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邪诡事 - 第二章 阴阳命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我爷爷在缓过神的时候,擦了擦眼睛,见那条黄金大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他自己的两腿此时却不听使唤,手心里为此又捏了一把冷汗。

    突然,我爷爷一惊,见那老道抽出一把银亮光泽的宝剑,剑身两面各镶有北斗七星图样,且冷色生辉,靠近剑柄处镶有三竖行法文,如行云流水。

    此剑发出一种冷煞感,剑气着实逼人,随后一剑下去,溅起的血撒了一地。

    “出来吧”,那人朝我爷爷喊了一声,不过声音却多了几分沙哑与虚弱。

    见那大蟒元神殆尽,已化原形,我爷爷心中大喜,想到孙子总算有救了!

    上了前,见老道袍子上却撒着血,这血并非那大蟒,在仔细一瞧,他脸色惨白,满脸汗珠,眼眶深凹。

    不过那老道并不在乎这些,而是满脸愁容望着那具一动不动的蛇身,叹了一口老粗气,言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家讲无为之境,天地万物生灵并生。佛家讲无念修为,红尘若水浮世如梦。虽然佛道本是一家,但怎容你灭一村百口性命,夺其生魂,供你练邪术!简直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

    这条黄金大蟒竟然灭了一村子的人!听此,我爷爷顿时慌了神,再看那黄灿灿,似乎擦了油的蛇身,我爷爷当时差不点吐了出来,不过面对20多米长的蛇身,又把我爷爷吓的又憋了回去。

    那老道随后取出一张红色字迹的牛皮纸,将其丢在地上,指掐一道无字符,回手这么一摇,那符无缘无故的生起了火,这么一丢,连同那张牛皮纸,一同化成了灰烬。

    后来我才得知,那张牛皮纸是龙虎宗的追捕令,分蓝,黄,绿,紫,红五色,红色是龙虎宗最高追捕令,专门追杀有命债的鬼和妖。

    三界共存,是建立在法令之上,人鬼妖之间签有阴阳条令,三者不得相互伤害,若妖和鬼害人,龙虎宗与阴差分两界追捕。

    虽然道家主张救不主张杀,但是龙虎宗红阶追捕令一出,可以无视阴阳条约,见妖杀妖,见鬼杀鬼。

    一阵咳嗽后,又大口喘着粗气,没等我爷爷说话,那老道取出一张白纸递给我爷爷,然后说道:“这是救命的方子,切记要先用蛇血做药引,在配上这纸上的药,熬上七七四十九时,便可下肚,我已经打通你家孙儿身上的奇经八脉,可与此药结合,不下几日,时机成熟,七煞凶星移位,命格转七,这命劫算是躲过了。”

    我爷爷小心翼翼的收起那张药方子,赶紧拱手作揖,感恩话便略。

    当问起他伤势如何的时候,那老道只是摆了摆手,言道:“不碍事,这孽障杀人太多,身上的怨气已成妖气,加上习得邪术,虽一百年,但是妖术不可小觑,幸好此四龙浑天指为道家上等之物,做了这阵眼,借它的力量,倒是不费力就将其降服,我被北斗七星斗门阵的力量反噬了筋骨,伤了内元,不过身有道气护体,不碍事。”

    听此,我爷爷这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毕竟人家是为老林家的事受伤,人得知会感恩二字,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我爷爷身无长物,于是愿尽其所有相报此恩。

    这黑灯瞎火,哪有让客人走的道理,我爷爷赶紧上前,阻拦道:“高人,这不合规矩,今夜暂且委屈一晚,明日老朽必当大摆宴席,为道长您践行!”

    “有缘再聚,无缘再念,老道我还需回龙虎宗复命,你家孙儿虽然躲过命劫,但是其天生道体,此后之路甚远,劫难自然重重,善心虽好,但是还需自保!”

    那人走前,给我爷爷一本书。

    此书我爷爷从来不让我看,是我多年后,无意发现,原来此书是龙虎宗入门宗卷,主要是些阴阳八卦,风水堪舆,奇门遁甲之术,我爷爷这些年,钻研至此,皆是为了保我一命!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皆在一念之间.........”接着那人便消失在那片漆黑的夜色之中,留下的回音倒是荡了几转,之后便了无踪影,了无痕迹。

    “道常无为而不为,道常无为而不为,道常无为而不为,”我爷爷嘴里反复嘀咕着,却不知其含义,这倒也是,大道三千,道法自然,道可生一,一可生二,二可生三,三可生万物,人难参悟至透,仙亦是如此,人又何求?

    收了场,朝远处黑暗中,拜了三拜,连着夜色,我爷爷便赶了家。

    第二日,去了镇子里,按那药方抓了龙胆草,白扁豆,枳椇子,鱼腥草,茯苓,金银花,淡竹子,橘皮,蒲公英。

    好在这些药并非寻常之物,寻得几家,便取回了药,熬上七七四十九时,添了蛇血,我爷爷二话没说,一碗橘黄色的药汤给我灌进了肚子。

    接着我俩眼一翻,腿一蹬,不省人事,但我浑身却如三冬寒冰,整个人就像刚从冰窖子里抬了出来。

    我胸口无缘无故生成七道黑印,而且此印愈来愈深,等送到医院,当天下午就被人家给退了回来,病例书上只留二字“无救”。

    全家也是哭了好几天,那几天经常有村子里的人来我家,看看这娃子走了没.........

    为此,家里闹的差不点出了人命,这倒不提。

    第四天我脉搏格外虚弱,人已是奄奄一息,半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

    家里早上托人给我备了一副杉木棺材,后事照常提前,我母亲因伤心过度,已在医院昏了两天。

    第二天下午人家来信,说给我打的那口棺材已好,随时可取。

    当天傍晚,门前挂起了灯笼,给我准备的“寿衣”就放在我的旁边,家里聚了不少人,围在我的身旁拉着我的手,哭的死去活来,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分外阴森冷凄。

    “当”的一声,家里大摆钟撞了鼓,此刻刚好七点整。

    我却做坐了起来,而且气色大好........

    *************

    却没有想到,改命的我,阴差阳错的生了一双阴阳眼,总是能看见些别人看不到的。

    因我是九星中的七赤星,遭命格篡改,七赤星移位,五行相融,体内生了百年难遇的七窍玲珑血,俗称火血。

    火血,天生道体才有,但是有得必有失,世间万物皆是如此,我所失的就是每日都活在生与死之间。

    这世间可谓真是造化弄人,我却不知从那刻起,我的命运,因为日后我的不甘心,被彻底的改变了,我也不曾想过我的路从此会变的那么长,那么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