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34章 侍疾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雨绵绵,初春的大地活力四射,光是闻着这种清晰的空气就给人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特别是这群从压抑的紫荆城出来的众人。

    尤其是本来就关不住的小燕子。

    到达小镇之前依旧混乱不断。

    前面的马车因为小燕子和金锁的存在欢笑声不断,哪知个不慎,不知道是因为小燕子笑得太大声了还是怎样,充作车夫的福尔康手抖,马车歪歪斜斜的阵晃动。

    最后个轮子陷进了淤泥坑里。

    最后还是马车内的几人全都下了马车,永琪福尔康福尔泰连同善保等几个男人起将马车推了上路。

    这么耽误,走到预定的小镇的时候天光全黑了。

    洗浴的洗浴,换衣的换衣,却是没人想起要喝点姜汁去去寒。

    结果次日,活力四射的小燕子依旧笑得阳光灿烂,永琪看到小燕子这么有活力也跟着满大街跑,跟班福尔康和福尔泰也跟着脚步去了。

    侍卫善保被乾隆吩咐跟着小燕子保护她和五阿哥。

    于是感冒发烧的乾隆就只能传召紫薇前去煎熬照顾了。

    “原来是你。”

    乾隆认识她?

    紫薇边给乾隆换热乎乎的毛巾,边心想着。

    “看样子你却是不记得我了。”乾隆个轻笑,“你抬起头来看看?”

    这么说着,乾隆却是精神极好的伸出手抵在紫薇的白皙精致的下巴处,个用力,就抬起了紫薇的脑袋。

    紫薇被迫的直视龙眼,疑惑的眨了眨眼。眼前的容颜真的有些熟悉啊……

    “啊,是那次酒楼遇到的大叔。”

    乾隆的视线意味不明,紫薇懦懦的垂下了头。

    半跪在床边半天没有听到声音,紫薇缓缓抬起头看,乾隆高烧得半昏半醒,现在已经睡了过去了。

    心里埋怨了句新收的还珠格格这么不懂事,连自己的皇阿玛生病了都还毫无顾忌看都不来看下就出去逛街了。

    而且最喜欢的不着调的儿子五阿哥永琪就这么被半路出家的还珠格格给勾搭走了。

    话说虽然明面上还珠格格是收的义女,但是暗地里谁人都知道实际上还珠格格是乾隆的私生女吧?

    私生女和亲生儿子,每天视线缠缠绵绵的,真的没关系吗?

    难不成还真的只是兄妹情深?

    鬼信!

    客栈被财大气粗的永琪阿哥包了下来,永瑢带着吃货永璋去了街上,当然是在前来为乾隆侍疾并且乾隆睡了过去之后。

    而忙了半个上午的御医也已经和纪晓岚出去喝酒了。

    忙前忙后整天,直到临近黄昏了小燕子席人才回来,彼时紫薇因为守了整天也感觉乏了,便回了自己的屋子歇息了。

    乾隆的屋子在走廊最里面的间,明明隔了好几间屋子,但是都拦不住小燕子的嬉笑声。

    紫薇忍不住为生病刚刚醒来的乾隆划了个十字。

    好可怜的病人,明明要静养,偏偏有这么个女儿,还是个元气满满的女儿。

    怎么说来着?年纪大了嘛,淋场雨就能高烧卧床,对于手持权力的人来说,这不意味着年老了?

    年老,生死,这对皇帝来说可是禁忌。

    天到晚说着死不死的,难道你要诅咒皇帝快点死了换新的皇帝吗?

    生病的人总是柔弱的,而且特别喜欢胡思乱想。

    紫薇边喝粥,边听着乾隆嘶哑着嗓子跟小燕子和永琪大吼。

    “玩玩玩!天到晚就知道玩!你老子我生病了你都不知道来看看吗?!”

    小燕子语:“皇阿玛,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们回来不就来看你吗?(低声细语)再说了,又不是病死,有什么好看的。”

    永琪语:“皇阿玛,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哪里有顾着玩?你看,我们知道你今天生病了,所以中午还让善保那奴才送了当地美食呢。”

    “病死?!小燕子你在嘀咕什么,大声说出来!还有你永琪,知道你老子我病了还送什么鸡鸭鱼肉,谁吃得下啊?!”

    “唔唔……”小燕子被永琪捂嘴了下,“我什么都没说啊,皇阿玛,我知道你今天病了没和我们起出去玩所以心情不好。不用担心,不过就是淋雨了会,明天就能痊愈了。”

    永琪边注意到小燕子的说辞,边说道,“可是我问了店小二,他们说就算是街尾的付老二都喜欢吃这些吃食。”

    那付老二,店小二对不知情的永琪说的是直卧病在床,但是知情人都知道那是得了没得治的症状。

    这病能和只是淋了点雨的乾隆相比么?

    你这相比,真的不是在诅咒乾隆早死早超生么?

    乾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偏偏性格好的金锁因为逛了整天,现在以回来就已经回屋子休息了。

    没了金锁调节气氛,乾隆自个儿拍着心门口,对比了下下午就回来的永瑢永璋,虽然老三好吃了些,但是带回来的点心却都是生病中的乾隆都能吃得下的。

    屋子里因为乾隆的气喘而静了片刻,下秒乾隆操起旁柜子上的茶杯就砸向了永琪。

    “滚!给老子滚出去!”

    脸委屈的小燕子和永琪只能退下,不是回房间,而是起下了楼,于是客栈再次陷入寂静。

    蹬蹬蹬,御医端着熬好的药汁上了楼,在乾隆的门前,晃悠了片刻,又走到了紫薇的屋子前。

    “姑娘,药熬好了。”

    那你就直接端进去啊!

