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4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完就一抱拳,驱马出发了。

    费无策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忽然有些莫名的不安,为什么他觉得宁长林似乎很得意?

    使团虽然离开了,但和谈签下的各项条款政令还需要马上落实,虽然不用费无策事事亲为,但基本的善后工作还需要他主持。

    下午时分,他正在与几位大人商议国事,忽然有人进来,说是少夫人的贴身丫鬟入琴过来有事禀告,似乎有急事。

    费无策心下一跳,丝毫不敢耽搁,亲自出去见了入琴。

    入琴一见他的面,就哭着跪在了地上,“公子,少夫人不见了……”

    薛明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马车上,此时已经黑夜了,车内点着灯,空气中飘着好闻的熏香,是宁长林最喜欢的味道。

    她觉得浑身酸软使不上力气,这是哪里?

    咬牙想撑起身子,一只大手过来帮了她一把,“别害怕,你只是被点了穴道昏睡太久,一会儿就好了。”

    薛明岚震惊的看着说话之人,一时间话找不到了舌头。

    “你该知道,我不会害你。”

    薛明岚直视着他的眼睛,怒斥道:“宁长林,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在毁灭你自己,也在毁灭我!”

    宁长林听她嗓音有些嘶哑,给她端过了一杯茶水,“先润润嗓子,稍安勿躁。知道你在我这里的人不多,认识你的也不多,你若是大声嚷嚷,所有人都知道了就不好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

    宁长林把茶水放在一边。

    “不干什么?我要把失去你的时光补回来,那些年我为你父亲南征北战保家卫国,换来的却是失去你。我从不怨天尤人,凡事只能自己去争取。只要能再次得到你的心,失去什么我都不在意,地位尊荣这些我都享受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

    “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覆水难收的道理你不会不懂,长林哥,你现在不过就是在和费无策争一口气而已。现在是我变了,问题不在他。送我回去吧,就当这事没发生好不好,不然费无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薛明岚哀求的望着他,希望他能在事情闹大之前悬崖勒马。

    “呵呵,岚儿不必为我担忧,我不敢将此事声张,我就不信他敢大张旗鼓,娘子被人劫走,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到时候不止他沦为人们口中的笑柄,就连你也将更加无处安身,他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宁长林嘴角挂着笑,眼里闪着寒光,看的薛明岚心惊不已。

    她想好好和他谈谈,问问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何要抱着这样虚妄的执念?

    然而她根本问不出口,若当初她与他互换身份,站在他的立场上看,也许自己比他还要更怨恨。

    她早已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而他还没有。

    宁长林看她哑口无言,怕是被自己这一出给吓到了。

    语气不禁软了下来,“我以为这世上你最该信任之人就是我,只要你肯呆在我的身边,陪我一起找回从前的感觉。上次的事我向你道歉,以后只要你不愿意,类似的事再也不会发生。”

    薛明岚知道他犯起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长林哥,事情岂会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费无策现在必然已经察觉,在追来的路上,你又不能带我扔下这个队伍,倒时候一切都不是白费力气吗?”

    “这你放心,出了大楚都城之后,使团就变装成普通商队模样。我几番变道,设了多个障眼法,加之有贵人相助,他想追上来没那么容易。”

    薛明岚心中一沉,“哪位高人?”

    “这你不用知道。”

    薛明岚见他不似一时冲动,显然是周密计划好的,这下更急了。

    “那安阳和三皇子呢?他们都认识我,他们的属下兴许也有见过我的,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里,纸是包不住火的。你的身份太敏感了,刚刚和谈完,你就敢如此,长林哥,你当真不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吗?”

    她尽管压抑着声音,还是控制不住的激动,不小心碰翻了小几上的茶碗,茶碗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滚了几下。

    宁长林肃容,“我自有对策。”

    薛明岚气的胸膛起伏,她想不出他一个人能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他根本就是在玩火!

