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79:相好,等我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果然是你。”他把手拿出来,展东东身上的伤还没好,轻轻松松就被他夺了刀,轮到他了,用刀抬着她的下巴,“是谁让你来杀我?”

    她丝毫没犹豫,直接招了:“新月镇,庞宵。”

    “你是什么人?”

    她一动不动,任他的刀靠近她的咽喉:“万格里里,三把刀。”

    展东东这个身份是假的,真正的展东东早死了,是她抢了人家的身份,还继承了巨额财产。

    她就是这样无恶不作的人,从不对人心软。

    她要是对人心软,早死八百回了。

    苏卿侯又问:“庞宵给了你多少雇佣金?”

    “三亿。”

    “我就只值三亿?”他用刀柄杵了一下她脑门,怒骂,“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展东东摸着自己的脑袋发笑:“是不止。”

    无恶不作的她、从不对人心软的她,要对苏卿侯投降了。

    她伸手过去,想碰碰他的眉眼。

    苏卿清一把推开她的手,似乎气得不轻,眼神像刀子一样往她身上剜:“你现在在干嘛?勾引我?是不是想等我放松了戒备再杀了我?”

    “放松戒备,”展东东得逞地笑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勾引有用?”

    苏卿侯恼羞成怒,半天只憋了一个字出来:“滚。”

    展东东从善如流:“好。”

    “……”

    他被她噎住了。

    滚之前,展东东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你真炸了我的车?”妈呀,那些车加起来几十亿啊。

    苏卿侯不回答。

    展东东明白了:“那就是没炸咯。”他要是炸了,肯定说出来气她,也是,他还要留着那些车来吊着她。

    这个男人太坏,有点上头。

    展东东把他手一推,轻轻松松躲开了刀:“等我把麻烦都解决了,再来找你拿车。”她从实验室诈死出来,就是为了一件事,帮他把麻烦解决。

    苏卿侯把玩着她的那把小刀,挺精致的,刀尖也够锋利:“我这儿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你可以杀我,如果你想的话。”

    她毫不设防,直接转过身去,把后背露给他。

    苏卿侯握着刀,刀尖转来转去,却始终没有指向她。

    这次算了,就当还她挡的那一枪……他这样想。

    展东东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回头:“苏卿侯。”

    苏卿侯几乎立马抬头。

    她冲他莞尔一笑,抛了个勾人的媚眼:“等我哦。”

    然后她就走了。

    苏卿侯一脚把门踹上,手里的刀用力一投,深深扎在了门上:鬼才等你!

    次日。

    新月镇的九月,热得教人烦躁,太阳西落月升之后,才稍稍压下去几分燥热。

    “宵爷,”李文炳把人领别墅,“三把刀来了。”

    庞宵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把口中的茶叶吐回杯子里,眼皮也不抬:“还以为你死了呢。”

    展东东坐下,长腿往茶几上一放,脸蛋藏在头罩里,眼睛透着一股难驯的野性:“祸害遗千年,我这种的,肯定比宵爷你长寿。”

    庞宵没有耐心,毁了容的半张脸狰狞得吓人:“别跟我扯淡,都这么久过去了,你怎么还没杀了苏卿侯?”

    “宵爷,三亿的生意,你觉得有那么容易做成吗?”她抖着腿,潇洒懒散的样子,“你应该也知道我混进了苏卿侯的实验室,还帮他挡了一枪。”

    庞宵当然知道:“你是去救人还是去杀人?”

    “那一枪根本不致死,我帮他挡,是为了让他对我消除戒备,你看我现在不是好端端地出来了吗?”

    庞宵半信半疑,盯着她,目光凶狠。

    “没在规定时间内杀了苏卿侯,算我违约。”展东东把箱子提上桌,打开,推过去,里面全是金条,“这是宵爷你付的定金,我全数退还,再给我一周的时间,我到时一定拿苏卿侯的人头来提钱。”

    庞宵扫了一眼箱子里的黄金:“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展东东离开之后,李文炳问庞宵:“宵爷,这三把刀信得过吗?”

