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14章 三爷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三爷府外,紫薇总有种凄凉的感觉。

    虽然地上干净,可是看着那朱红色的大门以及深色的墙围是肉眼可见的破旧。

    不像是六爷府上,虽然家丁不,但至少每个职位的人都坚守岗位;而紫薇面前,守门的两个小厮歪歪扭扭的倚靠在门槛边上打着瞌睡,从正门望进去,还能看到院子里面的大树下,三个小厮聚集在起兴奋的聊着八卦,四周还有他们岗位的工具,像是条扫帚,修剪花坛的大剪刀,还有两个旧的有个漏洞的背篓。

    紫薇不敢想象,如果往日永瑢没有过来,他们会加懒散成什么样子。

    “三爷重病,那嫡福晋呢?”就算男主人常年重病,哪怕是前院儿的事情,女主人也是可以管理的。

    陪着紫薇在门外的墨喜看了看下萧条的三爷府,看瞄了眼脸色有些阴沉的紫薇,喏喏道,“三爷并没有娶嫡福晋……”

    “那侧福晋不会也没有吧?!”

    “……”猜准了!

    “不是说三爷今天满二十五岁吗?怎地会连……”紫薇已经说不出口了。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样感觉到帝恩皇宠究竟有重要。

    只是当年元后去世,被皇帝骂了,还听说当年是骂了两个,也就是正儿八经的乾隆的长子,大阿哥永璜,而永璜,已经在十五年就病逝了。

    在被骂的两年后。

    这就是帝王皇恩,真是讽刺!

    紫薇勾起个嘲笑,挥手让自己身后的小厮上前通报。

    结果那门卫知道是永瑢府上来的人后直接就烦躁的挥手,声“随意”给打发了,然后又靠在门边上睡了过去。

    紫薇几乎要怒笑出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种景象后心底会莫名其妙的发怒,甚至真想自己上前亲手打那些个奴才顿。

    可是她理智的在原地深呼吸,脑海里回忆起少之又少的清朝历史。对了,这些被称为包衣奴才的人,从康熙末年就开始权力势大了,何况雍正帝的生母就是包衣奴才,所以雍正登基后,包衣奴才自然加猖狂。

    不不不!

    紫薇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将那些年头压制脑海。

    她是现代的沈兰,她不是正经的清朝人,所以就算嘴里不能说着人人平等,但至少不能那么歧视那些奴才。

    可是想,如果雍正的生母不是包衣奴才,乾隆的生母不是个四品家里的女子,而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包衣奴才不会那么猖狂,清朝末年不会发生那些……不会有那些耻辱……

    紫薇紧握了手,尖利的指甲在手心几乎划出血丝。

    不能想那些,不能想了。她只是个普通女人,就算现在身处清朝乾隆年间,但是也不能生出想要改变历史的想法啊。

    那些不是她该做的事情。

    而她,也当不成英雄做的事情。

    不说改变历史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以后的自己就不存在了,单说自己,自己的性子就绝对做不出那些权力阴谋的事情来。

    有温暖的手掌扶上了她的手臂。

    墨喜担忧的看了看紫薇,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小姐,您没事儿吧?”

    紫薇有些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不在去想那些不该自己管的事儿来,“没事,进去吧。”

    墨喜点了点头,走上前几步还想让那门卫带路,不过被紫薇扯了回去。“我们自己进去就行了。”

    紫薇的视线向紫禁城的方向望了望,嘲讽的吐出几个字来,声线微弱,瞬间消逝在空气中。

    “……爱新觉罗……罪人……”

    紫薇带着个侍女两个小厮走进了三爷府,殊不知等几人走后,他们方才立不远处的拐角处,空气瞬间冰冷了下来。

    落寞……

    *……

    凄凉……

    这是紫薇已经猜测到的景象。

    经过方才那莫名的冲动,现在的紫薇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才会那么发怒,唯能让她猜测到的,最不过是这个身体的条件反射。

    可是她能感觉到这个身体渐渐和她合,体内也并没有那种传说中的真正的紫薇隐藏在灵魂深处啊之类的狗血事件。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差点控制不了情绪呢?甚至会产生改变历史的想法。

    真是脑袋秀逗了么?还是穿越过后的后遗症?类似“因为穿越时空所以有什么不明物质附体导致玛丽苏”之类的。

    三爷府的格局和六爷府的格局有些相像,紫薇胡乱猜测了下三爷的寝室和六爷的寝室应该也是大致的方向,哪知还真让紫薇猜中了。

    不过,那房内的对话,怎么……

    紫薇拦住了想要上前敲门的墨喜,至于其余两个小厮,已经在刚刚进院子后就不见了身影。

    “要红豆糕……”

    “没有哦,三哥,你还是先睡觉吧。”

    “明明你手上拿着的就是红豆糕啊!!!”

    “吧嗒吧嗒……弟弟不骗你,三哥,真的没有了。”

    “啊啊啊明明是你刚刚吃完啊啊啊!”

    “三哥刚用完药,不宜吃甜食,困了还是先睡觉吧。”

    “呜呜……我要吃绿豆糕才睡……”

    “明明已经很困了,唉!有个调皮的哥哥,弟弟真难做啊!”

