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83:谈情说爱之:我难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给我滚,不然见你一次我杀你一次!”

    展东东从善如流:“哦。”

    苏卿侯:“……”

    这种感觉就像他打在了一团棉花上,可对方还嫌不够,再将那团棉花塞到了他胸腔里,让他手痒、心塞。

    展东东看了他一会儿:“那我滚了?”

    苏卿侯没作声。

    她转身。

    他脑子发愣,手却跟条件反射似的,抓住了她,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气急败坏的:“你又要去哪?”

    展东东指了指鼎致大厦,笑着说:“去办理入住。”

    不走了?

    还是现在不走?

    展东东的信用在苏卿侯这里为负,他还抓着她的手,带着把伞举高,然后走到她伞下,取下自己耳朵上黑色耳钉,他弯下腰,给她戴上:“刚刚是气话,不作数,明天过来见我。”

    这应该也是气话,他要是理智的话,谁惹他生气,他就让谁流血。

    展东东这个女人能耐得很,能让他气急败坏,也能让他丧失理智。

    她摸摸耳朵上的耳钉,还有他的温度:“定情信物吗?”

    “不是。”苏卿侯说,“是追踪器。”省的她再乱跑。

    她继续摸着耳钉,爱不释手,眼里星河点碎,弯成了月牙:“你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了?”

    她的得意、她的欢喜,全表现在脸上。

    苏卿侯从她伞下出去:“少自作多情。”

    “那我要追你咯。”

    展东东不是光说不做的人,她说完就凑过去亲他,苏卿侯立马把头扭开,她就笑着把吻落在了他耳尖。

    再接着,他就呆住了。

    展东东舔了一下:“你耳朵好红。”

    这下不止耳朵了,苏卿侯脖子都红了,抬起手,一副要杀人的表情,可推出去的手却没什么力道。

    展东东也就被推着后退了一步。

    “不知羞耻!”

    苏卿侯恶狠狠的骂,骂完,撇下人先走了。后面,女孩子跑着跟上去:“等等我呀。”

    鼎致大厦的保安就看见小治爷身后跟了个撑着伞的姑娘,那姑娘去拉小治爷的手,小治爷甩开,她再去拉,他再甩开,再去拉,再甩开……

    最后小治爷骂了她句没脸没皮,就没再甩手了。

    保安们面面相觑,都觉得这场景好玄幻。

    鼎致大厦最下面的十五楼是苏氏集团,苏卿侯办公的地方,再往上十五楼,是高级酒店和娱乐城,消费高得令人咂舌,只接待贵宾。三十楼之后就是苏卿侯的私人领域,未经准许不得随意入内。

    展东东在二十四楼住下了。

    晚上十一点,苏卿侯接了她的电话。

    “苏卿侯。”

    他刚洗完澡,对着镜子摸了摸耳朵:“又干嘛?”

    电话那边的声音低低的:“我难受。”

    苏卿侯反应了几秒之后,冲出了浴室。

    展东东旧伤未愈,又添了新伤,伤口发炎导致高烧到了三十九度,她不肯去医院,苏卿侯让私人医生过来了。

    她烧得迷迷糊糊,满头大汗。

    阿kun视她为偶像,把她夸的天上有地下无,说她如何如何天下无敌,如何如何铜墙铁壁,如何如何杀天杀地。

    到底是个女人,也到底只有一条命。

    苏卿侯也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就没法对她心平气和:“你一个杀手,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你是不是脑子有——”

    “别骂了,”她脸被烧得通红,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很不舒服。”

    “烧死你得了。”

    他骂她。

    骂完,他又冲医生吼:“还不快给她退烧。”

    两鬓斑白的老医生心脏不太好,感觉快要窒息:“已、已经用过药了。”也不是灵丹妙药,哪有那么快见效。

    “都滚出去。”

    医生赶紧带着他的两个护士出去了,并把门带上。

    苏卿侯拉了把椅子坐着,沉着脸,盯着输液管一言不发。

    “我出汗了。”

    展东东侧躺着,把脸往前凑,要他擦汗。

    苏卿侯瞥了她一眼,把桌子上的毛巾扔她脸上。

    她就让毛巾盖着脸,不去扯开,手都不伸一下,病病歪歪的,却还有力气跟他耍赖:“我没力气。”

    苏卿侯顶了顶腮帮子。

    想把她扔出去!

