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74:苏卿侯,我觊觎你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百遍“我是傻逼”之后,泰勒博士过来了。

    展东东早就摸清了,整个病房只有卫生间的监控会每隔一段时间自动关闭三分钟。等监控关闭,她往卫生间走,泰勒博士跟过去。

    “刚刚给我注射的什么?”

    “青霉素。”

    展东东问:“为什么要给我注射青霉素?”

    泰勒博士非常不安,频频看向门口:“上一个基因异能获得者的体质与青霉素相克。”

    就是说,苏卿侯把她当成上一个基因异能者的二代。

    “除了体质跟青霉素相克之外,还有什么特征?”苏卿侯就是个小变态,她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不然只有被玩死的份。

    “视力、听力、速度、力量、还有再生和自愈力,都是常人的几十倍。”

    展东东虽然知道基因实验很变态,但还是被惊到了:“我明显不是。”

    泰勒博士当然知道她不是基因异能者:“可你把老致爷身边的人打趴下了,你一个‘偷渡客’,却拥有这样的身手,除了基因异能,没法给出别的合理解释。”

    “那还是为了自保!”展东东炸毛完,像颗泄了气的皮球,又蔫儿了,“如果苏卿侯认定我有基因异能,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深入研究。”

    展东东眼皮直跳:“怎么个研究法?”

    泰勒博士想了想,也不太拿得准:“小治爷跟老致爷不一样,老致爷搞基因异能是为了野心,小治爷纯粹是为了玩。”

    “所以,”展东东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他要玩我?”

    泰勒博士也没法回答,小治爷本来就是个喜怒无常的。

    “把我弄出去。”她不是在商量,是命令。

    “现在小治爷注意到你了,要把你送出去很难。”

    “难也得把我送出去。”她把马桶盖一摔,坐下,翘起腿,一张脸伤得青青紫紫,但丝毫不影响她满身的飒,一副没得商量的口吻,“你应该也瞒不了多久,而且你最清楚,我根本不是什么异能者,要是我被小治爷玩死了,你的家人也跟我一道死。”

    “你——”

    她眼皮一抬,满眼杀气。

    这一个个的,都不好惹!泰勒博士把怒气收一收:“我会尽快安排,在这期间你不要露馅了。”

    第二天,展东东就被断粮了,这一断,就是三天。断粮理由是她在说一百遍“我是傻逼”的时候,嘴瓢了一次。

    展东东:“……”

    我日!

    整整三天,苏卿侯就给她喝了几口水。

    第三天的晚上,苏卿侯过来了,他妈的还穿一身白,笑得像个天使:“想吃东西吗?”

    展东东趴在床上,饿成了死狗:“……想。”

    他走近,手上戴着医用饿手套,摸摸她的头,是个温柔的魔鬼:“那你求我啊。”

    他眼里是得逞后的洋洋得意,像在逗弄宠物,不急着杀,先玩。

    展东东猜想,她以前肯定是个有一定地位的人,因为她好像受不了别人骑在她脖子上撒野。她舔了舔干得起皮的唇:“傻逼!”

    苏卿侯拽着她的头皮,把她拖到了地上。

    就这样,展东东又被断粮了,这次还是三天,可能怕她饿死了没得玩,中途有护士来给她打过针。

    又是晚上,苏卿侯来了,他似乎很喜欢在晚上出没。

    他站在她床头,居高临下地俯视:“想吃东西吗?”

    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

    六天了。

    她再不进食,就会死。

    苏卿侯不太耐烦了,眼里有被挑衅后的凶狠,语气变得暴躁又恶劣:“快求我!”

    估计她要不求,今天得死这。

    展东东气若游丝地张嘴:“求、你。”

    苏卿侯笑了,玩心大起,他握着,在她眼前晃了两下,才摊开手心,一个鸡蛋砸在了她脸上,他像个打了胜仗的王者:“赏你的。”

    展东东:“……”

    她发誓,她要是活着出去了,一定要弄死他,不弄死他,她就不姓展!

    之后的半个月,展东东都没见到一粒米,苏卿侯只给她吃鸡蛋,每天三次,每餐四个。开始展东东还能咽得下去,到后面,她看到鸡蛋就只想反胃。

    第十六天的时候,苏卿侯那个小畜生又来了。

    她当时坐在病床上,回了他一个“老娘还是没死”的眼神。

    苏卿侯今个儿穿得很正式,领带都打得端端正正,衣冠楚楚像个人:“鸡蛋她有吃下去吗?”

