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6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的胳膊架在外面后,就没再收回来,抽一口烟,又迎风伸在窗外。

    赵姮驾龄三年,上路时总能看到这种单手驾车,另一只胳膊伸在窗外的男人。周余伟没这习惯,她向他吐槽过,周余伟分析说:“估计天热的时候这样比较凉快。”

    现在还是冬天,轻微的冷风飘进来,吹乱了赵姮几丝栗色长发。她穿得不厚,也幸好今日天好,短时间内她没觉得多冷,她顺了顺被吹乱的头发。

    周扬似乎又闻到了那种清淡芬香,就像隐形的纱被风卷来,蹭过他的鼻尖。

    离公交车站还剩几十米的时候,他用拿烟的手擦了下鼻头,鼻子微微耸了下。“我现在去兴桥路,要不带你到那附近下?”

    兴桥路离环西北路真的不远,赵姮估计他是要回家,既然顺路,她没道理拒绝这番好意。赵姮笑着说:“那就谢谢了,省的我转车了。”

    “顺路的,不客气。”周扬随意道。

    面包车一下子就开过了公交站。

    周扬运气不好,在第二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遇上了超长红灯。这时烟已燃尽,他抽了最后一口,随手把烟屁股朝窗外一扔,胳膊依旧懒懒地垂挂在外面。

    那根下坠的烟屁股叫一旁等着的宝马车主人多看了一眼,随即车主猛地按下副驾窗户,朝外面喊:“小姮——小姮——”

    周扬转头朝宝马车看,赵姮自然也听到了。她隔着一个周扬,看向坐在宝马车驾驶座上激动喊话的男人。

    所以,白天不能胡思乱想。

    赵姮收回视线,像是没听见,任由周余伟叫着她的名字。

    周扬看向边上的女人,问:“你朋友?”

    赵姮轻描淡写地说:“已经不是了,不用管他。”

    这种情况,对方不是债主就是情人,周扬见她不予理会,他索性将车窗升起。

    红灯倒计时了。

    周余伟解下安全带想下车,又见前方有交警,他只好重新扣上,拨打赵姮的手机,依旧是空号。

    他翻出李雨珊的号码,直等到绿灯亮起,那头才接听。

    周余伟打开免提,跟着那部面包车,听见那头不耐烦的问话,“周余伟,你干嘛?”

    他无视对方的语气和背景中婴儿的啼哭声,焦急地问道:“小姮的新号是多少?你发给我。”

    “有病吧你!”

    “我碰见她了,我有事找她,你发给我吧。”

    “你都碰见了不会当面跟她说?你当我猪啊!”

    “李雨珊!”周余伟口气不好。

    李雨珊更加凶:“懒得理你!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音落就挂电话。

    周余伟只好咬牙跟紧前面的车。

    周扬其实一直留意着后面。他也不是诚心的,多看两眼后视镜也是人之常情。两车同样过了红绿灯,马路只有一条,同路很正常。

    可是宝马车跟得太近,他转过弯时,那车也转过弯。周扬提醒:“他好像故意跟着我们?”

    赵姮看了他一眼,才转头看后方,果然还能看见宝马车,对方还摁了摁喇叭。赵姮蹙眉。

    周扬问:“要不要甩了他?”

    赵姮虽然不想见周余伟,但也没必要像警匪片里那样大动干戈,“你前面放我下车吧,麻烦你了。”

    周扬没多说什么,他闷声“嗯”了下。

    他打算在前面路口停车,车子加速过去。后方的周余伟见面包车提速,以为对方要甩人,他一着急,猛踩油门,等前面的车子慢下来,打起转向灯想靠边时,他脑子乱糟糟的已经来不及了。

    “嘭——”

    周扬和赵姮猛扑向前,幸好系着安全带,两人很快稳住。

    “他妈的——”周扬骂了声,解安全带下车,赵姮比他还要快,她冲下车,喊道:“周余伟,你发什么疯!”

    周扬还没见过她疾言厉色的样子,温经理再无赖她都是一副巧笑和气的模样,举止间总透着股云淡风轻,然后不动声色的达成目的。

    此刻她却对着一个男人怒目而视。

    周余伟急匆匆地下车:“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撞伤?”

    赵姮听而不闻,先去看撞车的位置。宝马车没有太大问题,廉价的面包车却整个车屁股被撞毁容了。她看向走过来的周扬,问:“你有没有事?”

