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6第9章 别院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说惊讶,能有惊讶少?

    个女孩子跟着父兄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不外乎就是为了金钱财富,为了攀上个好的夫家。

    “永瑢可是我的哥哥,你想都不要想!”就像是个被抢了最喜爱的玩具似得,紫薇看都不看紫柔眼。

    紫柔哪里能忍?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血缘关系的是你和永瑢,按理说我可是可以嫁给永瑢的!”

    紫薇这才抬头看向了紫柔,唇角勾着温和的笑意,嘴里却说道:“你也知道有血缘关系的是我和永瑢,我与他互相唤了名字并无大碍,但是你,应该守着规矩尊称声慎郡王爷吧!”

    紫柔才要说话,便被旁的夏石文轻呵住嘴。紫薇嘲讽笑,视线不经意间扫过旁毫无反应的夏孟达,后才慢吞吞的起身。

    “我看你们住的也不错,吃好喝好,千里迢迢来京城也累了,那就好好养着吧,我也该回宫了,下次有时间我再来了。”

    潜意思就是说,你们来了累了那就歇着养着,反正她不会管你们了,想要靠她升官发财做白日梦来的比较直接。

    夏紫柔年纪小只知道紫薇对她们不待见,夏石文却是听懂了紫薇的内在意思,顿时眼神都不对了。

    紫薇踩着步子,冷哼了声离开。

    出门,便变了脸色。

    “切,年纪小小就知道争着要别人的东西!”

    紫薇噘了撅嘴,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

    “原来你还知道吗?”

    带着有些懒散的嗓音在旁响起,紫薇见到来人,眼睛亮,却又立马有些警惕的转身看向门内,发觉并没有惊觉到里面的人才松了口气。

    “永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永璋倚着柱子着,左手端着盘香喷喷的点心,右手以均匀的速度将点心塞进嘴里。

    “他们来的事情永瑢也跟我说了,就知道你会来,只好在这里守着等你了。”

    紫薇走过去替他端着盘子,两人并肩往另边的院子走着。

    “我都快娶嫡福晋了,紫薇你都不来安慰安慰我,最近点心都吃不下去了!”

    紫薇脸黑线,“那这只剩两块的盘点心是谁解决的?”

    “真的哦!”永璋走在紫薇身侧半步之后,并没有歪头看向紫薇,紫薇也低头看着脚下的路。

    “感觉点都不饿,根本不想吃东西,但是我想了想,要是瘦了你肯定又会生气了,我只好不停的吃啊,可是直感觉不到饱,点心也越来越苦了……”

    “看什么都不顺眼,特别是府里那些大红色的布料,看了都觉得刺眼得很!好想好想拿去卖了去买桃花糕,不过我扯了两次就又被人挂上去了,点用都没有。”

    显然,永璋的这点表示对婚礼的反抗并没有作用,不知道是乾隆的安排,亦或是被人传出流言以此来表示是永璋太在乎即将过门的嫡福晋而对安排布置的不满,番动作被认为是严谨挑剔的行为了呢?

    “本来以前你和六弟在起的时候都没有过的,但是现在,恐慌,害怕,从你入宫开始后,你有想过我和永瑢吗?为什么连皇阿……皇上都对你如此上心?”

    搭在紫薇肩膀上的手掌渐渐握紧,知道紫薇在永璋的力度下再不能往前走动步。

    紫薇低着头看着盘中最后剩下的块点心,却突然心里想着,这是永璋第次没有吃完点心吧。

    然后又想,也说不定,他刚才还说最近胃口不好来着。

    “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句,以前是不在乎,但是现在却加的不甘心。我要娶嫡福晋了,可是你,你的态度,我几乎要怀疑,你……”

    “永璋!”

    紫薇打断了永璋的话语。

    “那些怀疑的话我不想你说出口,不是我害怕,是我不想你怀疑我的确真实的心意。”

    “……我最近有些乱,总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们都要成婚娶妻了,反正,我不太想说这个话题!”

    “那也不是你想回避就能不发生的!”

    紫薇忍不住眼圈红,“我知道!”小声回吼,“反正我就是不想想这种事情!”

    “虽然,虽然我们,即使我们是兄妹,却也从未后悔过!……但是你们终究是要成家生子的,可是我只是妹妹……哦,也要被嫁人的妹妹!”紫薇脑袋片混乱,“我又没有在意那些,在意……!”

    脑海蓦然响起夏紫柔的话,“我看上永瑢了!”

    “我要当他的侧福晋!”

    “我看上永瑢了!”

    握着盘子的手不禁用力,几乎泛白,“不在意个鬼!”

