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58猫章 狸猫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席问话被永瑢字眼的从喉咙里蹦出来,他瞪着双眼看着交缠在起的两人,死死的握紧了拳头才不至于自己直接冲动的将拳头挥上去。

    “……永瑢?”

    永璋愣,反射性的想要起身,却又感觉到和紫薇交合的地方后顿时僵硬住身体。

    而就像是炫耀般,紫薇反而露出白皙的手臂挽住了永璋的脖颈,本来虚软的下身此时大腿灵活的勾缠上永璋的腰身,下身来回动作着,寂静的屋内被子下传来的低低水渍声格外刺耳。

    扬起的脑袋,脸颊上布满了欢爱后的红晕,双眼朦胧的微眯着,透过永璋的肩膀看到床沿边上着的永瑢,对视上永瑢的眸子也丝毫不再避开。

    “嗯啊……好舒服……永瑢,你怎么来了?好久不见呐?”

    娇吟的声线,妩媚的表情,从来都只有在他身下绽放的花朵,此时却是在别人身下开放。

    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亲哥哥,永璋。

    心是什么感觉?几近无法呼吸?是他忘记呼吸了还是痛得无法呼吸?

    他早该猜到的,他不是早就发觉两人之间的暧昧了么?连同他的皇阿玛起,不都被紫薇诱惑了吗?

    可是在心里做好的准备却完全没有现场亲自看眼来的刺激。

    而那声声娇吟让永瑢顿时失去理智,蓦然上前大力拉扯住紫薇环着永璋脖颈的手腕,“紫薇……!你就这么贱吗?没有男人你就活不下去了?!”

    贱……?

    愤怒中的永瑢没有看到紫薇低垂着头眼内中的痛意,紫薇狠狠的咬了咬贝齿,把甩开永瑢的手掌。

    “那是我和永璋的事情,与你无关!!!”紫薇的句“与你无关”说得格外加重了语调,撇开的视线根本不看永瑢。

    “男欢女爱,本就是天性!再说了,你不也迫不及待的找了别的女人吗?你这是欲求不满了吗?呵!”

    “永瑢,请不要打扰别人做|爱,出去行么?”说到后来,紫薇的语调反而平和了下来,犹如对待个陌生人。

    “你——!”永瑢红了眼圈瞪着紫薇,“不知廉耻!”

    忍无可忍的,永瑢抬起手掌就想挥手下去。

    “够了——!”

    夹在两人中间沉默了许久的永璋抬手挡住了永瑢的动作,而那挥来的手掌只离紫薇几公分近。

    近到紫薇能看到永瑢握紧拳头后留下的几个指甲印记。

    “你要打我?”

    紫薇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手掌,看向永瑢的表情带着不可置信。

    “我……”

    永瑢收回了手,看到紫薇不可置信的眼神后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他想打她……?

    不,不可能!

    ……可是,明明是紫薇的错,不是吗?

    但是,为什么今天的紫薇好奇怪?

    ……可是,奇怪的是他!

    永瑢的脑袋片混乱,抬头入目的是紫薇和他哥哥赤果的身躯,烦闷的皱着眉,永瑢掌打在床沿边上的茶几上,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

    前面的院子片热火朝天。

    永璋将紫薇送到后门口,想到二楼厢房门口有侍卫守着,特别是那个侍卫还和紫薇不明不白,就算想上去揍那人顿,却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紫薇往前走了几步,想起永瑢离去前的表情,心里的担忧怎么都放不下。

    等会儿和兰馨汇合了,肯定就要回宫了,下次什么时候能出宫还不定呢,要是今天不说清楚,万出事怎么办?

    永瑢在紫薇心底的地位绝对不容置疑,不说紫薇和永瑢相处最久,单说紫薇遇到的第个旧市永瑢就已经坚定了永瑢在紫薇心里的特殊地位。

    紫薇顿了顿,还是转了身过去。

    “永璋,我还是不太放心,今天的永瑢他……”

    永璋看到紫薇愁闷的皱眉不禁心里咬牙。

    这幅担心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时为了永瑢,他就不得不有些羡慕嫉妒。

    虽然把永瑢气走,他心里是有些愉快,如果永瑢能放弃紫薇就最好不过了。

    但是紫薇的表情,他怎么舍得让紫薇难过?

    就像他在床上叫的句“紫薇宝贝”,宝贝宝贝,从遇到紫薇后,紫薇在他心里就只能捧着含着宝贝着了。

    让紫薇皱眉的事情,是让他心疼的啊!

    怜爱的摸了摸紫薇的脸颊,永璋安慰道,“我会去找永瑢的,你别担心。现在冬季气温低,你也要注意身体,好好调养调养,别胡思乱想,我有什么消息就托人告诉你。”

    紫薇愣愣的点了点头,恍着神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紫薇?”

    “欸?”听到永璋担忧的唤声,紫薇才回神过来,看到永璋注视她的目光,紫薇摇了摇头示意没事,“我该回去了。”

    “嗯,回去注意安全。”

    紫薇上了二楼,却没有看到本应该在厢房门口着的善保,想着许是又是,便没有想。

    随手请敲了下门,紫薇便走了进去。

    入眼的却是并肩的两人,在看到紫薇进来的脚步后顿时分开,两人皆是红晕布满了脸颊。

    紫薇愣,立马后退了几步在外屋的帘帐后面,“欸?要我回避吗?”

    “不不不!”隆惊,立马了起来。

    旁的兰馨害羞的低着头不说话,隆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兰馨眼,往旁边走了几步后给紫薇打了个千儿,“给紫薇格格请安,格格吉祥!”

    “在外不必礼,快起来吧!再说了,过补了久我就该称呼你姐夫了,对吧?驸马爷?”

