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7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是条清新可爱翠绿的无毒小水蛇,也许他刚离了娘亲,正独自一蛇出来游玩,也许他根本就没想过咬人。

    但废物策在薛明岚看不见的背后,硬是去撩拨他,撩的小蛇脾气上来了,非要咬他一口不可!

    “呃……”咬的还真疼。

    薛明岚听到他的闷哼声,赶紧和他分开了些,“你怎么了?”

    废物策咬着牙,“我被蛇咬了,别担心,它已经跑了。”

    其实并没有多疼,但他若是不表现的疼些,又怎能激起她的同情心呢?只不过温香软玉在怀,却着实难熬,二人紧紧贴着,被水浸透的衣物仿佛不存在一般,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了无数倍。

    “那怎么办?快放我下来!”薛明岚挣扎着要下来,却忽然感到有个硬硬的东西硌到了她的大腿。

    “别动!”费无策额上冒着细汗,浑身酸爽难忍,双手却是把她箍的更紧了。

    “你刚才洗好了没有?”

    薛明岚顾不得多想,心里惦记着他的伤,“洗好了,赶紧上岸吧。”

    二人磕磕绊绊上了岸,薛明岚把费无策扶坐在岸上,撩起了他的裤脚,上面赫然有两个蛇咬出来的小洞。

    “这可怎么办?你会不会死啊?”

    费无策抬眼看了一下她焦急酡红的小脸儿,“难说。”

    突然,他感到伤口剧烈一疼!

    薛明岚听他说可能会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绝不能这样死了,世上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他绝不能死在这无人知道的深山里!

    她猛地低下头,在他的伤口上猛吸了一口,吸了一口腥咸吐出去,往复几次,才抬起头来关切的望向费无策。

    却对上了一双深沉如海的双眸,他深深的看着她,眼里仿佛藏着一口深渊,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沉溺。

    费无策一把把她捞到了面前,“为何不想让我死?”

    忽然靠的如此近,面对他异常严肃的提问,薛明岚忽然有些找不到了自己的舌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你……为何要死在这种地方?”

    费无策抑制着心中的狂风骇浪,收回了能溺死人的目光。

    “把衣服穿上吧,你的病刚好,放心我死不了的。”

    就是为了你,也不会。

    薛明岚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穿着是多么的清凉,嚷了声“你快把眼睛闭上!”就快速的捡起了自己的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

    费无策低笑出声,“现在才着急似乎晚了些。”

    薛明岚赤红着脸,这时才恍然想起刚才在水里碰到的硬东西是什么。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在宫闱里长大,特别是早早的有了心上人,所以对男女之事并不是毫无所知。

    她没有声张,反而在心里琢磨起来。这个费无策把她诓到手,处处对她忍让,小小的触碰就能让他起了反应,看来他还真的挺喜欢自己这副皮相的。

    新婚之夜她拿着匕首威胁过他,当时他郑重承诺过只要她不点头就绝不碰她。成亲后他迟迟不肯为父皇出头,自己从未真正属于过他,这会不会是他的理由之一呢?

    如果她把全部的自己交给他,他会不会就此改变主意?虽然她心里大约明白费无策是那种拿定了主意便不会轻易更改的人,但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既然他那么想要她,那她不如就拿身体与他交换好了。反正,反正今生所爱已经没了指望。

    匆匆穿好了衣服,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披散着,白皙的小脸在光线的映照下就像费无策梦里的那个仙子一样美好。

    “你能站起来吗?我来扶你。”薛明岚是一旦想开了什么便会去做的人,既然决心要勾引的他为自己神魂颠倒言听计从,那么行动从这一刻便要开始。

    她的声音一下子变的太过甜软,费无策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没想明白是何原因,也许是被吓到了吧。

    “那就辛苦娘子了。”

    一路上,薛明岚不辞辛劳,任费无策的一条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二人相拥着磕磕绊绊的下了山。

    费无策心里打着鼓,路上他特意把重量压在她身上,这个娇滴滴的小公主竟然全程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还不断的询问他的感受,难不难受啊?渴不渴啊?

    若不是这几天熟悉了她,他恐怕会以为自己换了个娘子。

    她这是因为刚才的救命之恩对她生了感激之情?

    得知他被蛇咬之后,最初她的紧张表现是可信的,可她现在的表现真的很不可信。

    费无策决定看看再说。

    终于到了家,忠叔正在院子里种菜,见二人这副样子赶紧上前察看。一看薛明岚说公子是被蛇给咬了,忠叔这心里就有些怪异。

    首先,公子在山里的时候身上常备防毒蛇的解药,再者,就算没带解药,又不幸被咬了,那公子估计活不到现在,至少不该是现在这副面色正常的样子。

    如果是被无毒的水蛇给咬了,那公子这有气无力的身子……

    费无策朝忠叔使了个颜色,忠叔老成持重,半点心思没表现出来,上前帮助薛明岚搀扶起了费无策,送到房间里去了。

    并且还找出了一盒药膏,也不知道是治什么的,像模像样的给他涂了起来。

    “忠叔他不要紧吧?”薛明岚抓住忠叔焦急的问道。

    忠叔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就出去了。

    薛明岚有些被他给弄糊涂了,这意思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啊?

