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50章 回京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颠簸的马路上,两辆马车缓缓行驶而过。

    十余个士兵穿上了平常人等的衣衫在马车前面开路,之后是永琪福尔康几人骑着马匹,之后是小燕子和柳青柳红几人的马车。

    紫薇在后个马车里面昏昏欲睡,事实上这也是她试验过的最好的晕车解药,那就是路趴着睡过去。

    善保带着几个侍卫骑马走在最后断后。

    此行并没有惊动小镇上的官府衙门,至于紫薇差点被人玷污的事儿,自然会由善保汇报给乾隆,到时候这儿的知府会有什么后果就是另外回事儿了。

    柳青柳红是在紫薇失踪后永琪等人找的天翻地覆的时候出现的,虽然没帮上找人,但是至少对于百姓常识都不明白的永琪等人而言是帮了大忙了。

    回京的路途安静的走了几日,又天,等小燕子等人进了客栈后,紫薇被善保扶着下了马车,就听到了金锁在旁惊慌断续的声音。

    “小、小姐……”

    声音里明显带着点哭泣,紫薇还没说话,就听到旁的男人请安。

    “草民见过明珠格格。”

    走了这么几天才迟来的请安,说没事儿谁都不会信。

    “在外面就不用这些虚礼了,先进客栈吧。”

    还是善保花了大价钱将整个不小的客栈都包了,问起他荷包足够么,他还腼着脸笑,“这不,可以回去向万岁爷报销嘛。”

    说是这么说,但是来臣子为皇帝出差办事本就正常,让你办事是看得起你,哪个臣子会找乾隆去报销几个钱?二来,此次本来就是善保守护不力而惹出来的事儿,是惩是罚还不定呢,他还能向乾隆提出报销?

    紫薇之前遇到几次善保都是在街边小摊子上,加上穿着陈旧自然就知道家庭并不好,所以她才会问起。

    可是这显然就是人家的私事儿,问两句还好,却追究根底就不大好了。

    十几个侍卫是后来跟着福伦带来的,善保本是来谈谈究竟,所以先行了步。

    想到福伦是令妃的人,所以善保格外小心,十几个侍卫里有大半的人都是福伦的亲信,但毕竟福伦是凭着令妃的脸面才做到大学士的位置的,交好的大都是包衣奴才的圈子。

    但是包衣奴才却都是皇家的奴才,此次侍卫的十几人,家庭背景大都和福伦扯的上关系的,少数的几个满人弟子大都有种娇气,身世好点的比善保的身份还高。

    所以能保护紫薇的,善保删删减减后勉强凑出了两对的双数。

    往前紫薇身边没有侍女都是善保上前扶手引路的,如今有了金锁,善保自然就不好再逾规越矩了。

    紫薇的主动逃离让小燕子等人闹的不行,关系顿时就僵了,紫薇自然不会在意,所以每次都是让等小燕子几人闹闹哄哄的先进了客栈才下车,就算是在荒郊野餐,也是让善保将吃食送到马车上解决。

    被金锁扶着上了二楼走廊深处第二间房间,善保带着侍卫检查了番,这才带着人出去,门关上,金锁和男人就跪了下去。

    “……小、小姐……求您原谅金锁……”

    紫薇眼睛不便,坐在椅子上品尝着先前准备好的点心垫垫肚子。

    “原谅什么的,金锁,你在说什么?”

    “金锁……不,奴婢,奴婢知道的,以小姐的聪慧,就算奴婢不说,小姐也猜到的,就算小姐失去记忆……”

    “奴婢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妄想代替小姐孝敬皇上,才会被福尔康的几句甜言蜜语骗得事事都听他们的……”

    安静的房间只有金锁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和哽咽的话语,声音里带着不可忽视的悔意。

    直到金锁的情绪缓下来不少,紫薇才问道,“那你旁边的男人?”

    金锁这才想起紫薇失忆,并不记得身旁的就是柳青,连忙将她被小燕子带到大杂院后和柳青相识的事情说来。

    这明显不是紫薇要的信息,可是光从金锁记忆犹新的回忆和话语中的甜蜜不难看出两人之间的事情。

    这就很好猜测了,不外乎是她的走失直接让金锁和福尔康的矛盾爆发,金锁的身份低下,又不像是小燕子就算不是格格了也有永琪顶着。

    被冷落,被恶言相向,正在此时,柳青从天而降。

    顺理成章的,失恋的人要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新恋爱,两人就在这几日恋情飞速发展。

    直到如今。

    “求小姐成全,奴婢自知再没有资格在小姐身后伺候小姐,如今奴婢……奴婢和柳青……所以才来,求小姐成全!”

    没有听到柳青的声音,但是磕在地板上的声音却有两个。

    屋子里下子静谧了片刻,紫薇对金锁没什么讨厌不讨厌的,如今造成她受伤又失忆的,她想报复的是福尔康。

    原本金锁夹在她和福尔康之间就会难做,如今自动退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别的先不说,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毕竟,就算她能让他们退出这个圈子,可是永琪和福尔康愿不愿意可就说不定了。

    “谢小姐原谅!谢小姐成全!”

