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40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长林哥,放过你自己吧。”

    “我不放!我只是想要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宁长林松开了她,直视着她布满哀戚的面容,她的如花红唇吸引了他的目光,是不是与她有了肌肤之亲她便也会对他死心塌地?

    没多考虑,宁长林顺从了自己的心意,猛的亲了过去。

    在将将碰到的那一刻薛明岚偏头躲了过去,“长林哥,你冷静冷静,我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你我此生再也不可能了,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

    宁长林不死心,仍是不肯松开她。

    第42章 谢你不怜之恩

    薛明岚剧烈的挣扎着, 无奈宁长林就像一个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根稻草,想让其承受不能承受之重,不顾身上的伤痛, 强硬的靠近她。

    薛明岚万万没想到宁长林也会有这样完全丧失理智的时候,“啪!”的一声,二人都愣住了,宁长林不敢置信的看着薛明岚,而薛明岚则惊异的望着自己的右手。

    “我……我不是……”

    她真的不是存心的, 刚才那一瞬间, 她只顾着脱离他的掌控,手臂忽然有了摆动的空间,毫不犹豫的就挥了出去,她原本只是想推开他,谁知道却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上。

    “长林哥……”

    “岚儿你没事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费无策一听里面声音渐大便冲了进来,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个安阳公主。

    二人进来看到二人的情态都怔了一瞬,很快便恢复了过来。

    费无策一把拉过了薛明岚, 把她护在自己身后,一拳挥向了宁长林, 他同意让他们单独见面, 完全是为了让岚儿和他有个了结, 并不是想让宁长林有机可乘。

    他虽然不能与他成为朋友,到底相信他是个君子,怎么也想不到他竟差点做出轻薄之事!

    “相公!我们走吧。”薛明岚在他挥拳的瞬间, 拉住了他的袖子。

    “走吧,我想回家了。”她的眼里写满了祈求,冲他缓缓的摇了摇头,似是在说,求你了,一切到此为止吧。

    费无策受不了她的眼神,他知道这一拳下去简单,但宁长林受了一拳的伤,她的心里定会有十拳的难过。

    “宁长林,只有这一次!若有下次,绝不相饶!”

    说完他就带着薛明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仰头无声苦笑的宁长林,笑的脸上挂了眼泪都不知道。

    安阳是紧随着费无策他们两个过来的,因此发生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她只是想过来看看他的伤势,谁想到竟然会碰到这样难堪的一幕。

    这个时候她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想要奚落他两句话,忽然又有些不忍心。想要鼓励他两句吧,又总觉得那样的话说出口对他而言会更像讽刺。

    她傻傻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宁长林的方向。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忽然,床那边传来了宁长林悠悠的问话。

    安阳窒了一息,“你很可怜。”

    他是安阳生平第一次觉得,除了那些无衣无食的人之外,真正可怜的人。

    宁长林自嘲的笑了两声,“让公主见笑了。”

    “我不会笑话你,我也不会把刚才的事说出去。”安阳怕他误会,赶紧解释道。

    “随你。”他见安阳迟迟不肯离开,遂想到了什么,难得对她多说了几句。

    “和亲之事说穿了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你追着我也没用。”

    安阳一听这个果然急了,几步走上前去,床上那人的目光却依旧没有转到她身上。

    “我明白!可你现在是魏国君最看中的人,只要你……”

    “我为什么要帮你?莫非你现在有了中意之人?”

    安阳不妨,一下子窘迫起来,“没!没有。”

    “那我就更没有理由帮你了。”

    安阳脸涨的通红,眼里能喷出火,“你还真是不值得可怜!”

    “多谢公主不可怜之恩。”

    安阳气的扭身就走,百种滋味涌上了心头,难道她真的要嫁给一个是圆是扁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吗?

    以往面对薛明岚的时候,她心底多少还有些优越感,同样作为公主,自己毕竟是不一样的,然而现在看来,她们两个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以后,她的日子能否比薛明岚过的强,她还真不敢奢望。

    毕竟薛姐姐无论怎么样选择,都有人愿意为她倾心以对。安阳的心中诡异的泛起了一阵莫名的酸涩。

    薛明岚和费无策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宁长林,二人心里都明白,过了今日这一遭,宁长林这个人便彻底的远离了他们的生活。

    宁长林是习武之人,伤势很快就恢复了,大楚这边的人每个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唯有秦少石拿鼻孔瞧他。

    他有话说不出,只是和他约定了日后有机会定要好好再比试一回,算是赔了个礼。

    接下来的和谈工作进展的很顺利,宁长林也再未提出半点与薛明岚相关的要求,面对费无策时,二人皆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那天的不愉快似乎根本就没发生。

    关于和亲,宁长林把大楚的态度传递回去,魏国君那边很快就有了回话,只要安阳公主嫁过来,魏国愿意在和谈问题上适度让利,原本禁止楚人前往的边境恢复通商,防线后退十里等一系列措施一拿出来,皇帝原本动了五分的心思一下子动了十分。

    魏国君的太子今年刚满二十,尚未迎娶正妻,据说此人仪表堂堂英武不凡,品性也是上佳的。此番随信而来的还有魏太子的画像,皇上看了一眼就觉得相当满意。

    若是所言不虚,安阳嫁给这样一个人物也算相当。

    只是,不知道这和平能维持几年,若到时两国真要兵戎相见,安阳的处境……

    就算心里已经大致下了决定,作为一个父亲,心中难免还是有些顾虑。

    周皇后看出了他的心思,柔声劝道:“对方表现的诚心诚意,给出了太子正妻之位,现在是他们一心求娶安阳,想必不会亏待于她,她毕竟是大楚的公主。两国几年内恐怕都不会开战,再说以安阳的性子,她岂是坐以待毙之人?”

