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59章 救场事 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酒楼里因为皓祯句“你是我额娘的话就不要对吟霜说那么难听的话!”而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而也就是在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了两个男子。

    “真是难得的对眷侣啊,福晋何必做这棒打鸳鸯的事?”

    “就是!依本贝勒来看,两人不顾身份地位,不管世间言论而在起,他们承受的痛苦已经够了,福晋身为皓祯的额娘,也应该支持皓祯才对!”

    来人正是五贝勒永琪和他的哈哈珠子福尔康。

    经过真假格格事件后,福尔康家人因为被乾隆遗忘后在朝堂的地位落千丈,福尔康也因为乾隆特意的旨意而不能入朝为官。

    而小燕子幸运的捡回命,被赐给永琪为格格,两人也算是终成眷属了。

    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

    乾隆不可能放任他的儿子连个福晋都没有吧?不说永琪为了守孝而没有娶亲,但是现在孝期已过,怎么着也该娶妻娶妾了。

    所以两人的好日子在几个月后结束了,来自乾隆的道圣旨。

    也不知道乾隆究竟对永琪到底还抱有希望与否,赐婚的秀女居然是西林觉罗氏,三朝大臣鄂尔泰的嫡亲孙女。

    难不成乾隆还是挺看好永琪的,现在对他的冷淡只是磨磨永琪的性子?

    大臣们琢磨不透。

    大臣们琢磨的,但是永琪和小燕子想的可就简单了。

    他们幸福快乐的日子,为什么乾隆要赐个女人插入到他们之间呢?

    这是活生生的拆散他们啊!这可不就是棒打鸳鸯么!

    婚期日日临近,好在荆州混乱,乾隆下旨将几个阿哥的婚期全部推移到了明年春,永琪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也只松了口气而已,小燕子的性子能忍受得了别的女人插入她和永琪之间?

    于是之后的日子想也想得到了,永琪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间,因为小燕子的“鬼灵精怪”“活泼好动”“单纯无辜”,永琪每日每日的生活,鸡飞狗跳都不带重复的。

    这也让永琪很长时间里都忘记了福尔康家子。

    直到前不久荆州之乱,福尔康家才重新联系到永琪,本想让永琪到乾隆跟前儿说说好话让永琪去跟个军功回来,当然前提是顺便带上福尔康,偏偏自从永琪搬出宫建立府邸后,乾隆就有下旨永琪没有宣旨不得入宫。

    好么,这想要混个军功的打算不行,但是好歹永琪还是和福尔康亲近,并没有因为之前乾隆的厌恶而远离福尔康。

    于是福尔康又继续跟着永琪了。

    今儿个,也就是福尔康带着永琪出来散散心了。

    却没想到刚好路过酒楼时,只不过个停驻的时间,就遇到了这么档子“棒打鸳鸯”的事情了。

    在永琪看来,娶个心爱的嫡妻才是最幸运的事情。

    虽然他因为身份而不能让小燕子成为他的嫡妻,但是,他能够拥有小燕子就已经是幸运了。

    为什么还要有别人要体会这种感觉呢?

    身份地位,那些根本不重要,财钱权利,说这些你就是介俗人!

    永琪光明正大的带着福尔康走了进去,根本不在意自己阿哥的身份被暴露出来。

    而直接走向戏剧的舞台之上,也让周围围观的众宗室子弟根本就没有行礼的时间。

    ——关键不在于行礼的时间,而是在于,永琪已经和皓祯握拳相识了,这个时候让他们下跪请安,不就是相当于跪了皓祯了么?给他跪?他也不怕折寿?毕竟在场的,可也有不少年老的宗室王爷出来散步围观看戏啊。

    于是行礼这码回事就被众人心照不宣的忽视了,就连酒楼的老板小二和普通百姓都没提这事儿。

    要说永琪是大方还是真不在意这事儿呢?反正永琪是丁点儿反应都没有。

    不到片刻,永琪就已经和皓祯熟悉了起来,称呼上已经直接到了让皓祯以名字“永琪”相称了。

    反正连福尔康个包衣奴才都能以名字称呼,皓祯个新认识的也不会大惊小怪就是了。

    话题转了圈,不会儿又转回到白吟霜身上。

    “福晋,本贝勒看吟霜姑娘也不是个风尘女子,想来也是因为那些个奴才才对她有了误解,不如先相处段时间再说吧?”

    雪如纠结的看着皓祯获得永琪的喜爱(?!),听到这话后反射性的开口,“这是我们的家事,您……”

    “这怎么能说是家事?”雪如还没说完,永琪身后的福尔康顿时忍不住了,“我和永琪与皓祯从方才开始就是兄弟,兄弟之间,还谈什么家事不家事的?!”

    “就是啊,皓祯的事情就是本贝勒的事情,福晋,你还是慎重考虑考虑吧!”

    永琪的本意是严肃的让雪如也严肃的考虑考虑,却没想过在场的人几乎都想成了永琪这是在用贝勒的身份相压迫。

    就连雪如都是这么想的。

    皓祯的婚事重要,还是硕亲王府的前程重要?能和当朝最受重用说不定就是下任皇帝的永琪搭上线,这种机会,失不再来啊!

    雪如作为个额娘,自然是儿子的婚事重要。可是硕亲王府的前程,也是她丈夫的前程啊!

    雪如看了看皓祯身后的白吟霜,蹙着眉头开口道,“介歌女……贝勒爷,这还得看王爷的意思,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回硕亲王府了,您与尔康少爷和皓祯慢慢聊。”

    ——你可是硕亲王福晋的爵位的,把福尔康个包衣奴才称少爷什么,你说的出口?