    宁长林出了马车,不一会儿车停了,他带着一个妇人打扮的女人上了车。

    “这位张娘子,是个易容的高手,我想你不想闹的人尽皆知,配合她一下吧。”宁长林说完这番话就又出去了,留下了两个女人单独在车里。

    薛明岚没办法,外面漆黑,别说她现在浑身无力,就算有力气,也别想跑出去。

    只好先按兵不动,听从他的安排。

    张娘子果然手艺高超,经过变装后的薛明岚仍然是个美丽的女子,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若是不熟悉之人轻易的就能糊弄过去。

    连夜不停的赶路,中间即便有休息的时间也很短暂,安阳和三皇子都向宁长林提出过质疑,但都被以国内有急事给搪塞了过去,直到跨进了魏国的疆界,行进速度才终于缓了下来。

    而费无策这边,正如宁长林所料,不敢投鼠忌器,只得发动自己的人脉暗中以别的名目追赶他们。

    做是这样做了,但费无策心里明白,宁长林敢出此下策一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想必追到他们的可能性极其渺茫,薛明岚恐怕已经被他带到魏国去了。

    他丝毫没有考虑其他可能,心中十万分确定此事必是宁长林所谓,只有他有动机有胆量如此行事!

    派出的追查的人均没有送回什么有用的消息,费无策已经放弃路上把人截下追回,而是快速的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宁长林一行显然出城不久就几度变道,没有走原定的路线,他是怎么顺利通过各个城门的?必有人与他里应外合。

    心焦气躁,但费无策做事稳妥,他一边暗中调查此事,一边着手布局。

    幸好薛明岚平时交际不广,外人也不会去注意她在不在家。对内,费无策不敢道出实情,只得编造了一个理由,说薛明岚的父亲重病,他让人护送她速去探病了。父母虽然对此有些不满,但也没说什么,最多心里嗔怪她不懂礼数罢了。

    卢丝韵当天也被迷晕了,她与薛明岚那天带着几个护卫丫鬟逛街走累了,听说荷花开的正好,就一起去游湖,那天人们都去看使团离京的热闹,因此游湖的人非常少。

    姐妹二人正倚窗赏荷,忽听船舱外传来一阵打斗声,来人不少,且功夫很高,有两人趁着同伴缠斗的时候,闯进了船舱内,放了一阵浓烈的迷烟。

    等卢丝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丫鬟们仍然在船上,船停靠在一处隐秘的荷花深处,连同那些侍卫都在船内,横七竖八的躺着。

    旁边放着一封信,警告她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薛明岚无事。

    卢丝韵这才明白,原来今天这一幕是冲着薛明岚来的,她当然不会把今天的事四处声张,薛明岚是她的好姐妹,被人劫走的事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也不能告诉,再说她大婚在即,也万万不能让人知道今天的事。

    地上的人陆续转醒,卢丝韵严正的和大家交代了此事,不得对外说一个字。

    她把信交给了入琴,让她赶紧去找费无策,并向她保证自己这边绝不会走漏风声。

    当天的事情就是如此,薛明岚一回想起来就不禁感叹自己八成真的不适合出门,似乎每次出门都会有事发生。

    她得尽快想办法打消宁长林的念头,或者找个有利时机跑回去。

    费无策一定急坏了吧?他现在一定已经知道自己被宁长林带走了,以他的性子,说不定能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呢,薛明岚不为自己担心,反道有些担心他。

    忠叔把最新调查出来的情报汇报给费无策,“属下已经查实了宁长林经过的几处城门,其中三处的守城官是周太傅的亲信,另外几处的守城官当天都有调换,想必是周太傅提前打了招呼,宁长林才能在各个城门间畅通无阻。”

    费无策手握成拳,青筋毕现。

    “他一向看重的那个侄子不是悄悄收了江南盐商几箱子珠宝吗?把这事给我做实了,我要把他们一并拉出来。还有周太傅的得意门生刘炳全,也是到了该动动的时候了,两天之内,我要看到能把他置之死地的东西。”

