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45章 回宫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后带着众宫妃跟在乾隆身后迎接皇太后的凤銮,厚实的皇后正装加上逐渐炎热的天气着实让人心里发闷,但是皇后心里却带着股子的凉意。

    回想起前不久乾隆接到皇太后凤銮回宫的消息后来到她坤宁宫的那黄昏。

    “皇后,皇额娘择日便回宫,慈宁宫的切你小心仔细筹备下,务必让皇额娘高高兴兴!”

    彼时皇后还有些欣喜的,毕竟虽然乾隆不喜欢她,但她却是皇后!国之母!就算乾隆再怎么冷淡她,重要的时候也只有她能与之并肩!

    可是下秒,她入坠冰窖。

    “那朕就先走了,令妃怀孕后有不适,为了皇嗣,你也要体谅下!”

    令妃!

    令妃!!!

    自从今年纯惠(纯惠皇贵妃苏氏,永璋、永瑢之生母)病逝之后,皇后之下便是妃嫔之位,嫔位份缺少三位,而妃位本是四人,却超人。

    愉妃因为生了五贝勒永琪,虽然不受宠,但是皇上的赏赐每次都不会落下,庆妃自乾隆登基以来就跟着了,这情意加上其父颇得乾隆重用,所以也算得上份。

    颖妃是蒙古人,现在的后宫已经不是太宗皇帝时被蒙古女人掌控的后宫了,自然翻不起浪花来。

    而舒妃叶赫那拉氏,虽然家族背景显赫,但是私下里谁都知道叶赫氏族与爱新觉罗家有些恩怨,坐上妃为已经是天大的恩典再不能往上升了。

    但是令妃!

    先后的洗脚宫女,介包衣奴才,却爬上了妃位,并且十余年来成为乾隆最为受宠的存在!

    虽然之前两次怀孕都是生的公主,但是现在不是又怀上了么!

    皇后瞄了眼身侧的令妃扶着略显的小腹,总觉得心里的怒火就压不下去。

    明黄色的凤銮渐渐靠近,有太监掐着嗓子叫着“太后回宫了!”“太后回宫了!”

    凤銮渐渐停下,好会儿,宫女掀开车帘子,太后扶着宫女的手缓缓走了出来。

    乾隆带着众皇后妃嫔阿哥们以及满朝文武起恭迎,当然,跪迎的除了乾隆和皇后。

    “恭请老佛爷圣安,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随着太后归来的侍卫们向乾隆和皇后请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额娘,没有出城迎接实在是儿子不孝。”

    乾隆走了过去,接过宫女扶着太后。

    “皇帝这是说什么话?国事就够忙的了,皇额娘身边有宫女伺候着呢,再说还有晴儿在我身边,你就放心吧。”

    正说着呢,晴儿就从后面的小轿里出来走了过来。

    “晴儿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快起来吧,皇额娘为朕大清祈福辛苦了,幸亏有你陪着,让朕放心了不少。”

    太后笑着说,“哀家为皇帝为大清祈福,哪里会辛苦了!”

    旁的晴儿也跟着说道,“能够侍奉老佛爷是晴儿的福气呢。”

    乾隆扶着皇太后走上阶梯,太后看着广场黑压压片的人头,“大家都起来吧。”

    “谢老佛爷!”

    起来,太后就看到了最跟前儿的皇后,“皇后好像清瘦了不少,身体还好吧?”

    该不会又是为了跟令妃争宠了吧?皇太后的视线转,看到皇后身侧的令妃,特别是令妃抚着有些凸出的小腹,顿时有些惊喜。

    “谢老佛爷关心,臣妾……”皇后受宠若惊的话语还没说完,皇太后就惊喜的开口,“令妃有了好消息怎么没人告诉我?”

    皇后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与令妃羞涩的表情两相比较特别显眼。

    “还没三个月呢,不敢惊扰老佛爷清修。”

    “这是好消息,怎么是惊扰呢!”

    太后眼见乾隆因为皇后的表情而有些不悦,立马就转移了话题。

    “皇帝,不是说你收了个民间的养女?人呢?”

