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78:别动,让我摸一下(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晚上九点。

    提萨都大桥旁停了一辆黑色的大g,车型很酷,偏男性化,副驾驶里坐的却是女人,大晚上的,她戴着墨镜与口罩,把巴掌大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她把车窗打开,冲外头吹了一声口哨。

    泰勒博士东张西望之后,才走过去:“我已经把你弄出来了,我的家人呢?为什么还不放人?”

    车里坐的,不正是被“厚葬”了的展东东女士。

    她摘了墨镜,一双笑眼像弯弯的月牙:“今晚你就能见到他们。”

    “你最好不要食言。”

    就算她食言,谁又能拿她怎么着呢?展东东摸着她的爱车,漫不经心地问道:“苏卿侯为什么关了实验室?”

    “我哪知道。”越接触,泰勒越觉得这女人危险,“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她把口罩摘掉,冲着车窗外嫣然一笑,“展东东啊。”

    她把车窗关上,一踩油门,大g飞奔而去,那车速,简直要飙起来。

    泰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擦了擦手心的冷汗,他一转身,强烈的车灯毫无预兆地刺进了眼里。

    是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从夜色里开出来。

    车牌全是零。

    整个普尔曼,没人不认得这个车牌。

    泰勒博士慌了神:“小、小治爷。”

    车门打开,脚先出来,修长的腿被包裹在西装裤里,肌肉不夸张,偏细长,随后是一张赛过罂粟花的脸,嘴角勾着几分让人猜不透的笑。

    “泰勒,你胆子不小啊。”

    泰勒双腿发软,跪下了:“小治爷饶命,小治爷饶命。”

    他从车灯的强光里走出来,侧脸的轮廓有些模糊,只是眸光灼灼发亮:“那个女人在哪?”

    泰勒唇齿哆嗦:“她、她刚走。”

    “刚走啊。”

    苏卿侯喃了一句,目光凝向了远处。

    阿king请示:“爷,用不用我派人去追?”

    他语气玩味:“不用了。”

    四小时前。

    阿king查到了两件事:展东东资料上的那个男友根本不存在,她偷渡客的身份是假的;另外,红三角内只有一个叫展东东的人,她是百金赌城的老董展进平的侄女。展进平去世之后,展东东继承遗产,万格里里的财富榜上,她排名第九。

    还有一点,展东东爱车如命。

    阿king汇报完,猜想:“展东东能混进实验室,肯定是有人替她掩护。”

    苏卿侯没作声。

    阿kun接了一句:“那她为什么要来实验室?”基因实验可不是闹着玩的,是会要命的。

    苏卿侯起身,出去。

    阿king阿kun立马跟上。

    “小治爷,去哪?”

    他说,他语调很轻,心情似乎不错:“刨坟。”

    果然,展东东的坟墓是空的。

    苏卿侯也问了泰勒这个问题:“展东东为什么要来实验室?”

    四个月前,展东东找到泰勒,要他把她送进实验室,泰勒当然也问过这个问题:“因、因为她、她……”泰勒难以启齿,“她看上您了,想来勾搭您。”

    展东东当时的回答是:“想把苏卿侯搞到手啊。”

    当然,是假话。

    苏卿侯笑了,骂了一句:“狗屁。”

    凌晨一点,展东东回了万格里里的展家别墅,她的大g还没开到大门口,院门就打开了,一对白人夫妻出来迎接她。

    男士说:“展小姐,您回来了。”

    女士又问:“需要给您准备夜宵吗?”

    这对夫妻是她别墅的佣人。

    展东东摆了摆手,直接把车开去车库。别墅不算大,但后面的车库非常大,面积可以容纳百来辆车。

    车库是人脸识别,扫完她的脸,门就开了。

    她抬头,目瞪口呆了。

    “靠!谁偷了我的车?!”

    车库里,一辆车都不剩,她的心肝、她的宝贝全不翼而飞了。

    她展东东,嗜车如命。

    次日晚上七点。

    小治爷刚在鼎致大厦的九楼用完餐,搭乘专用电梯往六十三楼去。

    阿king憋了一天了,不吐不快:“爷,咱真不去找她?”坟都刨了,然后啥都不做?

    “她算什么东西。”苏卿侯哼了哼,心情不坏,可嘴上非常刻薄,“我为什么要找她?”

    那您为什么刨坟啊啊啊!

    为什么偷车啊啊啊!!

    阿kun更直男,更不懂男女勾当,只懂打打杀杀:“我总觉得这个展东东还有别的目的,小治爷,咱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宁可错杀,也不漏杀,这是小治爷一贯的办事原则。

    苏卿侯回头,幽幽地瞥了一眼:“阿king,把他嘴巴封上,吵死人了。”

    阿kun:“……”

    他自己封!

    到了卧室,苏卿侯手握在门把上,扔了一句:“别跟过来。”

    阿king阿kun默默地退了。

    苏卿侯开门,进了房,再关门,他身后,按了灯。

    光线和女人的脸几乎同时撞进他眼里,同时,一把刀抵在了他腹上:“我的车呢?”

    五天没见了。

    048。

    苏卿侯看着门,姿势悠闲又慵懒,丝毫没有受制于人的紧张,他说:“炸了。”

    炸了?

    展东东也要炸了,要气炸了:“苏卿侯,你他妈有病啊!那都是限量款,买都买不到!”她心好痛,她的宝贝,她的心肝啊啊啊!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戴着帽子,夹克里面的体恤衫很短,抬手时,会露出一小截白晃晃的腰。

    这才是她,手里拿刀,眼里带煞。

    苏卿侯低头,看着抵在他腹上的那把小刀:“展进平的侄女六年前就病死了,你不是展东东。”他抬起手,把她的帽子摘了,“你到底是谁?”

    她是谁?

    不知道,从她有记忆以来,她就只有杀手编号。

    展东东哼哼,还是很气:“你管我是谁!”

    “行,我不管你是谁。”苏卿侯往前,身体直接顶上刀尖,目光逼着她,“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她手上的刀在他靠过来的时候就撤了力道,她仰着头,脖子很修长,像只漂亮又骄傲的孔雀:“因为喜欢你啊。”

    苏卿侯:“……”

    她笑得更开心了,直接把刀拿开,用不锋利的那一头端着他的下巴:“也就你,炸了我的宝贝车子还能站在这跟我说话,要是别人,我早弄死他了。”

    也就他了,能动她的车,还有她的人。

    一只手突然覆在了她腰上,温度有点烫。

    展东东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你要干嘛?”

    苏卿侯俯身:“不是喜欢我吗?”他把唇靠在她耳边,声音撩人,“别动,让我摸一下。”

    展东东:“……”

    当他手指碰到她皮肤,她立刻清醒了,抬手就朝他劈过去。

    可他动作更快,直接截住了她的手腕,压着她往门上一抵,另一只手伸进她衣服里,摸到了她腰上的疤。

    那个疤,是在红木风的船上,他用枪打的。

    “果然是你。”他把手拿出来,展东东身上的伤还没好,轻轻松松就被他夺了刀,轮到他了,用刀抬着她的下巴,“是谁让你来杀我?”

    ------题外话------

    **

    展东东真的是为小治爷量身打造的人,这世上没有比她更适合他的人。

    求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