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5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薛明岚一本本的看过去,竟然没有一本能入她的眼,游记倒是有两本,但看了名字就不想看了。

    她把目光转向了他的书案,那一摞里应该还有能看的吧?

    漫不经心的翻着,小心的避开他的笔墨,突然,她的目光一顿,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把小粽子随便往书案上一放,她快速的把那几页给抽了出来,捧在手里,一行一字的看!

    越看越觉得血液冰凉,越看越想杀人!

    亏她这几天还傻傻的给人家当丫鬟,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她够用心他就会心软。

    现在看来,他就是一只铁心铁肺的狼,她做的这些在他眼里不过是小猫小狗求主人看几眼的把戏罢了!

    薛明岚想起自己那焦头烂额的父皇、兄长、还有长林哥,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流成了河。

    今天运气好,费无策和忠叔二人一起出马,收获颇丰。

    忠叔肩上扛着一个大袋子,费无策两手也没闲着,二人优哉游哉的下了山,远远的却闻到了一股浓烟味!

    忠叔功夫好,丢下带子就率先冲了下去,待到了视野开阔的地方一看,呆住了!

    费无策慢一些,跑过来一看,顿时肝胆欲裂,鲜血逆流。

    只见小院的方向,正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费无策一刻未敢停,一句话没说便扔下所有的东西朝家中奔去,忠叔紧随其后。

    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二公子着急是什么模样,就算是小时候他险些被人掳走,也没见他慌成这副样子。

    忠叔叹了口气,哎,但愿那丫头能逃过这一劫吧。

    第6章 没了房子也不行吗

    一向智谋无双心如止水的费无策像疯了似的跑向小院,心中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在怒吼,薛明岚,你要好好的,你千万不要有事!

    一口气冲进了火光之中,“薛明岚!娘子!”

    没有人回应,费无策顾不得想太多,迅速的把手臂往水缸中一插,用湿衣袖蒙住了口鼻就往屋子里冲。

    薛明岚在一颗大树后面红着眼看着这一切,她恨费无策骗她,恨不得他去死!

    但是当他慌乱的出现在眼前,当他就要那么不管不顾的冲进火海救她的时候,她却怎么也下不了那个狠心。

    “费无策!”

    费无策突然听到了她的喊声,身子一顿,如同听到了天籁。几步过来激动的喘了几口粗气,握住了她的双肩,把她抵在了树干上,“你没事吧?怎么不出声?”

    问完这句话,他才发现薛明岚看他的眼神不对劲。面对此情此景,她不显任何慌乱,反而异常的冷静。

    费无策瞬间就明白了,他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怒气,活了这么久,他人生中头一次被人挑起了真火。

    “你放的?”

    “是!”薛明岚定定的看着他,半点没有闪躲。她的肩膀还被他抓着,但她觉得一切已经无所谓了,这次她必须破釜沉舟,让费无策看看她的决心!

    费无策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二人的距离近到鼻尖都若有若无的碰在一起,他的眼神犀利到能穿透人心,这就是薛明岚最怕他的地方。

    是的,她说不清原因,心底就是莫名有些怕他。

    “你动我书案上的东西了。”费无策快速的想了一遍,能让薛明岚一下子受这么大刺激的,也只有那东西了!

    “呵呵,这么快就想明白了?确实比我聪明的多,要不是我运气好,说不定要多久才能看清你的真面目!”

    薛明岚把怀里揣着的那几张纸抽了出来,举到了费无策的眼前。

    笑容凄凉又忿恨,“就是这东西,你把我们父女骗的团团转,给了我们生的希望,然而你却从来没打算过伸出援手,你一开始就选好了阵营,你人还没投靠过去,就开始为人家出谋划策了!你在和我说什么气数!你不断暗示我,只要讨得你的欢心,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然后我就像个傻瓜一样伺候着你,任你挑三拣四,我再不济也是个公主啊!费无策,你好狠的心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薛明岚血泪控诉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她的话句句扎在了费无策的心上,他无可辩解,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落下了手臂,紧紧的把薛明岚拥进了怀里,不言一个字。

    薛明岚被他禁锢在怀里,拼命的挣扎着厮打着,即便这样也发泄不完她心中的怨恨和委屈。

    费无策忍着身上的疼,无论她怎么打就是不肯放手。

    直到薛明岚筋疲力尽虚脱软倒,才抱着她放到了大门边上还幸存的一把长凳上。

    茅草和木头搭的房子,早就烧成了漆黑的架子,连同里面的东西烧的干干净净。

    忠叔见这边终于消停了,才悄悄的露面,在残火中找还能用的东西。

    除了铁锅铁铲子没事之外,什么都不剩了。

    “费无策,相公,这的房子已经没有了。带我回家吧,我想念我父皇了……”

    费无策轻轻抚摸着她缭乱的头发,“乖,什么也别想,你会见到你父皇的。”

    “只不过不是现在是吗?”

