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6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只袋子赵姮拎得费力,周扬却轻而易举,他另一只手上还拎着行李包。赵姮问:“刚到吗?”

    “嗯,刚下车。”

    “包给我吧。”

    行李包不重,周扬直接给她。“要回去了?”他问。

    赵姮点头。

    “往哪走?”

    “那边。”赵姮给他带路。

    人行道很宽敞,两人相隔半臂的距离。太久没见,一时却没什么话说,直到前方一根电线杆挡路,周扬朝她靠近一步,赵姮才开口:“这次是申请通过了?”

    “通过了。”

    “能呆几天?”

    “三天。”他是掐着时间来的,只有三天,要陪她过除夕,今天到,后天回。

    “哦。”赵姮说。

    她有种陌生感,身边的人还是那样高大,可身形瘦了不少,脸型轮廓较之前更加鲜明。

    一路沉默,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赵姮想。

    这间新公寓周扬只知道地址,还没有来过。他打量公寓大楼的外观,建筑较新,大约有三十多层,周围绿化不错。

    他跟着赵姮走进电梯,在二十楼出来,他看见她拿钥匙开门,想起之前旧公寓的那把钥匙还栓在他钥匙扣上。

    “进来吧。”赵姮把灯打开,从他手里接过塑料袋。

    周扬脱鞋子,赵姮说:“拖鞋自己拿。”

    他打开鞋柜,看见里面有两层拖鞋,大约五六双,他随手拿出一双,穿脚上一试,尺码差不多,是男士的。

    周扬走进客厅,打量屋子。三十平的小公寓里各个功能区基本全是开放式的,卧室、厨房一览无遗,唯一有门的地方应该是洗手间。

    他视线定在墙角的那只乳白色衣柜上,衣柜不是消耗品,看着依旧崭新。

    赵姮想把购物袋拎到厨房,周扬从她手里拿过来,问:“放哪?”

    “台面上。”

    周扬把东西放下,问她:“打算自己做晚饭?”

    “嗯,”赵姮走过去,把菜从塑料袋里拿出来,说,“准备做个三菜一汤。”

    “买了哪几样?”

    “呶。”赵姮让他自己看。

    她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因此买的菜也不多,算好了两顿的量。周扬轻轻抛着洋葱说:“我来做吧,你去歇着。”

    “你来?”

    周扬把洋葱放下,脱着外套说:“我来,你虾打算炒还是白灼?”

    “别做虾了,你不能吃。”

    周扬正要脱第二只袖子,闻言一顿。赵姮也顿了下,随即把虾放到一旁。

    “……有围裙吗?”周扬问。

    “哦,你等下。”赵姮去给他拿围裙。

    这是她半年前新买的,淡绿色,穿周扬身上依旧是紧绷绷的。周扬让她去客厅待着,他一手包办,赵姮笑着说:“那你慢慢做,我去打扫卫生。”

    周扬一边切肉一边问:“现在做卫生?”

    “之前太忙,很久没打扫了。”

    周扬想了想,勾了下绳结,把围裙脱下来,说:“穿上再做。”

    “不用,我衣服反正要洗了。”

    周扬手上都是切肉沾到的油,重新套上围裙,他不好系带子,赵姮过来帮他重新系上。

    “好了。”她松开手说。

    周扬转身,低头看她。她一如从前,一头栗色卷发,皮肤白皙,没有化妆的唇色淡淡的。他道:“去等着吧,我很快。”

    “嗯。”

    赵姮打扫卫生,整理东西,周扬把菜全都切好装盘,一道道下油锅,很快只剩一个汤,他盖上锅盖,把手洗干净,走到客厅帮赵姮抬沙发。

    赵姮把拖把往沙发位置一扫,“好了。”

    周扬再把沙发推回去。他转身的时候看到茶几上堆着一堆杂物,里面还夹着几张拍立得照片,他拿起其中一张看了看,问:“你那个朋友,又生了一个?”

    “嗯。”赵姮笑了下,靠近瞟了眼照片,道,“二胎是个儿子,出生的时候八斤二两,小胖墩一个,现在刚满两个月。”

    照片上三个大人,一个矮墩墩的两岁左右的小姑娘,唯一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李雨珊挽着对方的胳膊,赵姮就站在李雨珊边上,背景是迪士尼。

    当时赵姮正好去上海出差,被李雨珊抓去看孩子了,她对游乐场没兴趣,李雨珊倒是玩得兴致勃勃。

    周扬几天前在温经理发来的照片上见过这男人,也看见了背景中朝这方向走来的李雨珊,他猜这人是李雨珊的丈夫。

    周扬问:“这是她老公?”

