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邪诡事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心法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黑袍人的话,我心里很是不解,他为什么要跟我说些?

    不等我想明白,那人一掌打在我的胸口,一股浑然天成的气息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我被这一掌的力量,顶的身体连连后退。

    “你”.........!!

    轰!

    又是一拳打在我的胸口上,差不点把我吃掉的野果子给打出来。

    我站住身体,大口的呼吸,胸口此时传来阵阵裂痛。

    他身影一闪,速度极快,朝我紧紧逼近。

    我纵身而起,双手抄符,结出一道手印,对准他的身体,猛的发力打出。

    嗖!嗖!

    指尖的两道黄符,此时就像子弹一般,快速的射了出去。

    黑袍人身体上迸发一股子流动气息,打出去的两道黄符没等近他的身体,就发出一声撕碎的声音,然后符篆在空中微微一震,有气无力的飘到了地上,符身上已经没了道气。

    “低级的黄符,只能对付个刚死不久的小鬼,对付我,你未免也过于自信了!”那人冷言后,身体已经快速的朝我蹿了过来。

    我右脚点地,借力后起,试图与他拉开一定的距离。

    期间,我运气于掌,结出手印,在他冲过来的那一刻,我怒喝一声,“无极印”!

    掌间道气快速汇聚成一道力量,倾力而发,猛的朝他打去。

    黑袍人伸出右手,用两指挡住了我的双掌。

    神情淡定自若,嘴角不屑的一勾。

    随后,他两根手指头,轻轻一弹,我的身体就像被雷电击到了一般。

    掌间的道气,瞬间化为乌有,在他强大的气息进攻下,我连连败退。

    他掌法变化莫测,快速的在我的胸口打下十多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的身体里,仿佛有着一道道奔涌的热血,顺着我的经脉,快速运行,流动,翻腾。

    我的气息这个时候开始紊乱,随后我一只手吃力的杵在地上,支撑着身体。

    我的身体里冒出一股股热气,这股热气搅动着我的五脏六腑,血液在热气之下,奔涌的速度明显加快许多。

    “你个混蛋,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颤抖着身体,满怀怨恨的问道。

    黑袍人掠身而来,停在我的身后,此时的我一只手拄着地面,忍受身体中的血液和气息的冲击所带来的痛苦。

    他伸出右手,在我的后背点了八九下,每一次下指,我的身体就像被利剑从后面穿进了来一样。

    “你”.......我的牙齿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此时的我,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全身的经脉,被一团团的气包裹,血管里的血液翻腾起来。

    我身体里的道气,不受控制,尽管我用意念强行控制都无任何效果!

    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顿。以侯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

    黑袍人对我念咕道。

    难不成这是什么心法口诀?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此乃心法,你在不催动,必死无疑。”那人冷言道。

    闻言后,我开始重复他念到的咒决。

    血管的血液,这才缓慢下来。

    我的意识逐渐恢复,随着每一道咒决的响起,在我身体里的那股横冲直撞的气息,变的无比的柔和。

    过了好久,身体才得以恢复。

    睁开眼睛后,我浑身湿漉漉的,全是都是冷汗。

    “还以为你死了”!那人低声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话说他要杀死我,不费吹灰之力,可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这个时候,为什么要传我心法咒决?

    “调动精血之气的时候,与修炼道气不同,需要头部挺直,颈部抬高,面部强壮,精神饱满,肩部活跃,胸部开放,背部平坦,身体呈略微收敛的形状,有助于运转精血之气。

    “发力的时候,切记要脚结实而稳定,膝盖弯曲而伸展,胯部深而隐蔽,侧翼敞开。脚动,膝盖受力,两翼张开。均匀地调节着空气,力量既要紧又要松。切记不要让你的耳朵张开,力量必须先放松,然后再收紧。慢慢走,争取长久的成功。”

    黑袍人对我缓缓说道,这让我顿时一惊,不过不容我多想,赶紧在心里记下他说的话。

    他继续道:“修炼精血之气,首先吸气,然后呼气,一吸气一吸气。先升,再降,一升一伏。当你吸气时,真正的气升到顶部。当你下降时,真正的气落到丹田身上。”

    “然后将外面的空气吸入喉咙,向下送,逐渐到底部。以此气来辅助精血之气在体内的流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我不解的问道。

    “现在的你,过于的弱小,你不是想报仇吗,修成正果,便可以来挑战我!”那人冷言阴森道。

    随后,他的身影一闪,掠身而起,钻进了树林里。

    空中传来:“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顿。以侯神水至,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毕,想发火烧身。”

    “此乃精血之气的内功心法,万万切记!”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我整个人一头雾水,不过看的出来,他并没有杀我的意思,如若不然,我小命早就交代了。

    他的功力,不在太虚道长之下,似乎还样强上几分。

    不管这个黑袍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既然留我活口,就说明我还还要对抗他的机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