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62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扬收好打火机,走到她身边。“真好看。”赵姮说。

    周扬手掌贴住她后脑勺,五指慢慢顺着她的长发梳下来。

    回去的路上两人走得很慢。夜深了,连小孩子都被大人撵了回去,四周空寂无人。周扬一手抓着羽绒衣,一手抓着她,一直到公寓门口才把人松开。

    出门的时候空调关了,现在还有余温,赵姮把空调重新打开,周扬去开电视机,春晚还在继续,离零点倒计时还有半小时。

    赵姮倒了两杯水放茶几上,坐下和周扬一起看节目。沙发上有一张毛毯,周扬把毯子往赵姮腿上一盖,赵姮调整了一下姿势,问:“你困吗?”

    “不困。”

    赵姮把毯子分给他一点,周扬搂住她肩膀。

    倒计时开始了。

    5……

    4……

    3……

    2……

    1……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两人凝视彼此,异口同声,周扬笑了笑。他不去想去年此时是谁在跟她打电话,他低下头,深深吻住她。

    第二天,两人是被鞭炮声吵醒的。赵姮睁眼的时候懵了懵,周扬皱着眉,从睡梦中挣扎出来,脸埋在她颈间问:“有人放鞭炮?”

    “不可能吧……”赵姮不确定地说。

    鞭炮声持续很久,周扬从床上起来,掀开窗帘往外看了看,没见任何鞭炮迹象。这一走动,头脑也完全清醒了,他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又低头瞧了瞧地面,然后重新回到床上。

    “是放鞭炮吗?”赵姮闭着眼睛问。

    “不是,估计是录音,不是楼上就是楼下。”

    赵姮睁开眼:“……”

    不一会,两人对视,一齐笑了出来。真是哪哪都有各种奇怪的人,以前有人大早上在楼下按车喇叭,现在有人大年初一放鞭炮录音。

    周扬搂着人笑了一会,拍拍她说:“起床吧。”

    “几点了?”

    “快九点了。”今天还剩十五个小时。

    赵姮从被子里坐起来,周扬把她的碎发拂到耳朵后,问:“附近有没有菜场?”

    “有一个,要坐车去。”

    “起床,去买菜。”

    昨天赵姮买的菜还剩一些,不够两人吃一顿的。洗漱后下楼,赵姮不准备开车去,大年初一路上很堵。公交站在超市附近,走过去要十几分钟。周扬在周围找了找,看见共享单车,他说:“骑车吧。”

    赵姮没意见。她没骑过共享单车,周扬帮她扫码取了一辆,赵姮推出自行车问:“你经常骑这个?”

    “也就偶尔。”

    骑车到菜场大概十五分钟,把车停好,两人走进去。大年初一菜价依旧偏贵,周扬挑挑拣拣,很快两手都拎满了,他又买了一袋面粉,赵姮问:“买面粉干什么?”

    “给你包点饺子。”

    回去的路上他又去超市买了几只饺子盒,到公寓后他先和面,然后剁肉,赵姮在一旁打下手,处理生姜和韭菜。

    周扬准备了牛肉和猪肉,把调料全部备齐,他开始擀皮包饺子,不一会包好的饺子就装满了几大盒。昨天他在橱柜里看到一堆泡面,这上百只饺子足够赵姮吃一阵的。

    吃完午饭都两点了,两人窝在公寓里哪都没去,周扬又看过两次时间,一次是下午五点十六分,一次是晚上九点二十八分。大年初一的最后两个半小时,他怀里紧紧搂着赵姮。

    天又一次亮了,赵姮在他胸口睁开眼。她躺了一会,微微抬头。

    他睡下时脸颊没有那么瘦。她不知道他月薪多少,但猜得出来,他应该只给自己留了一点维持温饱的生活费。

    赵姮摸了摸他的下巴,感受着他的胡渣和体温。她又躺了一会,才轻手轻脚起来,走到厨房,她打开冰箱,看到一冰柜的饺子,她扶着冰箱门站了片刻,才从饺子盒底下抽出她买的速冻包子,拿出几只放在蒸架上,再把粥煮起来。

    煮到一半时她去床边叫人:“周扬。”

    才叫一声,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睛。赵姮顿了顿,说:“起来洗洗,吃早饭了。”

    “嗯。”周扬抓住她的手。

    赵姮笑了下:“起来吧。”

