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42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费无策带着芳汀告辞,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与正往里走的大皇子不期而遇,大皇子叫了他一声,他却像什么也听不见一样,健步如飞,奔上了未知的旅程。

    刚刚失去了一个臂膀的皇上,心情还很低落。大皇子没料到自己来的这么不是时候。

    但父皇问了,他又不能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于是他就把昨天刚得到的一叠厚厚的材料交了上去,有些忐忑的等待父皇阅完发落。

    “混账东西!”皇上看完折子,突然勃然大怒,把手里的折子扫在了地上,犹嫌不解气,把顺手能碰到的茶杯、纸笔等砸的稀烂。

    “去把周太傅那个老东西给我叫过来!”

    “父皇息怒。”大皇子心里窃喜,看来今日撞到枪口上的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二皇子虽然失去了生育能力,但他身体康健,仍旧是正宫皇后所出,背后又有老谋深算的周太傅给他出谋划策,处处给他不痛快,若是能一举斩掉周太傅几条臂膀,就太好不过了。

    没想到瞌睡的时候还真有人给枕头,昨天门人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竟是几样材料,列举了周太傅两个心腹的罪状,有礼有据,与盐商的贿赂书信,科举舞弊的供词等等,有的罪状甚至连收据都在其中。

    大皇子一收到这东西就冒了一头的冷汗,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可惜,门人说来人长的一张平常面孔,并没有说是受何人所托。

    距离魏国京城还有不到百里路,宁长林终于发话要在驿馆住下好好修整修整,安阳下了马车,见了他差点骂街!

    被一旁的三皇子给及时拉住了,对她默默的摇了摇头。

    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不要惹事生非的好。毕竟不只他们受累,宁长林也同样如此。

    变装后的薛明岚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有人短暂的诧异之后也就想明白了,堂堂大将军带了个美貌的女人回来不是小事一桩吗?

    均是看了一眼之后就低下头来该吃吃该喝喝。

    只有安阳蹙着眉一直盯着她看,宁长林不是深爱着薛姐姐吗?不久前还要死要活的,这么快就有了新欢?太不可思议了,男人果然是没什么好东西。

    “安阳,你再戳下去,碗就要戳露啦。”三皇子坐在她旁边,早就看不下去了,好意出言提醒。

    安阳这才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态,不少人正看着她呢。

    她小脸一窘,赶紧低头吃饭,心里却老想着那个新出现的女人。

    薛明岚心里也在想着安阳,不知道那丫头刚才有没有认出自己,她得尽快和她相认,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力量大。

    可惜容娘子的的易容手艺太高超了,不只让她改变了容貌,还喂她吃了一粒药丸,令她的嗓音都变了,不然她随便说几句话她就能认出自己来。

    “菜不合口味吗?”宁长林发现她有些心不在焉,给她夹了一口她爱吃的菜。

    “不是,挺不错的。”

    “那就多吃点儿,晚上好好休息,用不了多久就到京城了。”

    “嗯。”

    安阳恰好瞥见了宁长林给薛明岚夹菜的那一幕,隔着两张桌子她都能感觉到那股腻人的味儿。

    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气,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说忘就能把人给忘了,并且立马和新欢你侬我侬?说不定之前他对薛姐姐那样都是装出来的!

    亏的薛姐姐还对他心存愧疚呢,她安阳生平最讨厌这种人!还有那个狐媚的女人,声音沙沙的很有磁性是吧?

    不行,她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探明白了,弄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真是她想的那样,她回去便要告诉薛姐姐,让她彻底忘了宁长林这个烂人!

    饭后,宁长林亲自把薛明岚送回了房间。

    “你还是不要告诉安阳的好,以她的性子说不定会给你帮倒忙,你放心,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并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真想抹除这一年多的时光,想想那时候的我们,心里念的是彼此,就算隔着千里,心也是在一起的。”

    他忽然提起这个,薛明岚心里也不好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是我们没缘分。”

    宁长林苦笑,“我不信缘分,我信人定胜天。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同住一个楼层,安阳一直在房内暗中观察外面的动静,确认宁长林下楼与同伴商量事情去了,才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溜到了薛明岚的房门口。

    谁知门口却立着两尊门神。

    “公主,将军说过不许任何人接近里面的姑娘,还请公主回房。”

    安阳不敢大声嚷嚷,故作凶狠的挺起了胸脯,“大胆!路途苦闷,本公主想找她聊聊天也不行吗?她宝贵还是我更宝贵?”

    侍卫被问的语塞,还是那一句,“请公主回房。”

    宁长林果然听到了动静,打算转身上楼亲自处理这位麻烦公主,不想却听到了楼上传来开门声。

    “让公主进来吧。”

    安阳拿鼻孔看人,“怎么样?这下还敢不让我进去?”

    侍卫没办法,看了一眼楼梯口的宁长林,只得放人进去。

    终于与安阳同在一处,薛明岚难得的松懈了下来,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跑不了,忽生了逗弄她之心。

    “参加公主,不知公主非要见我所为何事?”

    安阳把门一关,径直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明人不说暗话,你和宁长林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大楚人?你们是在大楚期间认识的?”

