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09章 祭天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妾当如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问他,问他,蒲苇韧如丝,磐石是不是无转移……”

    飘渺忧伤的话语充满了紫薇的梦境,紫薇呼吸困难,泪水盈满了眼眶。

    下瞬间,紫薇张开了双眸,紧促的呼吸起来。

    擦了擦额间的汗珠,紫薇扯了扯被角,掩住自己身上的寒冷。

    窗外天光泛白,六阿哥府上的人初醒,紫薇犹能听见墨喜和小翠洗漱的声音。

    已经不是第次了……

    不是第次梦到这个声音了。

    紫薇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浑身无力,再次闭上了双眼。

    再次醒来,依旧是日上三竿。

    墨喜去给紫薇准备药膳,小翠在身后为她梳发。

    被梦境折腾了整晚的紫薇明显精力不足,想到这个身体的母亲已经病逝,自己独身在这个谁都不认识的环境里,疲倦的心再次充满了恐惧。

    既然母亲病逝了,那父亲呢?为什么她的记忆力只有母亲?

    这张脸,明明是江南温柔的女子,可是她真的是江南人氏吗?还有她的父亲,究竟是谁?

    这张脸……

    紫薇的食指滑过昨日被永瑢侵略过的唇瓣,眉头微微蹙起。

    这张不算绝顶美丽的脸,不过是看起来柔弱了些,引起了男人保护欲吧?紫薇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在她的世界里,这个古代充满皇权势力的地方,她有的只是想要个安稳平静的生活而已。

    所以,梦境中那个母亲想要让她去问谁什么“磐石是不是无转移”,还是算了吧,她又不是原来的紫薇,不管这个紫薇的身体有什么责任身份,她都不想要。

    说她自私也罢,人的生如此短暂,那些让她蹙眉烦恼的,她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对,现在的紫薇是她,而她,那些属于原来的紫薇的开心伤心的切,她才不会接手呢!

    紫薇揉了揉有些晕眩的脑袋,眼见墨喜已经端了饭菜过来,便起了身。

    晕眩蓦然来袭,紫薇个不稳,无力的身躯摇晃,倒了下去。

    “小姐——!”小翠瞪大了双眼,赶紧跨了两步过去接过紫薇。

    “啪啦”声,墨喜惊呆的松了手,碗碟摔碎了片。

    墨喜慌忙的走上前,边和小翠扶起紫薇的身体,边叫其她侍女去叫大夫。

    ——————————分割线——————————

    临近午时,永瑢才回了府。

    书房内的气氛有些沉寂,永瑢想起今日早朝时乾隆下旨收养义女,封号不说,特别是要过不久就要带着她去祭天!

    回想起前几日那张泛黄暗淡的模样,永瑢内心里就压制不住的怒气。

    活泼可爱,热情好动,故而收为养女!

    明明!明明就是毫无礼节,出自民间的贫民罢了!这种人,这种性子,却成了封为格格的理由!

    福昌在门口磨蹭了好会,才轻敲了敲门,“爷,是否要准备午膳?”

    书房阴郁的气氛蓦然静止,片刻后,永瑢恢复了往日温和的表情走了出来。

    “传膳吧。”永瑢走了两步,脑海里想起昨日怀中艳丽的小脸,蓦地顿,“……她,怎么样了?”

    直跟着永瑢的福昌自是知道他家爷嘴里的“她”是谁了,不过,自从前几日陪那位散步回来后,爷就不再称呼姑娘了呢。福昌赶紧停止了自己脑袋里想的东西,连忙弓身道,“紫薇姑娘依旧是睡到巳时三刻才醒来,不过……”

    “不过什么?”永瑢听,赶紧停下了脚步。

    “方才门房那里传来消息说伺候紫薇姑娘的二等小厮出门请了大夫,说是紫薇姑娘晕倒了。”

    福昌只感觉到衣角传来阵风,眼前六爷的脚不见,抬头看,永瑢已经匆忙远去,却是紫薇姑娘客房的方向。

    永瑢到的时候,大夫已经把脉完毕了。

    “姑娘昨夜惊醒,受了凉,吃上两剂药便可。不过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紫薇姑娘的身体这两个月得好好休养,万不得忧愁烦闷。方才还听小翠姑娘的话紫薇姑娘时常揉额,想来也是轻微的头痛之症了,现下若是在不好好调养,等时间久了,再想痊愈可就难了。”

    永瑢的步子停在房门前,却再也没了力气走进去。

    忧愁烦闷?

    是昨日,唐突到她了吗?

    黄昏日落,紫薇端起黑乎乎的药汁郁闷的喝下。

    似乎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近半个月的时间,她都是这种闻了都觉得恶心的黑乎乎的药汁伴随着的。

    昨夜不过是梦醒了片刻发了会儿呆罢了,为什么这个身体就这么不争气的给晕倒了?只是发了会儿呆好不好这都能晕倒,这还是人的身体吗!这么弱的身体……

    紫薇咬了咬牙,想起自己原来的身体被爸比天十小打,两天大打,三天就要被踹得起不了床的身体,再想想现在的身体,完全没有可比性啊喂!

    如果是现在的身体,那爸比的脚踹过来,不是吐血就是直接爬到了啊。

    虽然年龄年轻了几岁,可是完全亏本了的感觉。

    床外的珠帘被人掀开,神游中的紫薇惊,侧头看,果然是永瑢的身影。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来了又不说话,这位六爷到底要干嘛?

    其实永瑢是想问,你是在为昨天的吻而愁闷吗?

    可是以现在永瑢温润的性子,怎么能在女孩儿面前说出这么……这么……登徒子似得话语?

    难道要直接问你怎么生病了吗?

    还是说你怎么病的这么不是时候偏偏在他昨日强吻了她今天就病倒了?

