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薛明岚觉得自己的额角在隐隐抽动,她把蛋羹挪到了自己这边。

    毫不留情讥讽道:“食物只用来果腹,好不好吃无所谓,你要是饿了那边有白天的剩菜,干嘛吃我做的东西?”

    一口热腾腾的蛋羹下肚,费无策突然觉得他丢失了一天的胃回来了。

    “既然有好吃的,我为何要选择难吃的?”

    薛明岚真想找根锥子使劲扎扎他的脸,看看他的脸皮到底能有多厚。

    若不是她火急火燎的嫁了过来,恐怕也会和世人一样,以为他是个天空皓月般的人物吧?

    看他吃的香甜,薛明岚心念斗转。

    立马换上了一副明媚的嘴脸,主动把剩下的蛋羹端了过去。

    “相公,以后我天天亲自给你做菜,绝对比忠叔做的好吃,你就带我回城吧?”

    费无策明显考虑了一下,才说道:“齐国暂时无虞,关于出山,我还要再思虑一番。”

    “好!”薛明岚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不怕他考虑,就怕他铁板一块,铁了心不帮父皇。

    只要他肯出去救父皇于水火,她就是给他做丫鬟都没问题。

    晚上,费无策倒是很君子,在书案上铺了被褥,把唯一的床让给了薛明岚。

    屋子就那么大,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费无策躺在书案上,仰望着漆黑的屋顶,想着床上的那个人。

    她为何偏偏是个公主呢?

    第5章 多了一个小粽子

    第二天一早,薛明岚一反常态起了个大早,往那边一看,费无策还睡着呢。

    她悄悄的出了门,见忠叔刚打完水回来,就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袖,往厨房那边扯了下。

    忠叔很意外,她这是要洗手作羹汤?

    二公子活的太孤了些,要真是娶了个知冷知热的小媳妇也不错。

    照例他给烧火打下手,没一会儿,薛明岚就折腾出了两道还算可口的小菜,还专门揉面擀了几张薄软的小饼,用来卷菜吃。

    昨晚的鸡蛋羹已经够忠叔吃惊的了,见她干起活来像模像样的更是惊的不得了。

    要不是他亲眼看见,谁要和他说公主会做饭打死他都不信,虽说他帮了不少忙,也十分不易了。

    思及公子那人心性,他突然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公主了。

    “相公!开饭啦!”

    清脆的喊声如黄莺出谷,震的山林里的鸟儿们呼啦飞起一大片。

    费无策伸了伸睡的僵硬的腰,起身下桌。

    幻想了一下某人殷勤做早饭的样子,心头就像被微风拂过一般。如果他自己可以看见,也一定会很惊奇,因为他自打被喊相公起,嘴角就是翘着的。

    因为忠叔给帮了不少忙,加上薛明岚有自己的小算盘,就请忠叔和他们一桌吃饭,但忠叔怎么都不干,自己端着大碗拨了些菜回房吃去了。

    费无策洗好了脸,坐在了饭桌前。

    清炒笋丝小白菜、炒鸡蛋、薄饼加稀粥。

    在这大山深处可谓是奢侈至极了。

    “都是你做的?你怎么会下厨?”她深受宠爱,他确实没想到她还有这个本事。本想借此磨练一下她的心性,看来效果要大打折扣了。

    “这你别管,快尝尝吧,一会儿就凉了。”

    薛明岚伸出纤细白嫩的小手,亲手掀起一张薄饼,夹了些菜卷了进去,包好,递到了费无策的嘴边。

    “喏,尝尝吧。”

    费无策本能的脖子往后抻了一下,他天生不喜欢与人太亲近,像这种被投食的情况更是从未有过。

    但她一双亮晶晶的美目正期待的望着他。

    他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终于凑了上去,咬进嘴里。

    薛明岚见他吃了,高兴的像个孩子,“怎么样?好吃吗?”

    费无策不紧不慢的咀嚼着,唔,饼皮香韧,笋子清香,鸡蛋香滑……

    “还好吧,咸了。笋子切的粗了些。”

    “……”薛明岚咬牙。

    粗了些……她承认。

    咸怎么可能?她不服气的自己尝了一口,“根本就不咸!”

