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3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长林心内暗恼,他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她,看来今天是找不到单独说话的时机了。

    安阳忽然觉得有些冷,四下看看,终于找到了冷气的来源。

    不着痕迹的往薛明岚身边靠了靠,“姐姐,有人瞪我。”

    “没事儿,你瞪回去就好了。”

    宁长林决定暂时拿这位公主当空气,等她上了和亲的马车,有她哭的时候。

    “费大人,后天皇上在宫里摆了擂台,想与我魏国勇士们较量一番,届时会邀请群臣及家眷观战,我想到时候尊夫人应该不会突然抱恙不去吧?”

    “你都说了是后天的事儿,谁能说的准?”费无策淡定的拍了拍手上的点心沫子。

    “届时我与秦少石定会好生切磋一番,如此难得的场面,费夫人不出席,就不怕我向皇上说你怠慢于我吗?”

    “长林哥……”薛明岚开口想说什么,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呸!真是卑鄙!薛姐姐已经成婚了,就算让你再多看几眼又怎么样?你好像很喜欢她似的,不还是逼着她做不愿意做的事?”安阳的话像个锥子一样扎着宁长林的心。

    “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你嫁给魏国的痴呆皇子?”

    “切,我看你除了威胁人也没什么大本事!你当我们大楚皇室是泥捏的不成任你摆布?”

    宁长林的脸渐渐发青,“你大可以试试。”

    安阳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像要吃人一样,忽然有些怂了。

    “好女不跟男斗,薛姐姐不要你是对的,费大人比你好一万倍!”

    “好了好了!都闭嘴!”薛明岚实在忍不了了,“上来许久了,这花也赏的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自从发现点心盒子里的小心思,费无策身上的戾气一下子就全消了,对宁长林的容忍度提高了许多。

    他主动收拾好点心盒,“娘子说的对,是该回去了。宁将军不必为我娘子担忧,后日她定会安然无恙前去观战。”

    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别说宁长林,就连薛明岚都非常诧异,大醋桶怎么忽然不酸了?还变的这么大方?

    还没问她意见呢,自己就给应承下来了。

    到了山下,是该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安阳,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送你回去。”

    安阳不想插在人家夫妻之间碍人眼,“多谢姐姐,只是我还要去和梅香汇合,你不必为我担心,我行走江湖多年,从未出过岔子,只除了这回……”她悄悄的瞟了一眼宁长林,那人仍旧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宁长林这时却开了口,“不必担心她,我正好要去宫里一趟,不如顺路带上她。”

    “那可不行!”安阳连连拒绝,“我的宫女梅香还没找到呢。”

    “带上来!”

    “是。”只见一个士兵答应之后,没一会儿就带出一人来,正是梅香。

    “将军,此人声称是安阳公主的贴身宫女,属下检查了她的腰牌,证实无误。就让她在此等候了。”

    “公主!你可回来了!”梅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公主非要一个人去林子里,万一出个好歹,她掉十个脑袋都不够。

    她在山下等她,没多久就被一个士兵给发现了,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要不是她掏出了腰牌,恐怕要拿她当探子处置了。

    “公主殿下,请上车。”

    “我……我不要和你坐一个车!”

    宁长林终于肯给她一个笑脸了,虽说是嘲弄意味十足的笑,“巧了,我也不想。”

    “你信不信我半路上敢跳车?要是把我摔坏了,你吃不了兜着走!宁长林你干什么?我怎么动不了了?”

    原来是宁长林嫌她太过鼓噪,突然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把人像从树下拎下来的时候一样,仍是像拎一只菜鸡一般,用了点儿功夫把她塞进了马车了。安阳在车里叫骂不停,梅香敢怒不敢言,主动乖觉的上了马车。

    “长林哥,她毕竟是公主,你别吓着她。”薛明岚真是有些担心安阳,宁长林今天没能如愿,他心里必定憋着火。安阳不知分寸撞到了他的枪口上,她恐怕要吃不少亏。

    “我自有分寸。”

    宁长林说完就翻身上了他的高头大马,睥睨着费无策和薛明岚,“费无策,一言为定。岚儿,后天咱们两个不见不散。”

    回去的路上,薛明岚还是惦记着安阳,一脸的忧心忡忡,今日谁也没想到会出了安阳这个变数,虽然她的出现暂时替自己解了围,可她那性子,若是一再惹恼宁长林,她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还在想安阳?”费无策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睁开眼来发现她居然还在愁眉苦脸。

    “嗯。”

    “说来今天我还要多谢谢她。若不是她,恐怕现在你想的就另有其人喽。”他说话的语调很轻松,像是在开玩笑一般,薛明岚揪紧的心渐渐松了下来。

    马车有些颠簸,春光透过纱窗投进车里,这样不吵不闹,静谧而美好。

    薛明岚放平了自己的身子,躺在他的大腿上,笑道:“你就不好奇,我及笄那年在那里说过的话吗?”