    “信不信得过,都得做两手打算。”庞宵敲了敲桌子,“去把鬼机请来。”

    展东东已经把车开除了别墅,她听到这里,嗤笑了声:“老东西,就知道你他妈不安分。”

    装金条的箱子她动了手脚,里头有个微型的窃听器。

    次日,鬼机被请去了新月镇。

    在红三角的杀手榜上,鬼机排名第二,仅次于三把刀。

    太阳刚落,万格里里的娱乐城里就开始了纸醉金迷的夜间笙箫,dj乐疯狂刺激着人的神经,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摇头扭腰,肆意放纵。

    包厢里,男人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他似醉非醉,眼皮轻抬:“出来。”

    门这时就开了,展东东穿着裹胸的包臀裙,裙子外面披了件小香风外套,她踩着高跟鞋进来了,妆容偏冷艳:“好久不见啊。”

    这左拥右抱的男人,正是鬼机。

    他打了个响指,身边的美人就识趣地扭着腰肢回避了,他双手张开,靠着沙发,生了一张好不颠倒众生的脸,笑得风流俊朗:“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

    展东东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不是有事来拜托你嘛。”

    他有几分的兴致的样子:“说吧,什么事?”

    “别动苏卿侯。”

    这语气,一股子势在必得。

    鬼机摇了摇酒杯里的冰块:“你这是要跟我抢人头?”

    “不是,你的损失我会翻倍付给你,庞宵那里你不用管,拖着他就行,他活不了多久,不会影响你作为杀手的声誉。”

    听着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鬼机把杯子放下,习惯性地摸着手指上的刺青,他眼窝深,瞳孔是绿色,这么正正经经瞧着人的时候,像个多情的贵公子:“给我个理由。”

    展东东搭着腿往后靠,外套敞开了些,露出了半边锁骨与肩上白色的绷带,她说:“苏卿侯是我相好。”

    鬼机笑,目光从她伤口上一扫而过:“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展东东难得一本正经:“我认真的。”

    鬼机俊脸拉下来,风流不见,一身煞气:“滚,不帮。”

    她不滚,一副谈判的口吻,嘴上在求人,眼神却在警告人:“你帮我这次之后,我会金盆洗手,退出杀手榜,再推让你上去。”

    鬼机从桌上摸了粒蚕豆扔过去:“滚吧你,谁要你推。”

    展东东嘴角抽了抽,拿起酒瓶。

    “想打我啊?”

    展东东做出无辜的表情:“我是这种大逆不道的人吗?”她坐过去,给他倒了杯酒,平时杀天干地的家伙收起了爪子,学人讨扰了,“师兄,求你,帮我一次。”

    她平时多狂啊,在红三角横着走。

    这是她第一次求他。

    她还不要脸地叫他师兄。

    以前抢他人头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他是她师兄。

    鬼机再捏了颗蚕豆,用了两分力道,砸在她伤口上:“滚。”

    他还能不知道她这伤怎么来的?

    “再不滚,我就去把苏卿侯狙了。”

    “谢谢师兄。”

    展东东手指并拢,朝鬼机做了个帅气的手势,然后“滚了”。

    红三角没人不知道三把刀和鬼机,但没人知道他们从同一个鬼门关里爬出来的。

    组织里像他们这样杀手,有几千个,从小开始培养,再自相残杀,最后只活下来了他们两个。

    出师的时候,鬼机十九岁,三把刀十五岁。

    那是她最后一次叫他师兄:“师兄,出了这个门,我们就是对家了,我可不会让着你,我要当红三角第一杀手。”

    他当时一脚把她踹出了门:“死了别让我收尸。”

    他第一次在万恶谷见到她的时候,她才六岁。才六岁啊,就要为了生存而开始杀戮。

    二十年过去,当初的小姑娘长大了,跑来说她有相好了。

    鬼机踹了一脚桌子,烦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