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1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费无策从未见过像今天这般真实的薛明岚,而薛明岚也从未见过如此愤怒外露的费无策,即使是她烧了房子都没见他如此。

    “许下来生?门都没有!自你做了我的娘子,你的头发丝到脚底心便都是我的!而不管你是否稀罕,我也是你的。我们之间绝不会再有第三个人,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薛明岚也彻底被他给激怒了,她用食指点着自己的心口,流着泪控诉着他,“费无策,你未免也太霸道了些?你管天管地,难道还能管住我的心不成?我们成婚本就是不情愿,我便是在心里想想都不成吗?”

    她其实已经在心上人为的竖起了一道屏障,拒绝去想宁长林了。但她今天却非要和他较这个真儿,他凭什么管她想什么?!

    费无策冷冷一笑,“对,就是想都不成!你的心里只能想我,以后想我们的孩子。直到下一世,仍是如此。”

    “岂有此理?我和你无话可说了!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堂堂无策公子今晚算是开了眼界,人生第一次,他不只被骂王八蛋,还被人指着鼻子喊滚?

    既然话已说清,一番争吵也已淡化了宁长林到来对她的冲击,让她独自清静一番也好。

    另外他也应该让她知道,他并非没有脾气之人,只是因为那人是她,他才诸多克制。

    费无策什么也没说,迈着大步出去了。

    他终于滚出去了,薛明岚深呼了一口气,颓然的坐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心里一边担心着宁长林,一边痛骂费无策。假正经!当初她那么勾引他都不上钩,如今竟然借机在长林哥面前亲她,太不是人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

    第二天第三天,费无策也没主动回房来睡,当然,薛明岚更没去请他,二人关系降到了最低点,甚至比在山里时喊打喊杀还不如。

    一个恨不得一眼也不看对方,一个忙的脚不沾地,更不想去主动找骂。

    楚王对齐国君父子的处置很快下来了,父子二人一同被送往楚国旧都郊外的一座宅院里,有专人负责监视。

    薛明岚的哥哥还被封了一个空有虚名的头衔,衣食倒是无忧了。

    她没有亲眼送他们走,但心里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是落下了。

    费无策这个人,总算是实现了诺言。但天长日久,帝王心意难测……但愿楚王不会有朝一日改了主意。

    很快,御赐的左相府就收拾好了,薛明岚随着费无策一道搬入了新家,二人像憋着一股劲儿似的,仍旧谁都不理谁。

    薛明岚冷眼瞧着他,心中不以为然,他当着别人的面那样对她,她不过就是骂了他一句而已,她还没说记恨他,他倒是拿起骄来了。

    费无策白天去宫里办事,薛明岚正跟着新买的丫鬟入画和入琴打叶子牌,前面来人说有人来送东西。

    薛明岚一挑眉,手里继续打着牌。

    “没说公子不在家吗?”

    “说了,来人说是大皇子的人,只是给公子送两个得用的丫鬟。”

    得用的丫鬟?

    “把那两个丫鬟叫进来看看。”

    没一会儿,两个水葱似的丫鬟就站到了薛明岚的面前。

    与一般丫鬟无二的打扮,只是这脸……也太过漂亮了些吧?

    薛明岚本人就是极漂亮的人,但她从不自视甚高。这赏美人就如同看文章,有人觉得好,就总有人觉得不好。

    没有一个男人只希望自己拥有一朵鲜花,而不是拥有整个花园。

    显然大皇子更明白男人的心。

    “回个话,就说这两个留下了。”

    “少夫人……”入画觉得有些不妥,公子的心思难测,少夫人就这样做主给留下了,说不定二人本就不好的关系会变的更差。

    薛明岚笑而不语,他不是一向不喜欢女人亲近吗?她就偏要给他找点不自在。

    凡是费无策单独呆的地方,比如书房,还有他现在暂时居住的寝房,一律不许女人靠近。

    天黑了,费无策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府,匆匆吃了口晚饭,想着还有些要处理,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还没写几个字,就听敲门声响起。

    伴随着柔美的嗓音,“公子,我们是府里新来的丫鬟雪儿清儿,夫人说您日夜操劳,特意派奴婢们过来伺候您。”

    费无策手一顿,一滴墨点掉在了纸上,那个女人会好心找人来服侍他?

