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66章 情思事0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永瑢久不与宗室子弟们相聚,如今丁忧年的时间只剩下半月余,再说了,这次的赏花宴也是他未过门的嫡福晋举办了,过来参加倒也说得过去。

    福康安就算再得宠,到底不是姓爱新觉罗的,那个圈子自然是融入不进去的,视线看到另个圈子里格外惹人注目的皓祯,怎么看怎么觉得火大得很,不由得偏头问旁坐着的皓祥,“我记得隆只邀了你来吧?怎地那混蛋也跟着来了?谁给他请帖了?”

    皓祥跟着福康安的视线望过去,正好看到他的嫡兄皓祯脸蔑视的跟福尔康几人说话,表情虽是歧视,但是神情却带着桀骜和自傲。

    “隆也只给了我张请帖,他么,按说福尔康也不应该在这儿,许是因为骥远的关系?”

    福康安扫视了骥远眼,视线又瞥了回来。虽然骥远的阿玛努达海在乾隆跟前儿犯了事,但是啊,这八旗下的本就复杂,你随便拧个家里不出彩的小子,他背后的关系都能和皇室扯上关系。

    那骥远虽姓喜他喇氏,但是耐不住他额娘姓乌拉那拉氏啊,喏,还有谁不明白的,本朝继后可不就是姓乌拉那拉氏的么!

    他额娘和那拉皇后是族姐妹,就算他阿玛在前朝犯事儿了,这骥远和骆琳到了嫁娶的年龄了,跟那拉皇后说,不就能来参加了?

    想到这儿,福康安心底的怒气反而平了下来。

    哈,这皇后和令妃在后宫争宠争得天翻地覆,这外边,令妃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的侄儿福尔康倒是和那拉皇后的同族侄儿扯上了关系。

    不知道两人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这后宫,福康安的念头止不住得就落到了紫薇身上,眼神就往永瑢身上飘。

    他今天来,虽然是被父母推出来的,说什么婚期临近,过来看看媳妇的模样,如果能培养下感情俩口子合得来这娶进门了夫妻和谐抱孙子的几率不是大么?但是他能来这儿的原因,还是那个人,还是因为紫薇。

    去年紫薇身世未解,自然不会来这儿的,老实说他今年也是第次来,以往不是推辞就是在前线,今年他踌躇片刻后接了这请帖,不知道他阿玛额娘心里高兴咯。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还是因为想看紫薇而来的。

    虽然前几日的事儿被永瑢截走了,但是这不也是个理由么。

    可是,这赏花会都过了大半了,都没见到紫薇的身影,哪怕是个丫环小厮,他为了怀疑紫薇回兴趣来了个装扮,或者直接女扮男装,所以丫环小厮他都仔细打量过了,根本就没有紫薇的影儿啊!

    可要是紫薇不来,永瑢还会来参加这屁的赏花宴?

    说什么因为是他未过门的嫡福晋举办的,他还能不知道永瑢对紫薇的心思?

    所以么……、但是,偏偏,确实没看到紫薇啊!

    这就不得不说真是命运使然了,福康安在这儿等了半响没见到人,那边时刻注意到中院的皓祯因为看到了某个人而心思飘忽,在看到那个人影起来后,他连忙找了借口离开这亭子,绕来绕去,最后还见到了紫薇。

    皓祯见的人是谁?看他喜欢的类型不就知道了。

    可不就是新月格格么!

    瞧,白吟霜可不就是因为父逝而穿上身孝服卖身而被皓祯怜惜,这才成功让他在帽儿胡同的院子给她住下来了么。

    而如今的新月格格,还真的是婷婷灵俏身孝,和骆琳谈话时的灵动活跃,兴奋时的眉眼之间的欢喜,忧伤时的黯然涕泪,都把皓祯的心给揪起来喏!

    眼见新月格格出了院子如厕,他哪儿还忍得住,赶紧跟着去来个碰巧相识啊!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他的碰巧相识认识的对象不是新月格格,而是和静格格。

    和静是个直接的性子,心里有话也装不住,但是说过,皇宫出来的人心思都不会是眼见的那么简单,那眼神儿尖的,能看不到皓祯频频注视的方向是新月格格离开的方向?“你这是在看新月格格?”