    “是。”

    薛明岚突然像被人抽去了所有骨头一样,要往地上栽倒,被费无策及时拉进了怀里。

    她喃喃的问道:“没了房子也不行吗?那我还能怎么办呢?”

    必须在天黑之前搭起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费无策和忠叔带着薛明岚在附近砍树割草。

    费无策干活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个世家公子,他穿着一身短打,挽着袖子,轮着斧头,满头臭汗,与那个在静心亭里的翩翩公子简直天壤之别,薛明岚坐在一个新鲜树墩上看着,忽然意识到,她可能永远也看不懂这个人。

    不过有一点她却实实在在的认识到了,费无策他在这破山里生根发芽的心是铁的不能再铁了!

    她不是一个会让自己陷入悲观情绪太久的人,从小的宫中生活让她过早的明白,即便你是个万千宠爱的公主,也不会事事如愿。

    她和费无策不过是种利益交换而已,只不过他是个彻底的奸商,得到了他想要的,而她则是愚蠢的失败一方。

    她做梦都想反败为胜,然而她的筹码实在太过有限了。

    经过努力,终于在天黑之前搭起了木屋的框架,暂时在上面铺了些草,若是下雨了也好有个挡风的地方。

    地上生起一堆火,晚上就要围着这堆火过夜了。

    忠叔喝了半瓢水就套上马车出山去了,一些必备物品必须马上添置。

    薛明岚热切的望着忠叔,然而忠叔只能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入夜之后,竟下起了山雨。

    雨势不小,漆黑静谧的大山更是把雨声放大了无数倍。

    薛明岚穿着单薄,即便是坐在火堆边上还是觉得很冷,她抱着膝盖坐的离费无策远远的,一句话也不和他说。

    但她的心里是十分害怕的,没有片瓦遮身,费无策又是那般书生样,真要是来了猛兽,她怕是要做兽粮了。

    正当她心力交瘁,浑身冒冷汗的时候,费无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费无策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他早就看出她的不舒服了,心里是很想问问她抱抱她的,但她的态度是可预知的,没有人喜欢去讨骂。

    但他发现她好像越来越难受,坐着都有些打晃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你过来干什么?”薛明岚的声音有气无力,近看才发现她的情况比想象中更不好,只见她脸蛋通红,浑身却打着哆嗦,这显然是病了!

    可惜忠叔赶车出去了,不然他说什么也要带着她出去看病。

    薛明岚不知道,她就这么错过了一次出山的机会……

    “难受怎么不早说?”费无策开始脱衣服,他的外衣虽然也不厚,但总能为她御御寒。

    犹带着他体温的衣服被裹在身上,薛明岚顿时感觉好受了一点点,这个时候她实在不想硬撑了,她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今晚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费无策仅穿着里衣,添了几根柴,把火拨弄的大了一些。

    然后就靠坐在她身边,也不管她怎么想,强硬的把人揽进了怀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她挡着风。

    “别乱动,靠着我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忠叔就回来了。”

    薛明岚的身体很诚实的选择了最舒服的姿势,嘴里还不忘给自己找场子。

    “我是不会感激你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样。你这么做是应该的,因为你欠我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弱,竟靠在费无策的肩膀上睡着了。

    费无策给她盖了盖衣服,小声说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

    山里的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一会儿就停了。

    又过了没多久,忠叔就带着一车东西回来了。

    费无策让忠叔把东西都搬下来,在车上铺好了新买的被褥,然后把睡着了还皱着眉头的薛明岚给抱了进去。

    忠叔并没有先见之明买了药回来,但他看过薛明岚的病情后,表示问题不大,就在院子周边找了几味草药,熬成了热汤,费无策把她叫醒,亲自给她灌了进去。一碗热汤下肚,加上厚厚的棉被,薛明岚迷迷糊糊中觉得身体好受了许多。

    忠叔让费无策也上马车小睡一觉,他没同意,而是跟着忠叔一起继续整修房子。

    天亮的时候,一个新的小木屋已经有模有样了。

    薛明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马车上,还以为自己发癔症了,怎么又被拐来一次?

    她忽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她那样折腾了一场,加上晚上下雨,她居然生病了。

    然后她记得好像是费无策给她穿了他的衣服,还抱着她……

    薛明岚哼了一声,心里有些不自在,这点小恩小惠别想收买本公主!

    第7章 偷看会长针眼!

    “醒了?”费无策掀开了车帘,一脸朝气,丝毫看不出来他一夜没睡。

    “好些了吗?下车吧,房子快搭好了。忠叔给你带了新衣服,先换上吧。”

    费无策见她像个被火燎过的小猫似的,笑了笑,把新买的女孩子的东西放在一边就走开了。

    薛明岚被他那丝笑给搞糊涂了,他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反正他肯定不是个正常的人类。

    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连烧他房子他都能无动于衷,不声不响竟然又在原地盖起了一个!

    他难道就没长脾气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