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华万新城那个姓赵的女业主现在就在公司,你帮我想个办法把她打发走。”

    周扬顿了顿,“她来了?”

    温经理苦着脸:“她那边瓷砖都送到了,我这里还没人过去干活,跟她说工人都回老家过年了,她也没说什么,今天就跑来公司等我了。”

    周扬笑了声,拉开椅子重新坐下,“所以你躲到这里来了?”

    温经理道:“不然还能怎么办?我是真怕她。”

    “工人真的都回老家过年了?”

    温经理看他一眼,叹口气,压低声音说:“公司拿不出钱,工人不肯干,我也是个打工的,能有什么办法?”

    周扬想了想,靠在椅背上道:“你都打发不了,我怎么打发?”

    温经理早有打算:“你帮着干几天怎么样?”

    “嗬,不干。”周扬直截了当。

    “那今天跟过去意思意思,把她打发了。你就当帮个忙,先敷衍一趟。”

    周扬手里转着仍旧安静的手机,还是摇头。

    温经理唉声叹气,站起来准备去服刑。周扬和他一道出门,小亚结束游戏,跟在两人身后。

    装修公司外墙底部摆着许多盆栽,玻璃橱窗上贴着一些喜庆的新春图案。周扬走到面包车边,斜斜望去,刚好能看见橱窗内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喝着茶,低头滑动手机。栗色长发垂落,遮住她小半张脸,阳光剪出朦胧的轮廓。

    突兀的信息提示音响起,他点开手机,收到一条回复:“不用告诉他。”

    温经理磨磨蹭蹭地正要走进公司,忽然听见周扬叫住他。

    “温经理——”

    赵姮已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装修公司待客周到,有沙发,有茶水,还有小食,她一边做事一边等待,倒没有不耐。

    她刚回复完周扬发来的微信,忽然就听见他的声音。

    “赵小姐。”

    赵姮抬头,“周师傅?”

    周扬走到高起的台阶边,说:“温经理现在有事,我先去你家看看怎么样?”

    赵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吗,他有事?”

    周扬沉默了一会,随即盯着她的脸,扯了下嘴角,“走吧。”周扬转身走了两步,然后回头,撇了撇下巴催促。

    赵姮想了想,拎起单肩包,跟上他的脚步。

    小亚一直等在外面,见两人出来,他打开车门。

    周扬打了几个手语,小亚松开车门把手,钻到后车厢去。赵姮坐进副驾驶。

    车子慢慢开出,小亚抱腿坐在一个工具箱上,下巴搁在膝盖,睁眼瞧着前方。视角有限,他也看不到有座位的那两人在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以后,周师傅说:“是你勾引我的。你为什么回复?这已经是你第n次勾引我了!”

    赵小妞os:这也算?

    第10章

    沿途多红绿灯,车辆络绎不绝,忽走忽停的,周扬开不快。面包车冲洗过,连带内饰也一并清洗一回,赵姮粗粗打量,问道:“车子刚修好吗?”

    “嗯,来这之前刚提回来。”周扬回答。

    “要多少修车费啊?”

    周扬报了个价。

    赵姮听完说:“挺便宜的。”紧跟着话锋一转,“你在这家公司做很久了吗?”

    周扬瞟她一眼,说:“我是跟着温经理的,也自己在外面接活。”

    “那温经理在这家公司有几年了?”

    周扬想了想,“四五年吧。”

    “我装修前挑了三家公司,这家的设计和报价都最合适,而且在市里排名前十五,口碑一直不错。”赵姮含笑道,“我也听温经理说过他干装修这行有二十年了,按理以他的经验,统筹方面不该出太大的纰漏。难道是最近公司效益不好?”

    周扬又看了她一眼,轻扯嘴角,语调带着几不可察的笑意,实话实说:“所有装修公司都是说得好听,做起来没一家不拖时间的。”顿了顿,又道,“不过这家公司今年效益确实不怎么样。”

    赵姮抿唇,若有所思。

    周扬没管她想什么,他看过时间,问道:“介不介意我先送小亚去火车站?”

    赵姮回神,“没事,先送他吧。他是回老家?”

    “嗯。”

    “你是本地人吗?”

    “不是。”

    “跟小亚是同乡?”

    周扬点头。

    “那你不回老家?”

    周扬说:“不回。”

    赵姮也不深问,两人毕竟不算熟,她又听周扬说:“帮我跟小亚说声,现在送他去火车站。”

    周扬开着车,不方便行动,赵姮转过头,见小亚抱着双腿蹲坐在后面,双眼呈仰望状,原本就是少年面容,这番动作显得愈发稚嫩。她不禁好笑,看了眼他身后的行李箱和蛇皮袋,她将周扬的话转述一遍。

    小亚盯着她的嘴型点点头。

    火车站不远不近,周边人满为患。周扬费劲停好车,帮小亚把行李拿下来,问他:“你姐呢?”