    够了!完全开不了口啊!

    “昨天……”永瑢看着垂眸的紫薇,喉咙终于吐出两个字,不过出口永瑢就惊慌的咽了咽口水,找个话题怎么就偏偏说起昨天了,哦不,昨天紫薇出门逛街了,还是有话题的。

    “逛街好玩吗?”

    紫薇抬头看了看木愣在床边给她带来大片黑影的永瑢,你的气势,是想得到什么答案?你这气势,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想灭口了吗?

    紫薇神游的片刻,刚想开口回话,哪知永瑢根本就不用人回答。

    “三日后有祭天仪式,你……你早点好起来,……去看看热闹……”永瑢阴黑了大片的脸终于抬起来,可是却让紫薇看起来有些阴凉的感觉,特别是看到永瑢那虽然是温润柔和的笑明明是强挂着的还要装温和,加上周身的黑色阴影,就不得不抽了抽嘴角。

    阴影加大,永瑢弯下了腰,将他的视线对上了紫薇的杏眸。

    “我带你去看热闹。”

    她怎么幻听成了他要说的话是“我带你去看地狱”的感觉呢?

    真的是幻听吗?

    个温和的六阿哥,伟大的六爷啊,你明明是温润温雅的人啊!

    为什么身上带着了黑色阴影了?

    真的不是幻觉吗?

    ……还是这天中午的太阳太大,产生了视觉差异呢?

    “咳咳……”三天已过,似乎当日黑化的永瑢真的只是幻觉,至少起码现在紫薇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温柔男子,完全回忆不起三天前那个黑色阴影化的永瑢就是了。

    “真的没关系吗?”永瑢关切的侧过身,“病还没有康复,大夫也说了还是好好调养,休息,祭天的话明年还会有,到时也能看到,我们还是回去吧?”

    街上现在还是人来人往,不过因为乾隆御驾要路过此街,所以现在已经有不少的官兵混在人群中,只待时间到,就要开始封街了。

    “没事的,不过是有些咳嗽。”难得看到这么热闹的幕,都已经出门了的紫薇自然不会现在就回去。

    永瑢无奈的摇头,四处看了看,指着家酒楼,“紫薇,去那家酒楼坐坐,那家三楼正好可以看到全景。”

    紫薇身高矮小,只得踮起脚尖看了看,可惜那身高也只能看到二楼和挂在二楼外面的招牌“龙源楼”三个字,瞪了眼旁微微勾起唇角偷笑的永瑢,冷哼了声就挤着人群往那酒楼走出。

    永瑢还在回味那瞪杏眸的风情,那边紫薇就被人来人往和吵杂弄得蹙眉,膝盖后面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紫薇个不稳,扑到了前面的男子后背。

    男子反手抓住紫薇的手腕,重心稳定了下来,轻松了口气。

    “谢过公子……相……助……”

    这脸庞,好熟悉。

    不,有些记不住人脸的紫薇才不会对张只见过次的脸觉得熟悉,她熟悉的是那双晶亮火热的双眸。

    男子似乎也认出了紫薇,那双眸子肆意的在紫薇的脸上游走,有些打挤的人群让两人加接近了些。男子抬起手,即使紫薇瞪着杏眸往后退,也被男子准确的捏着脸颊。

    “喂!你干嘛啊!”手还被男子抓着,紫薇另只手就想打掉那只火热的手掌。

    男子看了片刻,开心了大笑了出来。“原来是你,紫薇……红了……摸起来手感还真不错。”

    男子的手劲儿大,紫薇怎么扳都扳不动,倒是男子看着紫薇这动作,笑意是加深了些许。

    这人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紫薇习惯性的蹙眉起来。

    有些冰凉的额头被男子火热的手摸上,皱起的眉头被大章抚平,张嘴才想说些什么,就看到不远处属下在不停的挥手说些什么。

    “看来得下次再聚了。”

    紫薇顺着男子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几个穿着官服的官员,看样子做主的是自己跟前的这个男人啊。

    可是明明是简单的侍卫服来着,这个男人很有来头吗?

    “那,下次再会。”男人弯下腰,停在紫薇的耳畔,“我的小紫薇花儿。”

    耳畔传来的湿热让紫薇手护在胸前排斥着男子靠近的身体,还不待说话,耳垂就被人轻轻舔,冷不丁的浑身颤。

    “真是敏感的小美味……”

    紫薇被那陌生的男子气息弄得脸色通红,特别是那敏感的身体反应。还在呆滞中,被人紧抓着的手就松了开来,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被人调戏了!紫薇脸色通红,可心里却带上了怒色。

    对于紫薇来说,这种*她不是没有过。

    可是!

    可是,她的身体太敏感了……

    在现代,虽然她还是……咳咳……可是,至少也谈过恋爱,不至于牵手接吻都不懂!

    让她愤怒的是,那个男人看就是游戏花丛的老手了,遇到这人,她居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顺着他的感觉走了!

    下次,定要调戏回来!

    不过……

    紫薇抿嘴想,上次似乎听到这个男人被人称“富察大人”?

    富察家,和乾隆的第个皇后的娘家有关吗?

    紫薇细想了片刻,腰间就被人揽了过去。

    “在想什么呢?片刻不看紧你,你就没了身影。”

    紫薇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永瑢关心的眼神,摇了摇头,“没事儿,不过是……”

    吵杂的声音加大,具有身高优势的永瑢看了看街头,揽着紫薇向龙源楼走去。“看来是到时间了,我们感觉过去找个位置坐下吧。”

    “可是这个时候了,还会有位置吗?”

    永瑢轻笑了声,“自然会有的,你就放心,嗯?”

    谁担心了!紫薇抿嘴,看了看周围穿着汉服的人群,心里微微叹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