    不管在场人怎么想,反正雪如是退场了。

    异常闹剧让永琪和皓祯相识,楼上厢房的紫薇表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永琪啊!

    闹剧结束了,隆也准备出去找善保,毕竟是善保做的守卫工作,也得由善保将两人带回宫去。

    顺利找到善保后,善保对于紫薇之前消失的段时间并没有问,而紫薇和兰馨回到宫里后,两人就分开了,兰馨回了坤宁宫,那里是等着兰馨归来说说对隆感觉如何的皇后,紫薇便回了绛紫宫。

    回到绛紫宫的第件事就是沐浴,身边的宫女也没有想,只以为出宫疲累,紫薇想要沐浴歇息罢了。

    身的青紫格外显眼,紫薇这才烦恼着开始找这几天都要拒绝乾隆的借口。

    而直到晚膳结束,太阳落山,紫薇都没有等来问话的乾隆。

    倒是在临睡前乾隆遣了内监过来传话,说是他还忙着政务。

    政务,现在还有什么政务能让乾隆这么忙?无外乎就是如今众人皆知的荆州民叛了。

    想到这里,乾隆总要忙几天了吧?那就能混过去了,好幸运!

    虽然之前有种想让乾隆亲眼看看会是什么结果的想法,但是到头来紫薇还是退缩了。

    她总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不是现在。

    紫薇因为三年孝期未过,所以直都是在绛紫宫里,平时除了极少时间去给皇天后和皇后请安后,都不怎么出门。

    毕竟孝期什么的,宫里直都有些避讳,所以紫薇也顺心顺意的回避了。

    阿哥们的婚期因为荆州民叛而延迟到明年,但是兰馨的婚期却并没有变动。

    不过几日,荆州民叛事件在乾隆几日上朝讨论后,终于做出了决定,福康安为主将,喜塔拉·努达海为副将,带领将士前往荆州平叛。

    而大将离开京城三日后,便是兰馨的婚期。

    紫薇介未婚女子,加上又是孝期之中,自然不能过的参与婚礼,只能在旁偷偷围观。

    可是只是看着都觉得累感不爱!

    兰馨是皇后的养女,赐婚时是以公主的身份下嫁,其中婚礼程序,紫薇跟着凑热闹,只是看而已,都觉得要以后自己真的嫁人,自己的这幅小身板,能撑得起那身公主喜服头顶二十斤的东西在整个皇宫跑圈吗?

    别开玩笑了!绝对不可能!

    紫薇利落的转身离开,免得自己心底过的将自己代入。

    兰馨离开皇宫后,紫薇整个人就加安静了。

    剩下的同龄同身份的晴儿跟在皇太后身边,偏偏两人性格不和,话也说不到哪儿去,而兰馨嫁人后,紫薇连皇后那里也很少去了。

    时间很快走了圈,这天正是兰馨成婚七日后回门的日子。

    已经换上了新妇的头饰和衣服,兰馨整个人感觉都变得愉悦活泼了些。

    至于兰馨眼底的黑色,在场的众人都当做了婚后太过和谐的缘由。

    而等到午膳过后,兰馨和紫薇私下相处的时候,看到兰馨放松下来脸上却带上了点点忧愁,却知道事情还不止如此。

    可是她和兰馨虽好,却没有好到可以问新婚后的私密事儿。

    兰馨不说,紫薇也不好问及,呆了片刻后,兰馨自然要回坤宁宫,毕竟嫁人后就不能常回宫,兰馨也皇后相处时间久些,宫里也就皇后关心她些,她自然懂得孰轻孰重,晓得要和皇后的关系维持好。

    左右无事,紫薇也跟着去了。

    却没成想到,这去,就遇上事儿了。

    冬日午后的阳光照射下来只会给人温暖的感觉,几人在坤宁宫后花园赏花赏糕点,正聊得起劲儿呢,内监来报,令妃娘娘到了。

    令妃如今已经怀孕九个月了,临产期就在这几天,昨儿个晚上还下过雪,路湿滑,她挺着个大肚子怎么也敢走来?从延熹宫到坤宁宫,虽不远,但也不近啊,她就不怕出点什么事儿?

    反正令妃进来的时候她是副什么担忧的表情都没有,反倒是皇后心底有些慌,这令妃来,不会是想要算计她吧?

    万在她坤宁宫出事儿了,她可怎么给皇太后和乾隆交代?

    可是令妃她就敢拿自己怀孕的阿哥做赌注?

    想到这里,皇后有些放心了。毕竟孩子才是切,令妃膝下没有阿哥怎么都坐不稳妃位,想来令妃也会好好护着她自己的吧?

    紫薇在旁旁观,视线扫过令妃圆滚滚的肚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得很。

    看到皇后松了口气的模样,紫薇觉得皇后放心的太早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依令妃的心机,她要没阴谋会来你坤宁宫吗?就为了给你请安,她吃撑了?!

    瞧着皇后让宫女端了新鲜的盘点心放到令妃茶几前面,紫薇有些不忍观看,后宫的阴谋她不懂,可是为什么连个从入宫就开始混直到现在都已经是皇后了,都没点心机呢?

    个怀孕的孕妇,那东西是能乱让她吃的吗?

    阵凉意从背脊升起,想来是有些冷了?想到这里,紫薇端起热腾腾的茶水,淡定的呷了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