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27章 酗酒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皙的手指在*的阳光照射下有些异样的苍白,几近给人种透明的错觉。

    紫薇的左手被上好的绸布包扎了伤口,只得右手端着热腾腾的茶水抿着,明明是滚烫的茶水,紫薇端着茶杯却有些感觉不到。

    这是,知觉时好时坏么?

    紫薇将茶杯放在窗沿边上的茶几上,举着右手,看着白皙纤细的手指通红了片,却只有种酥麻的感觉。

    小翠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副画面。

    “小姐……!手指都烫红了……!”

    小翠连忙翻开了柜子,找出了烫伤的膏药。

    紫薇变得有些沉默。

    时间过去久了?紫薇努力的回想,却想不起丁点东西。

    心里那么的不安,身体冰凉,即使躺在温暖的被窝,却还是感觉阵阵寒冷。

    想要个怀抱。

    想要熟悉的怀抱。

    心心念着的是永瑢的温雅的笑容,暖和的怀抱。

    可是永瑢离开了……

    她也想去找啊!

    可是她的身体,为什么这个身体这么不争气,丁点儿的力气都没有呢?

    眼皮沉沉,额头有些热,许是发烧了?

    沉默的看着小翠将她的手指涂抹了膏药,然后退了出去。

    其实她想开口问的,她想问永瑢如何了。

    毕竟小翠是从永瑢府上出来的,不是么?

    可是偏偏却开不了口啊!

    紫薇揉了揉有些不适的眼角,撑起手来,掀开被子穿上了衣物。

    两只手都有包扎,紫薇个人独自穿衣很是缓慢。

    不过是穿衣服而已,薄薄的绸布便被血液侵染开来。

    伤口裂开了?

    紫薇抬起左手,看了看掌心血红了片。

    步履缓慢,犹如踩在棉花里面了样。

    紫薇走到放置伤药的柜子,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白色的绸布。

    换上了新的绸布包扎起来,紫薇这才走出了门。

    种满了盆栽的游廊,外面的世界雪白片。

    紫薇缓步走着,走到拐角处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丫环小鱼。

    还有个是做粗活儿的婆子。

    “……你也不要乱去说,终归是主子们的事儿。你这嘴就是停不住,总有天会吃亏的!”

    “唉~我知道啦,我不过是好奇嘛。前几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六爷可是气冲冲的走了,如今又传出了这等流言,还不知道六爷有难过呢。”

    “那也是主子的事情!”那个婆子的声音狠戾了分,“就算六爷过继出去了,那爷还是圣上的儿子,难不成过继出去了连声爹都不能叫了不成?行了行了,天色快黑了,也是时候准备晚膳了。”

    “可那不是还是不受宠么……”小鱼细声嘀咕,“我瞧着还是富察大人好,人好对小姐也好,现在六爷和小姐这样,说不定还能撮合小姐和富察大人呢……”

    “啪”的声,婆子打断了小鱼的话,“这话也是你说的?你这丫头!这宅子已经是紫薇小姐名下了,连同你我的卖身契可都是在紫薇小姐手里的!咱们的主子就小姐个,你可别乱来!”

    “知道知道,我又不是不懂……”

    “你懂还乱说?相处这么久,大家可都是知道小姐是个不喜欢话的主子,要真惹恼了小姐,小心真将你发卖了!”

    “不……阿婆教训的是……小鱼知道了……”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紫薇握紧了右拳,转身走出了薇园。

    过继……

    乾隆的儿子能过继给谁?当然是他的小叔叔们了。

    蓦然就联想到了前几日她去温泉山的时候,永瑢参加的宴会就是二十福晋的寿辰。

    二十阿哥,慎靖郡王,去年五月去世。

    紫薇拢了拢外套,让外院的小厮准备了马车,片刻后,马车向着六贝勒府前进。

    马蹄印子很快被新落下的雪花覆盖,马车消失在拐角处,另边,个华丽的印着富察家标志的马车从后门驶进,停在了薇园的门口。

    福康安掀开车帘,看到熟悉的薇园,笑容不禁深了分。

    这是他从温泉山回来后第次来间紫薇。

    却得到了紫薇刚刚出门的消息。

    福康安皱眉想,便猜到了紫薇可能得知了永瑢要被过继出去的流言,所以这才去六爷府上安慰吧。

    这么想,福康安便转身离开了。

    没有看到小鱼欲言又止的眼神。

    福康安之前请假陪同紫薇去了温泉山,回来后到现在才抽了时间过来看望紫薇,这就已经说明了堆积的工作有少了。

    所以此时他没有抽出心思去问几句。

    紫薇和永瑢吵架的事情只有小鱼和阿婆知道,而今天紫薇出门去永瑢府上的事情,又是前院的小厮准备的马车,究竟去哪里,小鱼自然是不知道的。

    而小翠又是永瑢的人,自然对于永瑢和紫薇之间的事情不会对福康安说。

    而小鱼又回想起之前阿婆说的她的卖身契可是在紫薇的手上,小鱼本是初卖身为丫环,自然害怕被紫薇发卖了出去,加之以为紫薇只是出门散心而已,所以就没有跟福康安说紫薇这几天的事情。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无意间的错过了。