    忠叔蹙眉,这前一个还好说,后一个……

    “公子,这刘炳全一向勤勉,据说此人两袖清风,日子过的清苦的很,要抓他的错处恐怕没那么容易。”

    “那天他与我见礼的时候,我见他小指上多了枚玉戒,是黑玉的。我识人一向敏锐,他虽然看上去一如既往,但微妙的变化还是逃不过我的眼睛。他主管今年的科考,就从科考前后与他交往过的人查起。”

    忠叔叹服,“属下这就去办。”

    这日早朝后,费无策单独求见了皇上,一向有身风雅傲骨的他在开口之前先行了跪拜大礼。

    吓了皇上一大跳,“爱卿这是为何?有何事禀告?”

    费无策不肯起,“皇上,这是臣整理出来的三本折子,第一本是关于整顿吏治的十点纲要,第二本是今夏抗旱的相关要务,第三本是臣的请罪折。”

    皇上瞪大了眼睛,很是不解,“爱卿何罪之有啊?”

    “因为,臣要辞官。”

    第44章 他若能看上你呢?

    “什么?”皇上一听他要辞官, 顿时激动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踱步到他身边。

    亲自扶住了他的胳膊,费无策顺势站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为何好端端的突然提出要辞官?大楚正是用人之际, 何况当初你可是亲口答应朕要终生为我所用的。”

    “臣永远记得当日之言,只是如今……”

    费无策不得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讲给了皇上听,在提起宁长林三个字的时候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连帝王都觉得寒气逼人。

    “当真有此事?”皇上听了很意外,正常人断断想不到宁长林居然有这样的胆子。偏偏是在和谈刚刚签订, 普天下百姓共庆的时候。

    且这事可大可小, 往大了说的路堵上了,往小了说这不过就是男男女女间的私怨罢了,即便他再重用费无策,一个堂堂帝王也不方便为了这等小事发难他国将领。

    “千真万确,还望陛下应允,臣必须亲自去一趟魏国救回娘子, 没有她在,臣身心俱空, 和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分别。”

    费无策表情淡淡,语气平缓, 然而任人都能从他的状态里看出他坚定的决心。

    “爱卿稍安勿躁, 容朕慢慢想来……”

    皇上确实为难, 这事对大楚来说是小,但却费无策来说却是滔天的大事。费无策是当世奇才,当初他立下的豪言在上任后全都一步步实现了, 若是就这么放了他,任他到魏国去,若是魏国君拿薛明岚威胁他,他难保不会转投其麾下。

    若是不放呢?费无策不是一般的臣子,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若真强留他的话,他今后定会在朝堂上一言不发。

    那他要他还有什么用?

    真是伤脑筋啊。

    思虑再三,他还是舍不得费无策这样的人才。就放他去吧,也许心里留有一份感激,关键时刻他会想起当初的承诺。再说费家人和薛明岚的父兄还在自己手上。

    “官职朕给你空着。魏国不比大楚,此番前去你万事要小心,争取早日合家团聚。朕有心帮你,但朕也有朕的难处,这样吧,朕送你一个亲卫,也许你能用的上。”

    费无策刚要拒绝,皇上打断了他的话。

    “你能用的上,她在暗中护卫朕多年,本领高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芳汀,出来见过费大人。”

    话音刚落,从暗中走出了一名简装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面容清秀,眼神很是犀利。

    “你护卫朕多年,也是时候了。朕此番特别恩赏你,从此以后费大人就是你的主人,你要好好保他周全。”

    皇上拿出了一把贴身的小钥匙,转入了内室,片刻之后走了出来,亲手把一个特制的名牌交给了芳汀。

    “从此以后,宫外才是你的世界。”

    芳汀谢恩,接过了钥匙,站到了费无策身后,她那一向冷肃的脸上,难得的有些动容。

    费无策心下松了一口气,此番他要带上忠叔安平等人,不便让其他人参合其中。

    “多谢陛下,臣记下您的重恩,定会及早回来相报。”

    “那就好,赶快去吧,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