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7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前面会路过修车行,你要不赶时间,我就先去问问。”

    赵姮自然没意见。

    车行就在回去的路上,十多分钟后,周扬将面包车停在人行道上的停车位,然后按了几下喇叭。赵姮和他一道下车。

    车行里走出来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显然跟周扬认识,一见他就说:“诶,来了?”又递给他一支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周扬接过烟,大拇指朝后头戳了戳,“去看看我车屁股。”

    年轻人绕到面包车后,跟着哈哈大笑:“哎哟喂,这是跟谁‘接吻’了?出门没看黄历啊?”

    周扬催他,“行了,你看看要怎么修。”

    “还能怎么修,整容呗!”

    “要几天?”

    “最快也要两三天。”年轻人暗戳戳地问,“走保险还是私了?我顺便帮你车做个全身检查?”

    周扬朝赵姮望一眼,对方正在另一头打电话。

    年轻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着问:“这是谁啊?跟你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这女人长相出众,打扮偏知性,气质说不上来,似乎有种异样的柔和。她看起来是那种家教优良,工作极为体面的人。这样的女人世上有很多,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

    黄头发的年轻人将她从头看到脚,赏心悦目的女人谁都喜欢。

    周扬说:“不走保险,多余的就算了,就帮我修车屁股吧。”

    年轻人也忘记了自己问的最后一个问题。

    街边噪音嘈杂,但并不妨碍赵姮听清手机那头的抱怨。

    她刚下车,就接到李雨珊的电话,对方开口就道:“烦死我了,我刚奶完宝宝,家里那个大的又突然跑回来了。他爸就光叫我管,我凭什么管呀!”

    李雨珊在婚前已经做好当人后妈的觉悟,可想法与行动往往无法契合。赵姮已经听过她不少抱怨,闺蜜现在的生活全围绕着丈夫孩子和婆婆。

    女人在跨进婚姻这一领域后,往往会徒添许多烦恼。可依旧有人憧憬着。

    赵姮像往常一样安抚几句,李雨珊终于转入正题:“刚才周余伟还打来电话了,你说他这不是上赶着找骂吗?”

    “他找你?”赵姮问。

    “对啊,问我要你手机号,说在路上碰到你了,当我猪啊?”

    “哦,我们刚才是碰到了。”

    “……好吧。”李雨珊问,“你们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问我好不好,就这样。”

    “男人都一个样!”李雨珊今天情绪不佳,她悲观地说,“还是老话说得好,嫁什么都别‘只’嫁给爱情。”

    赵姮笑了笑。

    李雨珊又说:“实在没得选,嫁给猪腰子也好。”

    她说这话时,赵姮刚好对上周扬的视线,两人目光轻轻一触,赵姮见到黄头发的年轻人也看了过来,后来周扬的视线就错开了。

    赵姮没听明白闺蜜的最后一句话,“猪腰子?”

    “我是说,嫁给肾好的也行!”李雨珊道。

    赵姮懒得听她胡言乱语。

    了解完修车情况,赵姮电话也已讲完。她问着朝她走来的男人,“怎么样?”

    周扬说:“没多大问题,修个两三天。”

    “车子现在留在这吗?”

    周扬摇头:“我先开回去,工具还要卸下来。”

    两人重新上车,没多久就到了环西北路附近。赵姮侧头看着窗外说:“你随便找个地方放我下吧。”

    “你要到哪?”周扬说,“都到这了,送你到门口吧。”

    赵姮想了想,也不跟他假客气,“我到御景洋房,方便吗?”

    “顺路。”

    到了御景洋房外,周扬停车,看着赵姮解开安全带,听她道了谢。她打开车门,正要下去,忽然又回头,“对了,我还没你联系方式,待会吃饭的地方不如你选吧。”

    周扬立刻拿起手机,跟她互加了微信。

    十多分钟后,周扬回到了出租房。

    合租的室友都没下班,家中只有他和小亚两人。小亚刚和姐姐视频完,正无聊,他问周扬:吃饭吃了这么久?

    周扬点头:“唔。”

    小亚见他进了房间,没多久又出来,手上拿着换洗衣服。

    小亚:你现在洗澡?