    “绿豆糕……六弟……你不要吃了啊!”

    “吧嗒吧嗒……”

    “用完药不给我吃,那之前我没喝药的时候就不要拦着我啊!”

    “可是当时三哥才刚用了早膳,弟弟担心兄长吃撑了,这才勉强自己为兄解决的。”

    “既然勉强就不要吃啊!呜呜……又没有人勉强你……再说了我也没有吃撑啊……”

    “为兄解忧,弟弟点都不勉强。”

    “吃了我的点心才是我的烦恼好不好!呜呜……那我刚睡醒那会儿你干嘛还是不给我吃……”

    “兄长肠胃不好,起床还是不要吃甜食吧,弟弟也是关心兄长哦!”

    “呜呜……明明今天是我生日啊,你连块绿豆糕都不给我吗?有你这么欺负哥哥的吗?!”

    “呜呜……”

    “吧嗒……”

    “呜呜呜呜……”

    “吧嗒吧嗒……”

    紫薇捂着嘴,将自己滑过喉咙的笑意咽了下去,旁的墨喜低垂着脑袋,肩膀耸耸的。

    好萌好有趣的俩兄弟啊!话说他还真没见过永瑢这么……欠扁的性子诶。

    而且另外个暗淡有些嘶哑但声气中却有种小孩儿心性的男子,就是皇三子永璋?

    那个今天二十五岁生辰的永璋?

    话说真的不是永瑢的弟弟吗?还喜欢吃甜食,被弟弟这么欺负……

    屋里传来了拍手的声音。

    “味道真不错,真可惜哥哥今日错过了。”永瑢的声音里是明显的可惜和幸灾乐祸。

    永璋抓狂了,“不要副我已经睡着了样子啊!我还醒着的喂!如果不是你的话,进你肚子的梅花糕红豆糕绿豆糕就全部是我的好不好!”

    “唔,说起来,今天兄长生辰,弟弟想着也是件喜庆的事儿,所以代替兄长放了那些下人的假日。听说厨房的老刘前儿个得了个老来子,今日恰好是洗三呢。”

    “老刘……老刘走了……?”永璋愣了愣,下秒泪雨滂沱,“呜呜呜呜……永璋!老六!你个死兔崽子!有你这么对你哥哥的吗!!!”

    她还以为被乾隆骂得病种的三爷,起码……最起码……是个心思稳重的,没有那么有精神的,或者颓废阴沉?没想到还喜欢吃甜食点心啊。

    紫薇揉了揉嘴角,抑制住不要笑了出来,然后拍了拍旁的墨喜,示意上前敲门。

    墨喜有些夸张的抚了抚心门口,深呼吸了两下,这才露出往日温和的笑容,逐上前敲门。

    “谁啊?”

    听到敲门声,屋内的哭声就没了,再次响起的,虽然依旧是永璋的声音,不过已经听不出欢快的意味,含着久卧病床后的痛苦和无力的嘶哑。

    墨喜回话,“回三爷,奴婢是六爷府上的丫环。”

    倒是永瑢听出了是墨喜的声音,心里惊,“是墨喜?”然后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渐渐往门边走了过来。“不是让你跟着她伺候吗?怎么到三哥府上来找我了?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事情了?

    永瑢的话没说完,紧张的打开门,就看到自己担忧的少女正……看着他?永瑢不禁愣。

    “六弟?”屋里传来永璋疑惑的声音。“是谁来了?”

    紫薇接过墨喜手上的点心,从愣神的永瑢身边走了进去。

    “听说今儿个是三爷的生辰,紫薇特意带了些点心过来。”紫薇拐了个弯,见到了躺在床上脸色和唇色都苍白的青年。“初次见面~紫薇见过三爷,三爷吉祥。”

    门口处,回想起紫薇进去前那个鄙视和嫌弃的表情,永瑢艰难的挂着他温和淡雅的笑容,声线有些飘渺,“紫薇……来了?”

    墨喜带着有些悲催的视线小心的扫过永瑢,“回爷的话,小姐听说今儿个是三爷的生辰……自从天气热了后,小姐难得出门次呢。”

    永瑢不可抑制的抽了抽嘴角,“她不是说今天和福康安那小子约好……就算没有……要么不出门……要么就出去逛……怎么会……”

    墨喜底下了头,想起小姐是问过她后才坚定的过来,嘛,这事儿是决定不能告诉永瑢的。“嗯,想来也是小姐关心主子,心里也有了主子,要不然怎么会听到爷的兄长生辰,就迫不及待就过来了呢。”说着说着,墨喜几乎都有点心虚了。

    好在现在永瑢已经被身后屋里的两人牵了心神,没听完就转身进了屋。

    进屋,就看到他家亲亲三哥正两眼放光的看着紫薇手上拧着的点心,而紫薇却说,“没成想三爷也喜欢点心,不过真可惜,今日还是三爷的生辰呢,点心全都被六爷吃掉了,看来紫薇手上的这些点心也定是会落入六爷魔掌的命运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