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董氏拉过了薛明岚的手,让他们起来。

    “好孩子,你受苦了。是爹娘对不住你,养了个不通情理的儿子。别恨他,要恨就恨爹娘从小没把他管教好吧。既然已经成了一家人,以后便要好好过日子,他要是再欺负你,你就过来和娘说,我亲自教训他!”

    董氏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薛明岚感受的到她的歉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费无策真是有幸,有这样好的爹娘守护着他,而她,早就忘了有娘是什么感觉了。

    费雍也说,“对,若是他再敢欺负你,你只管来找我们,大不了我像小时候一样揍他!”

    薛明岚抿唇勉强一笑,“多谢爹娘。”

    收了二老的见面礼,接着拜见了大哥大嫂。给诚哥儿的礼则是费无策掏的,好在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没人怪罪薛明岚。

    费无策先离开一步去见楚王的特使,董氏和王氏怕薛明岚心里难受,就劝她留下来说说话。

    但薛明岚此时满心都是父兄的事,哪有心思闲聊啊?她的目光追随着费无策的背影,眼见着那背影就要消失了!

    她猛地起了身,“爹娘兄嫂抱歉,我要跟上去看看!”

    说完也不管长辈怎么说,一阵风似的就追了出去。

    众人一阵怔愣,无行说要去看看,被费雍给制止住了。

    “哎……随她去吧。”

    费无策和特使在里面说话,薛明岚就在外面听着,他们谈的不是什么秘密,无非就是商讨何时去见楚王。

    没过多久,费无策就出来了,一见她居然在外面,很是意外。

    行至没人的地方,薛明岚迫不及待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和你一起去!我必须见到我父兄好好的。”

    “不行!我虽有把握事成,但人心难测,圣心更难测。在我没有十成十把握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有半点风险。”费无策言辞冷峻,没给她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

    “我不怕危险,相公,你就带我去吧,你把我一个人留下,让我继续像聋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会心焦死我的!如果要死,我宁愿和父兄一起……”

    费无策听了这话,眼神顿时犀利如刀,连周身的气温都降下来了。

    “把你的话收回去。你既已是我费无策的妻子,便生死都是要和我在一起的人,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说完也不管薛明岚是何表情,大步离去了。

    有下人上来,引薛明岚回栖芳园去。她满心愁绪,犹在回味刚才他说的话。

    费无策在书房里忙着什么,不见出来。

    薛明岚就一直在院里守着他,她决定牢牢的跟着他,他走一步她就走一步,他去哪儿她就跟去哪儿。

    厨房那边给栖芳园送来了点心,她给拦了下来。

    整了整衣冠,扯了扯僵硬的面容,尽量让自己能露出个好看的表情来,这才上前敲了书房的门。

    “相公,我来给你送点心。”

    费无策好像真的很忙,头也不抬的问道:“你吃了吗?别在院里坐着了,风大,回房吧。”

    薛明岚咬了咬唇,“相公……你就带我……”

    “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薛明岚一下把点心盘子摔打在他桌上,噙着泪跑出去了。

    继续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守着,一想起这段时间天翻地覆的遭遇,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忽然,一个软乎乎的小男孩趴在了她的膝盖上,小肉手伸着给她擦眼泪。

    “漂亮二婶你怎么了?是不是二叔欺负你了?你放心,等我长大了就娶你当媳妇,咱们不要二叔了!”

    诚哥儿最喜欢三叔,不喜欢二叔,二叔的脸总是臭臭的,管教起他来比他爹还严厉呢。

    王氏笑着上前把小豆丁给拎了过来,“又瞎说了,回去要罚你写十个大字。”

    薛明岚收了眼泪,不好意思的起了身,“大嫂。”

    “娘不放心你们,让我过来看看。怎么直接坐在石头上?太凉了对身子不好。”王氏说着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厮。

    那小厮一抖,赶紧低头去找了垫子过来。

    “弟妹,你父兄的事也别太着急了,我昨日还听见爹和相公说话,说这回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保住他们的命,你就算不相信无策,也要相信爹的话吧?”

    “爹真的说过这话吗?”

    “那还有能有假?越是这种时候,咱们女人越要守住后方,稳住阵脚,切莫给他们添乱啊。”

    薛明岚心里琢磨着这话,终是点了点头,“谢谢大嫂,我明白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王氏才带着诚哥儿走了。

    费无策终于把要呈给楚王的东西写完了,也该到了出发的时候了,楚王请了他几次,架子已经拿够了,需赶快前往。

    打开了书房的门,本以为会在院中见到固执的薛明岚,却发现伊人早已不在那里了。

    也许是终于想开了吧,费无策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怅惘。

    出发前不能再见她最后一面了,下一次见面不知在何时了。

    这一行他只带了两个人,一个是忠叔,一个是小厮安平。

    特使的马车在前,忠叔和安平赶的马车在后。

    费无策抬腿上了马车,一撩车帘子却愣住了。

    “岚儿?简直胡闹!赶紧下去!”