    他把毛巾一扯,胡乱、粗鲁地在她脸上抹了一把。

    展东东头一歪:“还有脖子。”

    “没完没了了是吧?”

    嘴上不温柔,动作也不温柔,他掀开她的被子,在她脖子左右两边各擦了两下。他下来的匆忙,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是湿的。

    给她擦完,他起身。

    展东东拽住他的手:“你别走。”

    苏卿侯把她扎针的手拿开:“不走。”

    “哦。”

    她重新躺好。

    苏卿侯去装了一盆冷水,把毛巾打湿,叠成方块,放在她脑门上,她一双眼睛跟强力胶似的,一直黏在他身上。

    苏卿侯做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蠢的动作,他把睡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扣上了:“把眼睛闭上。”

    展东东不听:“苏卿侯。”

    他看输液管:“嗯。”

    “看在我生病的份上,答应我一件事成不成?”因为高烧,她有些脱水,声音无力,没了平时的气场,有几分脆弱。

    苏卿侯从来不对人许诺:“说。”

    “我的宝贝车子,还我几辆呗。”她眨巴眼,像讨糖吃的乖宝宝。

    车子就车子,还宝贝车子。

    苏卿侯从来不口是心非:“不还。”

    展东东哎呀哎呀:“好痛啊。”

    苏卿侯从来不吃苦肉计那一套:“哪痛?”

    展东东刚想脱衣服给他看伤口,他就吼医生进来了。

    好吧,她不痛了……

    展东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卿侯已经走了,她不知道昨晚她几点睡的,也不知道苏卿侯几点走的。

    上午,她又吊了两瓶水。万格里里那边的佣人打电话过来,说丢失的车子被送回来了,只少了一辆沃尔沃。

    医生建议她卧床休息。

    医生一走,她就爬起来了,去了十五楼,苏卿侯的办公室。

    门没关,她直接进去:“苏卿侯。”

    她第一次见他戴眼镜。

    贼看好。

    想搞。

    苏卿侯没抬头:“谁放你上来的?”

    十五楼一般人上不来,放行的阿kun自觉尿遁。

    展东东问苏卿侯是不是在忙。

    “先出去。”他说,“我在开会。”

    “那我在外面等你。”

    展东东把门关上,先出去了。

    苏卿侯这才抬头。

    万格里里那边的一众高管发现小治爷好像在走神,等了老半天,小治爷好像还在走神。

    参与视频会议的某高管:“小治爷?”

    他把目光移到电脑上:“散会。”

    他说了两个字,摘下眼镜,把电脑合上。

    门一打开,展东东立马站起来:“工作结束了吗?”

    “嗯。”

    “那现在去哪?”

    苏卿侯走在前面,穿着衬衫,西装外套拿在手里:“吃饭。”

    “我也没吃饭。”

    言外之意是:我要跟你共进午餐。

    展东东爱美,穿着无袖的黑裙子。她手上有伤,绷带还没拆,走廊里的冷气足,她打了个喷嚏。

    苏卿侯把外套扔给她:“还烧不烧?”

    展东东把他的衣服穿上,跟她的裙子一般长,一双细直的腿就那么露着,她走到他前面去,把脸往他那边凑:“你给摸摸呀。”

    苏卿侯戳着她脑袋推开,又把她身上西装外套的扣子扣上:“不摸。”

    行吧,不摸就不摸。

    展东东用受伤的那只手拉住他,果然,他一看她的手推开的动作就顿住了,她穿高跟鞋,比他矮不了多少,额头刚好到他脖子的地方。

    高度刚刚好。

    她用额头碰了碰他脖子,就一下,然后退开:“好像你比较烫。”

    苏卿侯喉结滚了一下,脸红了。

    “你别总动手动脚!”

    他凶了她一句,撂下她就走。

    呀,好纯情啊。

    展东东笑着跑过去牵他的手:“宝贝儿,你等等我呀。”

    苏卿侯阴阳怪气的:“你的宝贝不是车吗?”

    “以后是你了。”

    他把手抽走,嘴角扬着:“你真肉麻。”

    ------题外话------

    **

    一谈恋爱就卡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