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07章 梦魇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旧事礼制习俗观念,男左为尊,紫薇被救来到六阿哥府上后自然是住的客房。

    六阿哥府面南而建,分前院后院。前院是六爷处理事务的,后院自然是六爷的女人居住的,府上自有套体系,女人大很少去前院。

    紫薇住的客房在前院后院的中间,偏南面东,对面便是男子的客房,却是偏东面南而立;两者之间建立了假山花园。

    紫薇与永瑢二人坐在花园亭内,侍女动作麻利的端上了茶水点心。

    杯热乎乎的茶水喝了下去,紫薇有些酥软的身体才缓过劲儿来。

    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身体磁场不合,往日在床上躺着的时候不觉着,现在这才走上几分钟,便有些使不上劲儿的感觉了。

    穿上汉服坐在古色古香的园林中,紫薇总有种时空错乱的不真实之感。

    窄长的衣衫外面加上了宽大袖子的马褂,对襟,大袖,长及膝盖。马褂里面还有层层大襟,大袄和小袄,小袄也就是贴身的内衣,说白了就是内衣兜儿,根本不能和现代的内衣相比。

    稍微走上几步胸前就上下跳动着,让紫薇只能非常淑女式的走上了淑女步伐。

    上衣里面是淡粉色,褂子是淡绿色,下面的裙子用了同色的淡粉和淡绿。

    袖子边上和绿色的边上都绣着逼真的碎花,脚下穿着柔软的平底绣花鞋。

    个简单的双平簪,柔软的发丝披下肩膀,随着紫薇的动作而飞扬起舞,发饰上琯着白色绢花,以此意味着此人处于孝期中。

    不过好歹是在别人家里做客,死了人的家向来被人看做不顺,如果是比较看重这些的人甚至会不让人进家门的。紫薇身处六爷府,自然不会不识好歹的在别人家守孝,带上绢花便可了。

    被永瑢带着大概在周围走了走,六阿哥府说不上庞大繁华,却也细致秀丽了,如同它的主人样,让人看了便觉得舒心。

    紫薇想起方才屋内永瑢说起的“沧海遗珠”便抿了眉,不知道现在问是否合适,可是不问,总感觉是自己在意的事情呢。

    “不知六阿哥可否再说些关于‘沧海遗珠’的事儿呢?”紫薇抿了口茶水,终于还是决定直接出击。

    什么打太极啊从他嘴里套话啊,这些是她会的技能吗?不说紫薇将来学不学得会这些,长点心眼,至少现在的紫薇知道自己肯定是耍不过永瑢的心眼的。

    耍不过就不耍,反正她本来就是个缺心眼儿的人[喂!],玩权谋也不耐烦,那还不如就直走单纯直接的路线好了。

    “紫薇姑娘,怎地在意此事?”永瑢抿嘴笑,似乎只是随口问。

    “感觉吧,总感觉有些在意呢。”紫薇转过头,认真的看向永瑢。

    杏眸眨啊眨,永瑢几乎有种失笑的冲动,好在忍住了。“其实,倒也不算什么,不过是宫里有这种传言罢了。听说,五贝勒救回的姑娘在令妃娘娘宫里治养,昨儿个已经醒过来次了。”

    “唔……”紫薇撑着下巴,思索了半天,总感觉这幕有些熟悉。

    永瑢放下茶杯,俯下身看向思索认真的小脸,止住自己想要过去捏把的冲动化为担忧的表情,“紫薇姑娘是想起什么了吗?”

    紫薇摇了摇头,还是想不出来。摇头的视线划过永瑢,于是撑着下巴的小手腾出来指了指永瑢的身后,“六爷,有人找。”

    小厮是直跟着永瑢的福昌,和永瑢差不年龄,不过是从永瑢记事后便直跟着永瑢了,永瑢前几年分府出宫便起带了出来。

    永瑢的身子僵,看这自己眼前的纤细小指,极为艰难的转过头,便看到了自己身后的福昌副有事儿的模样。

    “六爷有事的话便不用陪我了,去忙吧。”

    永瑢点了点头,“那你便早些回去把,我先走了。”

    扇子轻轻摇晃着,福昌认真的回话,永瑢时不时点头,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

    紫薇打了个呵欠,将盘子里面的最后粒葡萄放进嘴里。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了。”

    总感觉……永瑢真正蹙眉的事情不是这件呢。

    不过,不关她事。

    回去走到半路,就见到个穿着华丽旗袍发饰旗头的女人带着两个侍女走了过来。

    墨喜侧头对紫薇细声道,“紫薇小姐,这位是六爷的侧福晋。”

    “奴婢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墨喜和小翠跪在赵氏的脚边,让紫薇皱了皱眉。

    明明在永瑢面前都是行福礼,为什么到侧室面前就是行跪礼了呢?