    “不不,在下只是碰巧而已。”皓祯倒也知道推脱,可是偏偏却没说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这是白痴吧,虽然谁都知道这赏花宴是贵女门赏花,而爷们在外品茶的,但是明面上却是装成谁都不知道的,哪有你这样直接过来要旁敲结识女孩儿的啊!

    和静撇嘴,真不明白为什么个个都喜欢新月,那奴婢不就是个爱哭鬼么,哭还能得到男人的心思?这么想,和静心里还能舒服?嘴边的笑意变得恶劣,“不过是个死了阿玛额娘的异姓王之女,还值得你操这份心思呐?哼!”

    皓祯心里时尴尬,却也想起了新月的身份事迹。这新月格格和努达海两情相悦,他怎能做夺人情人的事情来?

    可是……

    脑海里蓦然就出现了他额娘的叮嘱,嘱咐什么?还能有什么,有点精神问题的硕亲王福晋也不知道谁给她的信心,可这劲儿的相信她完美善良的儿子能够尚主呢,她这么坚持,硕王想到四个异姓王,其余三个都只留下个格格,端亲王幸运,还有个世子在,但是这下场,就足够他警惕了!

    尚主,至少是乾隆的女儿,就算是看到他的女儿的份上,至少乾隆不能让他女儿当寡妇吧?

    所以,尚主是定的!

    皓祯心思溜溜转啊,他阿玛下了命令了的,还必须是乾隆的亲生女儿!

    当然,他额娘心思,又是个好掌管权力的,整天唠叨着媳妇要找如何贤惠如何温柔的,可不就是为了能让她以后继续掌管府上大权的么!

    至于皇帝的女儿都是公主,下嫁的话会住在公主府?只要到时候为了家庭和谐婆媳和谐,在他们家隔壁扩建个公主的院子,不就可以了?

    暂且不说硕王福晋想的有美好,单说她跟皓祯唠叨的那些,再不牵扯到他最新的心头爱好时,皓祯其实还是是个孝子的,这些话他还真记住了!

    媳妇要温柔贤惠的?皓祯的视线往和静身上瞥去。

    那蹙起的眉头,那眼角流露的大气,把团扇优雅的晃着,唇角上的嘲笑都带着漫不经心的高雅。

    温柔贤惠,这不就是么!

    闪电般的视线顿时就朝着和静发送而去,顿时将这个未经过人事情爱的小丫头给蒙住了,小脸蛋顿时就泛上霞红色彩了。

    两个王八对上了绿眼,阵轻缓的脚步声打扰了两个视线交接的人。

    “……有事,请姑娘在外面的马车上稍候片刻,奴婢方才回来已经查看过了,这条路线并无他人路过,还请姑娘……”

    “放心”两字小丫头还没说出口,转过角落的几人立马就和皓祯与和静对上了。

    小丫鬟知道事情不对,立马就跪下埋头了。

    和皓祯含情脉脉的视线错过,和静就变成了往日骄纵的模样。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紫薇姐姐?”

    “原来是和静?”紫薇扫视了眼旁的皓祯,蹙眉了下,皓祯倒是副书生模样弯腰问安,不过,个未受过正经儿册封的贝勒,见到和硕格格,可不就应该请安么?紫薇也懒得跟皓祯搭话,视线从皓祯身上转到了和静身上,“七妹妹年龄不小了,可别和外男呆久了,就算是在这园子里,可到底没有下人,万被人传了出去,这可就不好了!”

    说实话,紫薇虽然讨厌令妃,但却不至于厌恶令妃的子女。而且,自从知道令妃还有弄病儿女只为争宠的习惯后,她对和静还有些同情的意味呢!

    真是可怜的娃,投了帝王家不说,还有这么个冷心无情的额娘,真是作孽哦!

    不过向来作孽给别人的和静可不懂紫薇的真心劝告,看紫薇脸好姐姐相劝的模样,加上她额娘对紫薇的讨厌,她能对紫薇好脸色看?

