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68章 夏家8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车停在寺庙侧门前面,小厮打扮的车夫跪弯在车前,帘子被个小丫头掀开,扶着少女走了下来。

    “格格,到了。”

    晴儿扶着侍女的手腕下了马车,看到熟悉的寺庙,眼眶不禁溢出了晶莹的泪水来。

    这里是她熟悉了十年的地方,每每三月底,她都会来小住几日。

    因为,她的阿玛和额娘就是在这个阳春三月去世的,直到今年,已经是第十年了。

    去年三月,她陪着老佛爷去了五台山,回宫后因为紫薇格格的事儿耽误就直没提出宫来这儿,直到今年。

    可能,许是最后年了?

    晴儿转动着脑袋,看着熟悉的景色有些愣神。

    前几年还好,她未满二十,比较着急的也是皇后膝下的兰馨,所以老佛爷慈祥,特意留了她几年。

    到如今,怕是真的要嫁人了吧?

    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像待兰馨那么好的驸马爷呢?她本就是异姓王遗孀,又养在老佛爷膝下的,想来必定不会落到远嫁蒙古的命运吧?

    想到这儿,晴儿的笑容是苦涩了几分。

    她*岁就来到皇宫,兰馨年龄虽小,但却是之后才抱养到皇后身边的,如今兰馨都嫁人了,而且听说驸马爷还不错,又是常驻京中,有什么事儿都能找皇后,她能如何?

    说是抚养在老佛爷膝下,但是梳头洗脸、端茶倒水,她哪样没有做过?几乎就是老佛爷身边宫女般的存在。

    管理宫务之类的事儿她是点儿不能碰的,她每日每日只能跟着太后清茶清饭,抄写佛经。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唯有嫁人了。

    提及嫁人,担忧害怕有,忐忑恐惧有,但此时被自由词浸满了脑海的晴儿坚强的握拳贴在心口,想要自由的心意绝不减弱。

    虽然她心底也明白,嫁人,不外乎是又跳进另个坑里罢了。

    晴儿暗淡了双眼,被侍女扶着转了个走廊。

    “……萧剑走江湖!”

    她蓦然顿住了脚,呆滞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立的公子。

    英俊公子潇洒的噙着笑意,手端着酒杯浅酌,手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玉萧,后腰间搭配着的长剑因为他的动作而轻轻敲响着。

    那双噙着笑意的眸子似乎含着自由似的,晴儿觉得心下个落空,又被某种东西填的满满的,再无方才的空寂。

    >>>

    辆别着花色的车帘子在空中扬起,马儿带动着马车快速行驶着。

    紫薇正倚着车窗浅眠,马车顿时个急刹车,紫薇个不慎往前扑去,幸亏旁的丹苏连忙扶着,才免了紫薇小脸着地的惨剧发生。

    车内安静,静听着车外的声响,不到片刻,马夫就在外面回报,“回格格,是慎郡王爷家的小厮,奴才方才未看清楚,惊到格格了,还请格格恕罪。”

    和珅转头看了看紫薇,紫薇脸无碍的摇头,这才开口,“格格并无大碍,问清楚可是慎郡王有何事?”

    外面响起从马匹上落地的脚步声,小厮走了几步在外跪下,“参见格格,格格金安;见过和珅大人,大人吉祥。今儿惊扰了格格和大人,还请恕罪。郡王爷遣奴才过来邀请格格别院聚,说是有故人来见。”

    故人?她夏紫薇唯的故人,不就是济南夏家那家子么?紫薇的视线与和珅的对视上,紫薇下巴轻点,和珅便会意的点头,从马车帘子便的缝隙掀开看了看。

    “是慎郡王家的家仆,管家福昌之子。”

    来人的身份确定了,紫薇便点了点头。

    有了外人在,加上这个外人还知道和珅和紫薇在起,和珅也不得不避嫌而坐了出去。

    夏家家子随军来到京城后,令妃的人本想找个机会避开福康安另外安置,待得到令妃的命令后再做决定的,无奈的是,此次来京的夏家小舅偏偏是个嘴皮子利索的人,在家里因为是幺子又会说话,幺外公和幺外婆都比较偏心于他,路上念叨着虽然烦人,但是福康安就是忍不住听他说些紫薇小时候的事情。

    可是这越听就越觉得不对劲,虽然是失忆,怎么如今的紫薇和夏家小舅嘴里的紫薇,分明就像是两个人呢?失忆后差别会这么大?

    失忆后,会让个自小学习琴棋书画情情爱爱的懦弱小女变得嗜辣活泼,胆子也变大了,还会些拳脚功夫?

