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29章 酒楼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个晴日。

    入眼皆是片雪茫茫,紫薇被永瑢扶着上了马车。

    背倚在永瑢的怀里,紫薇懒散的半撑在永瑢的膝盖上,手被永瑢牵在手里把玩着,手端着热乎乎的花茶暖身子。

    偶尔吹过了阵寒风,紫薇透过马车窗外看了眼,却见到了不是预定的路线。

    “不是说去龙源楼吃饭么?怎么走反方向了?”

    永瑢依旧低着头抚摸着紫薇的手指,头也不抬的回话,“不是你说想出门看看?绕远路不正好么?”

    紫薇的头顶具现化出了三根黑线,瞬间就想到了究极的原因——该不会是因为往那边走的话刚好会路过薇园,所以你才绕路走的吧?

    撇了撇嘴,紫薇抬高了身子将窗户掀开了点点,好放进些新鲜空气。

    再坐回到永瑢怀里,永瑢的右掌轻悄悄的从衣摆下穿过,抵达了最底层,摸上了紫薇娇嫩的肌肤。

    “永瑢!这可是在外面!”

    紫薇杏眸怒瞪,永瑢却是淡定温雅的勾着笑,“不正好是外面么,我很想试试呢,在马车里面……”

    那调侃意味的话语被紫薇纤小的手掌堵住,不自觉的晕红了脸颊,“你别乱说好不好!注意你温润文雅的形象!”瞪了眼永瑢,然后喃喃,“真是没下限了!”

    想起自己被永瑢留下在六贝勒府上的这三天,她可是整整三天除了吃饭如厕和洗漱,可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好说歹说,今天大早紫薇就起了床,艰难的拒绝着永瑢哀求的双眸,怎么说今天都要出门逛逛,不然整个身子都软了!

    可是……

    紫薇蹙了眉,想起每次求欢时永瑢双眸深处闪过的不明的不安,就疑惑不已。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永瑢不安了?她现在不是已经在他身边了么?而且该说不安的,应该是她自己才对啊!

    毕竟,如果要选择以后和谁在起的话,就目前来说自然是永瑢才是首选人物,之前和福康安意乱情迷的夜,现在回想起来……

    唔,后悔肯定是不会的,只不过是心里忍不住按照现在男人的想法,不贞的女子,会有怎样的想法呢?

    虽然永瑢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不在乎,可是……好纠结……如果真的不在乎紫薇的初次,那她还会怀疑永瑢时不时真的在乎她了。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让永瑢不安了?特别是越是临近年节,紫薇就越能感觉到永瑢发呆沉思的时间了好。

    马车停下,永瑢的手掌依旧在她胸脯上揉捏着。

    怎么没反应?

    永瑢有些奇怪,低头看,紫薇正半眯着杏眸想着什么,连马车已经停下来了都没有发觉。

    “紫薇?”

    永瑢推了推,紫薇有些愣愣的抬头看永瑢,眨了眨杏眸。

    “看我做什么,已经到了。还是说——”永瑢含着笑容低着头,唇角印在了紫薇的唇边,衣物下的手掌蓦然用力揪,“我非常乐意抱着紫薇下车哦。”

    “唔……”胸前阵尖锐的疼痛,然而经过这几日的契合,那疼痛中却含着不少的被电了般的酥麻,紫薇立马就回过神来了。

    “你给我注意形象啊!”

    永瑢装作诧异的抬头看着紫薇,边还整理着自己的衣领,边和紫薇怒瞪的杏眸对视着,“欸?难道我的衣服哪里乱了吗?应该不会吧?明明……”

    永瑢嘴角的笑意加深,视线下滑扫视着紫薇全身上下,“明明衣衫凌乱的是紫薇自己啊。”

    胸前的酸麻告诉自己,自己刚才走神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还用怀疑吗就是她想的那样!

    任由永瑢调侃意味十足的看着她,紫薇赶紧自个儿整理着自己的衣襟和衣摆。

    街上人声鼎沸,临近年节,家家都要准备年货了,所以街上异常热闹。

    时间还早,按照现代时间算的话,现在还不到十点钟。

    紫薇和永瑢上了二楼,现在这个时候人还不是很,紫薇也只会以为是时间还不到而已。

    永瑢已经很了解紫薇的胃口了,让小二准备了饭菜,边还上了罐子酒。

    闻到那酒香味,紫薇就扭转了头。

    那边永瑢非常淡定的开始饮酒,紫薇却是有些脸颊泛红——和永瑢的第夜,记忆中最深刻的除了羞辱和疼痛以外,还有永瑢浑身上下浓厚的酒香味。

    人流渐渐了起来,厢房的设置非常方便,坐在紫薇和永瑢的位置上两人都可以看得到下面的楼,而外面却不能看到厢房里面的人。

    此时,楼正中间的木台子还空着,紫薇想着可能是这酒店新的点子,准备了饭后节目之类的。

    这么想着,永瑢边时不时喂紫薇几口菜,紫薇时不时傲娇的表示自己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你喂我,最后顿饭吃了半个时辰才结束。