    “我口淡。”费无策嚼完了嘴里的,又把剩下半截卷饼塞了进去。

    这个理由倒是说的通,薛明岚暗恨,要不是为了哄你高兴,休想吃到本公主做的一粒米!

    “好,那我下顿做的淡些。”

    费无策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反倒说起了别的。

    “这里的活不需要你干,觉得无聊的话,我那里有许多书可以看。千万别想自己跑出去,这山里可没你想象的太平。”

    薛明岚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儿,好像谁乐意干活,谁乐意住这里似的。

    饭后费无策就坐到了书桌前,开始一天的学习。

    薛明岚起的太早,吃饱了就有些迷迷糊糊,倒在床上小歇了一会儿就醒了。

    一问费无策,得知自己刚睡了半个时辰,心中不禁烦躁起来,怎么才过了那么点儿时间?

    依她听过的小太监的话来说,这日子真是淡出个鸟来了!

    她仰躺在床上,一只脚翘的高高的,小手把玩着发辫稍儿,左绕一圈,右绕一圈,无趣的要长毛!

    她上下左右翻腾,搅的费无策有些分心。

    “要不要找本游记看?”

    薛明岚身子动都没动,一只手臂伸出了床外,冲他摇摆了几下。

    “不要不要!看个劳什子书!”

    她又翻腾了一会儿,费无策终于忍不住起身出去了。

    薛明岚嘟了嘟嘴,这可怪不了我,我连话都说。

    费无策这一出去就是好久,直到快中午才回来。

    “娘子!出来看看!”

    薛明岚正围观忠叔做木工活呢,就听见大门外远远的有人喊娘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是喊自己呢。

    直到传来了第二声,忠叔才冲着傻愣愣的她扬了下下巴。

    她这才意识到竟是费无策那家伙喊她呢。

    心内不由的泛了一丝怪异,干嘛叫的那么亲热?好像她爱听一样。

    她起身去迎的时候,费无策已经走到了门口。

    只见他怀里正抱着一团绿色,看不出是什么玩意。

    薛明岚好奇的盯着那团绿,见那玩意突然动了一下,吓了一跳。

    费无策凑近了她,“掀开看看,放心,不会吓到你。”

    薛明岚狐疑的审视了他几眼,确认了他似乎没开玩笑,才壮着胆子伸出两根指头,小心的掀开了碧绿的一角。

    只见那碧绿中露出了一片白色的毛茸茸。

    再掀开大一点,不期然和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对上了。

    竟是一只雪白的小兔子!

    “喜欢吗?”

    “喜……还好吧。快把它给我!你这样抱它它不舒服!”

    “好。”费无策长长的吐出一个好字,把兔子放进了她的臂弯里,顺便帮她把包兔子的大树叶给抽了出来。

    他不喜欢动物,尤其是兔子这种毛很多又四处掉的,更是不喜。

    但听无形说过,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样的小畜生……

    她好像真的很喜欢,也不枉他为了抓它耗费了一上午的大好光阴。

    忠叔一双老眼上下瞅着自己二公子,他家清冷如冰绝世出尘的二公子此刻仿佛正沐浴在一层不知名的圣光里,嘴角噙着笑意,身上沾着树叶……

    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二公子了。

    因为小兔子被抱回来的时候是裹着树叶的,就像一个粽子,所以薛明岚就叫它小粽子。

    这下她有了新的玩伴,每天精心伺候费无策的饮食,一心讨好他之外,就是照顾小粽子。

    给它拔草、陪它玩儿,和忠叔一起做笼子……

    几天过去了,她妄图用放低身段的来软化费无策的方法一点都没有奏效的迹象。

    而她在费无策的眼里,也彻底与无所事事不学无术挂了钩,毕竟她从未有过一丝一毫靠近他书案的想法。

    也许是因为她内心深处就是想离他越远越好吧。

    趁着天气好,费无策和忠叔去山里打野味去了,薛明岚抱着昏昏欲睡的小粽子,无聊的紧。

    她再一次看向了书案那边,不然还是去找本游记之类的解解闷吧。

    虽然肯定看两页就烦了,但她现在实在是找不到事情可做了。

    费无策的书案边上摆了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书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