    紫薇将桌上的菜收拾了下,无奈的起了身。

    紫薇来的时候,正看到善保将碎掉的茶杯收拾了从屋子里出来。

    是那个豆腐脑花儿铺子遇到过的男子。

    两人在那里遇到过不是次两次,特别是善保还是因为看到紫薇脸吃得美味的样子所以才选择了这家铺子。

    “皇上,该喝药了。”

    乾隆两眼无神的盯着床顶,直到紫薇出声了这才转过头来。

    扶着乾隆起了身,乾隆默默的喝下药。

    紫薇收拾了碗,正准备退下,乾隆却将紫薇的衣袖拉住了。

    “皇上?”

    “在外就直接称呼我艾老爷就行了,坐下陪我说说话。”

    “是,艾老爷。”紫薇顺从的改了口,心里不停的腹诽着,本来姓ai的就不,又加上皇室的姓氏为了避嫌,所以应该、几乎没有人是姓ai这个姓氏了。

    现在乾隆就这么改成ai的姓氏,别人听就知道和皇室脱不了关系。

    那又何必还改名呢?

    而且还偏偏说自己在家排行老四,就叫艾老四。

    这真的不是在向全天下的人说自己就是先帝皇四子的艾家老四、当今的天子么?

    不过说说话?要说什么?她和乾隆又不熟。

    “你说,为什么老五最近越来越不着调了呢?”

    那是你儿子,先不说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单单是有小燕子这个……奇葩的存在,你家儿子也会加不着调的吧。

    紫薇心里想着,但是觉得自己还是不开口比较好,也就闭着嘴巴听乾隆不停的说着,从永琪的不着调开始,到觉得小燕子行为粗鲁。

    从美好柔弱的令妃仙子没有教好小燕子,到严肃的皇后虽然规矩严了些但是他觉得如果是皇后开始就教导的话肯定会给他个完美的还珠格格。

    再到皇后的娘家富察家的舅子很好用啊,但是富察家的儿子今年又要选秀赐婚了……

    紫薇莫名的有种,听了这些乾隆不会明天就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吧?

    紫薇晃晃神,个不觉就被乾隆拉了起身。

    “皇上?”

    坐在床上,姿势不爽的被乾隆睡着大腿,湿热的呼吸就在紫薇的下腹间。

    乾隆手绕过紫薇的细腰,两手相环相交,紧紧的抱着紫薇。

    安心。

    乾隆隐在暗处的唇角勾起。

    安心,他的世界怎么会出现这个词语?

    不能就这么睡在她的腿上,否则定会出现某些他不能控制的想法的。

    这么想着,乾隆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那视线蓦然就落在了紫薇紧抿着的唇瓣上。

    勾人缠绵。

    情不自禁的直起身子,将紫薇压倒在他的枕头上。

    紫薇不是不识情事的小丫头,乾隆吻下来,紫薇就反射性的伸出舌头缠了上去。

    又反应过来眼前的不是永瑢,再要退出时已经来不及了。

    乾隆御女不说三千也有三百,自是技术高超,没会儿紫薇就不自觉的吐气如兰,呼吸急促,断断续续的呻|吟起来。

    舌尖都发麻了,乾隆这才转移了阵地。

    柔软的耳垂被舌尖舔抵,随即又被含住。

    紫薇几个深呼吸后,终于发觉这是在哪里了。

    乾隆的床上。

    就算不是龙床,但是上了这床你还能下去么?

    紫薇不停的闪躲着乾隆的追寻,那厚实温热的手掌不停的在胸前热火,就算如此也只能拼命的忍着。

    腰肢被乾隆的大腿禁锢着无法动作丝毫,胸前抵制的双手也被乾隆另只手压制到头上。

    那些抵触都被乾隆认成了欲拒还迎。

    温润的舌沿着紫薇雪白的肩头吮舔,印下个个红色小花。

    “不要……皇上……”

    明明是拒绝的,偏偏这种情况下,这种环境下,用着嘤咛的语气说着,就像是在说“不要停,快点”样。

    甜软的嗓音夹着明显的情慾,尾音拖得长长的显得娇憨,使得乾隆的小腹瞬间就绷紧了起来。

    不能善了了么今天?紫薇都有些绝望了。

    个皇帝的后宫,真的不是她这种人能混的啊!

    胸脯因为福康安和永瑢的勤奋已经渐渐丰盈起来,乾隆的大掌恋恋不舍的从那团柔棉处下滑,所到之处皆让紫薇感到点点火热在心中燃起。

    缱绻的吻痕在脖颈和锁骨上留下,乾隆低哑着声线赞叹着,“好美味的紫薇。”

    低醇的声音如此性感,几乎让紫薇就此失了魂。

    特别是乾隆的手指已经在她私密处的娇嫩揉搓着,早已湿掉的花心根本不能阻止乾隆的入侵。

    正在乾隆准备脱下他唯剩下的里裤举入侵时,屋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皇上,急报!”

    乾隆的动作僵,低声咳嗽了几声,“什么事?”

    “他们有动作了。”

    乾隆顿了顿,终于起了身,套上外衣就出了里间。

    善保敲门走了进来,低声的声线让紫薇不能完全听到。

    加上就算能听,这个时候她也不在乎那些。

    穿上被脱得精光的衣服,紫薇狠狠的揉了揉脸颊。

    这副已经被滋润过的模样要肿么办?满是吻痕肿么办?真的被挑起情慾了现在欲|求不满了肿么办?

    乾隆和善保似乎要长谈的样子,紫薇被乾隆吩咐先回去休息。

    紫薇低垂着头默默退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