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10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牢,本是齐国关押重犯的地方,如今却讽刺的关押着齐国君本人。

    掌管天牢的官员亲自引着薛明岚和费无策走进了幽暗的天牢之中。这种地方,是薛明岚这种天家贵胄想都想象不到的地方。

    楚王还算厚道,把齐国君父子分别关押在上好的牢房里,好饭好菜的供应着。

    饶是如此,仍是人家的阶下之囚。

    薛明岚一眼就看到了那头花白了许多的头发,赶紧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

    官员朝里面嚷了一声,“薛盛!你女儿女婿来看你了!”

    浑浑噩噩等死的齐国君猛然站起身来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大步奔到了牢门口!死死的盯着薛明岚看,恐怕一个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哗啦一声,门锁打开了,薛明岚一下子顺着门缝挤了进去,扑通一声哭着跪在了齐国君的脚下,抱着了他的大腿。

    “父亲~”

    “诶,是我的岚儿吗?”

    薛明岚抬起泪水淋漓的小脸,满脸的儒慕和心痛,“是我,是您的小女儿岚儿,我来看你了。”

    薛盛虎目泛泪,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好孩子,快起来,这里你不该来。”

    薛明岚起了身,抹了把眼泪,扶薛盛坐下来,“父亲,您放心,楚王已经答应不杀你和哥哥了,具体的安排可能还要几天才出来。”

    面对女儿的激动欣喜,薛盛听了却淡然的很,“反正是我为鱼肉他为刀罢了。也好,我的老命丢了没什么大不了,可你哥哥还年轻,不该受我的连累。”

    “父亲,您千万不要灰心,您以前不是总说累吗?等出了这鬼地方,您一定要为自己好好的过下半辈子,岚儿不许您说丧气话!”

    薛盛听她这番稚气的话笑了笑,怜爱的细细瞧着她的面庞,“父亲还没问你过的怎么样呢,依你的性子想必是把费家折腾够呛吧?”

    “哼!”薛明岚一扭头,别的倒没多说。

    没说薛盛也猜的出来,费雍说费无策重病无法出山不过是托词罢了。楚王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他施恩,既然他已经决定放他一马,必定是费无策已经投靠了楚王的缘故。

    “你相公来了吗?”

    “他算什么相公?”

    “休得胡说。”

    站在门外不远的官员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叫了一声费无策。

    费无策这才现身,首次正大光明的拜见了岳父大人。

    薛盛见到了一张陌生的脸,心中纳闷儿,随即一想便明白了当日相亲他玩的什么把戏。替他相亲的是兄弟,接亲的本该是兄弟,到他这里反而是本人了。

    不是不恼怒的,只是如今他早已没了恼怒的资格,他此番帮助自己和儿子留了条小命不说,以后他还不定被圈禁在什么偏僻的地方,而岚儿已经成了他的妻。

    以岚儿的性子劝她安分守己还来不及,断不可因无法回头的事再节外生枝了。

    “拜见岳父大人。”费无策深深鞠了一躬,包含了所有的愧疚和谢意。

    薛盛深吸了一口气,才转向了薛明岚,“你们两个跪下。”

    薛明岚突然明白了父亲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让她们两个正式敬他一杯喜茶,补上回门那一回。

    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境!父亲如今落得如此下场,费无策少说也是个六亲不认见死不救的罪过,父亲凭什么就这么原谅了他?她梗着脖子,死活不愿跪下。

    “岚儿!”薛盛怒了。

    费无策亲自倒了一杯茶,扯着薛明岚的袖子跪下了,然后一起给薛盛磕了三个头,才把茶敬了上去。

    薛盛喝了茶,什么也没对费无策说。

    “麻烦马大人了,把他们带出去吧,老夫要休息了!”

    “父亲!”薛明岚不肯。

    薛盛不再理她,自顾倒在了床上,闭目养神。

    听着脚步渐远,他才睁开了眼睛,费无策绝非等闲之辈,岚儿跟着他必会有精彩的一生,重要的是,费无策看她的眼里,有情。

    这就足够了。

    回行馆的马车上,费无策一直冷着脸,薛明岚瞄了他好几次才敢出声。

    “你生气了?”

    某人装没听见,继续看手里的书册。

    薛明岚心知他是因为自己刚才的态度而生气,可那是当着她父亲的面啊!在其他地方,嫁了费无策,她可以认了。可是在父亲面前,他老人家为了她,是以何种心情接受的费无策啊?