    这番话彻底说动了皇上的心思,把安阳找了过来,以一个父亲的口吻正式向她提出了此事。

    安阳的反应就和当初薛明岚被父亲劝嫁费无策时一样,眼泪滚滚,据理力争,坚决不同意。

    皇上被她闹的心烦,才不得不端起了君王的架子,“此乃圣旨,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最近你就安心准备嫁妆吧,父皇不会害你!”

    安阳知道大势已去,但就像周皇后说的,她绝不是一个你要她死,她就等死之人。她和薛明岚不一样,大楚远没到危急存亡之时,说什么她也要争取一下。

    她扑腾一声跪在了皇上的脚边,然后泪水涟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趴在了他的腿上,哭的皇上心软成了一滩水。

    他慈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哄她,“乖女儿,别哭了,你哭的父皇心都要碎了。”

    安阳抽噎着,哀求道:“父皇,女儿只求你一件事,求你别这么快答应了和亲。魏国说是诚心,可咱们连魏太子的面都没见过,谁知道他究竟是人是鬼?父皇这么疼我,一定是既想全了国事又想全了女儿的终身吧?不如此番和谈之后就让我随魏国使团走一趟,亲自去会会那魏太子如何?若他真像说的那样好,女儿马上嫁,若他真的品行不端,想必父皇也不愿意我踏入火坑吧?”

    “这……”皇上在国事上一向果断,唯独在家事上总是诸多心软,特别是面对他一向宠爱的小女儿。

    “父皇,您就答应我吧~就算要嫁女儿也不能这么快就嫁呀。”安阳摇着他的腿不断的撒娇。

    “那好吧,朕明天就把这个决定告知宁长林。朕会给你派一队人,你三皇兄随你一起过去,你就以陪兄长前去魏国交流农事之名随行,到了那边可不许闯祸。”

    “女儿知道啦~多谢父皇!”安阳终于松了一口气,破涕为笑了。

    费无策又一次晚归,薛明岚睡着一会儿了,被他给吵醒了,睁开迷蒙的眼睛不满的望向床前更衣的人,侧身托着下巴问道:“到底还要多久?大楚只有你一个官员不成?”

    费无策宽了衣服,钻进了被窝,满脸的疲惫,“还不是要怪宁大将军,若不是他把不属于我的活儿强加在我头上,我怎么会这般辛苦?”

    这话薛明岚没法接,“那你就再咬牙坚持坚持吧。”

    “坚持不了两天了,后天使团就离京了。”

    薛明岚没回应,那人在的时候觉得心惊胆战,突然说他真要走了,心里又有些怅惘,不是难过、不是愧疚,而是一股淡淡的若有所失。

    费无策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瞄了她一眼,“他这回可真要走了,你不打算见他最后一面吗?你若想见,我可以帮你安排。”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张着的那条细缝一动不动的盯着薛明岚的表情,身子也僵住了,偏偏他的语气淡定的很。

    薛明岚嗤笑,坐起身来,俯视着他。

    “还是算了吧!我真要是见了,到时候某人说不定会忍不住拔刀相向,来个血溅当场。”

    费无策翘起了嘴角,“我可没那么小气,咱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别人抢不走你了,这点儿度量我还是有的。”

    薛明岚假装惊讶,“真的?这话可是你说的。既然你这么大度,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十分想见长林哥最后一面,若是能亲自送……呜呜,你放开我……”

    费无策见她把玩笑话当了真,又一脸期待得意的样子,脸色渐青,伸出一只长臂,揽住她的脖子,把人按在了自己的唇上,用世上最甜蜜最恼人的手段惩罚着她,让她再没有力气说出气人的话。

    薛明岚被压在身下,笼罩在他的阴影里,终于有一丝喘气的机会,赶紧制止了他的动作。

    “听我说一句!就一句!我刚才是开玩笑故意逗你的,卢丝韵要出嫁了,这两天白天我都要过去帮她置备体己的东西……”

    “知道了。”

    “唔~”

    夜还很长,费无策不想床上提起任何外人,深情缱绻的夜晚,应该只属于世上最亲密的二人。

    第43章 该动一动的时候了

    自从经过了周雨涵一事, 费无策对薛明岚的保护很是上心。

    日常她有事出门,不只要带上两个丫鬟,还要带上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

    卢府离费府隔了几条街, 并不算远,薛明岚这几天都陪着卢丝韵挑首饰、绣嫁妆,整理私房。

    其实也用不到她做什么,只是卢丝韵说快嫁人了,心里总觉得没底, 希望薛明岚能多陪陪自己, 给自己传授一些经验。

    和谈结束,魏国使团整装待发,加上三皇子和安阳公主的车架,浩浩荡荡的颇为壮观,无数百姓专门跟着沿街凑热闹。

    费无策带人把一行人送出了城外,到了该分别的时候, 他与宁长林各自坐在马上对望。

    二人都知道无论是和谈还是和亲都只能换来一时的平静,总有一天此时其乐融融的双方会对立在战场上。

    “恕不远送, 宁将军一路保重,到了大魏, 三皇子和安阳公主就靠阁下照应了。”

    宁长林深深的看了一眼费无策, 难得的对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是应当, 费大人,后会有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