    周扬说:“晚上就不用洗了。”

    小亚点头。

    周扬洗澡向来快,几分钟后出来,他边穿衣服边跟小亚说新接的装修单子,不多久,手机来了一条新微信,周扬点开来,看到赵姮发过来的话。

    赵姮:“周师傅,晚上叫上小亚师傅一起吧。”

    小亚正在手机上打牌,忽然察觉一道奇异的目光,他抬起头。

    目光来自周扬,他微驼着背坐在凳子上,双手握着手机,拇指随意地擦着屏幕,看着他,也不说话。

    小亚不解地问:怎么了?

    第8章

    周扬应该是看明白他的动作了,可他依旧闷声不吭。小亚有点慌,他经历过最让人忐忑的眼神,是家中父亲过世欠债累累,母亲在将要提及学费这一话题前的眼神。

    此刻周扬的眼神与母亲的不太同,他似乎在考量什么。

    小亚也是有点小聪明的,他问:你要跟我借钱?

    周扬的眼神微微变了下。

    小亚心领神会,他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是说:去掉我姐姐下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其他的我可以借给你。

    周扬没说什么,他把手机放桌上,起来经过沙发,拍了下小亚的脑袋,然后去洗衣服了。

    小亚想了想,还是回房间找出银行卡,做好取钱的准备。

    洗完衣服也才两点多,周扬抹了下手,给温经理打电话,问他借车。

    温经理问:“你车坏了?”

    “被人撞了车屁股,要送修几天。”周扬说。

    “我这边没车啊,要不我帮你问问有没有电动的三轮车?”

    “也行,你先帮我问问。”

    小亚一见他挂电话,立刻比划着问他:怎么撞车了?严重吗?你刚才怎么不说?

    周扬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低头咬住准备点着,说:“小毛孩子就别管了。”

    小亚没瞧清他的嘴型,歪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周扬瞥他一眼,牙齿磨了下嘴里咬着的烟。忽然又将烟取下,把它塞回烟盒,也不抽了。他说道:“就撞了车屁股,没多大事,车主说私了。”

    小亚放心地点点头。

    温经理很快给周扬回电,说借到一辆人力的三轮车,问周扬要不要。

    周扬也不挑,让小亚去把三轮车骑回来。小亚站起来就要出门,被周扬拦住。

    周扬说:“不着急,晚上再去骑回来。”

    小亚很不解:为什么?

    周扬面不改色地说:“也许人家现在有用,等晚上再骑回来,不耽误人。”

    小亚很信服地点头。

    周扬与赵姮约好六点在小饭店碰头,五点半时小亚出门,又过十分钟,周扬也出了门。

    两地距离近,加上他腿长步子大,十多分钟后他就到了小饭店门口。正值晚餐高峰期,一桌客人离开,刚好空出位置。周扬正要进去,余光看见马路另一头骑车过来的身影,于是他站在原地没动。

    路灯昏黄,她骑着红色的公共自行车迎风而来,像乱入菜场鱼池的一尾金鱼,格格不入,与众不同。

    赵姮大学毕业后很少有机会骑车,买车以前办的ic卡也已形同虚设。

    昨晚一路逛来时,她看到公共自行车停放点,才想起ic卡的存在。她记得里面还有办卡时存的两百块钱。

    下午回到公寓,她将卡找出来,恍惚间忆起当初办卡时的情景。那时周余伟家中已给他买了宝马车,他说以后由他来车接车送。赵姮并没有听他的,她还是办了卡,充了钱。

    现在也派上用场了。

    赵姮骑到饭店门口,单脚抵地,稳住后才跨下自行车,微笑着跟周扬说:“好久没骑车了,还真不太习惯。”

    周扬去扶了一下车把手,马上又松开。

    赵姮没留意,问他:“怎么不进去?”

    “我刚到。”周扬说。

    “噢。”赵姮将车停好,同他一道走进小饭店,又问,“小亚师傅呢?”

    周扬带她走到空桌位置,回答说:“我问人借了一辆三轮车,他去骑回来。”

    “那他一会过来吗?”

    “来回一趟比较远,他来不及。”

    “我还想请他一道呢。”赵姮说得客气。

    服务员拿着纸笔走过来,仍旧是昨天那个可爱的小女生,她看着两人,笑着说:“今天再送你们一盘花生!”

    “谢谢。”赵姮朝她笑了笑,又问周扬,“你想吃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