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入第060章 催产(入V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个只要是个有心人就能发现的现象。

    在孝贤皇后在世前,二位贵妃,四个妃的位置上宫妃是全满的。

    而在孝贤去世后不久,贵妃,妃连同嫔的位置也随着继后的上位而渐渐补满。

    如今距离孝贤去世近十五年,皇后之位以下,贵妃全部薨逝,除了令妃,其余三位妃子全部都是前几年才重新补上来的。

    而也在不久前,纯贵妃病逝后,贵妃的两个位置就全部空缺了出来。

    这些年皇后和令妃每日每日的打擂台,直到现在皇后被乾隆厌弃,令妃便直接成为四妃之首,掌管后宫长达五年之久。

    如今的令妃不是历史上因为儿子成为皇帝而抬籍成为八旗的身份,而是以介包衣女子从宫女到现在的后妃。

    而且如今的其余三妃,其身份背景,说起来可就耐人琢磨了。

    唯的满妃珂里叶特氏愉妃,生下满洲血统阿哥五贝勒的永琪,也在二十年初冬就去世了,虽然去世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因为愉妃向来都是沉默寡言的性子,生个病自己撑着没人知道也说得通,所以直接去世了,虽然有点让人吃惊这人死的速度,但也没让人怀疑什么。

    而现如今的三妃,庆妃是个汉女,祖宗规制,坐上妃位就已经是顶了天了,再不能往上了;颖妃是个虽是上三旗的,却是蒙古血统,现在可不是百年前的景象,现在是满洲血统主宰,能坐上妃位都是乾隆因为前线军情而酌情考虑后才勉强答应让蒙古女人占了个妃位的。

    至于剩下的个,倒是满洲贵女,偏偏却是姓氏那拉,出自叶赫族,因为宫廷私密,虽说是私密,但却是许知情人心底都知道的,爱新觉罗和叶赫那拉族的那些恩怨。

    所以其余三妃不是身份就是血统要不然就是有恩怨未了,剩下的个令妃,就算身份差了点,但是耐不住人家的性子最得乾隆喜欢呐!

    所以说,实势造就了如今的令妃。

    天时地利人和,可是盼望了几年的贵妃之位,怎么就被莫名的风给刮走了呢?

    说好的令贵妃呢?为什么两年过去了她都还是个令妃?说好的承诺呢?怎么忘得连个影儿都不见了?

    皇上,说好的贵妃之位呢?要臣妾忘记?臣妾办不到啊!!!

    能够在后宫这个大染缸轻松玩转的令妃,心计和耐心可不止点点。

    虽然因为真假格格事件让乾隆对她有点误会,但是不过是误会而已,这些年来后宫女人对她的栽赃陷害、坑蒙诬陷,乾隆不都完全的相信她这个善良的令仙子么?

    令妃表示,只是个小小的误会而已,完全不用看在眼内,着急在心里。她很淡定!

    怀孕了,上天保佑!只要生下阿哥,贵妃之位绝对是她的了吧?

    虽然这次怀孕让她好伤神,不,已经不是用伤身来形容就够的了!孕吐两个字就能说明其中的艰辛吗?

    完全不能用胭脂水粉可以掩盖的憔悴,虽然这种憔悴可以勾起乾隆的怜惜,但是,万说得严肃点,当成御前失仪,那可怎么办?

    几个月都不怎么在乾隆面前晃悠,等到她肚子大了,终于安稳下来了,她才开始在乾隆跟前儿找存在感。

    不过恰巧荆州民反,因为下面的人推迟上报,乾隆大怒,后宫妃嫔谁都不敢再这个时候往乾隆跟前儿蹭啊!

    可是,后宫女人这么,她要再不在乾隆面前争点存在感,这么想,危机感就上来了。

    肚子里的孩子就快生了,恰逢兰馨回门,个计划在令妃脑海内闪,令妃眼睛亮。

    利用和兰公主回门之便,她吃了坤宁宫的点心掺杂了催产药危及,虽然在众人想来皇后自己的养女回门的大好日子不会做这种事儿,可是她不会,不代表她下面的人不会啊!

    而且往反的方向想,就是因为今天这个日子,大家才不好往皇后身上想!