    “欸?”隆手脚无措的起来立在原地,紫薇这才走了进去坐下。

    隆左右看了看,两个女孩儿在,他个大男人也不好在吧?虽然说兰馨是他的未婚妻……可是向来没有在婚期前见面的规矩啊!

    “那个……先前善保侍卫见格格久久不归,便出去找了,如今格格回来了,我就先去找他了。”

    紫薇点了点头,原来是去找她了啊。

    隆正要离开,却透过窗户看到楼吵闹了起来,眼见是熟人那几个,隆顿时不敢离开了。

    万那几个人胡言乱语的,或者行为痴狂了,伤了紫薇或者兰馨无论哪个,他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话说今儿个皓祯依旧带着白吟霜来吃午饭,自从白吟霜怀孕后,啊,先不要疑惑白吟霜热孝未过,未婚先孕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平安出现是何缘由,就当做因为她是个歌女、不是本地人所以府衙不好办事,或者皓祯有权有势所以好办事之类的吧!

    自打白吟霜怀孕后,这吃喝穿着的质量是蹭蹭往上涨!

    每天早必备的燕窝鲍鱼,每天中午皓祯带她到龙源楼大吃大喝,每天不断的鸡鸭鱼肉以及各种补养品。

    加上各种上等的绸布,从最开始是皓祯给她买,到后来皓祯直接从他家库里拿历年宫里赏给他额娘没有用完的布料。

    等等等等的行为,还能不引起硕亲王和福晋雪如的注意力吗?

    偏偏皓祯每天大早就出门,晚上是过了三天才回来,甚至有时候几天都不见人影,两人就是想问,也要把人给逮住了再说啊!

    于是这天,雪如终于让人查探了她家儿子的行踪,没想到随便问,便有人知道皓祯每天都带着个怀孕的歌女往龙源楼跑。

    如果没有【怀孕的歌女】的话,她会很乐意的,毕竟谁都知道,龙源楼是各个世家公子哥儿消遣的去处,说不定就好运的遇到贵人了呢?

    但是没有如果!带着歌女去,她没意见,毕竟说不定某些贵人喜欢,他这是迎合那些人的喜好呢?可是偏偏就是怀孕的!怀孕的歌女,还能往那方面想吗?

    雪如忍了又忍,好歹又忍了天,想着等皓祯回来问,结果当天皓祯又没有回家。

    顿时雪如忍不住了。

    你说隆个闲散无用的宗室子弟都尚了公主,就算皓祯你颓废了,但是也不至于去找个歌女散心吧?就算隆这局赢了,乾隆不是还有女儿吗?倒是尚个比兰馨身份高的格格不就赢了?偏偏皓祯如此颓废,而且还听说那歌女热孝都没过?

    这天,雪如特意让人早早的在龙源楼候着,等皓祯带着吟霜出现,就回去通报了雪如,雪如带着几个嬷嬷和侍卫就声势浩大的往龙源楼出发了。

    忍耐了几天、特别是还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完全没了耐心,雪如进龙源楼看到大庭广众之下亲密的你喂我、我喂你的皓祯和吟霜,几步跑过去就将那满桌子的菜全都掀了。

    也就是这阵声响,吓得隆不敢出了厢房了。

    万他下去惹到那个明显在怒火中的母夜叉,当场闹出来可不怎么好看。

    万楼下的人看到他们在厢房看热闹,只他人还没关系,但是兰馨和紫薇都在,万有个意外怎么办?

    三人凑到窗户边上围观,就看到皓祯黑了张脸对着他额娘,“额娘!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这么恶毒?!这可是吟霜天的营养啊!万饿到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了怎么办?这可是我和吟霜的第个孩子啊!”

    雪如额头上顿时冒出青筋,话语想也不想的吼了出来,“什么孩子?!区区介歌女的孩子我才不认!皓祯,你是怎么回事?个卖唱的,也不知道她干不干净,谁知道是不是你的孩子?!”

    “额娘?!”皓祯不可置信的看着雪如,不敢相信这种话是从雪如的嘴里说出来的,“你怎么能这么说,吟霜肚子里的孩子当然是我的!”像是为了验证这句话,吟霜苍白着连无力的倒在皓祯肩上无声哭泣,“吟霜,你别难过,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说到清白,皓祯顿时又火了,“额娘,以后不要说什么干不干净,吟霜是我的女人!你是我额娘的话就不要对吟霜说那么难听的话!”

    什么叫是我额娘的话,难道说为了吟霜你就不要你额娘了?

    围观的众人对皓祯摇头,看着气得快要不能呼吸的雪如,只能同情而怜悯。

    为了个歌女就不认额娘了,这种儿子,真的是亲生的吗?

    气的快要炸开的雪如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她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儿子啊!

    是的,皓祯不是雪如福晋的儿子,这件事情只有她的姐姐和她身边的嬷嬷知道。

    当年雪如连续生了三个女儿,也就是这样,乾隆才会想起赐了个舞女给硕亲王当侧福晋,不幸的是不久之后侧福晋翩翩就怀孕了,好在她不久之后也怀孕了。

    按理说雪如怀孕在后,为什么皓祯却是长子呢?

    自然是雪如为了嫡长子之位,在生产之前就和她姐姐雪晴安排好了,她若生下女儿,便狸猫换太子!

    这场戏出,因为催产而与翩翩同时生子的雪如在翩翩之前生产,格格也变成了阿哥。

    而这阿哥,就是现如今的皓祯了。

    雪如看着护着身孝的女人的皓祯,不禁苦从心里来。

    ——姐姐啊姐姐,你给我换个儿子,但是这个儿子究竟是从哪个农家山头换的?明明之前还停靠谱的,怎么现在,就有些深井冰发作了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