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邪诡事 - 第六百九十六章嫣柔恢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道为什么,如今见了这个小家伙(鬼脑花),我却没有了多少怨气,似乎冥冥之中,与它却有着几丝缘分。

    虽然它把我给引到这个鬼地方,让我差不点搭了性命,好在有惊无险,不过这个地方别有洞天。

    在这里让我得到了大成天罡的功法,怎么说,我都是赚大发了。

    当然了,这之间嫣柔可是帮了我大忙。

    “嫣柔,之前这个小东西可是从那只大蟒身体里钻出来的,我还被那只大蟒喷的黑色色液体锁住了全身的经脉呢!”看着包里的鬼脑花,我的心里有些不放心。

    现在它虽然表现出怯怯的模样,躲在我的包里,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一旦趁我不备,一口黑色液体喷了上来,锁住我的经脉,让我无法运行道气,它要是杀了我,岂不是轻轻松松?

    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还是一个成精的花。

    嫣柔见我心里有疑虑,她说这鬼脑花吸收天地精华,是有灵性的,不会像我想的那样,至于那条袭击我的大蟒,其实是它吞了鬼脑花,才成了一副行尸走肉的傀儡罢了。

    我点点头,然后扣上包的扣子,看着眼前的那条大河,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之前,我可是见到它活生生的吞了蝾螈的皮肉,想起那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我现在还浑身打颤。

    我生怕自己一头扎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拿着这个鬼脑果,河水真的不会伤害我?”我咽了一口唾液,然后看着嫣柔,说出心中的疑虑。

    “我从来不知道这条河,至于这个鬼脑果都是传说里的东西,所以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嫣柔看着我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靠,猜测?这可是人命关天啊,你居然说的这般风轻云淡,这简直是谋杀亲夫啊!谋杀亲夫啊”!我仰天长叹。

    嘭!

    就在这个时候,一脚从我身后踹了过来,紧接着我直接就扎进了这条河水里。

    当我落到河水里的那一刻,一股股热腾腾的气息,流窜在我四周,吓的我心脏差不点跳了出来。

    不过当河水碰到我的时候,却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胆小鬼”!嫣柔在我耳旁嬉笑道。

    我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像一叶孤舟似的,正漂浮在河水上。

    “这水怎么就像一条厚厚的绸带?”我挠着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条河水的下面,尸骨遍地,不仅仅是人,就连动物都死了无数个,阴气在水里不消散,久而久之,形成了这副浓浓的阴气”,嫣柔解释道。

    我在河水上慢慢的漂浮着,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真想一辈子都漂在这水里。

    不论我怎么翻动身体,都不会沉下去,此时这河水乃是由阴气所化,换句话说,我现在正躺在由阴气编制的大网上。

    嫣柔这个时候,身影一闪,掠身而起。

    接着嫣柔盘坐于空,呼吸放平,闭上双眼,双手开始结出数道手印,随着指决的变换,只见从河水中生出一缕缕的阴气。

    那一缕缕的阴气,快速的滑过夜空,缠绕在嫣柔的手指上。

    正在河水里翻滚的我,看到这后,目瞪口呆,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刚到嘴的话,又被我给收了回去,想必嫣柔这是在借助河水浓厚的阴气,修炼什么功法,为了不打扰她,我也安静下来。

    随后闲着没事干,我闭上双眼,在河水里漫无经心的躺着,身底下软绵绵的,就像躺在席梦思似的,十分舒服柔软。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河水的水面开始波动起来,一睁眼,便看见一股股的阴气正往嫣柔的身体里钻。

    随着阴气汇聚到她的身体里,嫣柔的气色越来越好。

    之前她为了杀死那只变异的蝾螈,催动焚天鬼火,这样一来,极大消耗她的体力,如今有了这股子阴气,嫣柔的虚弱身体肯定会得到极大的恢复,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松快了许多。

    这次着实没有白来一趟。

    嫣柔收束手决,调理气息,然后睁开双眼,吐了一口气,缠绕在身上的黑气,快速的消散而去。

    “嫣柔,你是在吸收河水里面的阴气”?我吃惊的问道。

    嫣柔点了点头,神情轻松道:“没想到这条河水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阴气,一下子让我恢复了七八十年的修为!”

    我靠!话说这尸煞石乃是阴气与尸骨经过无数日月,才凝聚而成,即使如此,威力跟这条河水里的阴气相比,也是差了十多条街道。

    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水的浮力快速下降。

    我躺着的身体,没有了巨大的浮力,就好似一块巨头,被强大的吸引力往水里面拉。

    我没等缓过神,河水就淹没了我的胸口,这一下子让我措手不及。

    小时候,经常跟胖子俩去河里游泳,要是没有点基本功,早就进了水下面。

    身后一股柔柔的力量,扶住我的身体。

    接着,有一双手,抱住了我的腰。

    柔软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酥,就像被电击中了一样。

    我猛的一回头,见是嫣柔。

    看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不禁心潮澎湃起来。

    我强咽下唾液,两只眼睛不动声色的色眯眯起来。

    “你”......嫣柔羞红了脸,低下头,“你在这样,我可就放手了!”

    这要是把手给放了,我岂不是要被这河水淹死了,我赶紧把头转了回去,道:“不看就不看,自己家的媳妇,还不让看!”

    “谁是你媳妇,耍流氓”!嫣柔压低着声音,娇羞的说道。

    “我小时候,你就嫁给了我,你可不能赖账,从那天起,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永永远远的媳妇!这辈子都不能变!”我笑嘿嘿的说道。

    闻言后,嫣柔不再出声,只是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我,以至于不让河水淹没我的脖子。

    顺着这条河水,一直往下流去。

    幸亏这水不凉,要不然经过一个多小时爱水里泡着,早就被冻僵了。

    这里虽是漫天的白雪铺成的雪山,但是一丝的凉气都没有,真是奇了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