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6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薛明岚不信这个邪,她蹬蹬两下下了马车。

    忠叔正在烧火做饭,她当着费无策的面把那几张他亲手为楚国君写的心血掏了出来,扬在手里,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向忠叔,慢腾腾的一页一页的把它填进了火红的灶膛,还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费无策并没有阻止,这期间他已经帮她把洗脸水给倒好了。

    “过来洗脸吧,洗好了吃口饭再吃一碗药就好的差不多了。”

    薛明岚气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了马车上。

    忠叔虽然不言不语,却是个细心的汉子,从他买的东西上就能看的出来。

    昨天时间那样少的情况下,他还充分的顾及到了她,女孩子的衣物、小镜子、梳子之类的都买了,还特意给她带了包糖果。

    薛明岚心里感激,她不会迁怒,她只会怪那废物策一个!

    拿起了还算精致的牛角梳,把乱蓬蓬的头发给放下了下来,一绺一绺的梳着。来了这里几天了,她还没好好的洗过一次澡,头发也才洗了一次而已,经过昨天火里泥里的一通折腾,她的头发都有些梳不开了。

    一使劲儿,疼的龇牙咧嘴不说,还拽下了好几根头发。她的头发乌黑亮泽,是她最喜欢的部位之一,如今成了这样子让她心疼不已。

    一想到自己从一个香喷喷的小公主变成了一个脏不拉几的乞丐,心内就越发酸楚,越自怜自哀,便越发觉得连身上都脏的痒到受不了。

    吃完了饭,她向费无策提出要洗澡,他却怎么也不肯答应。

    “明天再说,你的病还没好。”

    “我实在受不了了,你不陪我,那我就自己找去!”

    “山里有狼,你自己去就是喂狼。”

    “那你去洗,狼怎么不吃你?”

    “因为我是男人,没有你香。”

    “香……!”薛明岚一下子脸红了,他瞎说什么呢?谁香了?她偷偷的闻了闻自己身上,哪来香味?汗味还差不多。

    白天把小木屋再修饰一番,就能住人了。

    屋子的格局和之前的基本没变化,就是正屋里的床变大了,几乎比之前的大了一倍。

    薛明岚对这一点还算满意,之前的床实在太小了,就算是现在这样也比不上她以前的床大,不过勉强可以接受了。

    她去了兔笼,把忽略了一天的小粽子给抱了出来,幸好它够坚强,没让水火给折磨死。

    给小粽子喂了点水和草,薛明岚就抱着它进了屋,打算按费无策说的好好养病,为了明天能洗个痛快澡,她愿意暂时当个听话的乖孩子。

    开门看到里面的场景却愣了一下,然后就像小粽子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瞬间又炸毛了!

    “费无策,你干嘛往床上铺你的被子?”

    费无策一脸的理所当然,“床够大,为什么不能铺?”

    “根本就不是床大小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费无策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薛明岚一时语塞,他们名义上已经是夫妻了,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也说不出口了。

    “反正我不能和你睡一个床!”

    “好,那有请。”费无策伸出了手臂冲书案那边一让。

    薛明岚呼吸一窒,她真是太傻了,竟然这个时候还下意识的认为费无策有那劳什子君子风度!

    “哼,去就去,本公主就算睡地上也不和你一个床!”

    薛明岚气呼呼的从床上抱起了她的被子和枕头,放到了书案上,顺便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新文房四宝给胡乱堆到了一边。

    费无策故作无比担忧的劝她,“你在这睡一夜,明天病不会好的,病不好就不能洗澡。”

    薛明岚就不信他的邪了,他越是想让她怎样,她就偏偏要和他对着干。

    “臭死我算了,我就是不和你睡一个床!”

    费无策面皮悄悄的抽动了一下,脱鞋上了床,并且故意不拉下床幔,“忠叔这回买的被褥真软啊,你快躺下试试。”

    薛明岚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理他,在书案上铺好了被褥,也躺了下去。

    这书案当床也没什么不好嘛,无非就是高了些,硬了些,窄了些,太过通风了一些。

    她可是女中豪杰,这点困难算什么?废物策那厮睡得,她凭什么就睡不得?

    想象总是很美好的,薛明岚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的睡相。

    废物策躺在床上许久才睡去,他一直在等着薛明岚求饶,他甚至在想若是她肯服软,他就把床让给她。他毕竟舍不得她难受。

    两个白天一个晚上几乎没休息的他,到底是抵抗不了浓重的困意,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睡的正香,梦里有个仙姿绰约的仙女向他走来,他觉得她的样子似曾相识,便冒昧的想看看她那被轻纱遮住的面庞。

    仙女见他的痴样笑弯了眉眼,轻轻解下了覆面的轻纱,“相公,是我啊。”

    他不由的看呆住了,那端庄曼妙的仙子竟然就是他的妻子薛明岚。

    “岚儿……我……”

    咣的一声,是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正沉浸在美梦中的费无策瞬间被惊醒,顾不上穿鞋赶紧过来查看薛明岚的情况。

    “哎哟~哎哟~”薛明岚睡的正香,不妨一个大翻身,整个人从书案上滚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幸好她身上还裹着被子。

    “娘子,娘子……”费无策轻推了她一下,却见她只是迷迷糊糊哼了两下,竟然在痛觉过去之后又睡了过去!

