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51章 偷见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紫薇回宫后本应先到坤宁宫向皇后请安的,但是前几天永璂在练习马上骑射的时候不慎摔下了马,虽没伤到骨头,但也要好好休养了,也是为此,皇后才没有在紫薇回宫的第时间和皇太后乾隆起来看望紫薇。

    那个时候刚好是永璂换药的时候,否则皇后如此对待紫薇的态度,怕是又会让乾隆对她冷待几分了。

    皇后体谅紫薇失明,所以就免了晨昏定省的规矩,而紫薇第二天醒来,就有乾隆钦定的御医和几个太医在绛紫宫前候着了。

    调养了几日身体,紫薇的眼睛才敷上了药。

    身体有弱,太医不用说,紫薇自己也能感觉得到。

    不知道是这个时代的医术本就没有现代那么发达和安全还是紫薇本身身体就虚弱,落水、撞伤、刺伤,加上如今这次,如果按武力值来说的话,最开始她来的时候武力值与原本的身体相比较,能得个八十分,到如今现在,勉勉强强的六十分怕是都难了。

    紫薇都有些怀疑,自己身体的这模样,能活到自然死亡么?不,就说近点的,自己嫁人了,生孩子真的不会直接难产么?!

    不不不!千万别这么诅咒自己啊喂!而且,传说中的十二级痛苦她真的不想体验,特别是在这个安全不保障的古代!

    紫薇只是闲着无聊乱想,却没想到今日的想法来日会语成谶。

    御医说散步散散心、心情好些有助于眼睛恢复,所以紫薇每天早上换药后都会被宫女扶着到御花园走圈。

    以紫薇的速度,这么来回,两个时辰就过去了,回到绛紫宫的时候刚好可以赶上午膳时间。

    却在这天,回宫的途中遇到了个不速之客。

    带着愤怒表情的正是永琪。

    “紫薇!为什么你就劝着皇阿玛?小燕子那么可怜,你就不能帮帮她么?”

    紫薇身边的宫女只能跪下请安,根本就没人敢拦着,直接让永琪发怒的声线响彻在紫薇的耳畔。

    她怀疑那瞬间有过回响+耳鸣了!

    紫薇来不及说话,敏感的就感觉到几个快速行走的男性脚步,腰间配着刀剑叮叮作响,迅速的走向了她这个方向。

    “给明珠格格请安,格格吉祥!”

    紫薇想要退后步,却因为失明而有些没有安全感,知道永琪肯定也看不进去,便连忙挥手让自己的宫女起身。

    被两个宫女扶着,紫薇这才离着永琪远些。

    “五阿哥,皇上有旨,请五阿哥回阿哥所,不要让奴才们难做。”

    “让你们难做又怎么了?你是我爱新觉罗家的奴才,本贝勒想怎样就怎样,用不着你们来管教!”

    这话出,就连紫薇都要怀疑下小燕子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好,勾得永琪,瞧瞧,这话都说出来了啊!

    不说永琪忽略乾隆下发的圣旨,也不说被撤了贝勒衔儿的永琪再自称贝勒有不规矩,单说他的句“你是我爱新觉罗的家的奴才”,这么句,到底有得罪人。

    对,满洲八旗都是爱新觉罗家的奴才,可是能说这大话的,却只有乾隆有着权力。你是想造反么?你还没登基呢?你连太子都不是呢!

    宫里有品级的侍卫大出自八旗子弟,和包衣奴才的繁杂样,八旗之间的关系其中复杂不言而喻;而和包衣奴才不样的是,任何个姓爱新觉罗的人都可以说包衣奴才是他辈子的奴才,而对于八旗贵族……

