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是不可能的 - 第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她严重怀疑自己被骗了!

    “现在立刻送我回城里!而你费公子,也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费无策充耳不闻,帮着仆人搬起了一箱书往院里走,“我劝你还是不要乱走的好,容易迷路不说,山里有猛兽。到了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带你回去。”

    “费无策!我要悔婚!我要和你和离!”薛明岚气的大吼。

    回答她的只有一个气人的背影而已。

    薛明岚急的团团转,不行,她一定要回去,她要告诉父皇费无策到底是个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能困在这山沟沟里!

    她顺着刚才马车来的方向,寻找着更多的车辙印,只是不知走了多久,那车辙印开始越来越淡,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一片几乎一模一样的茫茫青山绿草。

    “呜嗷~”突然,山谷里传来一阵动物的高亢嚎叫声,薛明岚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顿时吓的六神无主,不敢再继续盲目的走下去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女子不能逞一时之气,等她回去杀了那个天杀的费无策,再想办法不迟!

    薛明岚终于还是踏进了那个看起来寒酸至极的山中小院。

    距离她离开已有一个多时辰了,费无策估计着她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正想着要不要出去找找,就见她已经自己回来了,嘴巴撅的能挂油瓶子,头上不知怎么沾上的草沫,小脸汗涔涔的。看她走路的姿势不太正常,便知她脚上肯定磨出了泡。

    薛明岚知道他会点拳脚,正面动手肯定打不过他,本着凡事先礼后兵的原则,她还是决定好好和他谈谈。

    “费无策,你若是不想帮我父皇,我就大度些当我们的亲事不作数,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费无策见她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本想说些软话哄哄她,可她离开前说和离,回来后又说不作数,他的眼睛瞬间危险的眯了起来。

    “不作数?你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娘子,如果我昨晚对你的怜惜让你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我乐意坐实它。”

    “你太……无耻!”薛明岚气到跺脚,被她遗忘了脚泡顿时提醒了她现在的狼狈,疼的直咬牙。

    “你的意思是昨晚我若是和你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你今天就不会带我来这里了?”

    “与那个无关。”费无策可以说假话骗她,但他还不屑于此。

    薛明岚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继而更加愤怒无力,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那是为什么你倒是说啊!你就是不想帮我父皇对不对?费无策,那你为何要娶我?”

    费无策哽了一下,心中那点不足为人道的心思实在是难以说出口。

    “齐国气数已尽,天命不可逆转,但我可以保证你父兄的性命。无论如何,你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娘子,我不想再听见和离两个字。”

    “气数已尽?你不是说有‘可得天下之才’吗?你连试都没试过为什么就说不行呢?对我父皇来说,没有比齐国对他来说更重要了,包括他的命!”薛明岚急切的上前抓住了他的袖子,微微的仰视着他,希望能从他的目光里看出些许动摇。

    然而,并没有。

    他的眼神仿佛在说,别费力气了,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她流着泪哀求的语气问道:“真的不能回去帮帮他吗?”

    那滴泪似乎滴到了费无策的心上,烫的一向只讲得失不讲情面的他有些不适,然而站在他的立场,有太多的事更值得考量。

    薛明岚一直注视着他的神色,这丝细小的软化并没有逃脱过她的眼睛。

    第4章 食物只用来果腹

    “收拾一下,先用饭吧,你看你弄的跟个花猫似的。”费无策抬手摘掉了她头上的草沫,转移了话题。

    薛明岚心中有了说服他的希望,就从善如流的回道:“那好吧。”

    既然已经被他拐来了这里,出又出不去,她就得想想别的办法,绝不能轻易放弃,父皇还在等着她呢!

    老仆人给她打了一盆水放在板凳上,薛明岚瞧了他一眼,心思翻涌。

    “叫他忠叔吧,别在他身上打主意,他既聋又哑,在他身上 你什么也得不到。”

    费无策说完就自顾走向了饭桌,薛明岚不甘的咬着唇盯了他几下,也跟了过去。

    桌椅破旧也就算了,桌上的菜色简直没眼看。

    一道焦黑的炒青菜,一道冒着肉腥味的汤,似乎是鸡?

    薛明岚出身高贵,从小又失去了亲娘,她是由奶娘一手带大的。那是个极其温柔细致的女人,做的一手好菜,薛明岚小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缠在奶娘的周围,看她做各种好吃的,有时她甚至会一起做。

    所以,从小到大,她从没见过眼前这样的东西。费无策是世家子弟,他竟能吃的下去?她不信。

    然而,费无策先是给她舀了一勺汤,接着就面无表情的一口接一口的吃了起来。

    “好吃?”

    费无策咽下了口中的汤,“食物不过是用来果腹,好吃难吃又有何妨?”

    不过忠叔的手艺也确实是……十年如一日,丝毫没有长进。

    薛明岚无语,勉为其难的夹了一口青菜到嘴里,又糊又咸不说,干嚼不断让她直想打人。

    她正想着吐到哪呢,那费无策又开口了,“公主金枝玉叶,须知这世上还有多少人连青菜都吃不上。”

    薛明岚心里憋着一口气,硬着头皮把嘴里的菜咽了下去,‘啪’的放下了筷子进了屋里,她就是饿死也绝不再吃一口这么难吃的菜。

    费无策吃完了饭,起身回了屋子。

    整个草屋就两间能睡觉的屋子,小的那间是忠叔的,剩下一个大的,兼做他的卧室和书房。

    屋子虽简陋,好在通透明亮。

    一进门就听见薛明岚的吸气声,只见她正坐在床边,搬着自己一只雪白的玉足查看伤口呢。

    娇嫩的脚底板上长了好几个大水泡,其中一个还磨破了,薛明岚何时受过这种罪?