    这话题转,皇后顿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令妃脸色不好了。

    令妃脸色不好看,乾隆的脸色也不好看。

    前者是因为担忧乾隆对小燕子的冷淡毫无缘由,后者么,原因就了。

    乾隆沉默了片刻,看着皇太后脸奇怪的看着他,又转移了话题。

    “皇额娘车陂劳累,还是先回慈宁宫歇息下,朕立马就差人让还珠格格过来趟。”

    过来趟?这意思,是还珠格格没有过来迎接她了?

    皇太后这么想,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了。

    但是好歹在皇宫混了几十年的老人了,那脸色立马就收了回去。

    皇太后走在前面,被乾隆等人拥着往慈宁宫走去,没走几步,就传来了花盆底鞋急促的声音。

    “快点!小燕子!我们迟到了!”

    “哎呀!不就是迎接个老婆子吗?干嘛走那么急啊!”

    “小燕子!你忘了永琪之前怎么嘱咐的么?”

    “额,我知道了,知道了!”

    又是阵急促的花盆底鞋踩着清脆的瓷砖声响,“哎呀!”阵惊慌的声音后,皇太后还没反应过来,个粉色的旗头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绣花鞋前面。

    皇太后顿时个惊,瞪大了眼睛看,个粉色格格旗装的少女浓妆涂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从拐角处转过来,因为拐到脚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了皇太后的脚跟儿前。

    “谁,谁?!你是哪个宫里的?!”

    乾隆有些尴尬,还没开口说话呢,小燕子就立马反驳起来了。

    “什么哪个宫里的啊你这个老太婆,我是还珠格格小燕子!”

    皇太后被这话气的呼吸不稳,老太婆?!

    “大胆!放肆!”乾隆狠狠的瞪着小燕子,惩罚的话语正要说出来呢,旁的令妃立马越过皇后扯住了乾隆的衣角。

    “皇上,老佛爷身体不适,还是先回慈宁宫再说吧。”

    令妃有些艰难的挂着笑,但是那丑陋的笑特别是在此时此刻都还要挂出来,立马让乾隆有些反胃了。

    你不想笑就别笑,再说了,皇太后,他额娘,他亲妈都被人骂老太婆了,你这么艰难的还想挂着笑是什么意思?

    可是再看到小燕子和她身后跟着跪下的金锁,有些冲动的心顿时就冷淡了下来。

    差人将两人押到慈宁宫去,陪着哄着皇太后说了路的话,这气氛才缓解了过来。

    皇太后进了慈宁宫歇息,晴儿带着太后的心腹嬷嬷出去收拾行李,乾隆也挥退了众妃嫔,殿内只余下太后乾隆皇后三人,连令妃都退下了。

    没了外人在跟前,乾隆这才抿着眉头细细说来。

    内殿安静了片刻,太后心里琢磨着,歪着眼神打量着乾隆的表情,“那皇帝是什么意思?”

    “当初朕匆忙认下了小燕子,也是有令妃在旁,但是如今令妃有孕,此事自然不宜大办,加之令妃想来并不知情,而是受了小燕子的蒙骗;至于紫薇,先前朕南巡不慎遇刺,还是紫薇心细为朕挡了刀,如此女儿,朕怎能舍弃与她?此事攸关皇室颜面,还是得请皇额娘为儿臣烦忧烦忧了。”

    不管如何,反正误认下小燕子的事情,自然不能说是皇帝的错。就算是,也得有个替罪羔羊出面。而这次的替罪羔羊,或者说罪魁祸首,显然就是令妃。

    “皇帝遇刺的事情,哀家也听说了,真是佛主保佑,幸好有紫薇这丫头在你跟前儿,否则皇帝要真……呸呸呸!真是胡言乱语了!”

