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姮看不懂他们两人在比划什么,她和中介在微信上联系好,起身说:“周师傅,你们慢慢忙,我先走了。”

    周扬点头:“再见。”

    人一走,小亚立刻绷紧屁股跑向卫生间。

    赵姮资金有限,房子还没供完,存款投在装修中,她如今无业,每一分钱她都要精打细算。

    她希望租房合同只签半年,房租一月一付,半年后她就能住进自己的房子。

    最后她敲定了一套房,房子位于中高档小区,房东是位漂亮的单身女性,在自己家中她也戴着一副墨镜。出租的是其中一个七平米左右的单间,女房东要求苛刻,赵姮答应下来,还价后转给对方九百元租金。她看到对方身份证上的信息,籍贯外省某村,叫崔靓荷,1988年生,比她大一岁。

    租完房子,时间才下午两点半,赵姮想了想,又回到华万新城。

    1003室的大门没有关紧,看来人还在,没有阳奉阴违。

    赵姮走进屋内,客厅没人,她又往里走,次卧也没人,直到经过洗手间,她才看见里面一团高大的黑影。

    阳光无孔不入,什么都照得清清楚楚。

    周扬才甩了一半,控制不住心跳骤快,一下就撞翻了边上用来冲厕所的水桶。冷水溅到裤脚,他“嗖”一下将家伙塞回,拉上裤链。

    再转头,门口早没了人影。

    “靠——”周扬无声地骂了句。

    第4章

    几分钟后,小亚从面包车里拿完东西上楼,发现大门关住了,他使劲拍了几下,等了一会,门才从里面打开。他也没当回事,把工具交给周扬。

    周扬拿走工具,重新把大门关实,对小亚说:“下次进出记得关门。”

    小亚瞪大眼:为什么?多不方便。

    周扬说:“省得灰尘吹到走廊。”

    看到这么有素质的一个理由,小亚更加懵了。

    周扬不太自在,口气有点冲:“赶紧干活,早干早完!”

    不过小亚也听不出他的语气有异,他听话地点点头。

    直到坐上公交车,赵姮才将先前那幕抛到脑后。她有太多事情要做,想忽略什么,很轻易就能忽略。

    搬家时间紧,赵姮到家后立刻开始收拾行李。

    她删选了几样家具电器,有用的带走,可抛的打算联系废品回收。她学会赚钱后放纵着自己的购物欲,这次整理出来的衣物装满了两个行李箱和六个大纸箱,当中还有周余伟送给她的一只一万多的名牌包,她没用过几次,包还崭新。

    赵姮抱着包,坐地板上发了会呆,想清楚后打算将包二手卖掉。

    余下的最庞大的一样,就是一屋子的书了。从小学至今的书她装满了八个纸箱。

    新租的房间只有七平,房东不允许她过多使用房间以外的空间。因此第二天,赵姮将那些东西搬至自己车里,运往华万新城。

    电梯到达十楼,她用一只箱子抵住轿厢门,将其余的一个个拖出来,转移完后才发现1003室大门紧闭。

    她蹙了下眉,试着敲门,等了几秒没人应,她刚打算拿钥匙,门忽然开了,她和门内的人面对面。

    对方似乎顿了半秒,点头打过招呼后,避让开来,走回去继续干活。

    赵姮没让人帮忙,她弯着腰,费力地将箱子一个个拖进屋内,送到小房间去。

    昨天的一支烟起到作用,小亚见到这位赵小姐不再如临大敌了。他见对方运得吃力,放下活,拿出手机打出一串字,走过去给她看。

    小亚:这些东西你要放在这里吗?

    赵姮也拿出手机打字:我放在小房间里,影响你们工作吗?

    小亚:我能看唇语。没有关系,放到角落吧。

    赵姮继续搬,小亚也来帮她,两人很快就将纸箱堆到了小房间的角落。

    赵姮说:“谢谢。”

    小亚笑着摆摆手。

    赵姮道完谢就走。她走后半分钟,周扬站在一堆纸箱前,拍了拍用胶带封好的箱面,问小亚:“里头什么东西?”

    小亚摇头:不知道。

    周扬没再管,他打开手机里的歌曲,边听边忙,小亚给他打下手,学得很认真。

    周扬问他:“你过年回不回去?”

    小亚:不确定,我先问问我姐。

    周扬:“你姐期末考还没结束?”

    小亚:考完了,她还有兼职。你过年回家吗?