    “对。”

    “年龄好像有点大。”

    “他比李雨珊大了十几岁。”

    “难怪。”

    汤快煮好,周扬放下照片,去厨房打开锅盖,往里面搁了一小勺盐。

    “吃饭了。”他叫人。

    他把饭菜都摆上桌,然后找到遥控器,按赵姮的习惯调出中央台,等待春晚开播。

    赵姮洗完手坐到椅子上,周扬顺便把台面上的残渣扫进垃圾筐,瞄见塑料袋里还有几瓶酒,他问:“你买了酒?”

    “嗯,两瓶米酒。”

    “喝吗?”

    “不喝了。”

    周扬把酒拿出来,说:“买了就喝。”见赵姮朝他看,他笑了下说,“我不喝,你喝。”

    他把米酒倒出,摆在赵姮手边,看见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神情有些享受,他忍不住牵起嘴角。

    四菜一汤热气腾腾,全是赵姮熟悉的味道,周扬还是把虾煮出来了,整盘虾都归她。等她吃完一圈,电视机里李易峰已经登台唱歌了。她吃吃喝喝,很快热气上涌,气色变得红润。

    饭后两人一起收拾餐桌,周扬问:“今晚就打算一直看春晚?”

    “嗯,除夕也没节目,街上的店都关门了。”

    “要不出去逛逛。”

    “去哪逛?”

    “就这附近,随便转转,消化一下。”

    赵姮想了想,点头说:“好。”

    公寓附近的小孩成群结队的挥着玩具玩耍,偶尔还往地上摔个炮,挥个烟花棒,两人躲着孩子们走。

    今年市区没下雪,气温较以往来说算是高的,赵姮穿得简单,一件紧身毛衣加一件长外套。周扬还穿着羽绒衣,走一阵就嫌热,他把衣服脱了用手抓着,一甩,袖子就要着地,被赵姮一把拎起,“你小心点。”她说。

    “哦。”周扬听话的把衣服捞了一把,卷在手上拿着。

    这几天天气好,晚上月色迷人,市区也能见到星星,周扬抬头看了会,说:“还有飞机呢。”

    赵姮跟着抬头,看见飞机划过云层,留下一道纤长的白色尾巴,“好远……”她感叹,“诶,今年没人放烟花了。”

    周扬被她一提,想起那回除夕两人在厨房里看到的烟花,也不知道那人还住不住那小区,今年会不会再冒险放一场烟花。

    “想看吗?”周扬问。

    “你能变出烟花来?”

    周扬摇头:“没这本事。”

    “那你问什么。”赵姮猜,“看视频啊?”

    周扬笑了笑,“你等等。”

    他把羽绒衣塞给赵姮,掉头就跑,不一会就没了人影。

    赵姮抱着衣服站在空荡荡的人行道上,数着马路上稀疏的车辆,静静地等待着。不一会,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她扭头见高大的人影朝她走来。他穿着厚毛衣,脚蹬一双深蓝色的球鞋,左手抓着一把细长条状的东西,步伐又快又稳。

    “这是什么?”赵姮问。

    “烟花棒。”周扬走到她跟前,举给她看。

    “哪来的?”

    周扬朝后一扬,“跟那几个小家伙买的。”

    “啊?”

    周扬笑:“刚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他们手上抓着这个,你不是要看烟花吗,过来。”

    周扬抓起她的手,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拉着她往小路上走。

    赵姮被他牵着,边走边问:“这东西哪买的,能买到?”

    “市区肯定买不到,估计是他们家大人跑郊区买的。这里——”周扬停下。

    这里附近没路灯,光线极其昏暗,花坛临墙,四周无人。周扬把细小的烟花棒一根根插进花坛泥土里,很快插成一长排,他半蹲在地,点着打火机。

    幽幽火光中,他身处半明半暗,赵姮看见他下巴上细小的胡渣,她心想,他路上要走十一个小时,那样的话天不亮就要起床赶路,应该没来得及剃胡子。

    “赵姮。”

    “嗯?”赵姮回神。

    周扬头微低,把打火机移到烟花棒上,下一瞬,闪亮的烟火窜了起来,周扬快速地把后面几根烟花棒一一点燃,长排的烟火串成一条银河,照亮这黑暗的一角。

    明明如此渺小,远不及烟花的壮观绚烂,可这排在花坛泥沼里盛开的烟火却刺痛了赵姮的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