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是病娇,得宠着! - 571:这就吻上了(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展东东:“爸爸。”

    苏卿侯这才松手,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来,擦了擦表带上的刀片,然后把它推回手表内。

    他再次伸手。

    这次展东东学乖了,一动不动。

    他把她胸口别的铭牌扯下来:“048。”他将沾了血的帕子扔在她身上,转身走人,“把她的资料给我送来。”

    阿king跟上去:“是,小治爷。”

    展东东看着大佬的背影,再一次陷入了深思:脸绝了,身材也顶好,就是这性格……让人吃不消啊。

    不过,要是能把他搞了,应该很有成就感吧。

    哎,她这该死重口味。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柯拉才回来,给她开了锁,带回病房去。路上,展东东遇到了049。

    049跟她是一个实验组的,不知道是不是染色体的问题,或者是实验室对做了什么,她有点不正常。

    也不奇怪,在这种基因实验室里,不正常的小白鼠比正常的要多得多。

    展东东见了几次,也就见怪不怪了,老远,她就听见049情绪激动地大喊:“退下,全部给本宫退下!”

    又来了。

    陈·049·皇后踏着她六宫之首的步伐来了:“本宫是六宫之首,岂是你们这群阉贼能碰的!”

    博士and护士等一众阉贼:“……”

    两个护士上前去拽陈·049·皇后。

    049一个甩手,涕泗滂沱地道:“本宫才是皇后,她卫氏不过是一介歌女,有何资格坐本宫的位子。”

    有个会说英文的博士助手就说:“陈皇后,我们先回宫吧。”

    049骂了一句阉狗,然后就开始抽泣:“彻哥哥,彻哥哥……”她张开手,望着头顶的灯光摇摇欲坠,她悲痛欲绝,“你不是说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吗?为什么把阿娇关在这里?”

    悲痛之后,她往地上一坐,捶胸,哭哭笑笑:“世间多薄情郎,尤其是帝王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展东东:可怜的小傻缺啊。

    穿白大褂的博士说:“给她注射镇定剂,加量。”

    实验室的注射器都特制的,金属材料。

    049被两个男护士一左一右地架着,她顿时疯魔了似的,乱踢乱扭:“是不是那个妖妇让你们来的?滚开!全部给本宫滚开!”

    她用力一甩手,护士手机的注射器就被推出去了。

    金属的注射器以直线方向朝展东东砸过去,距离很近,那尖尖的针头正好就怼着她的脸。

    她本能地往后一倒,下腰,一个空翻,然后稳稳落地。

    这身手……

    展东东突然恍然大悟:她是个大佬啊。

    对,她是个大佬,刚刚她不就把小治爷那个大佬按了墙上吗,虽然只是短暂的。

    “048,”柯拉正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有基因异能了?”

    展东东:“?”

    不是吧?!

    柯拉当即就泰勒博士打的电话:“博士,048可能已经获得基因异能了。”

    展东东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天晚上,048可能出现基因异能的消息就传达到了苏卿侯耳里。

    人高马大的阿king推门进来:“小治爷,这是048的资料。”

    苏卿侯拿着个注射器在逗一只小白鼠,小白鼠被关在笼子里,笼子放在桌子上,旁边点这个酒精灯。

    阿king见他不伸手,只好一页一页帮他翻。

    展东东的资料没有丝毫起眼的地方,甚至有点狗血。资料上写,她是个偷渡客,跟男朋友一起来了普尔曼,之后男朋友移情别恋,转手把她给卖了。

    除了姓名、年龄、身高、血型、三围……等等之外,没有别的信息。

    苏卿侯收回了目光,把酒精灯挪进,逗着那只小白鼠四处逃窜。

    “小治爷,”阿kun说,“人带来了。”

    展东东被带进了实验室的十四楼。

    十四楼是苏卿侯的私人领地。

    她手脚都有锁链,脖子上也拴着链子,像条待宰的狗,一进门,脖子上那条链子就被人扣在了墙上的金属扣上。

    阿king阿kun一左一右地站在苏卿侯身侧,都是一副凶相,更衬得苏卿侯那张脸妖气,妖气得过分。

    “你不是想当我妈吗?”他把酒精灯放下,朝展东东走近,嘴角勾着点儿笑,“行啊,成全你。”

    这个变态!

    展东东瞬间毛骨悚然了。

    他靠着桌子,把那个从她身上扯下来的铭牌放到火上烤:“弄辆直升机过来,把她送去戈蓝海岛。”

    老致爷就是被困在了戈蓝海岛。

    阿king看了一眼展东东,姿色和气质都算得上一绝,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就是不好驯服的那种。

    “是,小治爷。”

    展东东明白这死男人要干嘛了:“你不想当我爸了?你要是把我送给了你爸,以后你还得给我敬儿子茶。”

    她用激将法呢。

    “也成啊。”苏卿侯笑,阴森森的,“我这就给你敬茶。”

    他真倒了一杯水,白的,倒在红酒杯里,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个药瓶,倒了一粒在掌心,然后端着杯子朝她走去。

    “张嘴。”他声音突然温柔,像在哄人。

    展东东后退:“我不张。”

    他抬手就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嘴,丢了颗药丸进去。

    展东东摇头躲开,嘴巴都被他捏麻了,含含糊糊地吼:“你给我吃的什么?”

    他把那杯水给她灌下去:“让你欲生欲死的好东西。”

    “咳咳咳咳咳……”

    妈的!

    她呛得眼睛都红了,合上嘴,把那口水吞了。

    苏卿侯这才松手,满意地笑了。

    她展东东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吗?

    她不是!

    她趁他不备,一把抱住他,扑着他一起往后倒。

    苏卿侯后脑勺砸地,咚的一声响,整张脸都阴了:“你——”

    机会来了!

    展东东用手上的链子勒住他脖子,用力一压,俯身就堵住了他的嘴,然后迅速把藏在腮帮子里的药丸顶回他嘴里了。

    ------题外话------

    **

    这种大佬相互搞的感觉好带劲啊,一不小心就搞床上去了……

    求票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