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起 - 第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起》

    作者:金丙

    文案:

    四季如歌系列一,春天的故事。

    “你爱过我吗?”

    “没有。这是我的银行卡。”

    其实他知道,她就是一条被抛上岸的鱼,把他当成了氧气瓶。

    ——而他愿意耗尽自己所有的氧气供养她。但,不敢让她知道。

    人设:女业主vs装修工老大哥

    俩都是抠门精,一个为钱,一个为命

    写着玩的小短文,成年人的故事,慎重!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主角:赵姮(heng),周扬 ┃ 配角:蒋东阳、周余伟、李雨珊 ┃ 其它:神啊

    第1章

    楔子

    这一年的二月,赵姮收到一张银行卡。银行卡没有署名,也不知密码。

    她在阳光下定定地握了良久,就近找到一台atm机。插入卡后,她食指举在半空,直到卡自动退出,她才再次插入,食指慢慢落于按键。

    有了第一个数字打头,她很快将剩余五位数输入,点击“确定”。

    ——对了。

    她没再做其他动作,也不好奇卡中的金额。她在屏幕中看到一串日期,2019年2月4日。

    她莫名觉得熟悉。

    转过身,阳光恰恰当头。

    原来已三年。

    《春起》

    金丙/著

    “20码?什么时候能到酒店?”

    赵姮坐在车里,一边对镜涂口红,一边问开车的闺蜜。

    “急什么,同学会说好的五点,现在才三点好不好。你有这么迫不及待吗?那几个妒妇就等着看你笑话呢,她们要是问起你和周余伟的事,你怎么回答?”李雨珊问。

    赵姮收起口红,垂眸将它放回包里,道:“她们算哪根葱。”

    李雨珊被她不咸不淡的语气鼓舞了一下,“哎哟,好样的!”

    车里暖气太足,赵姮把窗户打开一条缝,细小的雪粒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不怪闺蜜将车开成龟爬,一天一夜的时间,整座城市就换了一种颜色,路面结冰,所有速度都慢了下来,她的思维也是,变得迟缓而笨拙。

    耳边的聒噪持续了数分钟后,她才听清——“……渣的是他,咱们慌什么,凭你的长相身材,在同学会上转一圈,分分钟钓他十个八个!”李雨珊阵前激励。

    赵姮呵了声,轻飘飘地提醒:“小心,30码了。”

    “我艹!”李雨珊赶紧降速。

    赵姮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响了,她一时没能分辨电话那头的身份。她把长发拂到脑后,问:“是物业?”

    “是的,赵小姐,我是小陈啊。”物业解释,“是这样的,一楼有个业主差点被石块砸到,您家是在装修吧?”

    赵姮当初和周余伟一起分担首付买了一套房,四个月前两人分手,周余伟说房子送她,她倾尽所有,把他的那份钱如数奉还,现在她是房子唯一的主人。

    两个月前房子交付,如今正在装修。

    赵姮说:“先去华万新城。”

    反正离得不算远,过了一个路口,李雨珊朝华万新城开去,到达附近的时候她直摇头:“这么荒凉,买菜都没地方买。”

    赵姮下车前道:“所以我才买得起啊。”

    小区内积雪深厚,车子没往里开,停在路边。一片风萧萧兮的苍白中,穿着红色过膝大衣的赵姮,像白纸上滴落的红色水彩,缓缓地晕染出独一无二的颜色。过程是柔和的,可呈现的却分明异样夺目。

    这构图真美,周余伟也真的眼瞎。其实她也把同学会当成了战场,否则不会打扮得这样隆重。李雨珊边想边举起手机,拍下了雪地里那道傲立独行的背影,发给丈夫说:“我也要买同款大衣!”

    丈夫回复地很快:“贵不贵?”

    穿行雪地,鞋子上的雪在走出电梯时化成了水。赵姮见到站在1003室门口的两名物业,从包里翻出新房钥匙。

    物业在旁详细说明情况,赵姮道:“装修已经一个月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什么进展。”

    “您没来过啊?”物业小陈问。

    “没,最近比较忙。”

    门打开,入目是一片又黄又绿的墙体,墙上画着各种定位走线,墙脚堆着凌乱的物品,厨房地上还有电饭煲和热水壶,屋内深处传来钝物砸墙的声音。

    小陈惊奇:“一个月了,只做了这一点啊,水电都没开始做?”