    皇太后手上转悠着佛珠,视线转到旁安静不语的皇后身上。

    “这样吧,皇后。”

    “臣妾在。”

    “宫中的大权还是由你中宫管理,令妃的话,此事不可透出风声,只说哀家怜惜令妃怀有身孕,特地准她在延熹宫待产,之前生下的两个小格格都是体弱的,还是在延熹宫里好好静养。”

    皇后被乾隆说出的真假格格惊得有些回不过神来,此时都还有些愣愣的回话,木然在旁,心中汹涌澎湃。

    乾隆的身子前靠,问道,“那紫薇和小燕子?”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皇太后皱眉挥手,“欺蒙国君,乃是灭九族的大罪!但是小燕子本就是孤儿,也不牵连她以前走得近的人了,直接关了吧。那金锁也是个忘主的,紫薇落崖前的事儿都办不好,还弄出个假格格来,这种丫头有什么用?如今还甘愿当小燕子为新主子,忙前忙后的,同关了吧,看着也是碍眼。”

    到底后宫说话的人还是皇太后,太后不在宫中的时候皇后还能靠着娘家的势力手握大权,但是皇太后这回来,她的权利可还不如稳坐四妃之首的令妃。

    好歹令妃是包衣出身,娘家势力繁杂,能做的可比皇后娘家能做的了!

    “至于紫薇……这个丫头也是个可怜见的,上京寻父却被贼人追落山崖,好歹被老六救了下来,好不容易遇到皇帝了,却为了皇帝受了重伤。……但是,朝臣可都看着呢,谁都知道还珠格格小燕子才是你的女儿,明面上也是收养的民间的格格,这紫薇……”

    难不成收了个民间格格不够,再收个?话说的也不好听啊。

    乾隆自然也有想到这里,所以他是不能再收养女儿了,可是他不能,不代表没有别人了嘛,想到收养紫薇的人,他第个想到的人自然就是皇太后。

    可是若是皇太后收养成了孙女格格,也算是他的干女儿,可是这要他亲自提出来,自然不太好,毕竟皇太后身边本就有了个晴儿。

    想来想去,乾隆把主意打到了他的五弟弘昼身上了。

    “朕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要不然由老五领养,到时候住在皇宫抚养便可了,皇额娘以为如何?”

    “好是好,到时候出嫁了,也可以看在在皇宫抚养和皇帝疼爱的份上,给个和硕格格的身份。不过,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老五他愿不愿意放人了。”

    “欸?皇额娘这话怎么说?”乾隆显然还没有想到计划之外的。

    “老五和老五媳妇唯的女儿自小就被你抱进了宫,十五年嫁给德勒克,虽然前几年回了京,但大数时间都在草原,如今你送个乖巧的女儿给他们,到时候,可就难说了哦!”

    皇太后句“乖巧的女儿”顿时让乾隆眉眼都柔和了下来。“皇额娘说笑了,紫薇是朕的女儿,些人宠爱紫薇,儿臣自然高兴,至于出嫁么,到时候可由不得老五了!”

    封和硕格格?他想要的,可是的啊!

    意味深长的话语并没有引起皇太后和皇后的主意,两人只以为乾隆怜惜紫薇,所以对紫薇的婚嫁也比较关心而已。

    谈话也到此结束,乾隆领着皇后出了慈宁宫,个往乾清宫走,个回了坤宁宫。

    皇太后的动作显然比皇后快速,等皇后下旨让令妃禁门静养的时候,令妃早已经接到小燕子和金锁无缘无故居然直接入狱的消息!

    从乾隆那些因为小燕子得了不少宠爱怜惜的令妃也不由得急了,本来少了母亲的小燕子让乾隆怜惜不已,为她争宠了不少。

    可,可是,个进了宗人府的格格,进了宗人府,还有几个能安全无碍的走得出来?!

    加上皇后的人来传话,什么禁门静养啊,摆明了就是禁足吧!她这不是被小燕子给莫名牵扯了么!

    为此而有些动了胎气,免不得有些皇后是不是特意拖拉事件,让令妃知道小燕子入狱的时候再禁了她的足让她乱想,可是此时,别想着救小燕子了,还是赶紧安稳下来保住自己吧!

    而令妃乃至于整个皇宫的宫女太监,众朝臣都疑惑缘由的时候,道圣旨彻底打消了众人的不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