    “进来吧。”

    雪儿和清儿两个可不是普通的丫鬟,她们在青楼里长大,从小就被训练怎么伺候男人,一颦一笑都是最恰到好处的,此番大皇子的人把她们一起买下来可是费了好一番力气的。

    雪儿看上去妖娆艳丽,端着一盆洗脚水,清儿则精致婉约,呈着一碗甜汤进来。

    “拜见公子。”

    费无策瞥了一眼这两个姿色明显高于普通丫鬟的女人,更加确定了薛明岚没安好心。

    自从听说费无策回来了,薛明岚的心里就一直打着鼓,血液里鼓动着兴奋。以她对费无策的了解,他的冷脸肯定会把那两个娇滴滴的小娘气的嘤嘤直哭。

    退一万步讲,就算那二人真得了他的喜欢也挺好,她既然给不了他一般妻子能给的,那么给他找两个可心人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等了许久,入琴才从外面回来,脸色有些怪异。

    怯怯的说道,“少夫人,那两个自打进了书房就没再出来过,里面还有声有笑的,离的太远,奴婢听不清说了什么……”

    薛明岚听了一愣,连手里抱着的小粽子毛都给揪疼了。

    心道,还真留下了,原来柳下惠什么的不过是装的。

    “不必再去了,以后他和那两个的事和我没关系,知道吗?”

    “奴婢知道了。”

    薛明岚亲自把小粽子送回了笼子,蹲下身来给它喂了根青菜,“你啊你,吃了睡睡了吃,比我舒坦多喽!等哪天我也给你找个母的……”

    絮絮叨叨的竟是和兔子聊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薛明岚端坐在餐桌前,准备先尝尝那笼晶莹剔透的蒸饺,一口饺子还没下肚,就见几日不曾打过照面的相公大人居然过来了。

    他自顾净了手,坐到了薛明岚身旁,动作态度自然的很,就像他们之间什么问题都没有似的。

    “你今天怎么……”

    “雪儿清儿进来!”

    “是~”费无策话音刚落,就从门外传来了两声甜如黄鹂鸟的应答声。

    第13章 别想让我上当

    薛明岚有个毛病,就是早晨的时候脑子容易转不过来,一见费无策竟然把这两个带来了,顿时有些脑子发蒙,疑惑的看向了费无策。

    然而费无策的目光在刚进来那两个女人身上,根本就没看她。

    雪儿和清儿分别站在他左右,一人给她递筷子递帕子,另一人则殷勤的给他布起了菜,全当薛明岚不存在。

    “忘记和娘子说了,今日我沐休。还要多谢娘子代我收下了大皇子的美意,我很满意。”

    费无策的脸上如沐春风,似乎真的相当满意。

    薛明岚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觉察之后又很快的松开了。

    “相公喜欢就好。”

    费无策不着痕迹的攥了攥筷子,“娘子美意岂敢不喜欢?雪儿,去给少夫人布菜。”

    “不必!我有入画入琴,你的人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

    入画和入琴两个忽然听到点了自己名,赶紧识趣的也站到了薛明岚的两边,学着雪儿和清儿伺候起了薛明岚。

    不大的饭桌,一下子被挤的满满当当。

    薛明岚微抬着下巴,忽然有些趾高气扬,“入琴,给我夹个金酥卷,今日胃口好,我要多吃点。”

    “是。”

    入琴伸了筷子去夹金酥卷,突然,横里窜进了一双筷子,嗖的一下子就抢走了一个金酥卷,放进了费无策的碗里。

    入琴微瞪了雪儿一眼,好在碟子里有两个,她再夹另一个就是了。

    她的筷子再次伸向了碟子,雪儿这次倒是没和她抢,只不过劫胡的人变成了费无策本人罢了。

    他美美的咬了一口外酥内软的金酥卷,不住的感叹,“厨娘手艺真不错。”

    薛明岚面皮抽动了一下,索性放下了筷子,抱着膀子斜睨着他。

    “看来相公的胃口比我还要好,也不管香的臭的,有多少吃多少。”

    费无策轻笑了声,把一整个卷子放进了嘴里。

    咔滋滋,酥卷被咬碎的声音在此刻尤其的刺耳。

    “能吃是福,娘子别客气,一起吃。”

    啪的一声,薛明岚撂了筷子,“我怕恶心。”

    说完就站起身来带着两个丫鬟回房去了。

    见她走了,费无策脸上的笑掉了下来,雪儿和清儿微微颤抖一下,一同低着头退后了几步。

    昨晚姐妹二人各自端着东西娇滴滴的进了书房。

    “大人,奴婢给您端来了热水,泡泡脚也好解乏,奴婢会些按摩穴道的法子……”雪儿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位正主正一脸肃杀的盯着她。

    “大人?是不是奴婢话多惹您不喜了?”

    美人莹莹而立,一汪秋水般的眸子正忐忑的望着自己。

    “你们是少夫人派来伺候我的,可是心甘情愿做这些下人的活?”

    雪儿和清儿一时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她们怎么可能愿意做这些下人的活呢?当丫鬟不过就是个名目,是个跳板,她们说的伺候当然是指男女之间的那种……

    可她们两个初来乍到,还没抓住他的心,万不可贸然行事,先借机争取多近身才是正道。

    “奴婢愿意,大人这般天人之姿,能伺候大人是奴婢们的福分。”

    雪儿说完就壮着胆子端着盆过来,放到了费无策脚边,清儿也把甜汤放在了桌上,和她一起蹲下了身子。

    两人一齐给费无策脱了鞋袜,泡在了温热的水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