    可是明明就是在皇后的坤宁宫发生的事儿!

    但是这可是兰馨回门的好日子怎么能处理皇后呢!这还要不要兰馨做人了!被人胡说八道怎么办?

    反正不管明眼人里怎么想,皇后这黑锅是背了,而且乾隆因为兰馨也不会处理皇后。

    而误食了催产药的令妃,乾隆还能不怜惜下?

    生下阿哥,贵妃之位就是板上钉钉、到手擒来的事儿了!

    就算,就算,有点产前忧郁症的令妃也往了不好的方向想了下,就算难产生不下来,就算是个死胎啊,或者是个体弱的格格,她的贵妃之位也是她的掌心之物了。

    >>>

    “皇,皇上?您怎么来了?”

    个孕妇就在她旁边不停哀叫,向来稳重的皇后也不禁有些慌了。

    皇上不会怀疑是她做的吧?她的猜想很快就被乾隆来后的第句话给证实了。

    “皇后,朕真是看错你了!”

    皇后脸色白,顿时起身跪了下去,“皇皇上,臣妾冤枉!今儿个可是兰馨回门的大日子,臣妾再怎么,也不会在今天……”

    “这么说,不是今天你就会了?!”乾隆视线扫,就发现了旁请安的紫薇。“你们起来,来人!太医呢?!还没到吗?!”

    大殿里,只余下皇后和衷心的容嬷嬷同跪着,乾隆话音落,就有胡子大把的妇产太医快速跑了进来,“给皇上请安!”

    “朕安得很!你还不快去给令妃看看怎么样了!”

    “是是,微臣接旨!”

    大殿内安静了片刻,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太医为令妃把脉相交的地方,不少人不停的观看着太医的表情变化。

    “回皇上的话,令妃娘娘误食了不少的催产之药,如今已经发作了。”

    乾隆莫名了沉默了会儿,问道,“令妃的样子,离生产久吗?”

    “额?”乾隆的问话有点出乎太医的预料,毕竟谁都能看到太医因为乾隆的这话而闪过的吃惊并有些慌张的表情。“是是的,其实还有段时间。”

    虽然他说误食太催产药,其实只有知情人才知道令妃吃下的催产药只够保证她今日生产而已,根本达不到迅速生产的效果。

    “既然这样的话,来人!把令妃抬回延熹宫生产!想来早就预算好了令妃的生产之日,如今产房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吧?”

    乾隆的视线落在令妃身边的大宫女身上。

    那凛冽的视线让腊梅浑身颤,只得跪下应是。

    乾隆正要出门上御驾到延熹宫,视线却不由自主的再次扫过旁的紫薇。

    ……紫薇怎么在这里?

    ……对了,今天兰馨回门,紫薇过来也说得通。

    ……回门……紫薇也会有这天么?

    正要大步跨走,却注意到紫薇略微有些苍白的唇色。

    “紫薇,被吓到了吗?还是身体不适?”真是的!皇后身为后宫之主,就不会关心下紫薇吗?

    先不说乾隆这想法前后有不搭调,么不合逻辑,单说在令妃即将生产的这个时候,乾隆还会注意到脸色有点、真的只是唇色有点点苍白的紫薇,看来乾隆还真的是宠爱这个(弘昼:我的!!!)养女啊!

    “紫薇并无大碍,想来是出来吹风久了,所以有点头疼。”

    “那就赶紧回去!”乾隆视线落在紫薇身上,怎么看怎么觉得紫薇又瘦了,“几天不见,又清瘦了些!你身子不好,还是在绛紫宫好好调养,兰馨虽然嫁人,但好歹是在京内,以后见面也是方便的,不差这么天。”

    乾隆眼都没给还跪着的皇后,连这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吩咐了身边的宫女,“随伺在紫薇身边,让太医给紫薇把把脉,昨儿个夜里才刚下了雪,可别又感冒了!”

    番嘱咐下来,众人皆是安静的听着。

    直到外面妃架上的令妃传来哀叫,乾隆才回神过来。

    “朕晚些过去看看,吴书来,让人给紫薇抬个轿子过来!”

