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56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本她今天也不会来这,只是近段时间她都没能在华万新城见到赵姮,这才带上两个亲戚找来这里。

    当时她是认清那公寓的,可是年纪大了记忆力差,她又不是本地人,这趟一找,她就不太确定了。

    一条皮毛黄色的狗从绿化带里钻出来,似乎想靠近轮椅,年轻男人挥手赶它:“滚!”

    狗吓得后退,一下就蹿出去了。

    男人一扭头,恰好看见一辆面包车从前面驶过来,挡风玻璃全透明,车内男人的轮廓极好辨认,他大叫一声:“装修的!是那装修的!”

    周扬开着车窗吹风,隐约听见“装修”两个字,他随意一瞥,见到人行道上一行几人,轮椅特征太明显,他皱了下眉,正收回视线,忽然一道黄影在前方跃过,周扬心一紧,来不及看仔细,猛打方向盘。

    面包车重量轻,动作一猛车身就飘,周扬用力踩下刹车,再次打方向避让,面红耳赤地朝前面大喊:“让开——”

    站着的三人大叫着散开,纷纷东倒西歪,只听一声尖锐的大叫,伴着重物撞击声而来,轮椅扭曲地倒在草丛中。

    日暮西沉,赵姮在阳台收衣服,听见警笛声从不远处传来,她走到栏杆旁朝前望去。

    这角度什么都看不到,赵姮收完衣服回到屋中。

    晚上赵姮随意吃了一碗泡面,吃一半就吃不下了,她搅了搅面条,把碗放到一边。

    第二天她去香港出差,三天后回来,拎着行李包走到公寓楼下,却见围着一群人。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男房东指着她大声喊。

    背朝外的几人转过头,赵姮看见其中一人,蹙起了眉。

    “啊——”中年女人目眦欲裂地猛冲过来,“你这杀人犯——你给我儿子赔命——!!!”

    赵姮躲闪不急,下巴被她抓了一道,她一把抓住女人手腕,喝道:“你发什么疯!”

    围观的住客和公寓保安立刻上前将人拉开,男房东食指点着赵姮说:“你男朋友闯大祸了,他撞死了你的亲弟弟!”

    赵姮一愣,以为听错:“你说什么?”

    “你男朋友撞死了你的亲弟弟!”男房东义愤填膺地指着她的行李包,“你这人居然还出去旅游,没看你妈都疯了!”

    赵姮耳朵嗡嗡响,她推开挡路的人,冲进公寓内,也不管中年女人在外疯喊哭骂,跑到楼上后,她冷静了一点,翻出手机拨周扬的电话。

    关机了。

    她挂断,握紧手机想了一会,翻半天找出温经理的电话,响了许久才有人接。

    “赵小姐?”温经理不太确定地问。

    “周扬出什么事了?”赵姮声音紧绷。

    温经理愣了愣,然后三言两语交代始末,几天前周扬为了避让一条狗,面包车冲上绿化带,撞死了一个坐轮椅的男人。

    赵姮手脚发麻,她听见自己问:“他现在在哪?”

    “在看守所……”温经理迟疑道,“我也在这,说是可以办保释,我还在打听,就是问不到什么人。”

    赵姮挂断电话,她木木地站在客厅中央,手在细细发抖,她察觉到了,可没人再帮她握住。

    她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又拨通温经理电话,说:“我现在也过来,我来找律师。”

    赵姮从公寓大楼的后门离开,叫了一辆车,在车上和她的律师朋友简单讲述案情。

    半途和对方碰面,她坐进了朋友车里,两人往看守所去。地方远,车子许久才开到,赵姮下车找到温经理,老蒋和小亚二人也在。

    律师朋友姓范,她了解完案情,先安抚赵姮:“我已经申请了取保候审,估计没问题,所以你别着急。再一个,这种交通肇事案,一般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能出具谅解书,有很大希望获缓刑。”

    “谅解书?”

    “对,需要事故受害人家属出具的谅解书。”

    赵姮当然知道,她脑中闪过中年女人那张脸,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一般要赔多少,受害人家属才会出谅解书?”

    “这很难说。这样,我们先一步步来。”

    赵姮又问:“我能不能见他?”

    “谁?哦……”范律师反应过来,“不能,只有我能见他。”

    范律师第一次见到周扬这人,原本以为对方应该很丧气颓废,可见到他本人,她觉得还好。

    对方高高大大,下巴有点胡渣,精神还可以,范律师做了自我介绍,开头一句是:“我是赵姮的朋友。”

    她见到对面的男人眼神立刻有了改变,这种改变很细微,如果不是她习惯注视对方的眼睛,她很难捕捉到。

    接来的对话则按照一贯的流程进行。

    看守所的房间灰灰蒙蒙,一板床,一便池,空间小小几平,周扬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见完律师,晚上他躺在水泥砌成的床上,盯着头顶没有任何装饰的天花板,想了很多事。画面一帧一帧闪现,搅和在一起,拧乱成团,最后定格在赵姮的笑脸上。

    她真笑起来,眼中永远闪闪发亮,像星河一般。

    周扬捂了捂快速跳动的左胸口,“赵姮。”他说。

    声音低哑,没人回应。

    这里太安静,他又叫了声:“赵姮。”

    好像她真在似的。

    范律师和受害者家属初次协商结束,将结果告诉赵姮,“他们开口要三百万。”

    赵姮不敢置信:“什么?!”