    她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根硬草棍,正埋头认真挑着水泡。

    费无策一愣,君子勿视的教条让他差点转身,忽而又想起她就是自己的娘子,为何要回避?

    见他走向了书案那一边,薛明岚就没理他,继续咬牙和水泡作斗争。

    忽然,身边一沉,有人拿起了她脚丫,涂上了清凉的药膏。

    薛明岚瑟缩了一下,要把脚从他干燥有力的大手中抽回来,奈何他握的十分牢,那药膏又太有效。

    女子最私密的脚被他握在手里,薛明岚渐渐控制不住脸上的热度,红晕一点一点蔓延……

    她猛的意识到这是不对的!费无策现在不仅不是她的爱人,甚至是敌人,她怎么能被他这点小恩小惠迷惑?

    “放开我,我自己会涂。”

    “听话,别乱动。”

    费无策专心致志的修复着手中本该完美无瑕的艺术品,这样与女子接近还是他人生里的头一遭,如果细看他就会发现,他的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挣扎之下倍感疼痛,薛明岚不敢再动了。从她这个角度看去,他鼻梁高挺,轮廓精致,称的上是个美男子,重点是这个角度她看不见那令人心慌的眼神。

    “费……”

    “叫相公。”

    “相……相公,咱们回城好不好?只好你肯履行承诺,诚心帮助我父皇,不管成败,我发誓一辈子与你做一对举案齐眉的好夫妻。”

    费无策涂完了最后一点药膏,抬头看她,眼里多了丝笑意,“好好养伤,想太多对身体无益。”

    “哼!”薛明岚一下抽回了脚丫子,滚到了床里去。

    背对他嘲讽道,“我看根本就不是什么气数将尽,而是你根本就是虚有其名,其实就是草包废物一个,你就是怕谋事不成丢了你的名声罢了。什么无策公子,我看你根本就是‘废物’策!”

    她见他没还嘴,便再接再励,嘴巴不饶人,“废物不说,还是个好色之徒!不想帮忙,却看中了我的美色。什么谦谦君子?不过是个胆小卑劣的伪君子!”

    半响没听见回音,薛明岚回头一看,屋里哪还有人了?

    她起身毫不留情的把费无策的被子扔到了书案上,就算只有一间屋子,他也别想和他睡一个床!

    之后一整个下午她都没见到费无策的影子,直到晚上他才回来。

    费无策见自己的被子换了地方也没说什么,就在那旁边读起书来。

    薛明岚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里早就唱起了空城记,她想早点睡着,用睡眠抵御饥饿,但这是显然没用的,因为再饿下去她就快晕倒了。

    趁着月色,她摸去了厨房,想找找看有什么能吃的。

    忠叔虽然手艺不佳,但准备工作做的十分好,这小小的山中小院,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她急需要热食下肚,就把白天的剩饭添了点水煮稀饭,在稀饭上放了个竹帘子,又打了两枚鸡蛋,放点油盐,蒸个蛋羹。

    这对她来说不难,难的是生火!

    以往她就算心血来潮和奶娘做点好吃的,也都有宫女太监们打下手,现在让她去哪找啊?

    她看了看自己还沾着蛋液的小手,她可是堂堂公主啊!现在竟然要亲自烧柴煮饭!

    十分不情愿的把手伸向了柴禾堆,突然!她对上了一双漆黑闪着亮光的虎目。

    吓的差点跌倒在地上。

    忠叔本来都已经躺下休息了,忽然感觉厨房方向有些不对劲,他虽然聋哑,但因为是习武之人,感觉非常敏锐。

    原本以为是公子饿了不忍心叫他起来,没想到竟是公子新娶的那个娇蛮的齐国公主。

    “忠叔,我饿了,我自己来就好。”薛明岚十分怕吃他做的东西,与之相比,她宁愿自己屈尊降贵。

    忠叔是懂唇语的,明白她的意思了。

    他见她一个小公主,虽是骄横的一些,但总归是为了她的父亲。

    她身为公主,饿了知道自己动手,就足以证明她其实还不错。

    忠叔也不怪罪她,他的年纪足够做她的父亲了,他的手艺什么样自己知道,想到她白天吃饭时的表现,估计是真饿急了。

    在薛明岚诧异的目光下,他捡起了几根柴禾放进了灶膛,三两下火苗就生起来了。

    厨房里也没个能坐的地方,忠叔烧着火,薛明岚就蹲在他的身边看着火。

    火光明明灭灭,饥饿让人的脑子放的很空。

    很快薛明岚就示意忠叔可以开锅了,她盛了一碗粥,顾不上烫,就站在灶台边上小口而快速的吃着。

    不时的用勺子挖些香喷喷的蛋羹到碗里,好像这辈子都没吃过如此美味一样。

    有人走了过来,薛明岚还以为是忠叔,就没在意。

    待她看清了来人,费无策已经自己从锅里盛了一碗,连挖了两勺她的蛋羹吃了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