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75:醉酒强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丝毫不管,攀着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苏卿侯,我告诉你个秘密。”她把热热的气息吐在他耳尖,“我觊觎你哦。”

    他握枪的手指很轻微地蜷了一下:“手拿开。”

    “不。”

    她搂得更紧了。

    苏卿侯以前不知道,女人竟这样缠人,像他幼时养过的一只猫,身体是软的,脾气很大,爪子很利。

    “我数三声,再不拿开,剁了你的手。”他脸沉着,微微眯着眼角,“一。”

    那只缠人的手,仍扒着他的脖子。

    他停顿了两秒,手指移向扳机:“二。”

    展东东歪头看他,醉醺醺的眼雾蒙蒙的,她笑着,笑得很好看,又撩人,她自信张扬,自有一股气场:“不准数三,数了我咬你。”

    苏卿侯眼皮轻抬:“三。”

    他拿起枪——

    她勾住他的脖子,唇贴上去,用力一咬——

    枪口错开,撞上了空气。

    苏卿侯身体僵了一下,不可控地、莫名其妙地。

    那个在他身上嚣张作乱的女人一点胆怯都没有,她用指腹抹他的唇:“喏。”小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把指尖那点血红晃给他看,“出血了。”

    她笑,嚣张得不得了:“我咬的。”

    第二次了。

    她第二次骑到他头上来。

    苏卿侯手里的枪立马转了枪口,指向了她的太阳穴,他舔了一下唇,尝了血腥味:“没想这么快杀你,你逼的。”

    他缓缓扣下扳机——

    展东东眼一闭,往后一栽。

    “……”

    苏卿侯给她气笑了,他还没开枪呢。

    枪口往下,他重新瞄准。

    “砰!”

    枪响了。

    时间往回倒,一个小时前。

    展东东在采血室见了泰勒博士。

    “那个小变态为什么一直让我吃鸡蛋?”她问。

    泰勒博士说:“你的基因上代吃了鸡蛋会醉。”

    就是说,她要是不醉,没准会一直吃鸡蛋。

    可她这辈子都不想吃鸡蛋了。

    “把我弄醉。”没有商量的余地,她是警告的语气,直接下达命令,“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之后,泰勒博士给展东东注射了一种新型的致幻药物,用量轻微的话,症状与醉酒相仿。

    四十分钟前。

    鼎致大厦六十三层,苏卿侯突然问起:“鸡蛋还有吗?”

    他问的是048的口粮。

    阿king回话:“实验室没有,不过明天就可以——”送过去。

    没等他说话,苏卿侯就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就没有了呢?”

    这饶有兴趣的语气……

    阿king有点懵,他越来越觉得这位主子让人难以捉摸了。

    苏卿侯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动作极其优雅,语气听着颇为勉强:“那就只能给她吃点肉了。”

    “……”

    阿king觉得吧,他这主子是真有点神经病。

    “小治爷。”阿kun进来,“老致爷差人过来了。”

    苏卿侯嗯了一声,示意他往下说。

    阿kun带话:“老致爷说,他要048。”

    要是把048交过去,毫无疑问,人必死无疑。

    苏卿侯放下刀叉,用帕子轻轻擦了擦嘴:“告诉他,想要就来抢。”

    “是。”

    苏卿侯又问:“老东西的腿怎么样了?”

    阿kun回答:“还下不了地。”048那一脚,踹得是真狠。

    苏卿侯笑了,他耻笑他老子:“一个女人都搞不过,啧啧啧,丢人呐。”

    晚上八点,实验室那边来消息说,048吃鸡蛋吃醉了。

    晚上九点,守在实验室大门口的阿kun突然听见一阵枪响,他立马狂奔过去,在实验楼的外面看见了阿king和他家主子。

    “出什么事了?”

    阿king手指压唇:“嘘。”

    苏卿侯正抬着一把改造过的狙击手,远程射击……打实验大楼的避雷针。

    砰砰砰!

    又是三枪。

    顶上的避雷针摇摇晃晃。

    地上的小治爷暴暴躁躁:“把那鬼玩意给老子炸了。”

    阿kun:“……”

    避雷针招他惹他了?

    阿kun没忍住:“小治爷,您的嘴?”怎么又破了?

    苏卿侯枪口一转,瞄准阿kun的脑袋。

    阿kun双腿直打哆嗦:“爷,别啊……”

    苏卿侯扣下扳机,阿kun立马闭眼。

    “砰!”

    子弹擦过阿kun的耳朵,射在了后面的墙上。

    “把这墙也给老子炸了。”苏卿侯把枪一扔,手揣兜,看着阿kun,笑得优雅又从容,“去北道湾给老子抓只貂回来。”

    阿kun:“……”

    北海湾有个屁貂!

    北海湾只有吃人的野兽,去了就得脱层皮。

    阿kun纳闷了,他招他惹他了?

    等苏卿侯的走远了,阿kun才敢问兄弟:“谁招他了?”

    阿king是唯一目睹小治爷被强吻了的目击证人:“048。”

    阿kun指了指自己的嘴。

    阿king说:“咬的。”

    阿kun懂了:“048还活着吗?”

    “活着。”这事儿阿king也相当不解,“小治爷冲那女人开了一枪,但打偏了。”

    “偏哪了?”再偏也得取半条命吧。

    “偏了半米。”

    “……”

    好吧,小治爷还不想杀那女人。

    阿king边走边打电话:“送一箱牙刷过来。”

    苏卿侯没有回鼎致大厦,直接上了实验大楼的十四层,去刷牙。

    他刷着牙,刷着刷着就把镜子砸了,牙刷碰到了唇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他眼里阴沉得吓人:“去拉一车鸡蛋过来。”

    阿kun从来不懂主子的心:“那肉呢?”不是要给048吃肉吗?

    苏卿侯抬头,破碎的镜子将镜面上的人分裂:“你也想去抓貂?”

    阿kun干笑:“呵呵。”他不想去抓貂,“一只小白鼠,怎么能给她吃肉呢,给她吃鸡蛋都是抬举她。”

    ------题外话------

    **

    抱歉,回来得太晚了。

    做了检查,没啥大问题。

    亲们也要多注意身体哈,特殊时候,都要健康,尽量别生病,别去医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