    “皇……”旁的皇后开口就想阻止,却又想起自己如今已经被乾隆厌弃,顿时沉默了下来。

    紫薇惊,“皇阿玛,轿子是正二品的贵妃才有的权利……紫薇……”

    乾隆直接指示吴书来行动,“要是你真病了,还不得费朕的心思?好了,早些回去歇息!”

    听到令妃越来越频繁的惨叫声,乾隆终于走出了坤宁宫。

    乾隆走,大殿顿时空了半。

    所有的事情其实发生不过七八分钟的时间,快速得让人措手不及。

    而这段时间,兰馨却不在。先前有个宫女不慎将茶水倒在了兰馨身边,兰馨想着自己以后都很少回宫了,便向皇后请旨恩典,去了以前居住的地方换件衣衫。

    这来去,加上换身衣服,回来的时候乾隆人走,余下神情悲惨的皇后。

    自然,不慎将茶水倒到了兰馨身上也是令妃安排好的,皇后虽有后位,却被令妃架空了长达五年之久,加上又是宠妃,往皇后身边插点人手太轻松不过的了!

    而这,自然是因为就怕兰馨为皇后求情,倒时候万降低了乾隆对皇后的厌恶怎么办?

    至于紫薇,虽然在她的对面,但是因为正妻和私生女的身份,想来也不会和皇后伙,勉强算是个证人好了。

    紫薇本想跟兰馨说几句,吴书来却走了进来,“紫薇格格,轿子已经到了,您请?”

    只能留下个歉意的眼神给兰馨,紫薇随着吴书来离开了坤宁宫。

    “为什么!为什么皇上来得那么快?!”

    若是乾隆来得晚点,她也好让人将物证毁掉啊!偏偏令妃扶着肚子叫了几声,就有内监来报,皇上驾到!

    容嬷嬷挥手让旁的宫女走了过来,“回主子的话,奴婢也是方才才听说,令妃前不久就和皇上约好,因为产期临近,想让皇上去看看她,想来今儿个皇上就是去延熹宫时路过坤宁宫…所以才…”

    “容嬷嬷,你看,这要怎么办?”

    “主子!不能慌!咱们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情,万不能像是做贼心虚…”

    可是容嬷嬷也只能安慰皇后,她介嬷嬷,平时能出点主意,关键时刻哪里能靠得住?

    而皇后,想到乾隆句“朕看错你了!”以及他明晃晃的“朕对你彻底失望了!”的眼神,心底就觉得刺痛得慌,几近不能呼吸。

    可是,皇后终究没能明白,他为皇,她为后,在如今这个朝局,加上乾隆和她的为人、个性,怎么可能会有,相爱,这种事情?

    当年三月赏花宴上的惊艳瞥,便能痴情到如今的她,与后宫这个大染缸犹如异类。

    句“陪伴是最好的长情”,可是,这种痴情的皇后,能陪伴皇帝生?

    延熹宫与绛紫宫北西,加上刮起的大风,很快就掩盖了令妃的叫声。

    紫薇手捂着自己有些不适的小腹,眉头轻皱。

    令妃临走前那遗憾的表情时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让她这个孩子在坤宁宫生不成?

    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顿时紫薇就觉得自己真相帝了!她连个贵妃都不是,就算贪念贵妃之位甚至,但是现有皇后坐镇,她也放心能在皇后的坤宁宫生产?

    不过,在坤宁宫生产的阿哥,这个名头还真是不错。

    紫薇嘲讽笑,顿时小腹传来阵痛楚,紫薇脸色白,忍不住扶住了轿子扶手。

    这种痛,该不会是那个来了吧?

    痛楚来得猛烈,加上寒风透过轿子窗帘的缝隙处吹进来,带来阵凉意,紫薇只觉得视线猛地有些飘忽。

    然而没有人发觉轿子内发生的事情,直到轿子在绛紫宫落轿,路跟随的吴书来眼见紫薇没有出来,让乾隆派遣而来的宫女掀开帘子看,紫薇却已是晕阙之状!

    吴书来惊,反射性就吩咐道,“来人!速速通报万岁爷,紫薇格格晕倒了!”

    小太监立马就往延熹宫方向小跑而去。

    有吴书来这个总管坐镇,找太医的,将紫薇扶进宫殿的,切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