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05章 初见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的灵魂将感到茕茕孑立

    置身于阴沉的墓碑的愁绪

    你在孤独之时请别作声

    那孤单并非寂寞

    ——摘自《亡灵》

    沈兰,不,现在应该自称紫薇了。

    粉色的床罩与周身缠绕的香味让她有种置身于晨初花丛种的错觉,可是在空气严重破坏的现代社会,是不可能有这种感觉的。

    担忧与恐惧随影随行,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

    父母不在她的身边,这个世界没有个认识的人。

    她能幻想感觉到,这个在古代,帝王皇权散发出的阴冷之气,让躺在温暖被窝里的她的身躯刻不停的发冷颤抖。

    然而,眼眶却没有流下泪珠。

    她私心的以为,昨夜的昼夜哭泣无人发觉,然而已经日出三竿,她,才不要再哭泣流泪。

    即使害怕的想要抽泣,却也要强忍住。

    犹如坚定着最后的尊严。

    昨夜的泪脸犹如再向往日的欢乐告别,而再次张开双眼时,她便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屋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紫薇抬起右手想要再擦擦眼,却在日光下清晰的看见白色的纱布缠满了手,而左手稍微弯曲,便传来了丝丝疼痛。

    紫薇只能在右手袖子上胡乱擦了擦脸,因为昨夜的哭泣声音沙哑着,“请进。”

    进来的是个陌生的小丫头。

    “紫薇姑娘,奴婢小翠。”小翠福了福身,“墨喜姑娘现在正忙着给六爷收拾衣物,便唤了奴婢前来伺候紫薇姑娘。”

    “那便麻烦了。”

    “紫薇姑娘客气了。”随即让在门外候着的两个小丫头端着洗脸盆和痰盂进来,因为紫薇的脸上也有擦伤,洗漱的话就只能勉强擦擦。

    没有牙膏,刷牙用的是种类似盐状的物体。

    “紫薇姑娘,大夫已在门外等候,待为您换了伤药,厨房为您留了火,饭菜热热马上就好了。”

    紫薇边点头让人进来换药,边内心非常茫然。

    刚才小翠的话里话还是听懂了的,什么叫做留了火,现在最不过九点钟,难道连早饭都已经冷了吗?

    将全身的伤口全都换了药已经过了近半个时辰了,好还的是女医,若是男大夫的话用的时间怕是久些。

    不,才不会让个男人给全身是伤的少女换药的,绝对不可能的好吧!

    自昨日醒来后就直用的流食,已经习惯夜猫子生活的紫薇昨晚睡过去的时候还是伴着肚子呱呱叫,现在换药这么动,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可惜现在端过来的依旧是碗热腾腾的米粥,简称莲子粥。

    ……好怀恋白米饭啊……

    许是看懂了紫薇眼中的怨念,小翠抿着嘴忍了笑意,“紫薇姑娘,大夫说了,现在您身上的伤不适合使用油腻之物,加之与伤药相冲,待过了几日伤口好些了,换了伤药便好了。”

    ……从来没听说过敷的药能和白米饭相冲的你是当我从野山出来的什么都不懂的丫头片子吗……

    不过想,皇宫里面被莫名其妙毒死的人还真……说不定……

    噢噢不要想了,什么毒啊之类的完全不懂啊,再说了个初来乍到的人应该没人会下毒吧,不然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东西是能食用的。

    哭丧着脸宽面条泪了片刻,紫薇收拾好心情,莲子粥的香气扑鼻而来让紫薇胃口大开,连忙……就算左手能接过碗,你绑着绷带的右手还能拿稳勺子不成?

    “是奴婢忘记紫薇姑娘右手还有伤口了,让奴婢来伺候姑娘吧。”

    ……才不要吃饭都让人伺候不是还有只手能用的吗。

    最后的结果还是小翠端了碗半跪在床前,紫薇左手拿了勺子颤巍巍的舀了半勺子粥喝下——因为左手是左肘受伤啊,连续弯曲肯定很痛好不好,能吃到就不错了还是慎重点慢慢吃吧。

    维护尊严好艰难……

    碗粥用了不下于十分钟,肚子是饱了,但身上确切点说是背后都已经留下了汗珠啊!

    用完了粥,又被服侍着洗漱,紫薇这才问起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的救命恩人。

    “你们的六爷……六阿哥……收拾衣物是要出远门?”

    小翠姑娘乖乖的跪在鞋榻上,“回紫薇姑娘的话,是昨儿个圣上下了旨,后日便要去木兰围场狩猎,倒也不算出远门,虽然近,但也要在围场歇上几日才回来。”

    可是连她都感觉到整个六阿哥府全部都动员忙了起来,话说真的不是那种搬家还是要去……去旅游之类的吗?

    紫薇眨了眨眼,视线瞥到两米远处的小翠,突然有种疑惑。

    她这种不擅长人际交往的人,为什么来到这儿后见到的人都没有恶意的呢?好奇怪……

    而且,这是得有大的奴性啊,她明明只是个被主人捡回来,哦不,明明是救回来的,救回来的,勉强连客人都不算吧,用得着这么尊敬客气乖巧听话吗?