    费无策有些恼怒,还以为大嫂把她给劝住了,哪知根本就没用!原来她和自己一样,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

    忠叔也真是的,死活不能让她上车啊,这下子可真是骑虎难下了。

    车外的忠叔虽然什么都听不见,还是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薛明岚拿把小刀往她自己脖子上放,他纵然见惯了风风雨雨,也不敢拿她的性命造次啊。

    “我不下去,我一定要和你去!”薛明岚不管不顾的死死的一把搂住了费无策的身子,不管他怎么挣扎就是咬牙不松开。

    “岚儿,不要胡闹了,这次你必须得听我的。”一向神通广大的费无策觉得自己简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薛明岚见他意志坚定,突然松开了手,定定的看着他,“那好,反正你已经发了毒誓,我也不怕你失言。我这就下车,你自己去吧。”

    说完这句话,就痛快的要下车。

    费无策要是信她就有鬼了,赶紧抓住了她的手臂,“你又想干什么?”

    薛明岚扭头冲他露出了一个无敌甜美的笑容,“你走之后,我立马去魏国。”

    找宁长林?费无策眉头紧锁,忽的加大了抓她手臂的力度,抓的薛明岚生疼。

    从牙缝里龇出一句,“过来坐好,带你一起去。”

    薛明岚心满意足了,乖乖的坐在费无策身旁,把小桌上的茶水给他倒了一杯,“相公喝茶!”

    费无策无声叹气,他算是栽了。

    晚上才到了齐国旧都瀛洲,二人住进了楚王特意安排的行馆内。

    自从灭了齐国,楚王暂时还没回国都,一直在这边平息民情,另一件重要的事便是要把费无策请出山。

    第二天一早,费无策就进宫面圣去了。

    楚王是现今世上难得的雄主,不说开疆辟土,就说治国理政的才能就比齐国君高上不知多少倍。

    楚王一见费无策的气度便觉得传闻不虚,果然不是等闲高人的模样。

    二人畅谈了两个时辰,可谓宾主尽欢,楚王心中不只一次感叹,为了请他屈尊降贵是值得的。

    得无策公子者得天下,瞧瞧他稳坐家中便写出来的这些方略,若是有他亲自帮自己实现这些,何愁不能统一八方,天下昌隆啊!

    官职、府邸、田产、名望……楚王直接抛了出来,说完还觉得筹码不够大,又说道:“不知先生还有何要求?尽管开口!凡事能给您的礼遇,寡人定会毫不吝惜!”

    终于到了正题,费无策这才起身冲楚王行了君臣大礼,“却有一事相求,还望陛下应允。前齐国君是无策的岳父,无策与爱妻情深意重,实不忍她夜不能寐食不下咽。齐国君父子庸碌无能,既不是开疆之辈,又无守城之能,加之胆小惜命,百姓对其怨声载道,即便是留一命他们也生不出乱子。您刚灭了齐国,生灵涂炭百废待兴,如果留下他们一命,天下人定会争相传送您的品德……”

    楚王心里一哽,这才想起了费无策前段时间刚把齐国公主拐到手,亏他当时还有些紧张,怕他站错了队。

    他说的十分有道理,可是那毕竟是曾经的一国之君,就这么放过了……

    费无策又行了一礼,“如果陛下应允,无策愿终生为陛下所用,绝不会再侍二主。并且无策会竭尽全力祝您一展宏图!”

    “好!”

    楚王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齐国君父子身份再敏感,也不过是一个小国的阶下囚,他并不怕他们能掀起什么风浪,他的眼界可远不止如此。

    如果能用两个无用之人换来费无策的承诺,何乐而不为?

    “臣,谢陛下!”

    “爱卿快快请起!从现在开始,你这楚国左相就正式上任了。本王决定一个月之后重新举办一次大典,正式昭告天下,改国号为大楚,迁都瀛洲。”

    ……

    费无策告辞,出去的时候迎头碰上了楚王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微微颔首算是行了礼。

    “父皇,那位就是费无策?”大皇子问道。

    “正是,以后你们兄弟几个敬他要如敬寡人一般。”

    大皇子把这话郑重记下了。

    二皇子却眯着双桃花眼,有些不屑,“不就是个书生吗,有什么了不起?”

    换来了楚王的一顿训斥。

    出了父皇的门,二皇子还满脸忿忿,“父皇可真是的,我怎么没看出那书生有什么了不起?”

    “二弟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

    二皇子语塞,忽的邪笑道:“听说他把齐国公主那个天下第一美人儿给娶回去了,不是我说,他消受的了吗?”

    大皇子不语,迈步走了。

    二皇子见此一甩袖子,心里不爽极了。他惦记那第一美人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奈何父皇严令这段时间国事为重,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皇子搞出岔子。

    他想着反正那公主也飞不了,宁长林在打仗,一时也成不了亲。等到楚灭了齐,娶她还不就是父皇一句话的事?

    可谁成想,偏偏就出了费无策这个劫胡的!

    第11章 我在问你想不想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