    酒足饭饱,小二上了最受欢迎的饭后点心。

    不过话说,紫薇撑着下巴看着几盘看起来就胃口大开的点心,看到好吃的点心就想到了永璋呢,不知道他康复了没有?唔,过年的时候定要去串串门。

    紫薇正想着,眼前出现了块点心。

    永瑢勾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紫薇看了过来,连忙将点心靠近了紫薇的唇角些。

    紫薇嘟着嘴,扭过头。

    永瑢笑眯眯的伸出手,手掌巴在紫薇的脸颊上将紫薇的脑袋转了过来,点心就送到了她的嘴边上。

    个你不吃今天就没完没了的模样。

    个我就是不想吃你喂的就是不吃的样子。

    永瑢眼珠子转,在紫薇疑惑的神色中喂到他自己嘴里。

    下秒,永瑢倾过身子来,压制着紫薇的后脑勺,嘴角就印在了紫薇的唇上。

    深吻之时,那块点心被送进了紫薇的嘴里,舔抵了好会儿,那块点心被紫薇为了呼吸而咽了下去。

    脸颊泛红,紫薇杏眸朦胧,有些不知身处何处的呆愣感。

    “早这么听话不好。”

    紫薇怒瞪,可是毫无杀伤力。

    紫薇眨了眨杏眸,蓦然使出无论是少女还是妇女只要是女人都会的专门对男人通杀的绝招——

    揪腰肉!

    即使隔着厚厚的冬衣,可是那杀伤力——你看永瑢青黑了片的脸色就知道了。

    紫薇淡定淑女的学着永瑢温和文雅的勾起了笑容,看着永瑢黑着脸不停的揉着紫薇方才用力揪着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地方。

    俩人正玩(?!)得开心,却听到楼大厅热闹的气氛蓦然安静了下来。

    紫薇和永瑢默契的对视,双双疑惑的看向了大厅。

    果然是饭后点心。

    但是这饭后点心也是分容易消化和加速消化的区别的。

    容易消化这类就不说了,但是目前大厅中间的木台肯定就是加速你消化这类型的。

    紫薇眼睛在已经安静下来的大厅看了圈,不少人已经用好了饭菜,连同那些正在吃饭的,正准备吃饭的,全都放下了碗筷,带着看戏般的调侃笑意嘲讽的不约而同的看着木台中间。

    难不成,上台的是个绝色美女不成?

    此时的紫薇早已忘记了自己不久前听说到的流言。

    旁的永瑢也是副趣味十足的看着木台,不像是期待,标准的看戏模样让紫薇疑惑不已。

    “紫薇不知道么?”

    紫薇:“……”,连永瑢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记得你半个月你还跟我说过,‘听说个月前龙源楼个贝勒世子和个贝子为了个女人打架’,还疑惑这个女人长得如火来着。”

    紫薇困惑的歪了歪头,看着永瑢求解释。

    “不正式这个女人么。”

    紫薇眨了眨杏眸,顺着永瑢的眼神移动到了大厅中间的木台上。

    那里已经出现了个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

    只是个侧身,就能看出这个少女有俏。

    想要俏,真的是身孝!?

    只听永瑢在旁继续解释着,“这个女人和她旁边的老人是父女,在龙源楼唱歌个月了,这唱功么……我就不说了,你等会儿自个儿听吧。”

    欸?紫薇转过头,正好看到永瑢还未消逝的副看她好戏的眼神。

    关她什么事?

    “硕王爷富察福伦的嫡长子富察皓祯,硕王爷是四大异姓亲王之,如今两个亲王战亡,个在封地荆州,还有个硕亲王常年在京城了。”

    “还有章佳隆,隆的生父在十二年征金川的时候阵亡,其父和五皇叔的关系不错,被五皇叔收养,皇阿玛怜惜隆还特意封了贝子的职位。”

    “两人从个月前第次打架后,到现在是三天小打,五天大打,不过事情也不严重,倒成了龙源楼的大看点。”

    “嗯……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会有些……”

    两人的身世说了大通,结果不就是人人都当富察皓祯当戏剧来看么?

    至于隆,当然是本人入戏、倾情演出了。

    要说角落的厢房虽然能看四通,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就像是现在了,紫薇根本就看不到台上的少女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是除了身孝的初次印象外,还有那吴侬软语的声音,加上那柔软的俯身问安的身子,倒是给(男)人种想要保护垂怜的感觉。

    紫薇有种自己都比不上的吴侬软语之感,让紫薇有种原来这就是古代天然的江南少女,自己还有得学啊。

    ……不对!自己干嘛要学成吴侬软语的少女啊,虽然有时候扮演懦弱的无力少女,但是自己本性还是有女强的气概的好不好!

    但是紫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明明副“我很弱你来欺负我啊来啊来啊来啊”的面相却偏偏要“我是女王你来试试看绝对让你趴下后悔愧恨生”究竟是怎样的喜感。

    台上,少女放好了古琴,副准备弹琴的模样,紫薇端坐好了,准备听听标准的古代歌曲是怎样的风格。

    却没想到……

    “月儿昏昏,水儿盈盈,

    心儿不定,灯儿半明,

    风儿不稳,梦儿不宁,

    三残鼓,个愁人!

    花儿憔悴,魂儿如醉,

    酒到眼底,化为珠泪,

    不见春至,却见春顺,

    非干病酒,瘦了腰围!

    归人何处,年华虚度,

    高楼望断,远山远树!

    不见归人,只见归路,

    秋水长天,落霞孤鹜!

    关山万里,无由飞渡,

    春去冬来,千山落木,

    寄语情,莫成辜负,

    愿化杨花,随郎黏住!”

    紫薇嘴里的点心没咽下去,顿时被呛到,不断的咳嗽,杏眸都咳出泪眼盈框了,才接到永瑢含着调侃意味副‘你的表情好愉悦我啊’的表情递过来的茶杯。

    即使是个思想不死板的现代人,已经听得懂古代文言文的紫薇都不得不说声,这个少女,是思春了还是想男人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