    “现在是娶妻,有就有二,正妻进门了小妾还会少么?今天是妻妾之位,明天就直接把你们的心都抢走了!我也不好过好不好!你们男人哪里懂这些?得到我了就不喜欢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欸?永璋僵硬了,傻愣着看着紫薇红了眼圈瞪着他。这是什么发展,为什么到现在是他被紫薇吼?不是要他继续诉苦,然后让紫薇向他告白的么?他只是想要听听紫薇的情话安慰安慰自己啊。

    “后悔了是不是?你们后悔了对吧?现在是想来跟我分的对吧?嫌弃我,怕我玷污了你们的名誉是吧?是你妹妹你心里终于过不去了对吧?呜呜……我就知道!我们以前明明那么开心愉快的,现在嫡福晋还没娶进门呢你们就不要我了,呜呜……你们男人没个好东西!”

    个悲桑忧郁的背影缓缓跑远,留下地晶莹的泪珠在夕阳下降落,啪嗒声落在地砖上,那细微的声响让几近石化的永璋几乎要哭出来了。

    糟、糟糕了!好像不小心把紫薇玩哭了肿么办?

    慎·吃货·郡王望着美丽的橘色夕阳,内心的小人宽面条泪跪地。

    绝对!绝对会被六弟骂蠢的!

    对对了,紫薇!紫薇还在哭呢!

    永璋追赶了上去,路上都能看到远处的那颗小脑袋,偏偏等永璋追上去的时候,只能吃马车的灰尘。

    ——悲桑中的女人运动是会破纪录的!

    >>>

    那些忧愁和烦恼经过阵怒吼和哭泣后,心情终于平缓了下来。

    紫薇接过丹苏拧干了的毛巾擦拭了眼睛和脸颊,之后便觉得阵困倦。

    “小姐,困的话就挨着靠会儿吧?”

    从旁的柜子里掏出了抱枕,紫薇顺手的结过,突然感觉马车有些空荡荡的?

    “和珅呢?”

    “……小姐,和珅大人还在别院呢!”

    “……”

    “……刚才小姐上了马车后就立马叫马夫赶马了,奴婢来不及说……”

    “……”

    “不过,似乎是慎郡王身旁的小厮邀请和珅大人进屋有事商量的……”

    “……”

    “……那,要马车回去接和珅大人么?”

    “不,不用了。”感觉自己已经困得张不开眼皮了,紫薇趴了下去,“既然主人相邀,那我们就不必等了,回宫吧。”

    顺从身体意识闭上双眼,紫薇趴着便觉得阵舒服。

    片干净的衣袖从脑海里飘过。

    方才她跑出来时转角处着的人是谁?般来说别院的下人都会绣着下人的等级标记,而且衣服布料颜色差别不是个级别。

    那种质地上等的衣服,而且还简单不失单调的风格……

    紫薇渐渐入睡,舒适的蹭了蹭趴着的抱枕。

    ……皇阿玛。

    >>>

    春日的暖阳分外让人贪念,满满的生息气息散发在空气中,似乎呼吸口气就能感觉到生命的气息。

    时间进入三月底,距离永璋的婚礼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

    缓缓流淌而过的时间越发的临近永瑢的婚期。

    紫薇今天出宫是以金锁怀孕的事儿,金锁和柳青在起年了,如今怀孕,念着金锁从小照顾紫薇的情意上,皇后自然不会拦着紫薇出宫。

    再说了,如今皇后的注意力并不在紫薇身上,而是莫名其妙就复宠的令妃身上。

    热闹的街道,熟悉的商铺。

    紫薇有些怀念的扫视过自已以前来偷吃过的小铺,不经意间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缓缓走过有些拥挤的人群,两个侍卫走在前方不经意间观察着周围,两个侍卫走在后面紧紧跟随。

    “没想到你还吃那家的豆腐花儿?”

    “奴才难得休沐次,倒是怀念的紧。”

    紫薇想起乾隆对和珅的重用,倒是明了。“六部不是规定了休沐时间?要不向皇……嗯,向阿玛提下?”

    “小姐说笑了,受老爷重用是奴才的荣幸!”

    “你这话……欸?”

    紫薇的视线转移到不远处的客栈门口,脚步不禁顿。

    身后跟着的丹苏正好奇的四处看望自然没有发现,细心如和珅哪里瞧不着?不禁跟着紫薇的视线看了过去。

    客栈门口着男女,两人的表情看起来都是极为纠结。让紫薇与和珅注目的不是两人正在争论的表情,而是,其中的女子,跟紫薇有七八分相像。

    走的进了才听得清楚两人的谈话。

    “……对对,所以我这不正是要回去么?”

    “盈盈,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说话!”

    “现在就没有好好说话吗?!你也说了,我是该回去了,大老爷虽然在收拾行李,但免不得说不定就去找我了!”

    “那……我想先说……”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你我二人自幼起长大,哪里还用说,我知道此事只是意外,你自己也说了,我知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真的是意外!”男子看起来被急得有些话语不清了,大春天的都热出了额头的冷汗来。“虽然你要回去,但是我心里……”

    “反正都要回江南了,切都会回到从前……”

    女子转身,和紫薇的视线好巧不巧的碰上。

    那眼,紫薇恍惚的肯定,肯定着与面前的少女绝对有着血缘关系。

    那种来自血脉中的悸动。

    ——我的另半灵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