颤。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不可犯下此孽罪”,那红衣女子问道。

    “区区个小子罢了,又有何妨?”那歹毒女子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孩子绝非一般孩童,瞳孔有五阵相生,阴阳相配,那是一双阴阳眼,你是打起了他身上的七窍玲珑血,想要用他的七窍玲珑血增你魂力,逃脱三界因果循环吧!”那红衣男子问道。

    “是有怎样!!”

    “你草菅人命,坏了阴阳契约,追捕令不会放过你的!”

    “他情我愿,就算阴差来了我也能说上几句理”!那歹毒女子依旧不依不饶。

    我在一旁就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随时性命不保,惶恐逐渐吞噬我跳动的心,让我喘不上来气,心想都是这几块糖惹的祸。

    “你瞧一瞧他的左肩,”那红衣女子低声说道。

    她听此,一挥手,我那t恤左肩的袖子碎了一半,其实我的肩膀是我胎记位置,那是几道相错的红色印记,家人说我出生便有。

    但是那女子见此,后退几步,脸色大变不言语,显然惊慌的很,但是我不知这之间有何缘故。

    红衣女子继续说道:“你也知道,那印记是鬼下的情缘灵印,需要千年修行才可,有此印,注定生生世世他都是那灵鬼的人!红尘千丈,你我魂力低浅,何必自找麻烦?”

    那个女子,怨恨般的叹息后化成一股黑风,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红衣女子,红衣男子和完全懵逼的我。

    那红衣女子朝后一挥,这后面的路全都出来了,于是说道:“刚才不过是幻术,她也是可怜之人,心有很多的的怨气,心倒不坏。此日一别,便是终别,还望你安好。”

    这个时候我奶奶在前院子喊我回家,这会我才缓过神来,面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我就像做梦一样,对于他们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那俩人逐渐消失,空中传来此言:”这红尘万丈,只不过离人愁、伤别离。碎碎念、深深思。凋零落、吟空悲。但是莫要负情!“

    随后一切如烟消云散,眼前的旧路依旧,天色依然如漆。

    至于他们所言什么什么印,负什么什么的自然不懂,听后便抛于脑后。

    奶奶那面喊的急,我回声应到后,赶忙离开此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