    福康安是越听越不对劲,但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想,抵达京城后本想派人送到他名下的小户安置,可是随行的夏家大舅的嫡子提出,万不得在麻烦他了,再说了军务重要,他们已经到了京城,兜兜转转这家子人就转到了永瑢的手上了。

    对于不知情的外人来说,失忆后的紫薇这么久都想不起夏家人,还要长辈亲自来京城相见,说出来都是紫薇的不是,但是明眼人心里想想,紫薇身为乾隆宠爱的女儿,加上紫薇和令妃之间某些道不明的事儿,夏家人的到来绝对是只有惊没有喜的。

    永瑢之前就已经告诉几人紫薇失忆的事情的,所以几人见面后并没有什么家人相见两眼泪汪汪的模样。

    夏家小舅夏石文有些惊讶,惊讶于紫薇前后的变化,但是须臾后便冷淡的坐在主位上端着茶杯喝茶,不言不语。

    夏石文的幼女夏紫柔脸的嫉妒真让紫薇眼都看出来了,实在是明显,显然是被紫薇被丹苏扶进屋时带着的高贵气质和精美的打扮而羡慕嫉妒恨了。

    除掉主位的夏石文和窗户口边上的夏紫柔,紫薇先看了他们二人后才看向离得最近的夏孟达。

    这可真是区别大,俩老人偏爱幺子些,但是幺子却没有长子那么能干稳重,夏孟达是长子夏石青的长子,但是同辈相比较,夏孟达年龄岁不大,但却渐渐长大成熟,懂事,也稳重,和心只会攀比却又看不清现实的紫柔相比,差别可不就是太大了么!

    屋子里暂时陷入了沉寂,不到片刻,紫柔便忍不住了,开口就道,“表姐,你那簪花真好看,给我带上试试吧?”

    紫薇坐在夏孟达的对面,并没有坐上主位右侧。听到紫柔的话,立刻便感觉到丹苏身子微微动,紫薇轻轻推阻了下丹苏的手,丹苏便立刻不动,垂下了脑袋。

    “喜欢的话,我立刻让人送来,何必要我这头上的?我头上的这簪子,已经戴过好几次了,如此旧物怎好送与表妹呢?”

    “可是我就是喜欢表姐头上的啊!”

    紫柔坚定的就是想要紫薇头上的簪子,拖沓了半盏茶的时间都不改口,夏石文疼爱女儿,也耐不住紫柔如此磨耐,忍不住副语重心长的模样,“紫薇,紫柔年纪小,你比她懂事,也不让让她?不过是朵簪花罢了,值几个钱?就让你这么不舍?”那眼神,填满了厌烦。

    夏石文无奈的摇头,又低头呷了口茶水,就差直接说白了,你介格格还是乾隆最最宠爱的,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紫薇无奈的摇了摇头,依旧不愿的模样。

    倒是夏孟达看出了什么,“小叔,紫薇怎么会是那种人,看紫薇并不是不愿的样子,想来是有什么隐情吧?”

    紫薇倒是副要说又不好说的样子,身后的丹苏上前了步说道,“这枚簪子是万岁爷亲自为格格设计的,且是和硕格格的份例,是万万不能相送于她人的,若不然,到时候可是要以失窃论处了的!”

    也就是说,这枚簪子就是乾隆专门设计,代表着和硕紫薇格格身份的!

    深红带紫,红玉耀眼,朵娇艳欲滴、精致逼真的紫薇花在乌黑的发丝中格外显眼。

    夏石文听,顿时没了话语,尴尬的低着头。

    相反紫柔,尴尬虽有,但的却是羞愤。

    你明明知道那簪子意味着什么,怎么就不直接说出来,偏偏要介宫女开口,你这是在看不起她么?要个宫女来嘲笑她?

    所以说,做人真不好做。个人字,你往这边了,要丹苏开口是嘲笑她身份,你往那边了,紫薇亲自开口是在你跟前儿跟你炫耀拉仇恨。

    有小丫头上了添茶倒水,气氛这才恢复了平静。

    夏石文也不再转弯抹角了,直接言道,“山东的生意这些年越来越差,你大舅和家里商量了,想着搬到京城来,好歹你也是个和硕格格了,有你照顾我们也容易些。想当年你和你娘亲……”

    这是要打亲情牌了?

    从他们对她和雨荷的照顾,这些年来出手的相助,点点说下来,真是难为他记得这么清楚。

    “我们也不求你知恩图报,只是让你帮帮忙,在皇上面前提点几句,你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不过是两句提点总不会劳烦到吧?”

    紫薇倒是听的有劲儿,根本没有把自己代入被人要求的人物角色里面。

    “紫薇,你总是我们夏家的人,今年过了七月,可就满二十了,最明年也是要出嫁的人了,我们可是你唯的娘家,我们好了,以后你在夫家才会好啊!到底还是要倚靠娘家的实力!”

    紫薇跟着点头,夏石文便说起了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优秀,根本将旁的夏孟达无视了,紫薇边听夏石文顺溜的说话,空隙间还看了看对面的夏孟达。

    淡定的喝茶呢,真是好定力!

    而说到嫁人,不远处的紫柔脸颊红,顿时扭捏了起来,撑着她爹喝茶缓口气的时间,开口便道,“紫薇,听说你跟慎郡王相熟,不知能否助我?”

    紫薇却未想到那方面,迷惑的反问道,“助你,什么?”

    “我看上永瑢了,我要当他的侧福晋!”

    “嚓吱————!!!”

    青花瓷茶杯滑落在地发出刺耳的破碎声,打湿了粉色的绣花鞋,茶水在那粉色的绣花鞋上划出深色的痕迹,茶叶散落在脚边,零星的茶叶落在绣花鞋精致的花纹上。

    “——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