    金锁再次有些失控,顿时忍不住低声哭泣了出来。

    彼时柳青才出面说话,“回格格的话,草民先前在五阿哥和小燕子的帮助下开了间饭店,如今柳红也在帮草民做事,回京后若没意外,便会和金锁成亲。”

    柳青的话语顿了顿,安慰的拍着金锁抽泣的肩膀,“经常听金锁怀里山东老家,草民算了算,按照如今的收入可在三年内还清五阿哥和小燕子借的钱,到时候就到济南大明湖附近开家酒店,定居济南了。”

    紫薇想了想,“回京后我先帮你们还上借的钱,以后你们少和他们来往,至于回济南……还是按照你们的计划在三年后再决定吧。”

    紫薇想起此次的追杀,按说如果是皇后派来的杀手……不,皇后的直性子会想到直接除掉永琪么?就算是有目标不是小燕子和她,但是善保有线索就迅速追来,而那些杀手就直接没了踪影。

    藏的如此之快,绝不是皇后的性格。

    若真是皇后,只要不是乾隆亲自发现是她做的,她就会直下命令直到目标死亡的吧?

    而杀手的行为,显然是害怕被发现。

    谁会害怕被发现。

    显而易见的,紫薇只能想到令妃。

    加上令妃的怀孕,除掉永琪的目的再明显不过的了。

    所以柳青等人自然还不能离京,至少是在最近几年不能。

    而令妃如此急迫的想要除掉永琪,显然对此的耐心不好,下任皇帝是自己的儿子,令妃哪里还能坐得住?

    柳青和金锁终成眷属,马车也在侍卫的护送下安全抵达京城。

    鼻翼间尽是熟悉的气息,感觉紫禁城和外面的空气都不样。

    紫薇等人入宫门就和小燕子等人分开了。

    马车停在紫薇的绛紫宫,带着熟悉气息的贴身宫女掀开帘子,扶着紫薇走下马车。

    “恭迎明珠格格归来,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恭迎明珠格格归来,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绛紫宫的宫女太监在宫门殿前迎接紫薇的归来。

    “格格,老佛爷和万岁爷在里面等着呢!”旁的贴身宫女提醒道。

    紫薇忍不住笑了出来,“半个月不见,大家都快起来吧!”

    因着紫薇的眼睛不便,另边也被宫女扶着,终于踏入了她熟悉的宫殿。

    “给皇阿嬷请安,皇阿嬷吉祥,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圣体安康!”

    穿着淡紫色汉服,紫薇弯下膝盖,整个人看起来都小小的团。

    注意到往日明亮的眸子失去色彩,乾隆顿时眼神尖利起来,虽然在善保传回的信件中知晓,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显然没有亲眼所见时来的心痛。

    乾隆时间各种心酸心痛,旁的皇太后却忍不住了,直接从主座上走了下来,年老的脸庞上止不住的心疼。

    皇太后活了这么久了,还是雍正帝后宫的最终胜利者,其中的辛秘自不用说,直接或间接死在她手中的人不计其数,但是她却从来没有遇到过,皇家尊贵的女儿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在雍正年,雍正没有亲生女儿,唯活到大的女儿也就是齐太妃的女儿也在嫁出去没几年就病逝了,后来乾隆成婚,乾隆和先后孝贤琴箫和睦,恩爱羡煞旁人,加上孝贤皇后的高贵出生,自然和她的关系不好。

    前些年后宫争斗太厉害,生下来的公主因为母妃的关系自然让皇太后也不看好,尤其是令妃的长女皇七女,如今小小六岁的年纪虽然因为令妃的关系而身体娇弱,但是性子却是高傲跋扈得狠。

    自从孝贤去世后,那拉氏成为继后,以那拉氏的性子反而让她掌权轻松了不少,虽然如今年龄越大,就越发没了想掌权的心思。

    临了老了,就加想要个公主了。

    不是说直养在身边的晴儿不好,但到底隔着层血脉上的区别,加上晴儿性子有些胆小懦弱,直在她身边不肯出去交流,到现在像是她的贴身宫女样了。

    而不像紫薇。

    大方,得体,乖巧,虽然是私生女的身份,但是却没有自个儿就露出怕被别人歧视的眼神。

    温柔文雅,识得大字,懂得骑马布库。

    虽然女儿家动粗不好,但是满族本就马上得天下,难得出现个如此英姿飒爽的贵女,自然就引人关注了。

    紫薇的身份在明面上就是弘昼的养女,这么个琴棋书画骑马布库都会的女儿,入宫的命妇们谁不会夸奖紫薇的?

    这让皇太后赚足了面子,加上紫薇的身份解决了,顿时就让皇太后放到心里疼爱了。

    光是这些弯弯道道才赚到的皇太后的疼爱,紫薇只猜到可能有乾隆的相助,却也想不到。

    紫薇进宫的时间本就是在下午,送走皇太后收拾洗浴,天就黑了下来。

    想起皇太后和乾隆临走前的安慰,想着只是碰着脑袋应该只是暂时失明,加上宫里的御医太医,不至于连暂时失明都不能解决吧,心里顿时安稳了下来。

    心里放心了下来,紫薇躺在熟悉的被窝里,很快就睡了过去。

    宫殿门口,乾隆的身影在听到紫薇渐渐平缓的呼吸后渐渐远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