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003:先生,贴膜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叫周徐纺,每隔三四天会来店里买一次那种粉色外包装的棉花糖。

    后面的女孩摇头,写了一张纸递过去:“已经卖完了。”

    周徐纺在货架前站了一会儿,拿了几包包装类似的棉花糖,始终低着头,帽子底下的脸很小,安静得过分。

    女孩扫了码,在纸上写道:“三十六块。”

    周徐纺递过去一张红色的纸币,卫衣的袖子很长,遮着她手背,露出的手指细长,冷白色,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

    女孩接过去,找了零。

    “谢谢。”周徐纺把零钱塞进了装棉花糖的透明袋子里,下意识拉了拉帽子,低头离开。

    身后,女孩追上来,摊开掌心,用另一只手简单地比划。

    她回头,看着女孩,眼里的戒备好一会儿才消,伸出手,女孩把掌心的软糖送给了她。

    “谢谢。”

    说完,周徐纺进了小区,那颗糖她一直攥着,等到了家里才剥开糖纸,含在嘴里,她眯了眯眼,换上那双粉色的毛绒兔头拖鞋。

    又软又甜呢。

    周徐纺的视力很好,好到什么程度,二十米之外,她都能看清女孩放在收银台上的本子,本子上写了她的名字。

    她叫温白杨,是超市的收银员,她不会说话,是聋哑人,会手语和唇语,总是随身带着纸与笔,她脸蛋很圆,像只包子,眼睛也圆,瞳孔很黑,脸颊两边有两团总是散不去的高原红,有一点点憨,生得不算漂亮,但五官秀气,模样很乖巧。

    “嘀——嘀——嘀——”

    电脑突然发出尖锐的响声,周徐纺刚拆开棉花糖的包装袋,抬头看向屏幕,先是骷髅头,然后海绵宝宝出来了。

    最后,屏幕下方滚出来一行字:“那个男人在查你。”

    “嗯。”江织继续拆棉花糖的包装袋。

    屏幕上的字体是红色的,很显眼:“监控我已经黑掉了。”

    周徐纺说:“谢谢。”

    新买的棉花糖也是五颜六色的,她一袋一袋拆开,倒进电脑桌旁的玻璃盒子里,铺满一盒子后,她尝了一颗。

    有点硬,不够甜。

    嗯,没有那个粉色包装的好吃。她只吃了一颗,便盖上了盒子。

    电脑屏幕上,霜降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过来,后面还有三个字:“不用谢。”

    霜降是她师傅给她找的搭档,合作了快一年,她对她的了解并不多。霜降不露面,也不说话,一般都是打字,有时候,她也会用特殊的语音软件合成声音,或者,收录声音转换为文字,她想,霜降应该是很厉害的黑客。

    周徐纺只知道,霜降是女孩子。

    “我查了一下他,资料发给你了。”霜降又打字过来了,电脑下方还弹出来一封邮件。

    “好。”

    周徐纺点开邮件,里面是那个男人的资料,他好像盯上她了,因为她掳了他。

    他叫江织,帝都四大家族之首的江家老幺。他的标签很多,不过,周徐纺只注意到了那张照片。

    他长得真好看。

    “我要去打工了。”周徐纺说。

    霜降问她:“你很缺钱吗?”

    委托人的雇佣金,她与周徐纺三七分,是很大的一笔收入。

    “不缺。”周徐纺说,“可我需要更多的钱。”

    等天边暗去,橘黄变成了靛蓝,她起身去了车库,里头有两辆摩托、一辆小轿车、一辆越野,还有一辆脚蹬的小三轮,三轮车的车厢装了防雨棚,棚里放了一个小凳子、一个折叠的便携桌子,以及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箱子。

    她蹬着小三轮出了小区。

    七点不到,八一大桥下,摊贩就摆了一路,有卖吃的,也有卖玩的,像周徐纺一样贴膜的,就有三个。

    她挑了个空地,把木箱子搬下来,再摊开里面的手机壳和手机膜。

    旁边摆摊的大妈是卖烤红薯的,热情地跟周徐纺打招呼:“来了。”