    紫薇扭过头,就这么句话,永琪是绝对不可能成为下任皇帝继任者了。

    ——所以她才感叹啊,小燕子是得有大的魅力,听到乾隆要斩首小燕子,永琪居然愤怒到这话都说出来了。

    此事暂时告段落,宫里最近最热闹的,还是三年届的大选。

    初选的日子早就过了五六天,昨日留了牌子的秀女再度被招入宫复选,此次却是要乾隆亲自去了。

    这事儿和紫薇并无关系,当然,说没关系这话也太绝对了。

    起码永璋、永瑢、福康安连同善保四人都没有正妻呢。

    散心散了上午,用过午膳后紫薇便开始最近才养成的午休。

    夏日格外炎热,绛紫宫片宁静。

    轻缓的落脚声响起,缓缓的接近靠在角落冰盆边上小榻上午睡的紫薇。

    带着点点甜味的男性气息环绕在周围,紫薇有些敏锐的蹙起了眉头。

    歪着露出来的脖颈有些发痒,紫薇烦闷的挥手扇开“蚊子”,不会“蚊子”又飞了回来。

    凉爽的空气变得有些闷热,紫薇最终不耐烦的半张开了双眼。

    ——吓!

    被靠近的熟悉气息惊了跳,紫薇仰头,就算看不到,也能猜到来人带着有些傻乎乎的笑容。

    “……永璋,你怎么在?”

    理智回笼,紫薇就有些惊讶了。永璋和永瑢不是因为纯惠皇贵妃薨逝被乾隆命令丁忧年的么?她怎么会在自己宫里看到永璋?

    ……不不不,该不会是睡的脑袋晕乎乎出现幻觉了吧?

    可是眼前……

    有些病弱模样的男人俯下身,直接将有些冰凉的唇瓣落在紫薇的唇瓣上。

    细细舔磨,缓缓研揉。

    宁静的宫殿角落,响起了轻微的水渍声。

    良久,永璋才放过微微发热起来的唇瓣。

    下巴放在紫薇的肩膀上,湿热的呼吸就在紫薇的耳垂下。

    “好想,好想紫薇啊!”

    有些孩子气的闷话,语气里带着埋怨与不满。

    “我也想你啊,永璋。”

    “紫薇不要副安抚小孩子的语气,我可是大男子汉!”被紫薇含笑说出的话语刺激到,永璋微微歪脑袋,直接将紫薇的耳垂含进了嘴里,温热的舌头时不时舔过,引得紫薇敏感的耳垂直接全身都酥软了下来。

    密密麻麻的吻缓缓的转移着,直到永璋不慎碰到了紫薇包扎眼睛的纱布。

    紫薇敏感的擦觉到永璋的气息变了。

    “……不会原谅她的!”

    难道永璋直到谁是幕后主使者了?紫薇愣,张嘴便想要问是不是令妃,却永璋先步食指止住了紫薇欲要说出的话语。

    “紫薇,这些事情我们男人来做就可以了,紫薇只要自己开开心心就好!”

    语气里是难掩的戾气。

    如此的大男人主义,紫薇正要反驳,永璋却再次俯身吻了上来,有些急切的,凶猛的。

    有个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来人见角落画面顿时低吼出声,“永璋!”

    半抱着紫薇的永璋顿,舌尖划过紫薇的唇齿后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怎么这么快啊?”

    永瑢心里有些憋火,“你有注意到时辰么?”

    看到永璋带着无辜的表情终于从小榻上起来了,永瑢才上前,终于将紫薇拥入怀里。

    “永瑢……”

    “听我说,”永瑢紧紧的环着紫薇的腰肢,“我们是趁着皇阿玛下朝去复选才偷偷溜过来的,还好绛紫宫离乾清宫近。”

    “伤害紫薇的人,个都不会放过,但是保护紫薇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紫薇只要好好把身子养好,身体健康了,我们就放心了。”

    “杀手什么的,选秀什么的,你都不要烦忧,有我们在,你的唯目的就是把身体调养好,可以么?”

    紫薇有些艰难的抿着唇,但是微红的脸颊还是透出她的愉悦。

    “我听你的。”

    永瑢抱着紫薇,鼻尖靠在紫薇的脖颈间呼吸紫薇的气息,空气顿时甜蜜了起来。

    “什么嘛,刚才我也说了,小紫薇就只听小六子的话吗?”