    而且到现在她可是连主人面都没见过,这些不会觉得她不被主人看中然后被看不起连饭都不给吃的吗?难道是,觉得她不被主人看中所以觉得没关系之类的,还是说,这家的主人御下之术不错呢?

    够了够了,紫薇你不要在脑海深处乱想了,明明是现在你的救命恩人是拿你当间谍卧底看待的,所以这些都是监视试探啊!

    临时下旨后日就要去木兰,时间紧张,紫薇还以为不会见到救命恩人来着,没成想就在前去木兰的前日午饭后就见到了救命恩人。

    请容许紫薇在这里插句话,该死的清朝用膳规矩,早上不在八点之前起床就只能吃剩饭剩菜,明明是中午午饭结果因为清朝满洲人习惯吃两顿饭于是午饭也被叫成了晚饭,等到天黑饿了,就只能吃点心垫肚子了……然后不久就该洗漱睡觉。

    这要让夜猫子的紫薇怎么活!

    加上因为伤口没痊愈,药汁里面要掺杂了昏睡的药物,白日三次喝药,喝次睡觉,晚上就加睡不着了。

    黑白颠倒,晚上躺着窗户关得紧紧的别说星星月亮了,还有床前面的帘子层,床罩的帘子层,层层叠加,连点光线都没有,伤口没有连床都起不了,就只能躺着透过黑漆漆的空气瞪大了眼睛。

    ——这已经不止插句了。

    于是这天下午午后,紫薇用了饭后半个时辰又喝了药汁,昏昏沉沉的就想睡了,就在此时,屋外的小翠进来了。

    “紫薇姑娘,六爷来看您了。”

    吓得紫薇个紧张,转了头过去就看到小翠走到床外面将帘子就放了下去,话说人都不能见了吗?紫薇嘴角抽。

    伴着细碎的脚步声,透过朦胧的水晶帘子,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踏着阳光走了进来,檀木扇子轻轻扇着,唇角边挂着温润和雅的笑意。

    面如冠玉,眉目如画,霞姿月韵。

    此人当得个俊逸才子之名。

    腰间用的是淡明黄色的皇子阿哥专用的腰带。

    原来真的有如此容貌之人。

    还有那周身的气质气概,是紫薇从未见过的。

    六阿哥……

    话说她连六阿哥叫什么都不知道来着……

    失误失误,她是伤患嘛,而且初来乍到,忘记打探消息也是正常的么。

    “给六爷请安,六爷

    吉祥。”

    小翠已经福下身请安,等到来人句“起磕吧”然后个挥手,就静静的退了出去。

    诶不对!留下她个人要怎么面对这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人啊!

    对了,好像,好像要请安?

    浑身都是伤,也不能像那个丫头样福身吧,对了,要先请罪不能起身欢迎……啊咧,还是应该先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要该怎么做?

    紫薇嘴角抽了抽,心底慌乱了片,话就梗在了喉咙说不出来。

    结结巴巴的话说出来还得罪人,干脆就不说好了。

    行吗?

    当然不行!

    不说话不是得罪人吗?

    彼时的紫薇根本没有想到这点。

    淡淡的视线传了过来,明明看似非常温和,但紫薇总有种不妙之感,话说怎么形容来着,有种,勉强算是试探吧?

    “看来紫薇姑娘康复的不错,那我便放心了。”

    少年淡淡笑,自顾自的做到了圆桌旁的凳子上,而且还是离床最近的个。

    “啊……”差点就学那丫头自称奴婢了啊!紫薇吞下差点冒出喉咙的话,换成了自己的名字,“初次见面,我是紫薇,谢六阿哥的救命之恩。”

    ——好像他已经知道她叫紫薇了吧,囧,说了余的话了……

    ——呵呵,初次见面么?

    六阿哥收了扇子,顺着紫薇的话说了下去,“吾名皇六子爱新觉罗·永瑢,何言救命,偶见此事,自当相助,相救不言恩,还望姑娘不必客气。这贝子府虽小,人参山药却是不缺,姑娘若有不适,必当相告。倘若有难言之事,必定相助的。”

    紫薇听得几近石化了。

    拽文!

    拽古文!

    麻利顺溜的拽古文!

    听到个名字叫永瑢,知道你这里是皇子府人参不少……

    还说了什么来着?

    紫薇无辜的瞪大了杏眸望着粉色蚊帐,如果不是浑身不能动弹,必定会起身手叉腰手食指指着来人了。

    嘴角抽了抽,紫薇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少年……不,从皇宫出品的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其心理成熟度怕是五岁就已经成年了。

    不远处的男人依旧挂着温和淡雅的笑容,手中的扇子不慌不乱的扇着,似乎对于床上少女的反应没有瞧见似得。

    连紫薇都不信自己根本藏不住表情何况皇宫出品的人还能从人的眼神里读出心理活动这种不科学的事,所以根本就是这个看似温和的男人其实只是无动于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