    偏偏和静的怒话没来得及说出口,这边厢,紫薇已经绕过他们俩人离开了,“姐姐不过是路过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先回宫了。对了,倒是晴儿和新月,带了两人出来,可得安全带回宫啊!”

    人影就远去不见了,只剩下和静脸愤怒的摘下粉艳的花朵狠狠□□,扔在地上还用力的踩了踩。

    “该死的!她这是什么态度?!不过就是个私生女,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皓祯到底会哄人,不会儿就将和静的心情哄好了些,但到底是小孩儿心性,又惯来是被人宠惯了的,加上又是乾隆唯的女儿,当然她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乾隆还有个病灾常年卧榻的忻嫔所生的八格格了,加上她的额娘又是宠惯后宫十余年的宠妃,到底是令妃的第个孩子,要说令妃在她小时候有宠爱她,有过少次利用她争宠,那么令妃就对她有么的内疚和宠爱!

    特别是,在前不久和静过了生辰后就是可以出嫁的年龄后,令妃让心腹太医诊脉,和静已经难以受孕不说,而且还坏了身子底子,不能活过三十年的坏消息。

    而和静今天这么回宫,立马就想令妃告了紫薇的状,这对她怪言怪语的词儿就变成了紫薇看不起令妃这个包衣奴才出生的,是对令妃的挑衅呢!

    天地良心!紫薇可是真心同情和静的,毕竟在她的印象中,皇帝的女儿真心不好当!

    而说到和静看上的驸马爷,令妃倒是有些迟疑了。

    “富察·皓祯?”

    光听这名字就知道令妃为什么迟疑了吧?富察家的?只名字,令妃就已经心有不喜了。

    但是,细细想来,唯的异姓王,虽姓富察,但是和先后的母族却是出了五服都不止的。

    其实在去年选秀之前,她看中的俊才大都是军营世家的,家里掌管着兵权的,那可是对她的大利益。

    偏偏当时和静未成年,而且就算成年了,怕是乾隆也会以不舍为由将和静留几年,而这留几年,她看好的几个都被乾隆赐了婚。

    时也命也!她再如何受宠,也不能阻止乾隆赐婚的旨意啊,八旗的关系本就错综复杂,已经让乾隆警惕堤防了,再加上如今包衣日渐兴盛,瞧瞧她都能混到妃位了,所以每次选秀,乾隆都会谨慎些不为过。

    再说,当时她正怀有身孕,选秀事也只能交给皇后打理了。

    “嗯,女儿见他温雅大体,谈吐温和,见识广,而且女儿回来时还听嬷嬷说他十二岁那年捉白狐放白狐事儿被皇阿玛夸奖了呢!”

    异姓王没有参加赏花宴的前例,那皓祯是如何进去的?

    令妃如此问起,和静倒是摇头,“女儿离开时不慎看到他和骆琳的兄长骥远在起,想来是因为骥远吧?”

    和静自然知道她额娘和皇后之间的不和,想到骥远是皇后的族侄儿,而骥远和皓祯倒是谈的不错的样子,顿时心里有些忐忑了。

    果真,令妃的脸色沉了下来,但是看到和静小心翼翼的脸色后,才缓了缓。

    “自个儿去佛堂抄写十遍!”

    这,算是令妃对她和皇后那边的人交际过的惩罚了,想到今晚整夜都要跪着抄写,和静脸上略带肆意的表情顿时消沉了下去。

    “……女儿领罚,但是额娘……!”眼见令妃眼神锋利,向来没心眼儿的和静脑子直转悠,蓦然亮,“额娘,如果女儿就此打入他们内部,到时候皇后……”

    令妃颜色沉,自然把这话听了进去。

    虽然犹豫,但不得不说和静的想法还是好的,而想起今儿早上得到的消息,令妃不禁嘲笑了出来。

    皇后那边打入内部,而紫薇那丫头?都说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只要有了这本经,她还怕愁万岁爷对紫薇的宠爱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