    “一码归一码,你实现了保我父兄的诺言,我感激你。而我也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尽力当你的好娘子。”

    费无策终于舍的把书放下了,看向了她,“知道就好。”

    他其实多么想说,我要的不是好娘子,而是你的心。只不过这话说出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回了行馆,费无策就钻进了书房,他这左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一直到深夜了还没回房。

    薛明岚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父亲在牢房里的样子,紧接着便勾起了许许多多逝去的美好回忆。

    泪水不知不觉湿了枕头,她轻轻的拭了一下,突然听到门口有响动。

    以为是费无策回来了,她快速调整好了情绪,坐起身来,想和他商量商量能不能让楚王尽量别把父兄弄去太偏远的地方。

    然而,只一眼,她便瞪大了双眸,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泪水又有了要漫出来的迹象。

    “长林哥?!”

    “嘘,小点声儿。”宁长林一身黑色夜行衣,长身玉立,面如冠玉,大步向她走来。

    薛明岚赶紧从床上下来,二人对立,默视着彼此,心潮剧烈的起伏着。

    “岚儿,分别多日,我一日未敢忘记你,你可有思念我?”宁长林深深的凝视着她,眼里满是道不尽的情丝,仿佛她还是那个与他两小无猜的姑娘。

    薛明岚听他这么问,强压住内心酸涩,“长林哥,你怎么过来了?你现在不是魏国……”

    “我在问你想不想我!?”宁长林突然发难,眼睛隐隐发红,狼一样的盯着她,想听她的真心。

    薛明岚狠狠的抠着自己的掌心,再疼一点才好,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让她稍稍忽略掉心里的痛。

    “长林哥,我不能想你……”

    “为何不能?难道你爱上了他不成?”

    薛明岚摇了摇头。

    “那就好!只要你的心里还是我,我不在乎那个可笑的亲事。只要你点头我这就带你走!”

    薛明岚终于肯再抬头看他的眼睛,眼中是无尽的抱歉和凄楚,“如有来生,只要你还要我,我不会再负你!”

    “要什么来生!我这就带你走!”

    咣的一声,门被踹开了,“不知宁将军要带费某人的娘子到何处去?”

    第12章 那是她的第一次

    “费无策……”薛明岚低叫了一声。

    费无策长臂一伸,薛明岚就被他光明正大的卷进了怀里,不顾她的挣扎,紧紧的搂着她的肩膀。

    如果眼睛可以射出刀子,此时两位堪称人中龙凤的男子已经将彼此射成了筛子。

    二人都在快速的观察对方是否名副其实。

    “宁将军深夜前来,并且直入在下寝房,恐怕不是做客之道吧?”

    宁长林剑眉微锁,看费无策如同看一只蚂蚁,即便他有比天的才华,也不过是一介书生罢了。

    “我一刀就能使你毙命。”

    费无策听言不屑的牵了下嘴角,“杀我容易,不过你以为你能出了行馆的门吗?”说罢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薛明岚,“你只会让她在这世上彻底变成一个人。”

    宁长林眉头皱紧,手握成了拳。

    “我愿以任何代价换回岚儿。”聪明人之间从不说废话,若费无策有成人之美的雅量,当初也不会做出那等欺瞒拐骗之事。所以,哀求他,向他诉说他们的心心相印,只会换来他的嘲弄罢了。

    “不好意思,你不值这个价。”

    “你!费无策!”薛明岚听不下去了,使劲挣扎了起来,怒瞪着他,奈何他就是不肯松开手。

    偏偏费无策还没完。

    “而且,来生也轮不到你。”宣誓完这句话,他就捉住了薛明岚的下巴,一口吻了下去。

    又重又短的一个吻,薛明岚一重获自由,便毫不犹豫的扬起手想要给他一个大巴掌,却被他给制住了。

    宁长林心如刀绞,恨不得立刻斩杀了费无策,更恨自己不是容易被热血击昏头脑之人。

    “岚儿……”

    薛明岚不服气还是想再打费无策,二人就这么当着宁长林的面对峙着。

    “长林哥,你赶紧走吧!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若再激怒了这个王八蛋他八成就真不放你走了!”

    外面果然有隐隐的人声跑动,宁长林面对此情此景,心痛的几近窒息。

    “岚儿,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光明正大的回到我身边。”

    说完他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宁长林直到了安全地方才按住了疼痛的胸口,虚脱般靠在漆黑的城墙下面。

    他明白岚儿的心,人人都说她刁蛮任性,只有他知道,她是个多么重情重义的好女孩儿。

    为了她父兄的命,为了那纸婚书,她是不会轻易离开费无策的。

    这些都不会成为他的阻碍,因为他早晚有一天会解决掉费无策。

    最令他痛心和担忧的反而是岚儿的态度,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儿他都再明白不过。

    刚才那两人一番动作,他看的分明,岚儿似乎并没有他以为的那般排斥费无策。

    有那么一瞬,他感觉自己的确如费无策所说的,是个外人……

    宁长林走了,屋内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