    里头忽然走出来一个推着两轮车的少年,车上堆积着满满的碎石,见到赵姮三人,他愣了下,回头似乎想叫人。赵姮走近他,说:“我是业主,你刚才在砸墙?”

    少年“啊啊”地比划了几下,很快地,他身后又走来一人。

    “什么事?”

    赵姮望向少年身后。

    来人个子极其高大,穿着破旧的黑色夹克,手上拿着一根烟屁股和一把大锤,整个人从头到脚附着一层石灰,看不清他的五官。

    他声音很稳重。

    赵姮言简意赅:“我是这房子的业主,刚刚楼下有人差点被石头砸到,物业怀疑是我家装修掉落下去的石块。”

    物业小陈在旁补充:“四楼挑出墙面的装饰大理石也被砸碎了一块,因为快过年了,这一排房子现在只有六户在装修,其他几户我们刚才已经排查过了。”

    他把烟屁股随手扔地上,“哦,”他问,“那没砸到人?”

    “没有,不过一楼业主的小孙女被吓到了,现在人还在楼下等着。”物业回答。

    赵姮趁这时间拨通了装修项目经理的电话。

    项目经理不知道在做什么,赵姮把事情说了一遍,对方似乎没听进去,一直说着“啊?”,赵姮耐着性问他:“现在还在砸墙,这一个月你们就什么都没做?”

    项目经理说:“什么没做,不是在做了嘛,我们队里的颜值担当在给你赶工呢,他——”

    对方显然醉糊涂了,赵姮直接掐掉电话,转拨装修公司的市场总监。

    物业说了一遍,又去室内检查,发现正在砸的那面墙是摆放空调外机的小隔间,这块地方利用起来,能扩大主卧面积,虽然物业明面上是不允许砸这一处的。

    这处下方,正好就是四楼被砸坏的那块大理石所在。

    少年望着男人。

    男人晃了下手里握着的大锤,朝打电话的女人看去,等对方电话打完,他才开口:“那先下去看看?”

    赵姮见他在跟自己说话,她道:“当然要下去看。”

    他点头,朝少年叫了声,”小亚。“然后双手比划着手语。

    叫小亚的少年松开推车,作势跟他们下楼,两名物业面面相觑。

    男人说:”他跟你们去吧,要真是我弄得,该怎么负责就怎么负责。“

    底楼的祖孙俩还在等着,她们也是正在装修的业主,趁今天周末,特意来看装修进度,谁知道从天而降一块石头,正好砸到脚边,四岁的小孙女吓得大哭不止。

    小亚是个哑巴,长得又瘦小,他不停鞠躬,在手机上打字道歉,模样卑微脆弱,态度诚恳,就差下跪了。

    原本誓不罢休的老人家无奈地表示了谅解。

    赵姮手插着大衣口袋,一直静静旁观,在老人松口的瞬间,她忽地抬头,看见十楼窗口站着的那个男人,他手里又夹着一支烟。

    他靠着栏杆抽着,撞到对方的视线,他才直起身,退后一步。

    剩下的那块大理石,物业表示要去询价再做赔偿,问来了再跟赵姮联系。

    赵姮没再上楼。

    她的房子在一幢二单元,离小区门口不远。雪地上,来时的脚印已经不见了,她重新留下一串,坐回了温暖的车里。

    李雨珊知道事情解决了,但见她脸色不好,便问:“怎么了?”

    “没什么。”顿了顿,她才说,“这世道真是谁弱谁有理。”

    李雨珊笑着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有个哑巴,这事情还有得闹好吧。”

    赵姮似乎不以为然。

    李雨珊嚷嚷要迟到了,赵姮说她来开,两人换座。赵姮提升车速,李雨珊看她在结冰的路面上也敢开四五十码,佩服道:“早知道该开你的小polo。”

    车子离开将近半小时后,项目经理终于赶到了华万新城。他还带着酒意,一身的肥肉抗着寒,衣服穿得很少,刚从老家把老婆孩子接来这里的兴奋劲暂未过去。他循着声音找到主卧,问:“阿扬,业主呢?”

    周扬停下动作,在满室的尘灰中掸了掸头发,说:“早走了。”

    那只能到时再说了。项目经理四处看进度,周扬给他敬了一根烟,自己也点上,问:“老婆孩子都来了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