    费无策无奈的点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尖,心说,就你啊,这样还仙女呢。

    真想看看若是不管她,任她在地上睡一晚,明早醒来她会是何等表情。

    费无策把她连人带被一把抱起,放进了床里侧。

    落下床幔,黑暗中他朝她的方向看了看,倾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无声的笑了。

    薛明岚睡足了醒来的时候,费无策已经起来了,正在外面和忠叔比划招式呢。

    只见她风风火火的从里面冲出了出来,大清早的精神头就很足。

    “费无策!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在床……”她说到这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忠叔还在,就一下子把话给收住了。可她很快反应过来,忠叔是个聋哑人啊!

    笨啊,她这个笨蛋!

    “费无策!到底怎么回事?”

    费无策收了最后一个招式,淡定的很,徐徐走到了她的眼前。

    听其中气,观其面色,她的病应该是好彻底了。

    “不睡床,难道娘子的意思是更愿意睡在地上?”

    薛明岚一脸的不解。

    “娘子不妨想想自己的睡姿,若是不信回去看看被子脏没脏便知。”

    他话音一落,薛明岚险些掉了下巴,猛的转身回了房中。

    不一会儿才见她面色不甚自然的走了出来。

    “我病好了,今天要去洗澡。”

    费无策也没点破她,“好,吃完饭就去。”

    饭是忠叔做的,匆匆吃了一口,她就催费无策快点。

    费无策带着她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上走,蜿蜒了许久,终于在一处山腰豁然开朗,一条清澈的仿佛闪着星星碎片的小河正在与世无争的流淌着。

    “就是这里了,每天取水也是在这里。去吧,这时候水可能还有些凉,放心这里不会有外人来。”

    薛明岚抿着唇定定的看着费无策,眼神戒备,身体却离的很近。

    “我不远走,我保证在附近看不到你的地方,好不好?”

    薛明岚点了头,忽然又觉得有点不放心,费无策这家伙狡猾奸诈,诡计多端,他的话最多只能相信一半。

    “你等等。”她在身上找了半天,发现她一直不离身的帕子,不知在什么丢了,也许是在火里烧掉了吧。

    哎……这公主当的。

    想了想,浑身上下只有一样东西可用了,顾不得羞耻,她快速解下了腰间的带子,递给了费无策。

    “自己系在眼睛上,系紧点!偷看女人洗澡会长针眼!”

    “……”头一次拿着女性私人物品的费无策一阵无语,他现在十分好奇,他在她眼里到底是何形象。

    于是闻名天下的费二公子,只好认命的用女人的腰带蒙住了自己的眼睛,蒙住了还不算完,还要被人家事主亲自检查是否稳妥。

    薛明岚在他眼前挥着手,做着打人鄙视等动作均不见他有什么反应,终于放下心来。

    把他安置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就痛快的脱下了身上的束缚,愉快的像一尾美丽的小鱼钻进了水里。

    水的确有些凉,但她完全不在乎,清凉的水流让她感到了一股恍如隔世的自由的气息,不仅洗涤了身上的污垢,更额外的安抚了心灵。

    娟娟流水缓缓流过她的身体,偶尔也会有一条调皮的小鱼经过她的身旁,不等她碰它,便惊的自顾逃走了。

    直到,水中出现了一个不怕她的东西,还没碰到她就被她给发现了。

    “费无策!!!有蛇!快来救我!”

    第8章 心尖上的小花花

    薛明岚一嗓子石破天惊!

    费无策本来坐在石头上已如老僧般思考着什么,忽的听到这一嗓子,一把扯了腰带眼罩,甩了外衣和鞋子,奔向了水里。

    自从他丧尽天良的拐了薛明岚这个魔星回来,稳重淡定这些好词就几乎与他绝缘了。

    她真是一天不给他找点惊吓就决不罢休!

    薛明岚一见他来了,也不顾得他是她最大的仇敌了,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四肢齐上,整个人牢牢的挂在了费无策身上。

    “后面……后面水里有蛇。”

    费无策一听有蛇,心里也紧张,无暇感受身上这个只穿着兜衣和半截亵裤的据说是天下第一的美人,死死的盯着水面。

    很快就发现了那蓄势待发的小水蛇的身影,看清了它的真面目,费无策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偏头看了看那难得服软在他怀里的正剧烈颤抖的某人,一颗本就不红的心,变的更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