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22章 夜袭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冬夜格外安静,冷淡色系的月光洒下来,冰冷的空气时不时拂过阵凉风。

    紫薇自梦中醒来,有点急促的呼吸着,浑身发热,不知道是身体的原因,还是真的盖厚了被子,亦或是因为角落边的碳盆。

    皮肤接触了冰冷的空气,让紫薇有些颤抖,却又感觉莫名的舒适。

    空寂的屋子总给她种莫名的恐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遗忘掉的刚才的梦境。

    紫薇掀开被子,穿上了脚榻上的毛绒靴子,拿起衣架上的衣袍披上,外屋角落小榻上睡着今晚守夜的小翠。

    轻悄悄的打开门,紫薇走了出去。

    顺着熟悉的道路,紫薇的神思直有点不在状态,明明应该感觉到寒冷的,身体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寒意。

    等到上了阶梯,看到个门槛的时候,紫薇才回过神来,这里是……怎么走到永瑢的寝室来了……

    眼神瞥,却看到不远处的书房还亮着灯。

    天上的月亮斜挂着,让紫薇勉强能猜测到大概是子时左右。

    这个时候都还没睡?

    这么想,紫薇轻巧的靠近了过去。

    在门口了会儿,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过去敲门。绕过走廊,紫薇走到了旁开了条缝隙的窗口。

    几米远的角落,永瑢穿着单薄的睡衣,再看看不远处的床铺,明显是已经睡过的。

    永瑢是睡到半夜醒来……可是现在,他是在拿着纸张办公吗?

    紫薇紧了紧衣袍的边角,阵冷风吹过,根发丝顺着风落在了鼻翼下,淡淡的痒意传来,让紫薇个咳嗽出声。

    “谁?!”

    暗叹糟糕,眼见永瑢快速走了过来,紫薇退了两步。

    窗户被人用力打开,紫薇无辜的睁着杏眸无辜的眨了眨眼加无辜的看着他。

    “……”

    紫薇举起手,讪笑着挥了挥,“早安……啊,不是……晚安……”

    永瑢脸无奈,“还不快进来!”

    紫薇又绕过走廊,永瑢已经打开了门,拉着紫薇进了屋,顺手关上了门。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守夜的丫环呢?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就穿件袍子过来感冒了怎么办?!”

    被牵着坐到了他的床上,强烈的男性气息和依旧残留的温度让紫薇不自在动了动身子。

    被子披到了紫薇的肩上,永瑢走到桌案那边,将桌案上的灯火熄灭了。

    暗淡的光线顿时让紫薇加不自在的往床角落移动了下,而永瑢就走过来正好坐在紫薇让出来的位置,就好像是紫薇主动邀请永瑢坐下样。

    “睡起来有些热……”紫薇喏喏道,总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好像不应该这个时候来找永瑢?“永瑢起来是办公?”

    “不是哦。”不知道永瑢想到了什么,语气中顿时充满了笑意,“想起紫薇下午拿过来的昨日的罚抄,刚才是在检查。”

    炙热的结实手掌从腰后边滑过到另边,直到落在紫薇的左腰上。

    “明天检查也样啊……永瑢别靠这么近,有些热……”

    “怎么会热?明明紫薇身上到处都是冰凉的。”

    喂不要说得已经到处摸光了她的样子啊!

    衣袍的领结被解开,紫薇垂下了眼眸,不敢与永瑢对视,却能感觉到,永瑢不同于往日时的温和的笑容以及温吞的视线。

    那种,势在必得的含有火热的慾望的眼神。

    “这个时候能看到紫薇,真是太好了。”

    解开的衣袍,被轻柔挑起的下巴。紫薇颤了颤眼帘,模糊的看到靠近的面孔。

    ——————————以下为和谐内容——————————

    ——————————————————————————————

    午后的阳光晒到身上有些暖洋洋的感觉。

    身体已经不再像刚入冬的时候冰冷得颤巍巍似的,虽然如今还会时不时个冷颤,穿着依旧如同个圆滚滚的球儿,戴着厚厚的帽子和手套。

    永瑢坐在紫薇的身旁,边指点着紫薇的字迹的不足之处,紫薇拿着本书,永瑢侧身过来的时候就转头过去看他指着的地方,等他回头过去后,自己便拿着书看那些繁体字。

    好歹是写了十八年的简体字,来到这儿后虽然写字的时候手会有种深处的反射性,但是自己的思想就是跟不上手的动作,老是会少写横竖,有的简体字和繁体字相差甚远的字,也要检查的永瑢猜上半天才明了。

    手上戴着毛绒手套,但里面的手指依旧有些僵硬冰凉。

    墨喜在身后煮茶倒茶,寒冷的天气让热水总是冷的很快,却偏偏紫薇又喝不了太烫的茶水。

    张画了不少红色圈圈的纸张递给了紫薇,永瑢脸上尽是无奈。

    “错别字有五个以上,回去再罚写二十遍。”

    紫薇拿着纸张,看着纸上不经意间写错的字迹,觉得自己还是有进步的。

    最起码刚开始的时候永瑢是拿着红色墨水的笔圈出的圈圈是圈正确的字。

    嗯,最开始那次只有五个完全正确的字哦。

    紫薇心里宽面条泪流满面,虽然自己的成绩不算好,但至少自己幼儿园的时候都不至于错别字到这个地步啊!

