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3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费无策端来了两杯酒,递给她一杯,二人表面淡定,实则都紧张的不得了。

    交杯在一起的时候,酒都被抖洒了小半杯。

    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红烛的缘故,此时二人的脸皆被镀上了一层诱人的粉红。

    费无策终于鼓起了勇气,伸手到她的腰间,去解她的腰带。

    薛明岚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一下,“你当初为何一定要娶我?”

    费无策手上不停,“你所说的当初是在费家老宅那次吧?其实早在三年前我就见过你了,那年夏天郁江畔的惊鸿一瞥让我永生难忘。”

    薛明岚的外衣很快便除去了,“我对你倒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原来那么早你就惦记我了。”

    “是。”费无策伸手去脱她的里衣,被薛明岚给拦住了。

    “我也来。”她微颤的纤纤玉指伸到了他的腰间,他的腰带系的很紧,薛明岚心内慌乱,越是慌乱就越打不开。费无策握住了腰间无意中作乱的小手。

    整个人凑到了她的眼前,鼻尖贴着鼻尖,低沉的、轻柔的、极度魅惑的声音撩拨着她,眼里的爱火似乎要将她燃烧一般。

    “娘子当初在小木屋里抓住我命\根时的勇气哪里去了?”

    薛明岚的脸爆红,“那时我是……”

    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费无策霸道的封住了她的唇,把她缓缓的压倒在床上,单手放下了火红的床幔。

    衣服一件件从床幔的缝隙间被扔了出来,小小的床榻今晚显然没有容纳它们的位置。

    “你不把先蜡烛吹灭吗?”薛明岚的声音如甜蜜的丝线般,死死绕缠住了费无策的心。

    他终于松开了她软嫩的耳垂,轻声在她耳边吐气道:“新婚的烛火是要燃到天亮的。”

    未待她有所反应,他已急转直下,转换了阵地,全心感受她的香软。

    耳鬓厮磨了许久,费无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再折磨下去,他恐怕就要爆开了。

    他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深深的凝视着她的眼睛,面容不复冷峻,那是薛明岚从未见过的费无策。

    “忍耐一下,我会小心的。”

    “恩。”薛明岚羞的无地自容,心中暗自嘀咕,他怎么这么多羞人的话?

    突然,薛明岚娇呼了一声。

    费无策顿时浑身僵硬如石,他明明还未动真格,难道女子在那之前会提前感受到疼痛?

    “你压住我头发了,好痛。”

    费无策腿一软,险些崩溃。那点唯唯诺诺的怜香惜玉之心顿时消失了一半。

    狠心一剑刺入敌营,美人这回才感受到什么是真疼了。

    费无策也是个新手,见她疼的落泪了,不得不停下来安慰她。他知道她爱哭,可每次都是为别人,这还是头一遭见她实打实的为自己而哭,所以也格外的令人疼惜。

    这一晚,桃花铺就的房间里,哭哭啼啼温言软语就没断过,幸好,虽然初始有些艰难,总算是成事了。

    薛明岚仿佛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是巨浪中的一叶扁舟,雨骤风急,每当觉得好不容易稍微和缓些了,新一轮的风暴又毫不留情的将她吞噬。

    直到在这惊心动魄的磨难中毫无保留的释放,风浪才渐渐停歇……

    费无策注视着她梨花带雨般的睡颜,忽而觉得,她就是自己的全部。

    薛明岚梦里嘟囔着什么,拱了几下,安眠在他的怀里。

    费无策仔细听她的梦话才终于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骗子,你个臭骗子。”

    薛明岚是在一阵不太舒服的揉捏烦醒的,睁开眼睛发现某人就跟饿了十天半个月的大狗一样,极度想吃肉又怕主人罚它,虽说小动作不断,却不敢真正上阵。

    “娘子,你醒啦?”

    费无策立即凑到了她的唇边,薛明岚困意朦胧,身上的疼痛还未消去,一个手掌正面呼了上去。

    “不要~你不是要进宫去吗?”

    “时间还很充足。娘子,你的减重计划似乎失效了,不如就让爹娘上次的误会成真吧?我努力一下,生个属于你和我的小东西出来,你说好不好?”

    薛明岚娥眉紧锁,一下子就精神了许多,“你说我又胖了?”

    “没有没有。”费无策惊觉失言,赶紧不遗余力身体力行的证明她到底多有魅力。

    很快就到了两国勇士武力比试这一天,宫里提前布置好了隆重的擂台,百官及其家眷坐在高台上围观,宫外的百姓们也都对此议论纷纷翘首以盼。

    安阳的位置在皇上身边,远远的看见了薛明岚,笑着朝她打招呼,她没想到她真的会来,那莽夫千方百计的想见上薛姐姐一面,今天这种日子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有了什么花招,她得好好看着他,别让他闹出笑话来才好。

    宁长林也看到了薛明岚,他只是微微笑着朝她点头示意,眼神莫测。

    这样一场热闹是双方都愿意看的,既可以丰富宫廷生活又能展示国威,何乐而不为呢?