    周扬搓了把脸,松开她从床上起来。

    快中午的时候,赵姮换好衣服,和周扬一起出门。行李包放到后座,她开车前往高铁站。

    这段路很长,红绿灯叫人走走停停,即使是过年,大街小巷依旧人满为患。

    半小时后已能看到高铁站的标志,赵姮跟着车流排队进入。

    离进站口越来越近,很多车在半道上就停了,车里的人下来后步行走进站内。赵姮没停车,依旧跟着队伍龟速前进,周扬也没说赶时间要下车。

    好像这车,非要开到进站口才能下。

    进站口还是到了,车静止下来。周扬扶着车门把手,说:“我下了。”

    “去吧。”赵姮握着方向盘道。

    周扬打开车门下来,阖上副驾门,从后座拎出行李,微弯下腰,跟车内的人说:“走了。”

    “嗯。”赵姮回应。

    周扬拎着包转身走了。周围全是来去匆匆的旅人,他走出一段路,前方已能看见进站的大门,他突然回头。

    视线彼端,那车一动都没动,小小的车窗中,她一直望着他的方向。

    周扬收紧包带,掉头大步朝她走去,起初还是匀速,后来越走越快,越走越急,走到车边,他停下来,手猛伸进车窗,揽住她的脖子。

    两人吻得凶狠又急促,嘈杂的车站中彼此呼吸清晰可闻。

    直到赵姮舌根发疼,周扬才稍稍松开她。行李包早被扔在了地上,他捧着她的脸,一下一下亲她。

    时间临近,他必须要走了。他贴着她脸颊低声道:“我走了。”

    “……嗯。”

    “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

    “照顾好自己!”

    “好。”

    周扬狠狠亲她一口,拎起包,这次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没再看那车还在不在原地,一头冲进站内,上了高铁,他找到自己位子坐下。

    座位靠窗,他把包放脚边,高铁很快启动,缓缓前行,没多久就驰骋起来,窗外景物浮光掠影般扫过。

    坐到腿脚僵硬,他才收回视线。过了会,他弯腰翻包,拿出水壶。水壶带出一只盒子,周扬顿了下,把盒子抽出,看了眼上面的名字。

    他怔了怔,把包拎起来,一顿翻找,最后总共翻出七个盒子。

    这七盒进口药,不知是什么时候被赵姮放进去的。

    外省正在下雪,周扬出站的时候在雪地上站了会。积雪已经没过脚面,夜幕中鹅毛漫天飞舞。他拍了一张雪景发给赵姮,这样的大雪南方并不多见。

    梁老板今年没回老家,他把父母都接来了这里过年,知道周扬回来了,他把他叫去家里吃饭。

    周扬没跟他客气,买了一点水果和礼品上了他家,他以茶代酒敬了敬对方。聊了一会,梁老板问:“你缓刑期还有多久?”

    周扬说:“到今年八月。”

    “唔……”

    周扬挑了一口菜吃,问:“怎么了,有事?”

    “想不想出国?”梁老板忽然问。

    “出国?”

    “你知道我国外的生意有多赚,但我能用的人实在太少。”梁老板说,“你要是肯跟我过去,赚得钱至少比现在翻一番,是至少!”他强调。

    周扬放下筷子,想了想道:“我英语不行。”

    他没立刻否定,梁老板诧异之余是高兴。他还记得他头一次邀请周扬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周扬拒绝的多果断。

    他知道他多在乎那边的女人,今天这一问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

    梁老板笑着说:“英语是小事,还有半年时间,你抓些日常用语学一学,能听个半懂就行,那边会英语的人不少,少的是能做事的人。”

    周扬又想了想,问:“签证能办下来?”

    “这我帮你搞定。”

    周扬低头琢磨了一会,然后道:“行,我先准备。”

    这下梁老板真乐了,他好奇:“你这次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我以为你过几个月就直接回去了。”

    周扬闻言,沉默片刻,然后倏地一笑,“她以前说过,要她的钱不如要她的命。”

    “所以?”

    “她把命都给我了。”周扬轻声道。

    接下来的日子,周扬白天做事,晚上学英语。梁老板扔了一堆他曾经看过的书给他,让周扬照着学,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周扬以前工作的时候习惯手机放歌,现在空下来他就塞着耳机听英语。他的英语早八百年前就已经还给了老师,但幸好还会一些基础,死记硬背之下,从最初的听天书,到后来能看懂部分英文,再慢慢地能听懂一些简单对话,时间已至五月。

    这天周扬看新闻,说是第一针九价hpv疫苗即将在海南开打,他知道赵姮做这行,因此晚上他打了一通电话给她。

    赵姮刚下班回来,正窝在沙发上休息,听完周扬的话,她换了一个姿势躺,说:“影响肯定有,不过没大碍,我不缺工作。”

    周扬听出她声音懒散,问:“你躺沙发上了?”

    “……嗯。”

    “没吃饭?”

    “待会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