    二十遍……紫薇本来就睡得早起得晚,到明天的下午时间真的能写完吗?完全没信心……

    紫薇瞪着杏眸,希冀的看着永瑢。

    永瑢转头望天望地,提前拒绝看那让他难以拒绝的眼神。

    “比起我小时候,真的好太了……”

    “永瑢,这只是错别字,我不能跟你比的……”

    “记得那个时候,不管是读书背书,都是百二十遍啊……”永瑢选择性的将紫薇的委屈的话语忽略掉。

    紫薇扁着嘴角,如果永瑢瞥眼的话都绝对不能再拒绝紫薇,可惜偏偏是遇到这事儿了,永瑢艰难的转头,坚定不移。

    “永瑢……”紫薇的声音里加委屈了,永瑢几乎能猜到,此时紫薇的杏眸朦胧,那双眸子里溢着晶莹的泪水。

    说来眼泪眼泪就来,这就是紫薇的这个身体啊!悲情剧女主角的女王奖的最佳得主!

    永瑢仓促的起了身子,那手就像是有眼睛眼落在紫薇戴着帽子的脑袋上。

    “乖,紫薇,下次认真默写。”

    那脚步就想跨走,福昌就走了进来。

    “禀告爷和紫薇小姐……”

    永瑢望了过去,“怎么?”

    般来说,福昌都不会在紫薇面前跟永瑢说事儿的,除非这事儿和紫薇有关或者本来就是紫薇的事儿?

    永瑢心下想着,那边福昌弓腰说道,“外面来了小厮,说是富察福康安大人派过来的,问下紫薇小姐明儿是否有时间,为了上次赔罪,请紫薇小姐出去叙,若是方便,会亲自上门来接紫薇小姐。”

    紫薇愣,没成想上次不欢而散后,这几日都没再出门,而他还会亲自上门约她……

    这么想,紫薇扭头就去看永瑢。

    气氛有丝丝的僵硬,侧身着的永瑢让紫薇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感觉到永瑢身边的空气有些混乱。

    屋子里静了片刻。

    永瑢能感觉到紫薇的视线直都在他的身上,他挂着往日温和的笑意,微微侧头,能让紫薇看到他嘴角边上的勾起的弧度。

    “这是紫薇的事儿,还是紫薇自己决定吧。”

    紫薇挠了挠脸颊,有些想去,却偏偏加犹豫,好会儿,才开口问永瑢句,“你明儿有时间么?”

    永瑢的身子僵,“下午的话,自是无事。”

    “那永瑢与我起赴约可好?唔,顺便陪我买点点心去三爷府看看。永瑢很久没陪我起逛街了,而且自从上次后,我就没去三爷府了。”

    永瑢滞了片刻,才点头应好。

    福昌弓着腰走了,永瑢这才回头看向紫薇,紫薇依旧看着他,直到对上他的视线。

    “我去书房处理事,明天下午出门前完成。”永瑢指了指紫薇身前的纸张,示意着别忘记那罚写。

    “诶?!!!明天下午?不要啊,永瑢,我绝对写不完的!”

    永瑢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看着那双杏眸带着不可置信的晶亮,心里却想着,如果现在的那双杏眸溢满的是晶亮的泪水,就免了这罚好了。

    可偏偏她副瞪大了杏眸,如果不是懒惰就差点圈挥上来,这种模样让他加想要欺负啊。

    还是紫薇柔弱苍白祈求落泪的样子才会让他有点怜惜之意。

    “就这样,明天如果我检查到错别字的话,会有别的惩罚啊。”

    紫薇终于不再懒惰,把拿起旁干净的毛笔砸了过去。

    在永瑢副可惜没砸到的表情里走出了屋子。

    ——————————————————————————————

    ——————————以上为和谐内容——————————

    温暖的怀抱,倦意袭来,紫薇有些昏昏欲睡。

    朦胧之时,不知道过了久,紫薇张开双眼时,整个屋子已经点起了灯光。

    永瑢已经换了件睡衣,此时正是为她擦洗的动作才将紫薇惊醒了过来。

    永瑢敏感的发觉到了紫薇的视线,紫薇对上永瑢那欣喜的笑意,便不自在的转过头,闭上了杏眸。

    那双杏眸里是不可忽视的春意。

    永瑢微微用力,扳开紫薇想要闭紧的双腿。“乖,继续睡吧,我等会送你回去。”

    身体依旧有些困倦,紫薇耸拉着脑袋,像是欺骗自己被永瑢推开双腿被细细品尝的私密深林不是她的般。

    “逃得了初,逃不过十五。”永瑢点了点紫薇有些微红的鼻尖。

    正想抱起人,却眼尖的看到门外着的人影。

    门外着的正是福昌,刚才端了热水过来,却是直接被永瑢在门口接了进去,“爷,可要奴才进来伺候?”

    “不用了,我已经睡下了,你下去吧。”

    “是,爷。”门口的人影消失,永瑢等了好会儿,这才抱起人,从寝室的后门走了出去。虽然绕道了些,但是也能不然人看到。

    阵寒冷的风吹过,沉睡中的紫薇抱着永瑢的后颈,可爱的咂了咂嘴,然后往他的胸口蹭了蹭。

    进了紫薇的寝室,轻轻的打开门后就看到角落熟睡守夜的小翠。

    将怀里的人放进被窝,好在角落的碳火直燃着,被窝也不算凉。被子压了压,永瑢亲了亲有些红肿的唇瓣,将床帘子放好,再轻声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