    周扬顿了下才答:“没事。”

    赵姮又问:“你要报警吗?”

    周余伟总算想到道歉:“抱歉,我刚才没来得及刹车,损失全部我来负责。”

    撞都撞了,周扬只能抑制住火气,吃亏是不可能的,“怎么个赔法?”他问。

    周余伟说:“我给你留个手机号,你先去修车,修多少我全赔。”

    周扬拍向车身,他一巴掌下去,力道大的面包车都晃了晃,“我这是开工用的车,没车我怎么干活?”

    周余伟不欲和对方多做纠缠,何况他是过错方,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对方,道:“那我连误工费一起赔给你,这是我的名片。”

    周扬拿过来一看,知道了这人在市委工作。

    周余伟迫不及待地想跟赵姮说话,“你什么时候搬的家?我去你家没……”

    赵姮打断他:“聊天也分下场合,你们先把事情协商完。”

    周扬拍好照,双方把车靠边停好,周扬直接报出日三百元的误工费。听到这价格,周余伟瞄了眼赵姮,见她没反应,他跟对方打了几句商量,最后周扬松口日二百。

    周余伟将钱付好,跟赵姮说:“那现在你有没有时间跟我谈谈?”

    “你想谈什么?”

    “你最近……怎么样?”

    周扬塞好钱包走开了。

    赵姮道:“你就想问这个?”

    “还有你的手机号……”

    “你想复合吗?”

    周余伟张了张嘴。

    赵姮又道:“如果你现在说结婚,我马上去拿户口本,怎么样?”

    周余伟一怔,接着,眼底是祈求和渴望,“我家里还没有……”他始终没点头。

    赵姮笑了笑,她内心很平静,此刻好声好气地道:“行了,你走吧,我挺好的,你不用找我。”

    她说完转身,一眼就看到周扬站在梧桐树下抽烟,她以为他已经走了。

    周扬朝她走去,到车边时停下,他问:“好了?那我送你?”

    第7章

    赵姮闪了下神,接着点头:“好,多谢。”

    两人一齐上了面包车,留下周余伟独自站在马路边。

    面包车起步很快,赵姮无意识地看着后视镜,等到身体一晃,她才回过神来。她一边扯出安全带,一边问:“你现在要去修车吗?”

    “晚点再去。”周扬说。

    “去4s店还是其他修车行?用不用我介绍?”

    “不用,我有认识的修车行。”

    “今天给你招麻烦了,不好意思。”

    周扬叼着烟摇了下头。

    今天这事,纯属是好心却遭来无妄之灾,即使周扬在金钱上没吃亏,但就情理来说,赵姮也应该做出一番补偿,比如请对方吃顿饭,毕竟是她给人造成了麻烦。

    可她跟周扬只是临时的雇佣关系,不熟,除了装修收尾安装开关插座时他会再来一趟,两人不会再有其他交集。

    何况请人吃饭是要花钱的……

    “不如晚上我请你吃顿饭?怎么说都是我给你惹的事。”最后赵姮还是开口。

    正是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周扬向阳开着车,灿烂的光线晃到了他的眼。烟灰不知什么时候烧得那么长了,一眨眼,簌簌落到他腿上。

    他拿下香烟回答:“太客气了,不用。”

    “我过意不去。一顿饭而已,今晚没时间的话,改天也行。”

    周扬说:“那行吧,今晚吧。”他说完,才记得掸掉裤子上的烟灰。

    说定后,赵姮拿出手机,想趁空闲,大概算一下新房大理石的面积。她不确定自己估得准不准,于是朝周扬问了声。

    周扬给她报数据:“主卧飘窗大概长两米三,宽七十五到七十八。次卧一米三左右,宽大概将近八十。”

    赵姮说:“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量走线的时候大概比划过,心里有个数,不一定准。”

    “那也应该比我估得准。”赵姮换成他说的数据重新计算。

    周扬看了她一眼,道:“店里不是会来量平方吗?”

    赵姮按着计算器,微微笑着说:“老板说明天来量,我想先看看预算。”

    “哦。”周扬见她似乎按完了,又提醒一句,“搬运大理石还有额外收费。”

    赵姮一愣,“是吗,老板刚才没说。”

    “那下次也会说。”

    赵姮蹙眉。

    周扬道:“哪家店都要算这个搬运费,你这是电梯房,搬运费估计会要两三百。”

    赵姮记下了。

    周扬看了眼时间,问她:“你赶不赶时间?”

    “不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