    范律师协商地头痛,点头说:“就是三百万,但我们不可能给他们这么多钱。”

    范律师给她算笔账,死者虽然是残疾人,但也有工作,月薪按照二十年折算;他家中有妻子及两个孩子,还有老母亲,到时法庭判下来,赔偿金估计也要过百万。

    周扬的面包车只买了交强险,没有买第三者险,这样一来保险赔偿十分少,剩下的他们必须自己想办法。

    范律师提醒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家属同意出具谅解书,这样才有获缓刑的希望。”

    别说三百万,三十万都不可能拿得出来!

    赵姮深呼吸,她抓着头发,胳膊肘抵在桌面,低垂着头问:“他出来了吗?”

    “……出来了,已经取保候审出来了。”

    “哦。”

    赵姮没再说话。

    周扬从看守所出来的第一晚,十几个人聚在他的出租房。大家都拖家带口,余钱不多,但还是凑了一些出来。

    周扬洗过澡,他坐在凳子上抽烟,瞥了眼茶几上那堆花花绿绿的钱,摇头说:“不用,都拿回去吧!”

    温经理说:“你现在关键时刻,这都是兄弟们的一点心意,少给我矫情,必须收下!”

    众人纷纷开口,周扬点头:“好,我记下了,多谢!”

    等大家离开,温经理帮他把钱收起来,叠一起数着数,数了几张,听见周扬问:“她最近怎么样?”

    “谁啊?”

    周扬:“……”

    温经理依旧低头数钱,说:“你都出来了,自己去找她嘛。”

    周扬烟蒂在烟灰缸里捻了捻。

    “实话讲,赵姮这人挺仗义的,我看你们也不是没感情,之前闹得不开心,现在去好好把话说开。等你这事情了结,就好好过日子。”

    “……你知道我要赔多少钱么?”

    “多少?”温经理浑不在意地问了句,过了会,他抬起头,又问一遍,“多少?”

    周扬看着他没说话。

    温经理想到他小闺女意外后,家里人张口要的赔偿金数额,他终于反应过来,呆呆地说:“啊……”这是一起闹出了人命的交通肇事案,是刑事案件。

    周扬没找赵姮,还有两家装修要收尾,他白天如常工作,等着业主把尾款打给他。

    起诉状已经收到,店铺的事情全都停了,半年租金已付,根本拿不回来,周扬叫朋友帮他转租。

    这些天他睡眠很少,一有空就算钱,算来算去,他已经做好了服刑准备。

    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三年……

    他一个人躺在出租房的床上,月光依旧如从前般温柔似水,他眼睛渐渐潮热。

    他坐起身,抹了把脸,然后下床出门。

    他慢慢游荡在街头,明明是漫无目的,最后却停在了赵姮的公寓楼下。

    他仰头看,数着楼层往上,那间房窗口漆黑一片,她已经睡了。

    他张了张嘴,一点声都没发出,只有两个字的口型:“赵、姮。”

    漆黑的窗口,窗帘露出一条缝,赵姮站在那,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地上掉满一堆零碎物品,口红、唇膏、小记事本、钥匙等等,她手上抓着一只手镯,这是刚才翻包时找到的。

    她想起见周余伟母亲那天,她情绪其实很疲惫,连手机都忘了拿,这手镯也许是收拾包的时候被她塞进去的。

    她一个月没整理过这包,手镯就塞在包底,如果不是她刚才找不到唇膏,把包倒着摇晃,她也许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发现——

    她对周扬其实缺一份信任。

    人影走远,最后终于彻底消失在漆黑的街头。赵姮慢慢松开窗帘,又站了一会,才回到床上。

    第二天她如常工作,加班,开会,协调客户。她的生活始终都处于正轨中,不会为任何人牺牲和改变。

    她偶尔还会翻开那本手账,看第一页上手写的四个目标,结婚、房子、生子、享受生活,她如今才完成了一项。

    律师朋友再次打电话给她时,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什么?”她问。

    “……我说,开庭时间已经定了。”

    “……哦,好的,我知道了。”

    “你没事吧?”

    “没事啊。”

    赵姮挂掉电话,第二天她没去公司,坐车去了华万新城。

    进屋后照例开窗通风。她环顾一圈,樱桃木的床,乳白色的橱柜,书房是起居和工作两用,家具偏棕色,板材质量很好,是周扬为她选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