    一路回来,她心里觉得费无策应该没多大事,她那般殷勤照顾他,实乃刻意成分居多。

    现在看忠叔这意思……若是一个不好,他还是有危险的?

    薛明岚打死不信费无策,但忠叔她还是信的。

    一想到费无策真的有可能就此一命呜呼,她照顾起他来便多少添了几分真心。

    忠叔把熬好的清热降火的草药给端了进来,薛明岚小心的接了过来。

    “相公~我来喂你吃药。”

    费无策忍着鸡皮疙瘩,点了下头,“多谢娘子。”

    薛明岚用汤匙舀起了一勺药,轻轻的送到自己的嘴边,撅起了花瓣般娇艳的红唇轻轻的吹了两下,又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尝了尝,觉得不烫口了,才把药匙伸到了费无策的嘴边。

    费无策自动忽略了她那不寻常的腻的不像话的声音,因为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被她的动作吸引过去了,那红嫩的唇瓣碰上了苦涩的药汁,会是什么滋味?

    既甜又苦吗?还是甜能化解了苦?他忽然很羡慕那根药匙,至少它能比他更光明正大的亲近于她。

    他把药吞下。她又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费无策的喉结偷偷的滚动了一下。

    “把药给我,我还是一口气喝下去吧。”

    到了该就寝的时候,薛明岚在费无策惊愕的眼神中,跨过他的身体,一个咕噜躺进了床里侧。

    费无策他是真的惊愕,要知道早晨她还为昨晚的事大呼小叫呢,不过是一个白天而已,为何她的变化这般大?

    他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冲撞了什么。

    “娘子?”他轻轻的戳了一下背朝着他的某人。

    却不成想他这一下子似乎启动了薛明岚身上一个不得了的机关,只见她猛地翻身过来,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死死的抱着的腰不撒手。

    她闭着眼睛,一副马上要就义的模样,“相公,我们洞房吧!”

    费无策一把挪开了她搂在自己身上的手臂,郑重其事的看着她,“娘子,你到底怎么了?”

    薛明岚心乱的不得了,这个废物策不是很机智吗?今天怎么这么笨?怎么了,怎么了,她明明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啊!

    就是要和他洞房!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便再见不得他装傻,白天在水里她就知道了,他其实是很想要她的,她这便如了他的意,只要他真正做了齐国侯的女婿,那他还有什么脸不去帮他?

    薛明岚挣脱了费无策的大手,坐起身来,快速的解着自己的衣服,费无策哪还顾得上装虚弱,赶紧跟着起来,一把把人困在怀里。

    “岚儿,冷静,你需要冷静一下!”

    薛明岚的衣服此时已经扯开了一半,费无策的下巴抵在她光洁如玉的肩膀上,几乎耗尽了毕生的耐心控制着自己的心魔。

    薛明岚愣了,这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啊!如果她连这唯一的筹码都不管用,那她还有什么指望?

    她鼓起勇气颤抖着向费无策下身探去,一把握住了他的命根子。

    “嘶……岚儿你……”

    薛明岚回眸望着他的深沉的眼睛,近到每一次呼吸的热气都能喷到彼此脸上。

    “你不想要我吗?”

    费无策极力忍着煎熬,纵然他在心里已经把她扑倒了一万遍,但他现在必须忍着,因为还不到时候。

    他清楚自己在大事上的选择,并且不会改变。

    如果他现在要了她,以她的性子,也就是永远的失去了她。

    他不能为一时之快,去冒这个风险。

    他低头在红润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我在新婚之夜对你立下过承诺,若非出自你真心,我绝不碰你。”

    薛明岚急红了眼,“现在我是真心啊!真真的心!”

    费无策松开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躺回了原位,“娘子早些睡吧,别想太多,世间事该来的躲不了。”

    他说了这样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闭目做入定状,无论薛明岚的眼神是火热是愤怒还是什么,一概不看!

    薛明岚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恨不得伸出爪子上去挠他个满脸花。

    什么东西?她都放下所有的自尊那样了,他居然还能视而不见?

    他身体的反应再诚实不过,他分明就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不想帮她父兄!

    不过他的这种反应却更加坚定了她色诱的念头,他越是躲她,就越说明她对他有极大的影响力。

    要是半点不在乎她,他完全可以要了她之后不认账,那她对他也没什么办法。

    然而他忍着折磨,严词拒绝了她!

    这说明她这个计划虽然难实现,但只要成功了,费无策必然会破了他的原则,不得不听她的。

    她似乎抓住了滑不溜丢的费无策的一根肋骨。

    而那根肋骨的名字就是她。

    薛明岚不气反笑,也躺了下来,把身子更加的靠近他,甚至枕上了他的枕头。

    小手伸进了他的被窝,搭在了他的心口上,闭上眼睛睡着了。

    费无策感受着胸口那只随着他的心跳微微起伏的小手,默默的睁开了眼睛。

    主动去中齐国君的美人计,是他有生以来做过的最值得商榷的事。他偶尔会怀疑当初的决定,就是在看到薛明岚的眼泪的时候。她难受,他一样跟着不好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