    费无策呼吸一窒, “不好奇。你若想说便说,不想说也没什么。”

    “好吧,那我就不说了。”

    费无策在她腰间轻轻捏了一下,“说,我想知道。”

    薛明岚浅浅的笑着,仿佛在看着属于别人的那段美好回忆,“我对他说,将来等我们成亲的时候,我要有这满树的桃花陪嫁。”

    “就这些?”

    “嗯,就这些。”

    过了几息,费无策低下了头,附到了她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薛明岚的脸一下子全红了,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41章 桃花为嫁

    安阳穴道被点, 困在马车里动弹不得,又不敢大声叫骂,只敢对着梅香碎碎念。

    “野蛮人, 不得好死,敢这么对本公主,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要让父皇宰了你。”

    这套话翻来覆去的念,梅香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公主啊,您不累吗?不然歇一会儿吧, 你这样骂到口渴对人家来说还不是不疼不痒的?”

    安阳想了想, 也是,女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想整一个人,机会多的是。

    突然!外面传来阵阵马嘶!好像是起了乱子!随着马的狂乱,车身也剧烈摇晃了起来。

    安阳动不了,梅香使劲想靠近安阳, 好按住她的身子,不至于让她被甩出去。

    然而, 马儿实在焦躁不安,车身晃动加大, 甚至有翻覆的风险, 梅香一下子被甩到马车门口, 幸好她及时的抠住了门框。还没喘口气,就眼睁睁的看着公主像颗球一样滚了出去。

    安阳“啊!”的一声,闭上了眼睛迎接自己即将到来的惨状。然而让她意外的是, 自己并没有摔成狗吃屎,而是摔进了一个不甚温热的怀里。

    宁长林面色冷清,看不出一点变化。一瞬间就松开了她,并解开了她的穴道。

    马儿似乎知道自己闯了祸,这时候终于被控制住了,恢复了平静。

    “回车上好好呆着。”

    “去看看老人家有没有事?道歉赔银子。”

    “是。”

    安阳心情复杂,纠结着终于决定向他道声谢,然而那人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看她,安阳气的也不理他。

    到了宫门口,宁长林就让安阳和梅香下车了,仍是一个字都没和她说就办自己的事情去了。

    安阳气的直跺脚,她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让她这么不痛快过!

    “公主,咱们还找皇上告状去吗?”梅香忐忑的问道。

    “告什么告?回宫!”

    入夜,费无策用手蒙着薛明岚的眼睛站在卧房的门口。

    “你到底想要让我看什么呀?神神秘秘的。”薛明岚问道。

    从回来后他就有些神神秘秘的,楞说是母亲身子不太好,派她过去陪她老人家说说话。可她到了那里,婆婆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妥。

    恰好诚哥儿在那,她就在那陪一老一小一下午,时间倒也不难过。

    回来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就是不准她回卧房,她隐隐约约觉得他大概是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便也懒的去揭穿他。

    “娘子,咱们一起进门,千万不得偷看。”费无策蒙着她的眼睛,二人簇拥着朝门内走去。

    虽然没有睁开眼,薛明岚还是能感觉到屋里不同以往的明亮,似乎是多点了几盏灯。

    费无策在他身后放下了手臂,把她收进了自己怀里。

    “看看,喜欢吗?”

    薛明岚倒吸了一口气,深深的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整个房间的地上铺满了桃花,墙上桌上到处布满了桃花,就像身处在真正的桃林中一般。

    不同的是,桌子上正燃着两根手臂粗的大红喜烛,屋内的东西也太多换成了红色,连她亲手剪的不太完美的红喜字也被贴上了墙头。

    “你下午就在忙这个吗?”

    费无策趴在她耳边,“我让入画入琴帮我一起弄的,你不是说成亲的时候要满树的桃花陪嫁吗?”

    薛明岚羞的咬了下唇,“你还当真了,不过我很喜欢。这么多花,被你祸害的那颗数岂不是秃了吗?”

    费无策笑了,“傻瓜,怎么可能只祸害一棵树?而且,现在似乎并不是应该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

    把她拉到了床边坐下,床品一样换成了大红的颜色。

    费无策从床头拿出一块红盖头来,轻轻的盖在了薛明岚的头上。

    却徐徐没有动手。

    等的薛明岚都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了?”

    费无策握着盖头一角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岚儿,今日我掀了这盖头,你便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薛明岚顿了一下,握上了他的手,抓着他的手坚定的掀起了自己的盖头。

    “去把酒端来吧,不是还要喝交杯酒吗?难道到了这个时候我说反悔你会出去吗?”

    “不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