    小亚:我刚给她发微信,她还没回复。

    周扬见赵姮摇下车窗,探头张望四周,他走过去,一手搭着车顶说:“再等一会儿。”

    赵姮半钻出窗外看着前面,声音传自耳后,她下意识转头,就见一张轮廓硬朗的脸俯视着她,距离极近,四目相对。

    周扬原本微微下弯跟她说话,顿了顿后,稍退一步,直起身来,胳膊依旧搭在车顶上,说:“小亚姐姐还没到。”

    “哦,没事。”赵姮善解人意地说,“就在这里等吗?好找吗?”

    周扬又问小亚一遍,回头跟赵姮说:“我们去前面等,你呆车里还是跟我们一起?”

    赵姮道:“我下车走走吧。”

    行李重新放回车上,三人一起走到车站大门附近。离发车还剩不到半小时,小亚有些担心,姐姐每次坐车都会提早很久,就生怕迟到浪费车钱。

    周扬索性帮他打电话,可惜打了两遍都没人接听。周扬放下手机,进店里买来三杯关东煮,一杯给小亚,一杯给赵姮。

    赵姮道声谢,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太吃得下。她倒有些想吃前方小摊贩正在叫卖的糖葫芦。

    她没说什么,忽然听见周扬问:“吃不下?”

    赵姮看向对方,见他在跟自己说话,她不太好意思:“有点饱。”

    “没事,吃不下放着吧。”周扬说。

    赵姮也不勉强自己,把杯子暂时放到小桌上。关东煮成串卖,吃过也不脏,周扬把自己那份连汤喝完,拿起桌上这杯,几口又吃干净了。

    没让小亚担心太久,才吃完,他姐姐就拿着大包小包出现了。小姑娘有些黑瘦,脸色不佳,眼眶红肿,待人倒是很有礼貌。

    周扬没多问,帮他们把行李送进去,就带着赵姮回到了面包车里。

    这一趟耽搁得有些久,回去的路上周扬车速加快。小区地面实行禁车,周扬开进地下车库,在1幢电梯口附近没有看到空车位,他打着方向盘随口问:“你有没有买车位?”

    赵姮指着一处说:“六号位就是。”

    周扬看过去,那里停着一辆polo,“那是你的车还是别人乱停的?”他问。

    “我的车。”

    周扬挑了下眉,没有多问。最后他将车停到离1幢电梯口较远的位置。

    两人上楼进屋,周扬看见客厅墙边已经堆满成箱的瓷砖,再走到卫生间门口,里面也堆着瓷砖。

    他靠着门框,点燃一支烟。

    赵姮问他:“怎么样,现在开始贴吗?你几天能贴完?”

    周扬盯着她,心里忽然有种怪异感,好似有种感叹——哦,原来也不是这么厉害嘛。

    他夹着烟,指了下赵姮的包,说:“给温经理打个电话,让他先把水泥和沙子送来。”

    赵姮一愣。

    周扬提醒:“他要是不接电话,就发微信吧。”

    温经理果然没接电话,赵姮发完微信,面无表情地抱着胳膊,等待对方回复。

    周扬抽完一整支烟,赵姮手机也没动静。赵姮把手机放回包里,转身看向周扬,“你明天九点前到,水泥和沙子会准时送到的。”

    她语气断定,周扬在她脸上扫一圈,又说:“贴卫生间墙砖需要背胶,背胶要你自己买。”

    赵姮也不问什么是背胶:“要多少钱?”

    “一桶三百到四百。”

    赵姮利落地从钱包里抽出四百块钱,递给周扬说:“你帮我买。”

    周扬顿了顿,接过钱。

    赵姮转身,“噔噔噔”地走了。

    周扬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随即笑了声。

    看来真生气了。

    周扬追上去,让她上面包车,又应她要求,半路将她放下,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第二天,周扬拎着一桶背胶,在九点差五分到达1003室门口,看到屋内的赵姮弯腰含笑,摸着温经理小闺女的头,见到他出现,她和气地叫了声:“周师傅。”

    小闺女背着小书包,抱着粉红色的小水壶自己玩去了。周扬把背胶放下,找给赵姮五十元,赵姮拿过钱,看向一直笑呵呵的温经理,“那我先走了。”又看了眼周扬。

    周扬点点头:“放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