    柯拉回答:“有。”

    “那她怎么不醉?”

    陆姜糖吃鸡蛋就会醉,而她是陆姜糖的“二代”。

    柯拉回答得没底气:“可能发生了变异。”

    很难得,苏卿侯没恼:“也可能是吃得不够多。”他轻飘飘地说,“再拿一百个过来。”

    展东东现在只要听到鸡蛋两个字,胃里就能起反应:“我吃不下。”

    苏卿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对她笑了笑,就好像那些禽兽行径都不是他干的:“不想吃也行,下去跑八千米。”

    展东东防备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作什么妖。

    “我给你十分钟,用时超过一分钟就加一百个鸡蛋,缩短一分钟,就减二十个。”

    八百米的世界纪录都快两分钟了,八千米就给她十分钟?

    呵呵。

    我日你祖宗哦!

    还有:“为什么不是减一百个?”

    苏卿侯慢条斯理地剥了个鸡蛋,那漂亮的手指也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他捏着她的下巴把鸡蛋塞进她嘴里:“因为我是你爸爸。”

    展东东:“……”

    她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太多孽,这辈子要赎罪,所以遇见这小畜生。

    绕实验大楼一圈两千米,八千米得绕四圈。

    她在跑,苏卿侯开着辆特别骚气的敞篷车在跟。

    她才跑了四千米就跑不动了,以前一万米都跑过,这段时间身体快被苏卿侯搞废掉,四千米之后她人就开始摇摇欲坠了,脚跟灌了铅一样,拖都拖不动。

    敞篷车开到她旁边,苏卿侯戴着个墨镜,单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烟,也不抽,就点着:“你怎么不跑了?”

    展东东喘着:“跑不动了。”

    又是那种该死的、温柔的语气:“要不要我带你?”

    她可不敢点头。

    苏卿侯直接停了车,一张脸得天独厚,将身后延绵葱翠的南瓦山衬成了背景。他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拿了条绳子出来。

    展东东有不好的预感:“你要干嘛?”

    他笑:“带你跑咯。”

    她怕了,这祖宗!

    她后退:“苏卿侯,别乱来,会死人的。”她知道,苏卿侯是在测她的速度,可她不是异能者。

    苏卿侯收了笑,唇红齿白,说着恶毒的话:“死了爷给你立碑。”

    展东东被绳子绑着手,另一头绑在了车上,开始还带着她跑,可没一会儿她腿就跑软了,摔在地上,被车拖着走。

    展东东感觉她要死了。

    来世吧。

    来世她再弄他!

    就在她快要晕过去的时候,车停了,车上的魔鬼走下来,挡住了她眼前大片大片的阳光:“现在呢,跑得动吗?”

    她睁开眼就看见一张漂亮的脸蛋。

    危险,却迷人。

    她撑着身体站起来,摇摇晃晃:“跑、得、动。”

    他笑了笑,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她额头的汗:“跑吧。”

    帕子上有松木香。

    这个小畜生啊,啧,有点犯规。

    跑完四圈后,展东东去了半条命。

    苏卿侯在终点等她,他靠着车,懒懒散散的模样:“你超时了五十四分钟。”他从车里把锁链拿出来,套在她脖子上,咔嗒,锁上了,“知道要吃多少个鸡蛋吗?”

    展东东磨了磨牙,心里在想,一口能不能咬死他。

    算了,她没力气咬了。

    苏卿侯牵着她,像牵着一条狗,把她牵回病房了。

    他走之前,留了一句话:“在她把鸡蛋吃完之前,不用给她吃饭了。”

    5500个鸡蛋,展东东能吃一年多。

    三天后,如苏卿侯所愿,展东东醉了。

    “048。”

    “048。”

    她趴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苏卿侯用脚踢她的脚。

    她拖鞋掉了,然后睁开了眼,坐起来,眼神迷离地看着他,脑袋摇摇晃晃,赤着脚下床了,歪歪扭扭地走过去,冲他笑:“你来了呀,小畜生。”

    白炽灯把光照在他眉梢,又冷又欲:“你叫我什么?”

    她跌跌撞撞地朝他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笑得妖娆又嚣张:“等我出去,我就把你干了。”

    苏卿侯搂住她扭来扭去的腰,手里的枪已经抵在她后腰了。

    她丝毫不管,攀着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苏卿侯,我告诉你个秘密。”她把热热的气息吐在他耳尖,“我觊觎你哦。”

    ------题外话------

    **

    明天要去医院,有可能不更,也有可能很晚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