    大楚由秦少石将军亲自挑选了十位勇士对战,双方约定点到即止,无论成败均不会对和谈造成任何影响。

    比试开始,大楚这一方观众由开始的信心满满逐渐变的有些心焦难捱起来,比完第七场的时候,大楚才只赢了两场,皇上的脸色也开始变的凝重起来。

    最后三场,仅仅有一位勇士为大楚挣回了些面子,赢了一局,其余两局皆以失败告终。

    秦少石作为主帅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坐不住了,主动对上宁长林,抱拳求战。

    恰好,宁长林也有此意,“久闻秦将军大名,今天难得一见,希望秦将军切勿手下留情,你我都拿出真本事来,战个痛快。”

    “自当如此,不知宁将军想用何兵器?”秦少石也早就想见识下宁长林的本事了,刚刚手下又被其挫了锐气,因此早就暗下决心,今日定要战胜宁长林。

    “前面十组皆用了兵器,你我不如空手对战如何,咱们就比试比试拳脚如何?”

    “也好!虽是拳脚,但也无眼,到时候下手重了,还望不要见怪。”

    皇上一听这话,心中稍定,别人可能不知,他却是知道的,秦少石近身拳脚功夫可比他使兵器还要出色,今日这宁长林恐怕要吃败仗了。这么一想,他的心里总算是平衡了一些。

    “秦将军,闲话少叙,这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二人就激战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看台上缠斗的二人吸引了过去,包括薛明岚。

    以她对宁长林的了解,她对他是有信心的,但秦少石显然与他不相上下,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她的心里很矛盾,既希望他赢又希望他不赢,只是希望他千万别受伤。

    过了一百多招,双方没有在对方身上得到任何好处,秦少石不得不更加专注起来,重新审视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秦少石用的招式越发精妙,不给宁长林任何的喘息机会,而宁长林,似乎真的在耐力上稍逊他一筹,几次险些被他打到。

    终于,他脚下一个虚晃,还是没能躲过秦少石的攻击,一拳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胸口上。

    宁长林单膝跪地,吐出一口血来,“宁某甘拜下风。”

    说完这句话就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站起身来都有些艰难,秦少石把他给扶了起来,马上有宫人们上前扶住了宁长林。

    皇上下令赶紧找最好的御医去看诊,宁长林千万不能有事。

    薛明岚早在他挨了那一拳的时刻就蹭的站起了身子,现在她眼看着他被人带了下去,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吞下了满腹的酸涩,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忽然,她的一只手被人拉住了。

    费无策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旁,“等下我带你去见他。”

    薛明岚既感动又诧异的看向他。

    “别这么看着我,再看下去我可能会反悔。”费无策对自己媳妇温言体贴,然而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一出苦肉计,宁长林必是算准了,不论比试真假,只要他受伤了,薛明岚是绝对无法无动于衷的。而他费无策绝对不敢在这种时候逆了她的心从事。

    很好,他算的还真准!

    皇上大悦,今日上场的两国所有勇士不管胜败,一律重赏。一上午的操劳他早就累了,嘱咐大臣们自行参加宴饮,他则直接回后宫歇着去了。

    费无策作为钦点的接待使团的官员,亲自去探望宁长林的伤势无可厚非。

    到了宁长林的门前,宫女刚送太医出来。

    太医把宁长林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这一拳伤的不轻,但他毕竟底子好,好生将养着,不用十天半个月也就好了,不必太过忧心。

    薛明岚终于有些松了口气,“那现在进去探望他合适吗?”

    “少说几句话倒也无妨。”

    太医离开了,费无策并没有让宫女再进去。

    而是转向了薛明岚,“娘子,你进去吧。他如此这般,无非就是想同你单独说话。”

    薛明岚也想有个了断,因此并未推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就推门进去了。

    宁长林捂着痛闷的胸口躺在床上,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竟然用了生平最不屑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薛明岚不只是他心中的那抹月光,更是他的执念!

    那般轻易的失去她,叫他如何甘心?

    “咳咳!”血气上涌,他忍不住咳了两声。

    有人在床边递上了一方帕子,轻轻的为他擦拭着唇角。

    抬眼望去,当真是心里想着的那个人。

    “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我一直肯见你。”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要的是单独和你在一起!”

    “长林哥你伤的怎么样?”

    宁长林不顾伤痛挣扎着坐起身来,一把拉过了她的双手放在胸口,“岚儿,你们不合适,费无策对你的真心比不上我十分之一,我不会欺你骗你,只要你愿意,我拼了一切也要带你离开。”

    宁长林咬牙切齿般说出这段话,眼里恨不能生出钩子把薛明岚的心给勾出来。

    薛明岚万分心疼愧疚,但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她必须要直言相告。

    “长林哥,起初是费无策对不起你,但现在,是我对不起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真的爱上他了是吗?告诉我!”宁长林异常激动。

    “是!就是这样的。长林哥你会找到一个爱你的好姑娘,若是你要恨,就恨我吧。”薛明岚的眼泪几度在眼眶里打转,她愣是狠心没让它掉下来。

    这个时候,对他狠心才是她能给的最后的温柔。

    “为什么?我们相识快二十载不敌半年时光,是因为你们日夜朝夕相对吗?怪我一直以来太守礼了对吗?岚儿,叫我离开你,我真的离不开你……”

    宁长林忽然把薛明岚紧紧的搂进了怀里,喃喃的重复了最后一句话。

    在他看不见的背后,薛明岚的一滴泪终于忍不住淌了下来,这个熟悉的胸膛,熟悉的味道,伴随她走过无忧的少女时光,然而最终却不属于她,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有缘无份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