    周徐纺点头,她今天来早了半个小时,摊位比以前更好,可惜,她今天的生意不好,很不好,半个小时了,只来了一个客人,还没有贴膜,就看了看她的手机壳,然后便走了。

    天气闷热,像要下雨,江边不远处有个广场,往日这个时候会很热闹,今天却没什么人,不知是谁家的小孩,与大人走散了,在哭。

    因为天气不好,很多人在收摊换地,没人管那小孩,他哭得很可怜。

    周徐纺走过去:“别哭。”

    她不会哄小孩。

    那小孩四五岁,眼睛泪汪汪的,打了个嗝:“我的帽子,”他抽抽搭搭地哭,“被风吹到江里去了。”

    周徐纺看向江面,桥下有风,帽子被吹到了江对面,那边有几个垂钓的老人家,她盯着看了许久,脱鞋,下水。

    风一阵一阵地刮,水面波光粼粼,月亮躲在了云里,只有路灯的光,斑驳距离地倒映在水中央。

    “老钱,要下雨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钓鱼的老人家戴了顶渔夫帽。

    旁边,老伙计说:“行。”他站起来,收了鱼线,吆喝着几个同伴,“走,喝酒去!”

    “好嘞。”

    渔夫帽的老人家刚起身,水里就冒出个头,吓了他一大跳,张嘴都结巴了:“你、你、你是人是鬼啊?”

    路灯不够亮,就能看个大概,是个脑袋,就露了脑门,眼睛还没露出来。

    水里那个头没有回答。

    几个老人家面面相觑之后,鱼竿都没要,拔腿就跑了……吓死个人了!

    湿漉漉的脑袋这才从水里整个冒出来,天昏昏,露出水面的那双瞳孔显得尤其透亮,是血红色。她在水里待久了眼睛会变红,生气了也会。

    所以,她不喜欢生气。

    她把卫衣口袋里随身带着的墨镜戴上,上岸,将捞起来的帽子还给了那小孩,他就不哭了,吸了吸鼻涕,问:“姐姐,你是美人鱼吗?”

    周徐纺摇头。

    她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物种,她听不懂鱼说话,可她可以跟它们一起在水里睡觉。

    这时,对面广场上,女人焦急地在喊‘宁宁’。

    男孩把湿哒哒的帽子戴上,对周徐纺笑了笑,便朝女人跑过去,也不看路,莽莽撞撞,直接冲进了车道。

    右边驶来一辆大红色的跑车,猛踩刹车。

    “呲——”

    车刹住了,那小孩已经吓傻了,被周徐纺抱在了手里,她下意识抬头,四周并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男孩怯生生的,受了惊吓,小脸还是白的,“你跑得好快,你是不是飞天小女警?”

    周徐纺说不是,把他放下,他妈妈赶过来了,连连道谢,主驾驶的人也下了车,先是查看了路面上,然后才看向周徐纺:“你,”对方一双星眸,上上下下打量她,“碰瓷的?”

    周徐纺抬头,还戴着墨镜,她撑了撑眼镜:“先生,贴膜吗?”声音很凉,平铺直叙的没有起伏,“二十块一张。”

    “……”

    对方是个长得很俊朗的青年,理着板寸头,红色机车服,搭配了蓝色的裤子。

    穿这么骚,还能是谁,薛宝怡。

    薛宝怡盯着大晚上戴墨镜、浑身湿漉漉的姑娘看了又看,果断拒绝了:“不贴!”还好刹车快,差点吓死他了。

    周徐纺拧了拧袖子上的水,回了摊位上,往身上套了一件长衬衫。

    薛宝怡盯着瞅了半天才回车里,向后座的人抱怨:“见鬼了,那姑娘嗖的一下就出现了,都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

    后座的人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调儿:“薛宝怡。”

    薛宝怡头皮发麻:“干、干嘛呀?”

    江小祖宗这么连名带姓地喊他,他慌啊。

    那祖宗说,简明扼要地说:“滚下去。”

    ------题外话------

    **

    霜降的设定改了哈~

    周徐纺:江织,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贴膜养你。

    江织:好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