    马车停在六贝勒府的后门,后门的守卫自然认识紫薇的,所以并没有为难就让人告知了管家,然后领着紫薇进去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福昌急匆匆的走过了,还不待紫薇问及,便主动说了永瑢的事情。

    “前几日爷回来的时候就心情不好,当晚就着凉病倒了,谁知次日就传出了过继的事儿……”福昌默了片刻,过继的事儿自然两人心里都有数的,“这几日连早朝都没去,皇上也只问了几句便……”

    “爷还病卧在床,偏偏还日夜让人拿了酒坛子进去,现如今饭也不吃,出了拿就进去的人以外,都被也砸了出来。”

    福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瞧,这就是奴才昨日冲进去的后果。”

    指着的拿出,红通通了片。

    走进院子,紫薇还没开门,便闻到了浓厚的酒味。

    紫薇正准备推开门,身后就传来了福昌的话语。

    “小姐,奴才不知道您和爷发生了什么,但是奴才这个局外人却看的明白,爷比您想象中的还要在乎。”

    紫薇的手顿,无言的推开了门。

    然后迎来了个空荡荡的酒罐子,“啪呲——!”声,在紫薇的脚边破碎开来。

    “谁让你进来的?!给爷滚出去!!!”

    远远的只能看到床上卧着团,蚊帐挡住了永瑢的身子。

    紫薇绕开满地的碎裂,从角落边上走进了里屋。

    发丝凌乱,脸色通红,不复往日的温俊温雅,常年带着笑意的眉角不见,而是带着忧郁和愤怒。

    ……永……瑢……

    两个字在紫薇的唇齿间轻轻吐出,紫薇愣在那里,时之间却有些不知所措。

    有些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她眼中的永瑢会有现在的画面。

    她以为,这个男人依旧会温和的笑着,眼神里面带着讽刺和不屑的看着她,但是依旧的温雅,依旧的淡和。

    紫薇捂着心口。

    有些心疼,却又,有些喜悦。

    这样,说明他也无法放下她吧?

    永瑢胡乱的举着手擦了擦泪眼模糊的眼角,“谁啊?不是给爷送酒来的就给老子滚出去!不要在旁……碍……眼……”

    永瑢瞬间愣住了心神,木木的看着紫薇。

    是幻觉?

    “……果然是幻觉吧……”

    嘴边闪过抹苦涩,永瑢举起手中的酒瓶,便要抬头饮酒。

    紫薇的心猛地跳,从破碎的瓷器缝隙中跑了过去,掌会开了那高举的酒瓶子。

    “永瑢……!”来不及去看定是又裂开了伤口的左掌,紫薇抱着永瑢,那冲击力抵住了床头。

    捏着她肩膀的力气太大,紫薇却像是没有感觉到样,“不是幻觉,永瑢……我……啊!”

    天翻地覆。

    紫薇惊吓得再次张开双眼时,只来得及看到放大的永瑢的脸庞。

    “不重要了……”

    永瑢细声的嘀咕了句,神智有些恍惚,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模糊。

    句“不重要了”便让紫薇心神跳,却又听到永瑢再次喃喃道,“那些都不重要……”

    “不论如何,不会放过你了!”

    厚实的外衣被脱下,永瑢瞪着红通通的眼,粗鲁的撕裂了紫薇单薄的里衣。

    唇齿相交,呼吸间尽是浓厚的酒味。

    唇和舌被用力的撕咬出了血,被双手抚摸过的地方酥麻肿痛。

    阵凉意传来,惊醒了沉浸在浓厚的酒味里的紫薇。

    “永……永瑢……”

    紫薇打了个寒蝉,想起自己虚弱的身体,她反射性的想要合拢自己的衣领。

    而这个动作却瞬间惹怒了永瑢,左手被用力的拍开,许是绸布上面的血红让永瑢愣,然后便抽了自己的腰带,掀开头顶的蚊帐,就将紫薇的双手绑在了床顶的木架上。

    “要绑得紧紧的……”

    紫薇瞪大了杏眸,此时的动作已经让她不自在极了,而这个人,他难道还想怎样?!

    还正想着,永瑢就扯断了床头的平安符。

    鲜红的绳子再次绑紧了紫薇的双手,偏偏这人还嫌不够似得,将平安符尾巴上流苏胡乱的在那绳子里面穿梭绑带。

    “够了!永瑢!!!”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姿势,她已经猜到了这人想要做什么了。

    再明显不过了。

    头顶上的永瑢微微垂下了头,凌乱的发丝带给紫薇种阴影的错觉。

    薄唇僵硬的抿着,永瑢的手掌把着紫薇的下颚,嘴边扯出了个嘲讽的笑意。

    “怎么可能,够了?”

    紫薇有些心慌的咬了唇瓣,嘴里血腥味道十足。

    永瑢的手掌个用力,便让紫薇咬唇的动作保持不住。

    “在苦恼怎么离开我?还是在想着福康安过来救你?”

    永瑢个冷哼,眼眸冰冷了片。“这唇,这舌,这身体,都是我的,哪怕是你,也别乱动我的东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