    周扬摇头,干着活说:“不回。”

    没过太久,又听见敲门声。小亚听不到,他仍在做着事。周扬挑了下眉,心底猜测着,走过去开门。

    果然,又杀了个回马枪。

    脑中念头还没过完,就见对方弯下腰,开始往里拖纸箱。

    周扬:“……”

    箱子没法密封,里面装着凳子,后面还有好几样小家电和家具。

    赵姮的车是大众polo,经济小巧型,载不了多少东西,她分两趟搬。

    前面的人挡住了路,赵姮看见对方灰漆漆的裤腿,她抬起头。

    两人间的距离第一次这样近,周扬看清了她的素颜,也许是搬东西吃力,她脸颊白里透红,唇色却极淡,气色并不好。

    周扬自觉走开,并没有帮把手。

    赵姮依旧没叫人帮忙。

    小亚看了一眼,这次没动,他继续干活。

    纸箱拖地声断断续续地响着,周扬半坐在窗台边,嘴里咬着零件,手上忙碌着。

    他也不抬头,朝一旁蹲着的人踢了一脚。

    小亚朝他看。

    周扬朝里面撇了下下巴。

    小亚困惑地朝里望去,等周扬又轻轻踢来一脚,他才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去给人当苦力。

    总算将东西都堆置整齐,赵姮出来的时候,恰好听到那人手机里播放出上回她听到的歌曲,慵懒的女声很特别,已近结尾,等她分了一根烟给小亚的时候,手机已经在放下一首歌了。

    赵姮道了谢,望一眼在不远处正切割管子的人,她又抽出一支烟,对小亚说:“我就不打扰周师傅干活了,你帮我给他吧。”

    小亚点点头。

    周扬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一支烟递到跟前,他抬头的时候大门正好关上。

    小亚:她给的。

    周扬瞥了眼香烟没动,他手上使力把管子接牢,做完这最后一点,他才拿过烟,叼在嘴里。

    赵姮当天就搬到了新公寓,女房东见人时依旧戴着墨镜,她和对方没有什么交流,理完衣服,她最后捧出之前从公司搬回来的箱子,将里面的物品归置好。

    她把元旦前公司新发的定制台历本随手搁到床头柜,看过第一页,又翻到第二页看除夕的日期。过几秒,她顿了顿,又回到第一页,将日期全部扫过。

    今天是2016年1月20日,农历腊月十一,距除夕还剩十七天。

    农历2016年,没有立春。

    这是一个无春年。

    接下来几天,赵姮并没有闲着,她一边投简历,一边联系大学交好的同学。

    她药学专业毕业,同学中有人进医院,有人做研究,有人转行,她做药代。这一行来钱快,初始两年她就为自己存下不少积蓄。

    这回联系上的同学拉她入伙,让她一起做hpv疫苗中介。内地没有引进这个,想打疫苗的人多数会选择香港。

    等赵姮闲下来时,又到周日。

    已经天黑,她今天还没吃过什么东西,搜了下外卖,又觉得价格不划算,见时间还早,她穿上外套出了门。

    她还没在这一带逛过,索性慢吞吞地到处走走,不知不觉走远了。街边一家小饭店的生意似乎格外好,她走进去时恰好有一角空位。

    服务员从狭窄的过道里挤来,站定后问:“小姐一个人吗?需不需要我推荐特色菜?”

    她说话时自带笑,眉眼弯弯,高中生模样,尚且稚嫩,少见的可爱玲珑。

    赵姮不知不觉地扬起嘴角,“你有什么好推荐?”

    服务员推荐嫩牛柳夹饼和特色牛肉面,赵姮选了后者。

    等餐时她才隐约听见这饭店里放着歌,竟然有几分熟悉,看到正从门口走进来的两人,她才想起那道慵懒的女声。

    赵姮招了下手,“周师傅!”

    周扬见到她,脚步停住。

    周围没空桌,只剩赵姮这边有位,赵姮客气道:“过来一起坐吧,现在没位子。”

    周扬见她神情自若,他脚步迟疑了一下。随即搓了把头顶,他也神情自若地朝对方走了过去。

    第5章

    空间逼仄,桌子也很小,因为客人多,本就狭窄的过道在多添几把凳子之后愈发拥挤,桌与桌之间也离得极近。

    周扬一坐下,赵姮就有种成年人乘坐童车的感觉。反观边上的小亚,他坐在过道这头,瘦小的身材倒有几分活动的余地。

    赵姮将桌面上的抽纸和筷架往边上挪了挪,说:“这家店生意似乎特别好,没想到能碰上你们,真巧。”

    周扬着重盯了盯她的脸,她太闲适,于是他一条腿往外伸开,舒展了一下四肢,“嗯”了声,随意地聊:“你一个人?”

    赵姮:“嗯。”

    服务员已经再次挤了过来,她这回微微喘着气,显然忙得不轻,“二位吃什么……咦,是老顾客呀,我待会儿给你们这桌送盘花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