    青筋顿时冒上额头,“你说谁小六子啊?!”

    “诶?还能有谁?六弟明明就排行老六嘛!”

    小六子……

    “噗嗤……”紫薇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这笑,永瑢和永璋却不约而同的说道,“终于看到紫薇的微笑了!”

    “欸?”

    “不枉我无视生命的危机把小六子童年的绰号大胆的曝光出来哦!”

    那副骄傲的语气……永瑢忍了再忍,“时间不了,我们该走了!”

    不然,他可保证不了会直接在这里拳对着永璋欠揍的脸挥下去!

    否管两个男人进出绛紫宫而却没有个宫女太监进来看看紫薇是有么的不科学,反正加不科学的是明明丁忧在家不能入宫的俩人还能进宫混到离乾清宫和养心殿没有远的绛紫宫。

    永瑢在紫薇的额间落下吻后,和永璋低声小吵小闹着出了绛紫宫,紫薇坐在小榻上,心里笑开了朵朵小红花。

    当纤细的手指触摸到有些发麻的唇瓣时,眉头顿时止不住的蹙起。

    对于她和永璋的亲吻,永瑢,你……

    临近吃晚膳的时候,乾隆才大步走进了绛紫宫,宫人们熟练的准备起乾隆的菜点。

    乾隆不时的和紫薇说着永琪的事儿,小小的解释了几句,又说起了小燕子,顺便问起紫薇对小燕子是什么看法,如果紫薇不能原谅的话,句话就是颗人头。

    话里话外的意思,语气里颇有些宠溺,似乎永琪对小燕子的在乎并不在他的眼中。

    紫薇还能如何?虽说杀人的心里障碍容易过,但是小燕子,说起来还真有些无辜,她讨厌,可是令妃和福尔康家子。

    “皇阿玛,既然五阿哥喜欢小燕子,那就成全他们吧?”

    “哦?你不怪他们?”

    “也不能说不怪他们,但是小燕子也有点无辜,当初她只是想帮帮金锁,而让金锁入京,紫薇也能大概猜到了,紫薇从小和金锁起长大,姐妹情分,当紫薇不能入京在爹爹面前孝敬时,也只能让情如姐妹的金锁代替我了。”

    “紫薇,没有人能代替你!”

    被乾隆这么急切的话语逗笑了,“我就是我,当然没有人能代替!但是,阴差阳错,在没有紫薇前,小燕子可是皇阿玛的开心果啊!皇阿玛也不能否认吧?”

    开心果?但是他现在回忆下,大数都是给小燕子收拾烂摊子的画面!

    乾隆这么静,紫薇就顺着说了下去,“让我讨厌的,反而是福尔康家。紫薇初初入宫不久,但是就听到有人传言皇太后去年上五台山之前福尔康和晴儿雪夜在花园幽会,后来是见了福家兄弟不请安不避让,毫无规矩!”

    “在祭天之后福尔康等人便知道小燕子不是真格格,可是却偏偏拘着金锁,哄骗金锁,说什么相安无事的各归各位,可是如今紫薇出现,福尔康就对金锁不理不睬,对紫薇大献殷勤,不外乎就是想要尚主么!”

    “福家是令妃娘娘的母族没出五服的亲戚,但是看看令妃娘娘,为人温柔善良,和福家比较,这也差太了吧?”

    晚膳时间就在乾隆蹙眉思考中流过,紫薇送走乾隆,转身,忍不住唇角露出个笑容来。

    虽然不知道永璋永瑢今天偷偷入宫的事情乾隆到底知不知道,不,不能说知不知道,应该说是持有什么态度,但是今日不说,她便不问。

    至于永璋和永瑢想让她不要插手令妃的事情?

    连乾隆都当他们俩人没进过宫,那她也当做两人没有来过绛紫宫好了。虽然阴谋什么的不懂,但是时不时的抹黑和枕边风还是可以的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