    安阳连珠炮一样抛出了一堆问题,薛明岚不禁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的样子很好笑吗?”安阳柳眉倒竖,随时要炸锅的样子。

    “不是,您误会了,公主国色天香哪有好笑之理?我笑的是公主的问题,为何你这般关心我和宁将军的事?我们是何关系似乎不关公主你的事吧?”

    “呵,好笑。当然关我的事!宁长林刚对我最好的姐妹表白没几天,转眼就和你在一起了,我怕你上当受骗啊!”

    薛明岚笑弯了眼睛,“那我还要多谢公主喽。你说宁将军对你的姐妹示好过,那你的姐妹是怎么答复他的?”

    “这……这你别管!总之他就不是个好人!”

    “唔,我来猜猜,公主的好姐妹是不是已经嫁了人,并且明确拒绝了宁将军?”薛明岚在她身边绕着走,慢悠悠的逗她。

    “你怎么知道?”公主要坐起来,被薛明岚给按在了椅子上。

    “别急别急,我再猜猜你看看对不对,既然你的好姐妹拒绝了宁长林,那么其实他和谁在一起都没什么关系,那公主为什么见了我这般难受呢?莫不是你心里喜欢宁将军,在吃醋吧?”

    安阳一下子跳了起来,心慌慌,脸红红,“你胡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胡说八道!”

    见她恼羞成怒,薛明岚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在她脑门上宠溺的弹了一下,“小傻瓜,你要为她出气的人就站在你眼前啊!”

    “啊?你……你是……这不可能!”

    安阳上手就想从薛明岚脸上揭下面具之类的东西,被薛明岚给及时制止了。

    “没有面具,不过了妆扮了一下而已,嗓子是因为吃了药。”

    “薛姐姐,真的是你?他!他吃了豹子胆不成?费大人不得咬上来撕了他?”安阳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真是太天方夜谭了,宁长林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啊!

    忽然有点佩服起他这种莽撞是怎么回事呢?喜欢就去争取啊,这是她喜欢的风格,不过心里怎么有点酸酸的呢?

    他居然能为了薛姐姐连命都不要,明知不可为还要去抓住那渺茫的希望。

    她上回骂的对,他还真的可怜,简直是天下第一号蠢蛋!

    薛明岚看出了她心里的别扭,拉住了她的手,亲切的问她,“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安阳羞的不理她,“姐姐你真讨厌,故意戏弄我。”

    “我不戏弄你,你又怎么会看清楚自己的心?和我承认你喜欢他有那么难吗?”

    安阳的脸上一下苦了起来,“我是要和亲的,何况,何况他根本就看不上我。”

    “他若是能看上你呢?”

    安阳抿唇想了一下,“那我就是说什么也不会去和亲的。”

    第45章 我是真喜欢上你了

    安阳晚上没有回自己的房间, 而是和薛明岚睡在一起,姐妹两个躺在床上谈心到后半夜才入睡。

    第二天,二人仍旧是形影不离。宁长林原本是想将薛明岚安置在自己府里的, 但安阳威胁他,若是不让她们在一起,她会每天给他闹出十个乱子来。

    薛明岚的态度也十分坚定,“我不会活着进你的府里。”

    宁长林相信,这二位绝对有说到做到的能力, 只好把她和安阳他们一起安置在行馆, 他则亲自带着士兵镇守。

    身为他国来访的皇子和公主,三皇子一行受到了魏国君的盛情款待。

    宴会上,安阳终于见到了那个要与她和亲的太子殿下洪奕。

    他既不丑又不愚,反倒是个挺拔的翩翩少年。安阳不知道他到底是抱着势必和亲的目的,还是真的对自己印象不错,总之他对自己的态度很恭敬。

    他看自己的时候眼神清澈如水, 笑容也十分真诚,就算在和她说话的时候, 自己全程板着脸,他也没有丝毫不耐的模样。

    安阳不禁心里嘀咕, 要是没有宁长林在前, 这洪奕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惜, 她不知何时错把芳心暗许,那人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越想越苦闷,这魏国美酒甜滋滋的, 甚好入口,不知不觉她就多吃了几杯。

    安阳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宴会还未结束就已经满脸潮红,头晕眼花了。三皇子看在眼里怕她失态,频频朝她看去。

    恰好魏国君这时候也乏了,就让大伙散了。

    宁长林护送他们回了行馆,去看了一眼薛明岚,结果侍女说她早已经睡下了。宁长林不以为意,只好回房歇着。

    他刚除了外衫,就听见外面有敲门声。

    “谁?”

    无人应答。

    他机警的提上剑去开门,并未感受到杀气。不料门栓刚一拉开,一个软绵绵的浑身带着酒气的女人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并且紧紧的搂上了他的腰身。

    宁长林被这一下给弄蒙了,竟未及时反应过来把人给推开。

    “放开!回你的房间去!”他使劲抓住她的手臂,想让她松开,偏偏她执拗的很,越让她松,她抱的越紧。

    “我不放!我就想抱着你,和你说说话!”

    宁长林不敢大力伤了她,对上她,他总有一股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无声的叹了口气,两只胳膊泄了力道,垂在两侧,任她抱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