    紫薇自然不知,两人都是永瑢的心腹,无人的时候自然不用行大礼,但在后院面对那些女人时,却只算是个普通的侍女罢了。

    衣角传来墨喜轻微的拉扯,紫薇微顿的脑袋回过神来,依葫画瓢学着往日墨喜对永瑢请安的样子福了身,“见过侧福晋,侧福晋吉祥。”

    不知道是侧福晋侧福晋的叫着,还是紫薇行李不规范,总之面前十五六岁还算是少女的女子有些不高兴的“啧”了声,语气高傲不屑,“真不知道爷从哪个肮脏地儿带回来的,脸子的狐媚像,行个礼都是四不像。听说方才和爷在花园儿赏花了?哼,个山野丫头还想攀凤凰,早点收了那心吧!走!”

    然后带着那俩侍女霸气十足的走了。

    三合溪的溪水很干净啊……

    明明不过是面像柔弱了些清纯了些靓丽了些为什么要用狐媚形容……

    本来就不会行礼啊她连六爷都没行过礼第次行礼给你了不要不知足了……

    明明是你家爷拖着她出来散步累了歇息会怎么就听你的意思是专门到花园赏花了呢……

    还有都说了她出生江南不是山野而且还比你们都大啊所以不能叫她丫头的吧年龄还不够格呢你……

    紫薇在原地,杏眼学着死鱼眼看向渐渐远去的身影,内心不停的吐槽。

    吐槽完毕,紫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吧,天气热了,眼前都快出现幻觉了吗……”

    紫薇小姐,你把刚才路过的侧福晋当成幻觉出现的了吗?几日来跟着紫薇相处已经渐渐学会技能吐槽的墨喜笑容不变转身跟着紫薇身后,边说道,“紫薇小姐,回去的路是走左边,右边跟着方才侧福晋的路是去后院的。”

    “……”紫薇脚步顿,犹如什么都没发生样将抬起的脚转了个方向。

    夜阑人静,六阿哥府已经陷入睡眠了。

    紫薇身体轻灵,犹如身在浮云之中般,除了不远处的模糊身影,再无其他。

    个桌案,架古筝。

    古筝前坐着个女子,背对着紫薇,看不见面貌。

    她是谁……

    紫薇心里发出个疑问。

    “等了辈子,恨了辈子,怨了辈子,想了辈子……”

    “可依然感激上苍,让我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怨、可想的人……”

    “否则,生命将会是口枯井,了无生趣。”

    女子的语气中充满了忧愁,周身也是散不开的忧郁之气。

    好熟悉的声音啊……

    紫薇拢了下眉头,却想不起自己有见过这个女人。

    淡淡的古筝声传来,飘渺在这个无人的空间。

    明明是喜悦,少女恋爱的情曲,但里面却带着慢慢的忧愁。

    被禁锢的身体能移动了,不可控制的移动向前,女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缓缓抬起了头来。

    那张脸……

    紫薇蓦然张开了双眼,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紧促的呼吸了片刻,紫薇才松了口气。

    “梦到……个……什么来的?”

    紫薇揉了揉疼痛不适的太阳穴,后脑勺也传来了阵阵痛意。

    “咳咳咳咳……”

    发痒的喉咙终于让紫薇咳嗽出来,却下子便不可抑制般。

    紧接着传来了细碎紧张的脚步声,是在外房守夜的小翠。

    “紫薇小姐,您怎么了?”

    紫薇接过小翠手中的茶水喝下,这才终于停下咳嗽。

    “没事儿了,刚才不过是梦魇了,无碍的,你去睡吧。”

    小翠担忧的看了看,这才应了是。

    紫薇在左后脑勺伤口周围揉了揉,再次躺了下去。

    “……究竟……梦到什么……了……”

    次日早上,醒来的紫薇张开朦胧的双眼,却发觉自己身上片火热。

    个人影在周围忙过来忙过去,便是墨喜。“紫薇小姐,您感觉怎么样了?”

    “有些热……怎么了?”

    小翠端着药汁走了进来,“紫薇小姐,大夫说是之前您落水伤了身体,容易感冒发热。向来是昨夜小姐梦魇醒来,受了些凉,今早早就有些发热了,喝上几日药便无碍了。以后紫薇小姐还得注意身体才是。”

    紫薇点了点头,觉得古代人真的是动不动就生病,接过药汁喝下,拿了蜜饯含进嘴里。

    于是这日便又恢复了吃喝睡觉的生活。

    午饭之后,永瑢便过来看望紫薇了,身后带着紫薇已经认熟了的大夫。

    “紫薇姑娘之前落水上了元气,最近修养得很好,只要再如此调养个月,便可完全康复了。”

    “谢谢六爷的关心了。”紫薇先向永瑢道了谢,这才对大夫说了声“麻烦你了。”

    “不敢担不敢担,还望姑娘放宽心思调养便可。”

    什么叫放宽心思啊,她本来就没有愁什么的……

    大夫和侍女走,屋子便又安静了下来。

    紫薇伸头望,却间永瑢脸上面无表情得望着她这方向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此之人,也有忧愁的事情吗?紫薇抿嘴,不知道该不该问候声,万不是她该接触的事怎么办,人家都让你白吃白住了,你还管闲事。

    不过,好像已经白吃白住了都,主人家有忧愁的事不过问关心下好像也说不过去的吧?

    紫薇黑线,郁闷的挠了挠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